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死者的神秘身份

    更新时间:2017-05-16 10:25:40本章字数:5602字

    治疗室里的病床前,一架机器正在检测病人的身体症状。房间四周被密封起来,只有房顶天花板的正中央,一架排气空调呼呼的从外面传送着空气。房门口的窗户外,不时有人趴在上面朝着房里张望,而那个病床上的人仍然一动不动的躺着,显然,他不是死了,就是仍未醒来。

    “我们已经将他的身体部位复原起来,但是他的各部位的神经系统仍然未能完全连接。”李兰穿着一身白色大褂,站在胡国柱的办公室里,李春发则坐在旁边沙发上专心的听着。

    “我们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获取他的一些信息吗?”胡国柱听了她的介绍,一手托着下巴,沉默良久,又不无失望的问道。

    “我们已经试图刺激他的大脑思维,通过意识交流来与他进行沟通。”

    “怎么样?”

    “现在已经能够对话,但是由于病人未能醒来,这种意识连接并不稳定,随时会因为病人不稳定的情绪而中断,他的自我保护意识会进一步将自己的大脑思维休眠,使之处于沉睡状态。那样,我们要想再次与他进行沟通,会更加困难。”

    胡国柱沉默了,他靠在椅背上久久无言,闭上眼睛仔细的思考着。李春发和李兰知道,能不能从这个病人身上得到答案,对于侦破神秘黑衣人案件十分重要。但是,如果一旦失败,也许就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他们望着胡国柱,静静的等待着他的最终决定。

    “我们还有别的办法让他醒来吗?”胡国柱突然睁开眼睛问道。

    “只能等他自己的复原,但是这个机会十分渺茫。”

    “那就开始吧。”他确定的答道。

    胡国柱召集众人来到地下基地医疗中心的总控制室。里面已经聚集了几名医疗专家、神经专家和脑电图分析员。赵南生与何志道等人也被叫了进来。胡国柱一手拄着拐杖,站在大屏幕前,众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大屏幕上的病人。此时,他的太阳穴和心脏部位都被连接了许多线路。

    一名医疗技术员说道:“所有仪器已经就位,请指示是否启动程序。”

    胡国柱面色凝重,缓缓地说道:“开始吧。”

    技术员对着话筒说道:“脑部信号刺激启动,激活并放大脑部电流刺激50倍。”

    随着刺激的加强,大屏幕上的病人却毫无反应,旁边的电脑监测也没能接收到病人任何脑部活动信号。

    李春发问道:“怎么没有反应?”

    一名神经专家一边看着信号图,一面说道:“病人的脑部处于深度沉睡状态,现在的50倍电流刺激对他毫无反应。”

    “还能继续放大倍率吗?”李春发问道。

    “这已经是正常人能够适应的最大倍率了,如果继续加强信号,也许会导致病人神经错乱甚至因为无法承受刺激而死亡。”

    正在众人疑虑重重的时候,一个声音坚决的说道:“继续放大刺激倍率,一定要激活他的大脑。”众人一起向胡国柱看去,他的脸色凝重铁青,眼睛直直的盯着大屏幕上的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他相信,在他沉睡的大脑里,一定藏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而他一定要打开他的大脑,将那个被隐藏的秘密揭开。凭他的直觉,他觉得这个秘密也许关系非常,至关重要。

    “但是,这样也许会害死他的。”李兰担忧的说道。

    胡国柱的脸上毫无表情,他冷冷的说道:“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都已经死了。”

    技术员开始加强信号,刺激强度由50倍,加到65倍,监测屏幕上仍然毫无反应,这就说明病人的大脑仍然未能从昏睡中苏醒。“继续加强,”胡国柱坚定的说道,众人的心头也不禁紧张起来。虽然对面病床上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处于死亡状态,但是他毕竟并未真正死去。如果这样加强刺激也未能唤醒他的大脑思维意识,反而导致他死亡,他们岂不是真正做了杀人凶手。然而,胡国柱此时已经下了决心要这样做,他的脸色冷峻,所有人都明白,他已经决定要这样做了,任何人都阻拦不了。

