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惊动公安部

    更新时间:2017-05-02 14:31:29本章字数:3492字

    赵南生欲哭无泪,像是散了架儿一样靠着墙堆成一堆,床上那人早已经死掉了。他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与其说是蜷缩,不如说是拼凑。他的头、身体、两手、两脚都被活生生的撕开了,整个人看上去血肉模糊,腹部和脖子以及四肢之间殷红的鲜血正“汩汩”地往外流着,献血早已浸透了洁白的床单,正顺着床沿“啪啪”的滴在地板上。赵南生呆呆的望着病床,和病床上那身体“蜷缩”成一个圆团的死者——“他是个疯子,但是他的生命也有受到保护的权利呀!我怎么会拿他的生命来当诱饵!我真是猪狗不如的东西……”

    显然,黑衣人的能力之强,赵南生并未料到。他只是以常人的身体潜力来推测对手。有谁能够抵得住子弹的威力?有谁能够行动迅速,快如疾风,迅如闪电?有谁能够把纯钢的安全门打得如此破碎?黑衣人究竟是谁?他是人是鬼?赵南生的心头既涌起了无限想要解开这个秘密的欲望,又感到非常棘手,也许这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个小人物管得了的事情!

    赵南生郁郁的回到刑警大队,刚进大门,张澜就跟了上来,赵南生并未看见他,张澜从后面喊道:“队长,王局长有事叫你。”赵南生心头一沉,“难道这么快就知道了?”回头一想,如此严重的事情,怎么可能捂得了,也许夜里刚刚发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去向王局长告状去了。王局长名叫王立国,对待下属是出了名的严厉,简直可以用粗暴形容。赵南生虽然为人豪爽率直,但是如今是自己过错在先,面对他不免有些忐忑。思绪良久,想想也没别的办法。赵南生心一沉,掉头出门,驾车向公安局方向驶去。

    “坐”,局长办公室门开着,赵南生刚走到门口,王局长就率先说道。他一直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头也没抬的招了招手。赵南生局促不安的在靠里一点的沙发上坐下。王局长戴着一副眼镜,眼睛一直没离开文件。赵南生也不知如何开口,房间里陷入了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王立国局长抬起头,冷冰冰的问道:“怎么不说话?”

    赵南生感到自己既委屈又惭愧,一时间多种悲酸滋味涌上心头,嘴巴嗫嚅了一下,头一低,也不知说什么好!

    王立国局长盯着他望了一会儿,半晌才说道:“你是我们市里出了名的十大杰出青年之一,还是刑警大队大队长。可以说是我们这里的名人了。这可好,这次更出名了,还死了两个,轻伤重伤的十多个。除了你自己,回来的竟没有一个全活儿的……”王立国虽然语气平缓,但是软软的语气下面带着骨头。赵南生觉得,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再沉默了。

    “局长,这次是我疏忽,害死了两名同事,还伤了那么多人。连受害者也没保住。我……”说着,赵南生哽咽了,低头捂着脸,忍不住啜泣起来。

    王立国看着这个警中硬汉这般痛哭的模样,替他设身处地的想想,也不禁心软了半分。如果这个神秘罪犯的能力如常人一般,那这次的计策恐怕早已经成功了。怪就怪在这名罪犯是从未遇到过的,子弹竟然也不能伤害到他。就算自己置身其中,恐怕也是一样的结果。

    王立国站起身,在屋里背着手踱了一圈,回头说道:“你给我讲讲,当时的具体情形是怎样的……”

    赵南生停止啜泣,理一下情绪,半晌说道:“本来,我们私下和医院协商,让一名刚刚死去的病人冒充受害人,借此引诱那名罪犯。我们集合了十五名刑警,满以为一切准备就绪,这次一定能抓到他,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赵南生仔细的讲述着当时的情景,王局长一边背着手来回踱步,一边仔细的听着他的话。

    “局长,为什么会这样,子弹打在他身上竟然毫无反应,防弹衣也不会有如此神奇呀!还有他的速度,像一阵风一样的非常迅速,顷刻之间就不见踪影,这还是人吗?”赵南生怀着满肚子的疑惑说道。

    王立国并未说话,表情极为严肃,像是在想事情。

    赵南生望着他的身影,沉默片刻,又继续说道:“我知道这次我犯了大错,伤了那么多兄弟,我也不想替自己辩解,是撤职降级,还是罢免,哪怕判刑入狱我也无话可说……”

    王立国抿着嘴沉思了一阵,突然转身说道:“先别管这个,这是昨天给你送的鉴定材料?”他伸手指着桌上的一摞文件。

    赵南生弯腰拿起材料,正是王立国刚才看的那份。“是技术鉴定研究所寄来的,我前天让李建明寄给他们的……”赵南生一边看着材料,随即说道。没等看完,眼神中不禁露出失望的表情。鉴定所称:那束光应为附近路灯照映物体反射发出,但是由于物体速度极快,无法鉴定是何物体。不过,依照常理推测,反射光线的物体不太可能与嫌犯有关联。

