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谋杀案揭秘

    更新时间:2017-05-18 10:21:11本章字数:4611字

    根据医生的安排,赵南生躺在另一张病床上,他的头部同样被连接了许多线路,脑袋上带了一个缀满线圈的软皮帽子。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脑袋上不用被凿开一个洞,而是用金属线另一头的贴片分别贴到太阳穴的位置。医生将他的身体照样固定在床上。

    “开始吧,”医生说道。他的助手在一个圆盘型的机器上旋转一下按钮,人们只听到电流般的声音立刻充满整个线路,众人不禁紧张起来,所有人都深深吸了口气,心如同悬空的石头只等待着最后从高空坠落。

    时间过了大约十分钟,房间里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甚至听不到人们的一丝呼吸声,只有电流传输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他们一会儿看看这边的赵南生,又转头看看那边的吕征——他们都是如此的平静。但是,谁也想不到在他们的头脑里,正在传输着一种称之为“意识”的东西。并且这种意识正在让那边的赵南生经历无边的痛苦的煎熬。

    时间又过了五分钟,李兰发现赵南生的身体开始震颤,胡国柱等人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他们明白,那个叫吕征的人的意识一定让赵南生感到极其的痛苦,所以才会产生如此剧烈的排斥。但是,程序一旦开始,就无法中途结束。他们只能无能为力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赵南生的身体震颤的越来越猛烈,他的身体像是在发抖,又像是在猛烈的跳动。就连固定在他身上的铁箍和整个病床都剧烈的震动起来。他的脸上眉头紧皱,眼睛深陷,嘴角快速的抽搐着。紧接着,他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眼睛里满是血丝,呆呆的望着上方的天花板,嘴里大声的嘶喊着。但是,谁也听不懂他在喊些什么。

    李建明见此情形,赶紧上前趴在床边,双手攥着他的胳膊晃动着喊道:“队长,你醒醒,队长……”

    李兰赶紧走上前去拦住他,急切地说道:“快下去,你这样会害了他的……”

    “如果我们队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李建明狠狠的说道。他见赵南生表情如此恐怖,显得十分慌乱,还要上前想要拉醒他。

    李兰也急了,她瞪着李建明厉声斥责道:“你去呀,你现在去,他就是被你害死的。”

    张澜也上前拉住李建明,等到众人情绪平复下来。李兰才走到李建明跟前,耐心地解释道:“意识传输一旦开始,就必须要完成。否则赵南生就会意识错乱,永远陷在别人的意识中无法苏醒。而且,他现在根本看不到我们。”

    “那怎么办?”张澜和李建明慌张的问道。

    李兰叹了口气:“现在就只能看他自己的承受能力了,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他能够消化吕征的意识,从恐惧的睡梦中醒来。”

    意识传输大约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传输结束后,赵南生也恢复了平静。根据医生的判断,两种意识冲突的磨合需要大约几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赵南生能够醒来并意识清醒,说明意识磨合成功了。反之,则代表着失败。

    众人慢慢散开了,只留下张澜和李建明在房间里等候。何志道也在房间里转悠了几圈,感觉实在无聊,又跟他们二人谈不下去,也就退了出来。

    躺在病床上的赵南生此时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梦境之中。他梦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穿着一件宽大的青黑色外套,头戴八角帽,相貌英俊,器宇轩昂,坐在一处环境优雅,景色别致的亭榭之中。他的周围围坐着一些男男女女,俱是古装打扮。他们围一起把酒言欢,纵情欢乐,到处都是莺歌燕舞,众人脸上始终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他对这些人似乎很熟悉,但是又觉得因为年代久远忘记了他们的名字。正在这时,他又看到对面江畔的一只画船上,坐着一个长相艳丽、妩媚温柔的姑娘,她青丝乌发,皓齿明眸,身穿一袭淡白色衣裙,正坐在船头抚琴,低语清眸,婉转而歌,让人不由得一阵心动,心向往之。

    梦境一转,他梦到自己正在和那个姑娘在花园中散步,他们顶着一把油纸伞,在百花丛中、亭台楼榭之间穿梭,不时的在旁边的树荫下乘凉。他还和这个姑娘一起在花园中嬉闹,两人互相追逐着,凝视着对方的双眸,他觉得她的那双眼睛灵动脱俗,像一股淡淡的馨香冲进自己的内心深处,又酥又麻。想到这里,他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