    倍率由65到70,监测毫无反应。70至80,无反应。当加强到85倍,正在众人失望之时,监测画面上的一组直线竟然开始曲折起来,这就说明病人的大脑开始从沉睡中被唤醒了。

    “赶快降低倍率到65,”李兰赶忙对技术员喊道。

    随着监测画面上的曲线逐渐曲折,刺激倍率也随之降低。最后在45倍率上保持稳定。

    此时,技术员面前的声筒里传来了一个人惊慌的声音:“这是哪里?”听到这个声音,众人紧张的心悬终于放松了下来,他们成功了,他们成功的激活了他的大脑,并捕捉到了他的大脑思维所发射出的微弱电波。胡国柱铁青的面孔也渐渐恢复了笑容。众人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对面大屏幕上躺着的一动不动的“死者”,赵南生他们真不敢相信,这个声音就是从那个“死者”的大脑里由电波转换为声音发出来的。

    李兰附在胡国柱的耳边说道:“现在可以与他对话了。”

    “你先不要害怕,是我们在这里跟你说话。”胡国柱开口说道。

    病人听到有人在与他对话,显得有些惊慌。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是谁?我死了吗?”

    胡国柱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没有,你还活着,是我们把你救活了。”

    “我为什么看不到你们?”病人继续问道。

    “你还在昏迷状态,我们用电波在和你的大脑说话。”

    “我不懂你的意思。”病人疑惑的说道。

    “现在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能回答我吗?”胡国柱盯着病床上的那人说道。

    声筒沉默了一会儿,显得有些犹豫:“你,你说吧……”

    “你叫什么名字?”胡国柱问道。

    “我叫吕征。”

    “你是哪里人?”

    “我是山东济南府人。”

    “什么?”胡国柱仿佛没听清楚,他又问了一遍。

    “山,山东布政使司济南府人,”病人的大脑电波又重复了一遍。

    胡国柱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他觉得病床上那人的回答有点奇怪。山东省他知道在哪里,山东布政使司是个什么地方,他可就不知道了。他回头看了一眼李兰,李兰会意,赶忙打开平板电脑进行搜索,眼睛只往上面瞟了一眼,脸色突然变得惊讶异常,仿佛看不清楚上面的字迹一样。众人也都注意到了她的异常,李兰凑到胡国柱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下,胡国柱听了脸色微变,觉得有些意外。自语道:“明朝?”

    一旁的众人没明白他们什么意思,李春发上前一步问道:“什么明朝?”胡国柱并未答话,李兰将电脑拿到李春发的面前,一面小声说道:“山东布政使司是明朝时期的行政区划。”

    “他电视看多了吗,应该是山东省吧。”何志道也在一旁冷笑道。

    胡国柱此时倒是镇定了许多,他思虑片刻,又开口问道:“你是哪国人,国家的统治者叫什么名字?”

    此时,声筒里传来几句“嗤嗤”的,如同电流碰撞的声音,夹杂着这些刺耳的噪音,声筒里又继续说道:“我是大明人,我们神宗皇帝姓朱,……”

    众人乍听此言,纷纷乱了开来。有人暗自叹息,有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他这是在说什么?”

    “他一定看太多历史剧了……”

    “他就是个疯子,我们在和一个疯子对话……”

    “得了,这次努力全白费了……”

    在这个基地里,胡国柱和李春发在这里工作几十年,无论是多么神秘复杂的事情,在他们看来都是有可能的。在外界看来较为玄虚的时空穿越,虽然目前只是一个不成熟的理论,而且还有许多无法让人解答的悖论。比如说著名的“祖父悖论”,但是在这个基地里,他们信奉的唯一的宗旨就是“万事皆有可能”,他们的使命让他们相信一切看似荒谬的、不可解说的事物都有现实存在的可能。因为人类的理论总是渺小的,在大自然或者整个宇宙间,我们了解的还很少,几乎可以说是孤陋寡闻。

    正在众人纷纷交头接耳期间,胡国柱突然冷笑一声说:“一个拥有超能力的神秘黑衣人,屡次三番要杀一个疯子,一个神经病。还害得我们损失十多名刑警。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吗?”

