• 第八章 荒野中的别墅

    更新时间:2017-05-01 10:48:19本章字数:4417字

    车子迅速的从校园门口转了个弯儿,又重新上了大道。在车子转弯儿的时候,鲁悦又朝那名矮胖男子诱惑似的挤了个眼,矮胖男子像是受宠若惊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的脸上痴痴地笑着,这是标准的花痴的笑容。

    车子很快便淹没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中,迅速的在大街小巷中间飞驰而过。青山市是一座靠近大海的城市,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美女也比较多。就比如车子的女主人,酒吧的女老板鲁悦,就自称是青山市人。当然,她只说自己生在山东,并没说自己生在青山市而已。

    “你的车子刚才太快了,差点撞到人。”秦明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鲁悦,虽然两人并不熟悉,更算不上朋友,但是即使作为一个陌生人,见到这种危险的停车方式,还是应该提醒一下的好。

    “是嘛!”鲁悦的脸上淡淡一笑,似乎很不在乎秦明的善意提醒。

    秦明有些生气的说:“是的,你刚才吓到我们了,我以为刚才会发生一场车祸……”

    “哦,那我下次开慢点就是了……”鲁悦转头朝秦明笑了一下,又转过去看着前方。那种笑甜美无比,就连秦明这个对于外在的美貌不太在意的人也不禁惶惶然心动。虽然他觉得鲁悦是在应付自己,实际上未必会听从自己的善意提醒,但是当你面对这种温柔的笑容时,还能再说什么呢。

    两人在车里沉默了一会儿,鲁悦专心开车,秦明转头望着车窗,旁边的车辆飞速的从自己身边经过,就像永不停止的时间一样。然而,如果能和一个相貌秀丽、柔情似水的美女坐在一辆车内,时间停止又有什么关系呢。车子从东鲁大学门口出发,在前方的十字路口向左转去,又行了一段时间,车子进入了高速车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秦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姜阳呢,白天你不是跟姜阳在一起吗?”

    鲁悦的眼睛仍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前方,淡淡的笑道:“他没事,刚才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栏杆,伤到胳膊,现在医院里治疗呢?”

    秦明心中猛然一惊,此时他既为他的朋友感到难过,又为自己的安全而担心。“他现在怎么样了?”他问道。

    “没事,只是轻伤,只需要在医院观察一天就行了。”

    “刚才就跟你说过,开车时要小心一点。”

    “刚才是姜阳开的……”

    “……”

    秦明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前方不断被超越的车子从自己身边经过。可以看出,鲁悦的车开得飞快而又极其平稳,如果仅仅坐在车内是无法感觉出来的,只有和外面的车辆比较一下,才能看出这辆保时捷跑车的速度是何等惊人。

    车子在高速通道上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秦明向车后望了一眼,青山市的高楼大厦和灯火通明的世界已经被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前方的夜空中出现了满天繁星,它们不断地眨着眼睛,秦明觉得它们似乎在盯着自己,好像在和自己说话一般。他还记得小时候,爷爷曾经对他说过,每一颗星星就代表着一个人的灵魂,所以,星星也有人的灵性。

    那时的他很想知道,众多繁星中,究竟哪一颗代表他的父母,哪一颗代表他的爷爷。等到自己长大了,才知道星星不过是如太阳和地球一般的天体,充斥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之中罢了,至于所谓的人的灵魂灵性之说,就更是无稽之谈。

    车辆渐渐远离了喧嚣浮华的城市,在高速通道前方一个叫“鲁公园”的出口处转道驶入了一条黑漆漆的小路。这里虽然也属于青山市,但是已经在城外百里之处。秦明在闲暇之余虽然喜欢骑着他那辆自行车出城入村,但是如此遥远的路程对于他那辆自行车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车子在前灯的指引下,顺着崎岖的小路向前行驶了一段时间,秦明回头寻找刚才来时的路,他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到刚才那条高速通道旁的路灯了。

    秦明心中疑惑,鲁悦为何会带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竟然任由鲁悦开车来到这个陌生之地而无一点反对她的意思。也许是一个男人天生的勇气或者幽静的黑夜和未知的目的地容易引起一个人的好奇心吧,尽管他“砰砰”乱跳的心已经告诉他,此时他紧张极了。