    快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如同飞逝的流水一去不回。他来到了一艘巨大的船上,船上建造着众多楼阁房屋,人们纷纷站在船头眺望大海,望着船只距离陆地越来越远,飞速的向无边的深海中驶去。人们似乎很兴奋,但是在他的心里却陡然升起一股绝望而无奈的情绪,似乎觉得他的人生从此一去不复返了。巨船在海洋中飞速的行驶着,时近傍晚,夕阳落到了海平面上,阳光将海水照的红彤彤的。此时,船的周围突然升起了浓浓的雾气,天空也变得昏暗阴沉,阴冷的海风猛烈的吹打着船只,巨船在大海上如同浮萍般四处飘摇,使得船上每一个人都东倒西歪,站立不住。

    紧接着,他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寸草不生,到处堆积着黑色的石头。那里似乎是地狱,但是他觉得自己明明还活着。他可以长生不死,但是却又好像生不如死。在那里,永远没有阳光,却又不显得漆黑;永远没有风雨,却又不显得干旱饥渴。那里的天空永远都是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他和所有人都如同牲畜一样被那些人虐待着,抽打着,刀子一刀刀的划在他们的皮肤上,有的人被人砍下头颅,有的人被砍下四肢,扔到黑色的大海中,那人在海水里渐渐沉没,黑色的海水将他腐蚀的骨肉全无。他们的工作就是永远像奴隶一样将石头搬到一个火光四耀的石洞中去……

    “队长怎么啦?”李建明此时又看到赵南生的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由于李兰的告诫,他已经不敢再去晃动了。

    他和张澜站在床边焦急的看着,过了几分钟,赵南生的身体又恢复了平静。

    “唉,队长还是快醒来吧。”张澜倚坐在床边叹气道。

    “这得睡到什么时候,万一醒不过来怎么办?”李建明也焦急的说道。

    两人背对着床铺,并排的坐在床边聊着,就这样时间过了两个小时,他们谁也没注意到床上的动静。此时,赵南生突然无声无息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像是还在梦呓之中仍未醒来,呆呆的下了床,也不穿鞋,光着脚在房间里无声无息的走着。当他转到隔壁的床铺旁边,突然惊恐的大声尖叫。把正在专心聊天的张澜和李建明二人吓了一跳。

    二人赶紧冲上去,张澜兴奋地喊道:“队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然而,赵南生并未理他,他尖叫着,似乎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张澜和李建明互相瞅着对方,谁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

    赵南生浑身哆嗦着,躲在一个灰暗的角落里,他的身体蜷缩着,嘴里默默念着一些听不清楚的话。张澜和李建明凑到他身旁,想要用手扶他,赵南生显得极其恐惧的向后退缩,手臂不停地在空中挥打着。

    张澜看到这种情形,感觉情况不妙,绝望的叹了口气道:“完了,队长已经不是队长了……”

    “什么意思?”李建明问道。

    “队长的脑子被别人占了,他已经是那个人了。”张澜突然不受控制的吼道,他用手指着隔壁床铺上躺着的尸体,那个叫吕征的死者。

    李建明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愣住了。他不相信,一个能力出众,让人敬佩的刑警大队队长竟然就这样消失了。多么滑稽呀,就像一个梦一样的荒诞。

    李建明不相信事情就这样结尾了,他两手攥着赵南生的胳膊,使劲的摇着,企图使恐惧中的那人镇定下来。然而,他的努力终于还是徒劳。

    此时,实验室的门开了。胡国柱和李兰从外面走了进来。李建明像是见到了仇人一般,他怒吼着骂道:“队长是你们害的,我要杀了你。”他冲上前去,企图抓住胡国柱的衣领。正在这时,何志道突然从门边冲了进来,挡在二人中间。他迅速的抓着李建明的胳膊,向后猛地一推,李建明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李兰赶紧上前说道:“你们先不要打,你们队长没死,他还活着。”

    张澜怒道:“别再糊弄我们了,我们队长已经……”

    此时,一条胳膊突然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回过头来,发现正是赵南生。他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他的笑容中似乎充满着久违的熟悉和亲近。李建明也呆住了。他们从他的眼神中能够感觉到,对面的这个人就是赵南生,而非别人。

    “恭喜你,你成功了。”李兰清眸一笑,走上前去说道。

    “是的,我已经成功消解了他的记忆。”赵南生镇定的说道。

    “你知道事实的真相了吗?”