    李春发若有所思的点头。众人听了这个老人入情入理的分析,也若有所悟,房间内突然又镇定了下来。

    胡国柱示意技术员,将电波调整了一下,使电波频率和吕征大脑的频率同步,摒除了噪音。

    “你是明朝人?”胡国柱接着问道。

    “是,是的,”吕征答道。他的声音断断续续,说明他大脑中的电波也不连贯,处于时断时续的状态。李兰见到这种状况,赶紧上前说道:“部长,他的大脑快要重新沉睡,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胡国柱也觉得时间紧迫,但是他知道再紧迫的事情,也不能慌乱,否则便会弄巧成拙:“你是做什么的?”

    吕征的声音开始变得异常低沉,甚至有些模糊:“我是济南府南大街绸缎庄的商人,一直经营绸缎生意,……”下面的声音已经极其微弱,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胡国柱又继续问道:“你从什么地方来到我们这里?”凭着他的经验,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十分重要,从这条线索也许能够找出他的真正身份,神秘的黑衣人是谁,以及为何要杀他,甚至能够揭开神秘人拥有超能力的秘密。

    此时,监测画面上原本已经渐渐微弱的曲线突然变得陡峭起来,线条毫无规律的曲折变动。跟随着曲线的变化,声筒里的声音也由微弱变得刺耳起来,“嗯,啊啊,嗬,呼哧,乌拉玛奇,嘿呦吼,……”在这些错乱的声音之后,传来的是几句充满恐惧而慌乱的祈求——“放了我,……别杀我……主人……黑云,跑啊……”

    房内的众人听到这种充满恐怖哀求的声音,觉得这种声音里面满是无奈和绝望,似乎就像一个人堕进了地狱里面,饱受着苦难和惩罚的煎熬,却又看不到重生的希望。他们不自觉得感到一阵悚然,浑身像起了鸡皮疙瘩一样。正在这时,声筒里的声音又逐渐变小,监测屏上的曲线归于平复。

    “他的大脑又沉睡了”李兰在一旁失望的叹了口气。显然,他们还没问到他们想要得到的重要答案。他们刚刚从他的“嘴里”问出一些让人“好奇”的事情,就这样又失去了线索。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大脑不可能再次激活了,事实上他已经死了。”李春发若有所思的说道。众人听了他决断性的答复,觉得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进行意识抽取复制,”胡国柱突然坚决的说道。

    此时,房间里没有人再起来反对,他们都觉得这是目前要获得线索的唯一途径。倒是一旁的赵南生、李建明和张澜、何志道四人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何志道仍然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他懒洋洋的靠在门口,嘴角永远露出一副嘲讽似的冷笑。

    根据胡国柱的吩咐,医疗人员将隔壁房间的死者的尸体搬进了一间试验室里。尸体被搬上一个金属做就的病床上,两旁各有四副铁箍固定身体。医务人员在他的大脑正上方上凿开一个小孔,用一根带着软片的金属线放了进去,同时又有五根金属线分别插进他耳朵、鼻孔、嘴巴内,还有一个柔软的圆形的头盖骨形状的帽子戴在他的头上,这个帽子的边缘连接着许多密密麻麻的线圈。

    “这是做什么?”赵南生站在房门的窗口边问道。

    “我们要抽取他的大脑意识,通过这种方法来获取他的信息。”李兰在一旁说道,她的神情极其镇定,显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做了。

