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初到基地

    更新时间:2017-05-03 17:53:33本章字数:3200字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到床上,秦明睁眼朝外面看了一下,伸个懒腰,跳下床去,走到窗子边上。外面广阔的地上绿草如茵,几排树木枝叶繁茂,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在草地上映出斑驳的影子,暖煦的和风吹的树林哗哗直响。鸟儿在林间“啾啾”鸣唱。秦明顿时觉得这里真是好地方,没有城市里车水马龙的喧嚣,也没有人们为了生存而辛苦工作的压力。

    门“嘟嘟”响了两声,秦明的思绪又被拉了回来。

    “请进。”

    鲁悦推开房间的门,手里端着一个水壶。秦明见状,赶紧走上去接着。鲁悦笑道:“昨天你喝醉了,我就让你睡在这里了。感觉怎么样?”

    秦明抬起胳膊动了动,笑道:“还好,只是感觉浑身酸累。”

    “兴许是酒劲还没过去,”鲁悦笑道,“你的酒量可真不怎么样。”

    秦明脸一红,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二两我就醉了……”

    鲁悦倒了两杯开水,递给秦明一杯。两人喝了,又随便聊了两句,就双双走下楼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客厅四周张贴着传统色彩的壁画,左边的楼梯直通二楼,右边一扇小门紧锁,秦明端起一杯茶,站起身来走到墙边欣赏壁画,昨天夜里他就对这些壁画感兴趣,由于夜色昏暗,在灯光下看不十分清楚,所以未曾在意。

    上面有古代书法家的书法,行楷草书错落有致的张挂在墙壁之上,也有名人绘画,山水鸟兽不一而足。看了一阵,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鲁悦说道:“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秦明喝了一口水,摇摇头,笑道:“看不懂……”

    这个地方并不像秦明昨夜看的那样荒凉,高高的院墙围成一个大大的庭院,这座别墅就坐落在院子的中央,别墅前面是一大片广阔的草地,上面栽满了绿草鲜花,槐杨柳树。别墅的后面有一处宽阔的池塘,池塘上面修建了曲折的小径,上面亭榭林立,曲径通幽,池塘周围也栽满了浓荫的树木,整个后院看上去显得阴凉幽静,让人感到一阵馨香舒适。

    “这里可是个好地方?”鲁悦看着秦明说道,她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眼睛浑似一泓清水,十分温柔。

    秦明不禁一阵心动,于是赶紧端起杯子往嘴里倒了一口,把自己尴尬的表情搪塞过去了。

    “我这里很少朋友过来,自己一个人也没意思,以后没事,就来我这里做客怎样?”

    秦明抬眼瞧她,她的脸上丝毫没有了初见时的那种媚意,竟是一脸真诚纯洁的样子。

    下午,赵南生被通知到武警总队报到,和他一起出发的还有张澜和李建明。三人对这件案子跟踪了半个多月,虽然费尽心力全力追查,但是由于凶手神出鬼没,至今仍然一无所获,每人心里都积压了许多闷气。如今这件案子又被公安部的这些“大人们”抢走,心理顿时升起了诸多不服的情绪。

    三人来到门口,向门卫通报了姓名。门卫查看证件之后,向里面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走到面前说道:“你叫赵南生?”

    “是的,”赵南生朝他打量了一下说道。面前的年轻人大约三十出头,看起来非常年轻,黑黑的眼珠中散发着透亮的光芒。

    “跟我来吧。”说罢,年轻人转身向大厅走去。

    三人互相望了一眼,跟在年轻人身后。只见年轻人走进大厅,一直往里面走去,穿过众多建筑,来到后面一处园子,园子门口写着“严禁入内”四个大字。年轻人仿佛未看到一般,直接走了进去。三人在门口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进去。园子里面不见一个人影,异常安静。里面长满了各种藤萝植物和花草,中间一条迤逦曲折的用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弯曲延伸,不知道伸向何处。四人走在小路上,年青人刚走到半路,便戛然停下了。

    三人正在错愕之际,只见年轻人顺手拉了一下旁边一根藤萝丝,一边向三人微笑。张澜嘀咕了一声。正在这时,他们只觉得脚下一阵抖动,三人未及防备,差点跌倒在地。赵南生往地下一看,只见他们脚下两米见方大小的地面正缓缓地向下沉陷。众人心中一阵惊慌,李建明慌忙叫道:“这是怎么了,地震了吗?”赵南生也莫名其妙,地震怎么会这个时候。他转眼盯着年轻人,他仍是一如既往的面带微笑,神情十分镇定。

