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基地里的冲突

    更新时间:2017-05-08 08:39:20本章字数:3298字

    众人看胡国柱的神态,是铁了心要让他们较量一番的意思。不得已,两人都脱了外套,来到办公室外大厅里,拉开架势准备厮打。

    胡国柱脸上笑容微显,带着沙哑的声音说道:“开始吧。”

    二人一起快步上前,何志道率先下手,一脚踢起,冲着李建明的胸部过来。李建明赶紧侧身躲过,瞬间划过何志道的腿部,转到跟前,伸手抓住何志道的肩膀,使用擒拿手法紧紧抓定,用力侧身一摔,准备将他摔在地上。何志道眼明手快,顺势而为,在空中画了个圈,两脚着地,趁便用力又将李建明摔了一脚。双方扭打多时,李建明虽然身体强壮,但是武功毕竟弱了一些。双方打了一阵,李建明动作渐渐缓慢下来,何志道瞅准机会,一拳打在李建明的胸前。李建明站不住脚根,向后一个趔趄。

    何志道轻蔑一笑:“如何,你服不服?”

    李建明看他如此得意的样子,心中十分恼怒,还要上前厮打。赵南生见他不是何志道的对手,怕他吃亏,赶紧与张澜上前扯住他。

    胡国柱拍拍手,微笑着缓缓说道:“胜负已分,算了吧。”

    何志道此时胜了李建明,十分得意。张澜看不顺眼,嘟囔道:“你算什么,如果我们队长出马,你一定不是对手……”

    “张澜!”赵南生见他如此说,生怕他再惹事,赶紧呵斥一声,堵住他的嘴。

    何志道见他心有不服,此刻他极想在这三人面前立威,更想让胡国柱对自己另眼相看。于是说道:“不服的话,我奉陪到底。”

    赵南生本不想多惹事端,此时见李建明吃了亏,何志道更加骄横不堪,心里瞬间变了想法。他回头看了看胡国柱,胡国柱默不作声,只把头往下一点,算是同意了。

    “来吧。”赵南生也不脱衣,他穿着深蓝色的刑警服,叉开双腿,立在原地。动作缓慢,却仿佛有千钧重力。

    何志道看去也不禁心头一惊,他没想到赵南生这个身材清瘦的人,面对自己竟然如此淡定。当下也谨慎了几分。

    何志道率先冲上前,一拳向赵南生的胸口打来。他原想赵南生此刻定是一手接招,一手出拳攻击自己。他也准备趁机抬脚,朝他的腿部踢去。然而,出乎意料,赵南生并未出手抵挡,而是双手微微伸出,抓住何志道的手腕,侧身就势一拉,何志道此时由于脚跟不稳,力量又用在了拳上,身子不得不向前倾,一个跟头差点滚在地上。赵南生此招运用了太极手法,何志道吃了亏,心头大吃一惊。回转身,变换战法,与赵南生保持较远距离,采用踢腿战术,这样赵南生便占不到太多便宜。

    然而,赵南生在入警前也曾是全国散打冠军,腿上手上功夫都十分了得,何志道出拳踢腿都占不到一丝便宜。此时,何志道身子一低,一个扫堂腿过来,赵南生突然往上一跳,身子凌空一翻,翻到了何志道的身后,这种功力恐怕只有高手才能有此身法了。赵南生翻到何志道身后,瞬间又是一脚,踢在何志道的后背。何志道转身不及,倒在地上。

    “哈哈,黑狗打滚……”张澜见何志道吃亏,高兴地拍手大笑。

    此时,李春发走上前来,附在胡国柱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胡国柱点点头,开口说道:“你们暂且休息一下。”

    李春发走了出去,过不多时,手里拿着两个玻璃杯子,里面各有半杯清水。递给何志道和赵南生一人一杯,笑道:“先喝杯水,然后再分胜负。”两人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双方歇息片刻,又重新上阵。

    双方又重新厮打起来,何志道此时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觉得浑身充满力量,身体也轻快许多,赵南生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他也不觉得疼痛。李建明和张澜在一旁观战,看此情形,觉得颇为奇怪。只见何志道大大咧咧的冲上前来,好似牛犊一般,硬生生的贴到赵南生跟前,赵南生身小灵活,腾转挪移,何志道虽然也没占到便宜,但是一眼就能看出,赵南生此刻处于劣势。何志道一拳打来,赵南生躲避不及,只得攥紧拳头,往前迎来。两只铁拳相撞,“嘭”的一声,赵南生脚跟不稳,向后连连退了几步,觉得手臂又麻又疼。

    张澜和李建明赶紧拥上前来,只见赵南生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何志道又如莽汉牛犊一般快速冲了过来,张澜赶紧上前拦住,骂道:“没看我们队长受伤了吗,你还来!”