    “意识也能抽取?”张澜惊疑的问道。他看了很多科学之谜的书籍,但是对于抽取大脑意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意识储存在人的大脑之中,就像资料数据储存在U盘里面一样,我们只需要通过技术手段将这些数据资料抽取出来,就可以清楚地获得他们的准确信息。”

    “抽取之后呢?”何志道也被他们的对话吸引了。

    “抽取之后,我们可以将这些信息通过技术转换储存起来,然后再转换为记忆输入他人的大脑之中。这样,别人就拥有了你的记忆。”

    “被抽取意识的人会怎样?”李建明关心的问道。

    “被抽取意识的人就变成了白痴,因为他的记忆突然成了空白,很快会变为白痴或者精神病人。”李兰说道。

    张澜羡慕的说道:“真神奇。”

    “其实生活中我们也常见这种事情。那些所谓的疯子、白痴病人或者老年痴呆患者,都是因为他们头脑中的部分记忆丢失,才会成为那个样子的。我们只是通过技术主动抽取他们而已。而且,正因为有这样的后果,除非不得已,我们是不会这样做的。”说完,李兰上前走了几步,趴在窗口朝里面望去。

    众人又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只听门口上面的指示灯“嘟”的响了一声。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纪约有四十多岁的男性医生。他戴着口罩,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记忆抽取成功,”他带着口罩的嘴巴说道。

    “我就去汇报胡部长,”李兰一边说着,快步的往回跑去。

    过不多时,胡国柱和李春发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房间。他拄着拐杖向床上的人看了一眼,又默默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半晌才喃喃的说道:“你们——谁愿意获取他的记忆?”

    “我来,”张澜捋捋袖子干脆的向前走了一步,在他年轻的经历看来,输入意识就像给人输血一样简单。

    李春发看他一副无知无畏的样子,不觉好笑的说道:“你知道输入意识怎么回事吗?”

    张澜摇摇头,懵然说道:“不知道。”

    “输入意识就像输入数据一样,或者说跟输血一样。两种类型要相符合,否则互相冲突很容易对被输入者造成严重伤害。血液型号不同,在人体内就会产生排斥反应,危害人体健康。同样的,如果待输入的意识和被输入的意识载体反差极大,也会伤害被输入者。轻则会造成神经错乱,也就是会成为精神病人。严重的话,就会导致神经系统紊乱,导致死亡……”

    李春发详细的向他介绍了可能发生的后果,把张澜听得目瞪口呆,他吐了吐舌头,刚刚迈出的脚不自觉又缩了回来,他确实被李春发的话给吓到了。

    “你们谁愿意获取他的记忆?”胡国柱用眼睛向众人扫视一圈,又重复了一遍。

    然而,所有人听了李春发的话,都开始犹豫了。根据刚才的电波对话,他们已经十分清楚的知道,面前这个躺在试验室的人肯定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经历,也许他的那些经历十分痛苦,让人无法承受。如果真的产生记忆错乱,他们恐怕就……

    “我来吧,”正在众人犹豫不定之际,赵南生突然站了出来,“还是让我来吧。”

    胡国柱见他愿意出来尝试,对他的勇气十分满意。何志道却在一旁嘲讽似的叹道:“唉,看来又多一个神经错乱的人啦!”李建明和张澜朝他狠狠瞪了一眼,众人只顾见证试验的结果,也并未搭理他。

    李春发对赵南生一直爱才心切,生怕这样会伤害他。他想要上前阻拦,但是此时在众人面前,又不好太过明显。当下,只得又问了一句:“你真要冒险吗?”

    赵南生此时已经决定了,他坚决的说道:“老师,我愿意。”在他看来,他已经对这个神秘人有了一些了解,而且那个黑衣杀手如此恐怖,他也已经适应了。在记忆中再回忆一下被黑衣人杀死的经历,不过是回忆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如果侦破此案,也对得起那些被残酷杀害的同事兄弟。这样,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赎罪,可以让他心里好过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