    赵南生看完材料,不禁泄了气。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说,他们也没查出什么。

    王立国的表情显得异常平静,这份材料是他昨夜从刑警大队拿回来的。昨天夜里,王立国查访刑警大队,在值班室并未见到赵南生,以为他擅自脱岗,满肚子气恼。于是决定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刚好看见当天下午青山市技术鉴定研究所发来的监控鉴定结论,以及赵南生当时所做的现场笔录。在监控里没发现那人逃跑的任何路径,但是他从赵南生的笔录里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对自己的这个下属太了解了,无论是他灵活的头脑还是他矫健的身手,在面对任何人时都不太可能有人轻易胜过他。然而像赵南生说的,那个黑衣人轻易地就能将他扔到一边,又突然消失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在办公室呆了半个小时,就听到副大队长徐景连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赵南生私下引诱黑衣人,导致警员死伤,损失惨重。听到这个消息,并且得知对方仅仅一个人的时候,王立国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恼怒不已,当下大骂赵南生无能。但是当他冷静下来之后,再细细想想,觉得其中定有蹊跷,以赵南生和十多名警员的警力,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又能全身而退呢。如此想来,心中疑惑不已。看来这并非一起普通的谋杀案而已。然而,如今线索全无,又造成如此惨重的后果,让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那,……那嫌犯是如何逃跑的呢?”赵南生摸着头脑嘀咕道。

    王立国沉默片刻,他的脸上冷冷的,让人猜测不透。

    “局长,你处分我吧。”赵南生嗫嚅的望着他说道。

    过了很久,赵南生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他的心情抑郁沉闷,但是能够看出从办公室出来,他是长长的出了口气。王立国觉得,虽然这次行动造成巨大损失,但是由于案情特殊,他会负责向上级交待。除了给赵南生降级为一般警员,并未对其采取更严厉的惩处。还让他继续负责此案,一定要侦破此案,抓捕黑衣人到案。

    然而,赵南生刚回到刑警大队,便又接到局里通知,要他立刻到局里开会。赵南生摸不着头脑,心想又出了什么事儿了。于是立刻驾车到局里。刚进大门,就见有几名武警把守大门,来往的警员不知发生何事,见到这种场面,都惴惴不安。赵南生被一名武警带到了三楼会议室,会议室门口也有几名武警把守,推开门进去,赵南生看见长长的会议桌侧边坐着局长王立国,对面坐着五个人,年龄大约都在五十岁以上,都穿着西装革履,面目严肃,端端的坐在椅上。

    赵南生站在门口,两脚一定,敬了个礼喊道:“报告,赵南生报到。”

    众人转头朝他望了一眼,王立国并未说话,对面中间那个西装笔挺、一头银灰色头发的中年人率先开口了:“坐。”

    赵南生走到王立国旁边,在下首坐了。

    “我们已经知会你们市委市政府,这件案子你们就不用管了,现在需要做的是把案子的所有材料移交我们,由我们公安部派员亲自督办。”旁边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人说道。

    赵南生看看王立国,王立国此时一言不发,低头而坐。

    那人又继续说道:“从现在起,所有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员立刻停止侦办。如有需要,我们会挑选几名警员从中协助……”

    王立国从会议室出来,赵南生在后面跟着他。他感到莫名其妙,自己刚到会议室,就听说什么不用管了的话,听得自己一头雾水。等到离开会议室,赵南生快步走上去,低声说道:“局长,他们说什么不让管了?”王立国一脸无奈,满脸严肃的样子,看看四下无人,低声说道:“以后那个黑衣人的事情,我们就不用问了,让他们管吧。”赵南生焦急的说道:“他们?”王立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道:“让公安部管吧,现在他们接手了。”

    赵南生觉得不可思议,这件案子虽然复杂难办,神秘的黑衣人虽然让人不可捉摸,但是这样一起谋杀案,也不至于要惊动公安部,让他们插手吧。如此兴师动众,似乎有点过了。

    王立国看他一脸疑惑的表情,又朝四周瞅了一眼,低声说道:“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昨天青山市鉴定所发给我们的鉴定材料是假的,是上面让这样发的……”

    “什么?”赵南生大吃一惊。

    “具体情形我也不十分清楚,他们要我挑选几名警员从中协助,我向他们推荐了你,在这期间,你就不用到局里报到了。”

    赵南生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王立国远去的背影,觉得一切发生的都莫名其妙。虽然黑衣人的行为让人感到恐怖,不可思议,但是这看上去毕竟只是一起普通的谋杀案,为什么会引起公安部的如此重视呢?连鉴定所给的材料都是假的,他觉得其中一定有自己还不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