    总之,秦明就这样被鲁悦带到了一个幽静的村落,严格意义上说,这里并不是一个村落——这个地方坐落于一片荒僻之地,似乎是一片辽阔的旷野。旷野上长满了高大茂密的黑漆漆的树林,一栋古朴而神秘的别墅便坐落在这片茂密的树林深处。这座别墅隐藏在荒凉的旷野和一片广大茂密的树林之中,即使在白天也难以寻找,更别说在漆黑的夜晚了。而鲁悦竟然轻车熟路的来到这个地方,可见她对这里是多么熟悉。想到这里,秦明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恐惧,他不知道鲁悦为何会来这个极其隐秘的地方,他渐渐觉得眼前的这个长相极其美丽的女人并不像自己当初想象的那样只是个普通的酒吧老板,秦明想到此处,他的头脑里瞬间闪过诸如:毒品、犯罪、杀人……等等的词汇,他的心里有一丝紧张,也许别墅里还有别人在那里等着,等到鲁悦将自己带进屋里,他们就会迅速的把自己干掉。然而,他们为什么要干掉自己呢,秦明想不出来。也许犯罪分子干掉一个人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吧,他们杀人仅仅是图一时之快而已。

    鲁悦打开车门,从车子里面走了下来。秦明盯着她的背影,心想,只要她此刻大喊一声招呼里面的人出来,他就立刻跳到驾驶座上把车开走,赶快逃离这个地方。然而,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说:下车吧,看看别墅里面有什么东西……

    秦明的手和脚已经做出了决定,它很快跟着鲁悦打开了车门,走下车去。鲁悦在前面走了几步,转过身来,朝着秦明温柔的笑了一下。然而,这种笑容在秦明看来却是极其的诡异,让他的内心感到更加恐惧和紧张,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已经浸出了汗水,心已经“嘣、嘣、嘣……”地跳到了喉咙上。

    在车前灯的亮光照射下,秦明看到一堵白色围墙,这里应该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庭院,庭院是一栋仿古建筑,正前方是一座高高的大门楼,大门屋顶用青色琉璃瓦铺成,门是深红色的木门,大门两旁的围墙都被涂成了纯白色,一眼望去,俨然有江南水乡建筑风格的味道。

    然而,在夜幕的围裹下,秦明没有感觉到一点江南水乡的味道,却总让人有一种紧张的压迫感。透过围墙的上方,秦明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夜空和点点繁星,并未看到有从围墙那边的房屋里透出的灯光或者人影。如此景象,哪里是有人居住的样子,简直跟野外的墓地一般。想到这里,秦明不禁想起了那些电视中的恐怖片——荒凉的野地、黑漆漆的夜空、阴森森的林地、一座幽灵古堡以及那些终日游走在幽灵古堡中上千年的鬼魂……想到这些,任你如何的男子汉,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秦明虽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存在,但是他还是立刻绷紧了神经。

    他盯着鲁悦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鲁悦愣愣的站在那里,她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大门不言不语,好一会儿才又醒悟似的转身朝他一笑,那笑容在秦明看来更显得十分诡异了。他现在觉得非常后悔,自己真不应该受到好奇心的驱使跟着她来到这个恐怖的地方。如果是白天,谁也阻挡不了他此刻要回去的决心。

    “这是什么地方?”秦明紧张的心弦并未有任何放松,他更加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像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也许在她艳丽的长相和火辣的身材的外表下,还有一张自己未曾发现的面孔。——她应该带自己到市里的高档餐厅去大吃一顿的……

    “怎么,你怕吗?”鲁悦转过身看着他,冲他温柔的笑了一下,两只眼睛眯成了一弯柳叶儿,看上去柔媚极了,又像是一个大人在逗一个少不经事的小孩子一样。她转身朝那辆保时捷跑车走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秦明感到既紧张又无奈,此时如果不进屋里,在这个绝无人烟的荒郊野外,自己又能到哪里去呢!他跟着她上了车。