    地面往下缓缓沉陷大约十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李建明心思谨慎,朝那年轻人问道:“这是干什么,乌漆墨黑的,是什么地方?”年青人除了他那标志性的微笑之外,仍是沉默不语。此时周围的墙壁发出了白色亮光,年轻人朝面前墙壁上的一个按钮按了一下,只见那面墙壁从中间往两旁收去。两扇门打开后,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房间,墙壁成象牙白色,靠右手边的墙壁上并排有三间电梯,年青人挑中间一个按了一下,电梯缓缓打开,走了进去。三人在他身后,心中紧张不堪,他们虽然破过许多案子,但是这种如同悬疑探秘的场面除了电影,现实中何曾见过。因此都忐忑不安,心中砰砰乱跳,面对这种情景既紧张又激动。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此时再想出去已经迟了,于是也跟着那人走了进去。

    电梯关闭之后,开始缓缓下沉,只见显示灯上显示着“1、2、3、4……”,电梯终于在最后一个显示灯停了下来。门打开之后,年轻人率先走了出去。赵南生等人跟着出去,三人出了电梯,顿时惊的目瞪口呆。他们发现自己原来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里,这个空间足有三五个足球场大。许多工人、科学家和军人、武警穿插其中,匆匆的往来如梭。工人们在专心修理着巨大的机器,科学家们围在几架机器旁检查着,一个巨型机器的排气孔中不时有火柱和浓浓的烟雾喷出。还有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圆扁状东西,凌空飞转,在距离地面二十多米的高空,周围突然喷射出长长的火柱。赵南生等人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瞪大眼睛不住地东张西望。四人穿过地下大厅往前走,前方是几栋白色办公楼,灯火将房屋映得通明。

    张澜和李建明走在后面,两人对视一眼,私下拉了一下赵南生的衣角,赵南生并没说话,回头朝二人使了个眼色,三人跟着进了屋内。屋里的空间十分广阔,足有上千平米大小,房内摆满了电脑,几百名工程师模样的人身穿白色保护服,戴着口罩忙碌着。年青人将他们三人带进屋内之后只说道:“你们先在这里等候”,然后转身退了出去。

    三人在房内静等了一阵,那些穿着保护服的人匆匆的从自己身边走过,却没一个人上来招呼自己。张澜是三人中年龄最小,性子也最为着急的。他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个神秘又陌生的地方,把自己丢在这里就不管不问了,心中懊恼不堪,忍不住骂道:“他娘的,人呢?把我们放在这里就算完了?”赵南生心里怪他口不择言,但是自己也觉得呆在这里等得太久了。

    正在这时,只听背后有人笑着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众人回头去看,赵南生认得其中一个是上午在公安局会议室见过的那个头发灰白的老者,他个子中等,身材偏胖,穿着深黑色西装,白色内衬,双手搭着放在腹部,一副雍容庄重之态。他的旁边是一个高个子年轻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瘦长的身材,穿着灰色西装,短短的头发,如墨一般的黑眼珠中投射出逼人的亮光。他站在老者身旁,眼睛盯着赵南生三人,眼神中满是轻蔑的神色。

    赵南生虽然不知道这位老者的名字,但是明白他一定是来自北京的高层人物,因此赶忙上前,敬礼说道:“刑警大队警员赵南生报到,这是我的同事李建明、张澜。”回头指了指身旁的李张二人。

    老者带着些许皱纹的脸庞微微笑道:“赵大队长,你怎么突然自称警员了?”

    赵南生听他这么一说,像是勾起了伤心事似的,刚才还满是英气的脸上顿时铺了一层愁容,低下头去一声不吭。

    老者看他这个样子,也不以为意,继续笑道:“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他背着手来回踱了两步,又瞅着赵南生问道:“赵队长,你不认得我了吗?”

    赵南生听他问的奇怪,抬起头来盯着老者看了一阵,觉得有些面熟,但是又忘了何时在哪里见过。

    老者面带微笑,两眼眯成了一条缝似的,嘿嘿笑道:“十多年了,当年你在中央刑警学院上学,我可是你的院长哪!后来你当了刑警队长,到北京进行集训,我还当了你们一期的主讲导师……”说着,他回头瞅着赵南生,脸上洋溢着欣赏爱护的神情。

    赵南生此时听得目瞪口呆,他心头一惊,早已经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五六十岁、满头银发的老者。他的心激动地砰砰乱跳,眼睛不禁湿润了,他哽咽了一下,激动的喊道:“您,您……,李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