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心事难说

    更新时间:2017-05-19 10:08:46本章字数:5419字

    尽管秦明在校园里时常见到杜琴,但是两人之间已经无形中生起了隔阂。每当碰见秦明,刚才还和朋友谈的热情的杜琴,立时就会变得冷漠起来。因此,秦明见了她,为免尴尬,只好找个借口匆匆的走掉了。不知底细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便以为他们拌了嘴,吵了架,有的向杜琴劝了两句,杜琴却也是一腔心事无处诉,面对他们不明真相的好心,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秦明原本就是个闷意十足的人,除了杜琴和姜阳,他在学校里能谈心的人就更少了。在放假期间,虽然一个人早已经习惯了独处的生活。但是这几日郁结在心里的烦闷始终无法排泄出去。

    夜晚,明月高照,秦明独自一人在校园的花园中漫步,借着皎洁的月光,繁盛的鲜花姹紫嫣红,一只只青色的花枝像一个个美丽娇媚的少女一般婀娜多姿,花香浓郁,弥漫了整个校园。阵阵的清风带着一丝海水的咸味,却并不让人觉得苦涩,反而有一种清爽甜蜜的味道。

    秦明慢慢地走着,他走得很慢,一边打发着自己无聊的心绪,一边欣赏着这些在夜间仍然盛开的花朵,虽然他叫不出这些鲜花的名字,但是它们的馥郁芳香此时正如同醉人的酒香一样冲进他的鼻内,流进他的心里。走进园子,里面有的花台里有几株粗大的桂花树,虽然不到花开季节,但是它的硕大的枝叶遮盖了大片草地,淡白色的月光透过枝叶交错的空隙在草地上留下密密麻麻的斑驳疏影。如此幽静的月色,慢慢地消解了他沉重不堪的心事。

    秦明走到花台转角处,正在欣赏夜景,蓦然发现前方的树脚下倚着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从她那边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因为阴暗的树影遮蔽,他看不清楚她的脸。秦明心里一阵惊悸,“有谁会在夜里来这个地方?”他这样想着,慢慢走上前去,与那女子隔了十多步远的距离喊道:“谁在那里?”

    那女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搭理他,仍然自顾自的埋头哭泣。秦明还想走上前去,但是心里又是一阵忐忑,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存在,但是在深夜里,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在偏僻的角落里哭泣,不能不让他暗自紧张。但是,如果就这样转头走掉,留下一个女孩儿独自伤心,又觉得于心不忍。他站在那里沉思良久,眼睛望着树影下的女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女子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在耳边听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来,绕过大树,身子一跳过了花丛跑出去了。秦明看到她的背影,觉得十分熟悉,回想了一阵,突然觉得有些吃惊,眼光变得呆呆的,嘴里暗叫道:“杜琴!”

    原来,自从杜琴和姜阳谈起恋爱之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整天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杜琴每天都能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与他一起就餐,一起逛街,如同浸在蜜罐里一般,感到整个人都甜蜜极了。但是这样的情形只持续了几天,两人相见的时间就渐渐地少了。这天白天,杜琴一个人刚出校园,便看见姜阳和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勾肩搭背的从门口走过。杜琴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浓浓的醋意,虽然她在心里为自己找了许多可能的借口,但是这些借口都不足以让她放下这件心事。

    下午见到姜阳的时候,两人原本聊得开心,杜琴突然假装随意的问道:“上午和你一起的女人是谁?”姜阳表情一愣,突然醒悟过来,支支吾吾的不知从何说起。杜琴顿时明白了,心里一阵委屈上来,眼圈里浸满了泪水。姜阳劝了一阵,虽然暂时好了过来,但是一想起此事,心里还是觉得委屈。因此一个人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哭泣,没想到却被秦明撞到了。

    杜琴接到姜阳的电话,听到那边诚心的道歉和解释之后,心中郁积的怒意得到释解,心中又开始舒畅起来,于是赶紧跑回去了。

    翌日,早上九点多,秦明兀自躺在床上发呆。他似乎对这柔和的晨风以及明媚的天空失去了兴趣,无论窗外的鸟儿在枝头歌唱的多么欢快,他始终懒洋洋的倚在床头痴痴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一切的自然之美在他看来变成了万籁俱寂的沉默。

    他想起了“开心酒吧”的女老板鲁悦。也许现在只有她还可以跟自己聊聊天了。虽然他不喜欢那种地方,但是除了那里,难道要整天都呆在让人透不过气的学校里,整天面对着杜琴和姜阳如胶似漆的亲密景象,看到杜琴对自己的充满厌恶的表情吗?是啊,还是换一个地方吧,不管什么地方,只要离开这个让自己感到无限压抑的地方就好。他赶紧穿了一身白色体恤、灰色牛仔裤和一双白色球鞋,跑出了校园。

    “开心酒吧”距离学校并不太远,出了校门往左转个路口,再沿着路口走上一百多米,在一个安静的胡同里你就会看见一大大的广告牌,上面用五颜六色的荧光灯写着“开心酒吧”四个大字。

    秦明在门口迟疑了一下,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三两个服务员在收拾桌椅,一股浓浓的烟酒味儿仍然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透不过气来。酒吧属于夜间娱乐场所,客人们直到清晨六点多钟才纷纷散去,一眼望去,整个酒吧内杯盘狼藉,碎纸屑扔得满地都是,店员们的脸上也写满了疲惫,时不时的打着哈欠,他们趴在吧台上,坐在桌椅边,等着轮班的时间一到好回去休息。

    “请问,鲁悦在这里吗?”