    鲁悦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微型遥控器,朝上面的按钮按了一下,前面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然后她发动车子,把车开了进去。秦明的心紧绷到了极点,他紧抓着自己大腿上的裤脚——这个大门内外,也许就是自己的生死之别了。他转身向后面望了一眼,身后的大门正缓缓的关闭……

    黑漆漆的整个天空以及周围的广袤的旷野显得寂静异常,秦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正“怦怦”乱跳。此时繁星已没,稠密的乌云随风飘动,渐渐遮盖了整个苍穹。他在想,如果时间跳回到两个小时以前,他还站在学校门口的那一刻,他绝对不会坐进她的车的。

    车子进了大门,在庭院中开了一会儿,秦明才觉得自己刚才的判断是错误的,刚才的大门仅仅是个入口而已,并非正常人家的所谓“大门”。因为他走进大门之后并未见到庭院之中的房屋,而是像旷野一样的广阔的空地。如果可以将这片空地称为庭院的话,那这块庭院也就太大了。直到车子又向前开了大约几百米的距离,秦明眼前才出现一栋白色建筑,建筑同样是仿古式,从外面望去,墙面上整齐地排列着两层窗户,窗子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亮光。

    “她怎么住在这里?”秦明心想。

    鲁悦朝秦明笑了一下,说道:“进去吧。”

    秦明望了她一眼,并未说话。鲁悦像是明白他的意思似的,笑着说道:“放心吧,家里就我一人,我还会吃了你啊……”

    鲁悦走上前去,在门旁的密码锁上按了几下,大门缓缓地向两旁拉开,屋里的灯突然全部亮了起来。秦明看到,就连二楼的窗户也全部被点亮了。

    鲁悦说道:“我家里的灯全部都是感应器连接的,大门一开就说明主人回来了,里面的灯光就会全部点亮,这样可以防止我们抹黑进去。”

    秦明附和的点点头,此时他的疑问倒不在于眼前的灯光是如何亮起来的,而是眼前的这个打扮靓丽的女人为什么会选择住在这个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外,而不是繁华的市区呢?

    走进屋里,秦明朝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栋别墅大体上呈长方形状,从门口进去,是一个宽敞的厅堂,厅堂的地板用朱红色木料铺就,屋顶的吊灯有两排,从门口直通到厅堂尽头,吊灯有着各种形状,在五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漂亮极了。大厅里摆放着桌椅、沙发、电视等一应家具,大厅的墙壁上贴着一种淡黄色墙纸,墙纸上的花纹绘成了一幅具有中国古代特征的人物画卷,这种风格的壁画有一种古朴庄重的味道,秦明知道,那些爱好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或者俊雅之士,都特别喜欢装饰这种壁画。秦明朝壁画上面的人物望了一眼,见上面的人物有古代的帝王、奴仆、宫女、花园等等。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更不知这幅画出自哪位名家之手,于是也就不再去看。

    鲁悦从冰箱里拿了两杯凉茶,来到沙发旁坐下,顺手将凉茶放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将其中一杯递给秦明。她注意到秦明一直在大厅的四周来回瞅着,于是笑道:“屋里怎么样,装饰还行吧?”

    “很好,有一种古朴的味道。”秦明喝了一口凉茶说道。他发现屋里并未有十几个大汉等着他,把他给绑起来。觉得自己也许是想多了,原本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下来。

    “嗯”,鲁悦也喝了一口凉茶。

    “你应该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吧?”秦明问道。

    “一点点,怎么这么问?”鲁悦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我觉得屋里的家具和那幅壁画等等,都有一种中国传统的文化气息,所以觉得你应该很喜欢传统文化。”

    “哦。”鲁悦听秦明提起那幅壁画,也顺眼朝身后的那些墙纸看了一眼,却并未说话。

    此时一道长长的闪电在远处的夜空划过,紧接着一声巨雷像是炸药爆炸一样在夜空中响起,打破了原本宁静安详的气氛……

    鲁悦的眼睛盯着门外,望着远处漆黑的天空中不时划过的一道道闪电。浓密的乌云在夜空中不断地靠近、融合、碰撞,紧接着在天空中爆炸开来。

    她呆呆的望着外面的夜空,喃喃的说道:“快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