    “由于他的记忆中,有些太过痛苦的经历被选择性遗忘了。我只能记起部分内容。但是,这些已经足够了。”赵南生答道。

    “那好,说给我们听听吧。”

    胡国柱说着,转身走了出去。赵南生等人跟着他来到了办公室里。胡国柱在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手里拄着拐杖。其他人也找了地方坐下,赵南生则站在他们面前,用手比划着向他们讲述那些记忆中的故事:

    我叫吕征,生于大明朝神宗年间,山东布政使司济南府南大街人,一门三世经营绸缎生意,家中屋栋千宇,良田千顷,奴仆众多,十分富有。三十岁那年,我外出游历经商,与朋友在临海阁把酒言欢,碰到一个长相十分姣好的女子,她才艺双全,典雅贤淑,十分动人。我就花重金把她买了下来,与她一起游山玩水,玩风赏月,日子过得十分幸福。

    有一天,她邀请我到她的画船上游玩。那天夜里,我们一起走上船去,原来船上早已经有许多人在那里等候。她对我说,邀请我们到海上游玩,我们便一起驾着船,乘着夜风向大海驶去。大约过了一天光景,画船驶进了海洋深处,被突然升起的浓雾包围。天上响起了滚滚巨雷,一道道闪电划过,猛烈的海风吹得我们飘飘摇摇。

    讲到这里,赵南生停了下来,对他的听众说道:“后来的事情有些模糊,我只能跳过这段,从下面接着说了。”

    他又继续说道:“后来我趁人不备,偷偷溜进了一个光圈内,突然间被一股强烈的旋风吸了进去,我觉得整个人都被它撕裂一般。风停了,我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生锈的铁门前,房里没有一个人影,门也开着。当时天已经黑了,我就乘着深夜,爬过墙头偷偷的溜了出去。我在树林中跌跌撞撞的跑了很久,后来走上了一条奇怪的路上,那里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在那里飞快的跑着。我沿着这条通道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的一切都很奇怪,很多奇怪的怪物跑来跑去,人也跟我见到的不一样,他们都很奇怪,女人竟然只穿很少的衣服,男人也坦胸露乳。我想我一定来到了妖魔鬼怪的世界。因此,我整天都躲在肮脏的垃圾堆里。然而,没过几天,那天夜里,我刚从外面出来,就被主人派出的杀手给找到了……”

    听了赵南生的叙述,张澜朝旁边的李兰低声嘀咕道:“他还真是明朝人呀!”李兰轻轻一笑,并未言语。

    胡国柱听了他的叙述,似乎抓到了重点,他问道:“你的主人,他是谁?

    赵南生眉头一皱,似乎在努力的搜索着记忆中的东西:“是的,我的主人。他给我们吃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我们就会变得长生不死,但是我们要永远臣服于他。他是个魔鬼……”说着,他的表情显得极其痛苦,于是赶紧从那些记忆中挣脱出来。

    “我无法准确的记起那段记忆,他看上去很痛苦,像是被打进了无间地狱,永远承受着苦难和罪恶的煎熬。”赵南生看上去很憔悴,吕征的这段记忆显然对他也有一定的伤害。

    “那么,你能记起你逃出去的那个地方吗?”胡国柱又一次明智的问道。

    “我也许能够凭着记忆找到那条通道,他说的通道,也许是高速路。根据这条线索,也许能够摸排到他说的那个逃生地点。”赵南生推测道。

    胡国柱显得轻松了些,他用手轻轻的拍拍沙发,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说道:“诸位,神秘黑衣人案件,也许我们找到了最重要的线索。”

    根据胡国柱部长的安排,由赵南生根据记忆中的画面绘制了一幅简单的地图,再结合卫星实时图片进行侦查,务必要查到吕征出逃的沿途路线和逃生地点。

    因为吕征传给赵南生的记忆过于模糊,绘制的地图也无法准确的指出出逃路线,甚至说除了几条印象较深的小道之外,其他的根本毫无头绪。而且,青山市的高速路纵横交错,彼此贯穿,根本无法确认吕征行走的路线。就连市里的大小街道,也是曲曲折折,大同小异,让人难以辨认。这就给他们的侦查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