    此时何志道见赢了赵南生,心里极为高兴,也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他走到赵南生跟前,伸出手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还好吗?”

    赵南生心中本就不在乎胜负,此时见何志道面色和善,不再有挑衅的意思。心想,这样的结局也好。脸上一笑,拉住何志道的手:“我没事,谢谢……”

    胡国柱靠在椅背上,满脸微笑,笑容使他苍老的脸庞更显的褶皱不堪了。很显然,他对于这两人归于和睦的结局很满意。他拄着拐杖缓缓地走出办公室,李春发也跟在他的后边走了出去。

    两人在门口低声嘀咕了几句,李春发听着连连点头。胡国柱说完之后,拄着拐杖缓缓地走上楼去,李春发站在门口目送着他远去,望着他蹒跚远去的苍老背影,似乎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李春发送走胡国柱后,又重新回到办公室内。随即对众人说道:“刚才与胡部长商议决定,由何志道担任行动小组组长。南生,你担任副组长,从旁协助何组长。”

    赵南生迟疑了一下,说道:“是。”

    “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会儿带你们到会议室分析案情。”说罢,李春发拾起桌上的文件,走出去了。

    何志道见李春发离开了,笑嘻嘻的走上前来,说道:“兄弟,真不好意思,以后再努力一下,将来一定能够胜过我的……”他拍了拍赵南生的肩膀,又回头瞥了一眼李建明和张澜怨愤的眼神,轻轻一笑的去了。

    “真恶心,看他得意的样子!”张澜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李建明站在一旁许久不说话,他思索了好一阵,感觉比武的整个过程都令人匪夷所思。

    “队长,何志道刚才明明是败了的,怎么会突然……”李建明疑惑的问道。

    赵南生又何尝看不出来,刚才比武之时,明眼人谁不知道,何志道跟自己的功力差得很远,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何以突然又变得强壮如牛,仿佛铁打似的呢?

    张澜沉思半晌,突然醒悟起来,他惊叫道:“莫非,莫非……”

    “你想说什么……”李建明不耐烦的嚷道。

    “莫非那杯水有问题。”

    “是了,他的那杯水里一定有问题……”

    部长办公室里,胡国柱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他的手里摆弄着那根纯钢拐杖。

    “这种能量扩散剂效果不错,”胡国柱说道。

    “嗯,几乎可以快速的将人体能量提高三到五倍。”

    “你确定对人体没有危害吗?”

    “没有。”

    “那就好!”

    胡国柱站起身来,拄着拐杖走出办公室。他站在三楼栏杆旁俯视着楼下匆匆来往的工程师们,看着他们忙碌的在计算机前“啪啪”的敲着键盘,又望着外面许多科学家正围坐在那些奇形怪状的机器旁交谈着,时不时的还伸手摆弄着。胡国柱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

    他年轻的时候,就为国家奉献出了自己的全部青春,为了打败苏联和美国的核威胁,将自己的全部精力用来研究核武器。成立秘密基地之后,他又成为这里的最高负责人,负责收集世界各国的情报信息和秘密科技的研发,以及对未知神秘领域的探索。如今自己年岁已老,韶华已逝,转眼已是苍苍白发,怎不令人唏嘘叹惋呢!他曾多次向中央请求高龄退休,但是中央斟酌再三,还是决定由他继续负责这里的一切。

    他呆呆的站在栏杆旁俯视着下面的一切,久久无言。过了许久,他才仿佛从睡梦中醒悟过来,衰老的身躯微微哆嗦了一下,他摘下眼镜,往上面用力的吹了口气,又擦了擦镜片、揉了揉模糊的眼,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走吧,到会议室去…”

    清晨时分,艳阳初照,柔风软絮,一股清风吹来,让人心里感觉痒痒的舒服极了。秦明与鲁悦在别墅后园中伴风赏景,两人肩并肩在湖水廊桥上、树荫下边走边谈,如此幽静美丽的景色,让人不禁心旷神怡,大有忘记外面车水马龙的烦嚣世界的欲望。

    临近中午,两人才又驾车出了别墅,在树林小道间穿行,最后车子一转,上了返回青山市的高速路。秦明经过这短短的一天光景,顿时觉得与鲁悦的关系近了许多,他觉得自己对她的了解更加清晰了,她并不像别人眼中的“酒吧老板鲁悦”那样的妩媚。她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就像这座隐居于繁华世界之外的别墅一样,她的内心中还潜藏着清纯、高洁的一面。他觉得也许这才是真实的她,因为营生应酬,她只是不得不如此罢了。

    车子在东鲁大学门口停下,秦明走下车,朝她说了声:“谢谢。”鲁悦朝他微微一笑,两只眼睛顿时又眯成了一弯柳叶儿,长长的睫毛看上去美极了。秦明心中不禁一动,然而很快又镇定下来。鲁悦开着车子走了,秦明目送她走了一程,这才进了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