    秦明看到吧台边趴着一个睡眼惺忪的服务员,他仍在不停地张大着嘴巴打哈欠。

    “鲁悦?”服务员反应迟钝的重复了一遍。

    “嗯。”

    “哦,你找我们老板有事吗?”服务员想了半晌才醒悟过来。

    “没什么,她在这里吗?”秦明问道。

    服务员盯着他打量了好一阵子,才懒懒的说道:“她昨天就没来过,我们老板很少来这里的。我们也联系不到她,你要喝杯咖啡吗?”

    “不了,谢谢!”秦明失望的走出了酒吧。

    此时的鲁悦,正在野外的一间废旧农屋里坐着,这间房子显然已经荒废很久了,里面横七竖八的堆着一些家居杂物,几只断腿的凳子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房间的墙角上和杂物上覆满了厚重的灰尘。几只巨大的蜘蛛正蹲坐在它们编织的网上静静等待着猎物送上门来。

    房屋分为南北两间,中间用薄薄的塑料板隔着,每间房子都有一扇房门,鲁悦就坐在南边的一间房里。旧屋坐落在青山市南郊的荒地之中,这里曾经是一片农用地,后来因为拆迁,农户们搬进了城里。这里被转让给开发商进行开发。但是开发商并未动工,因此这里显得一片破败景象,四处都是倒塌的房屋和荒芜的土地,人们也很少回到这里来。鲁悦却像是游山玩水一般,也不管凳子上厚厚的灰尘,她正满怀闲情逸致的坐在上面四处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还不时的透过窗子望着外面几棵生长茂盛的树木在风中摇曳。

    隔壁房间的门突然“吱”的一声响了。

    “你来了,”鲁悦随口说道。她的眼睛仍然望着前方,眼神显得痴痴地,长长的睫毛如同墨一样的乌黑,脸上带着隐隐的微笑。

    只听隔壁房间里传来一个男人“嗯”的声音。紧接着他朝自己身上狠狠地拍打两下,拂去身上的尘土。“我来晚了,”他又说道。

    “没关系,我可以等很久,直到你来。”鲁悦仍是一副呆呆出神的样子。

    “事情都办好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兑现?”那人显得有些紧张,他把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别人听到。

    “你别着急,很快我们就会实现的,这是最后一次了。”她又接着问道:“一共有多少人?”

    “至少五百人,”他说道。过了片刻,又接着问道:“你要这么多人干吗?”

    鲁悦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严峻,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这你不用管。”

    “嗯,你要小心点,我可不想被你害死。”那人担心的说道。

    “哈哈,你害怕了……”鲁悦听了他的话突然笑了起来。此时,一阵凉风吹过,隔壁那人突然哆嗦了一下,他觉得对面这女人的笑声让他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我走了,”那人说道。隔壁的门又响了一下,房间里安静了下来。鲁悦仍然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她的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微笑,痴痴地,呆呆的,像是被酒迷醉了一般。

    秦明从酒吧出来,一个人无处可去,就又在街道上乱转了起来。眼望着成双结对的男男女女,他忧郁的内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街道上有老人带着小孩儿的,也有青年男女坐在街边的凳子上谈情的,也有几个朋友牵手散步的。秦明想了想自己,一种苦涩油然而生,他没有太多朋友,就连唯一的好朋友杜琴,如今也跟自己决裂了。姜阳虽然算是自己的朋友,但是远远算不上一个“好”字。如今因为杜琴的事情,自己也无法跟他来往了。秦明这样想着,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很失败。竟然连朋友都没有几个。

    秦明在街上转了几圈,觉得百无聊赖。这时,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拿起来看时,见是一个陌生号码,青山市本地的。他接通后,刚说了声“喂”,就听见话筒里一个有些熟悉的女人声音温柔地说道:“我听说你今天去找我了,不好意思,刚才出去了。找我有事吗?”

    秦明听出了是鲁悦的声音,本来是因为无聊至极才想到去找她散心的,找不到也就算了。其实,在他的内心里,如今见了鲁悦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如今见她打电话过来,不由得有些慌张。赶忙说道:“没,没事,只是随便逛逛而已……”

    “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鲁悦不由分辨的说道。

    “我,我在……”秦明抬起头望了望四周的建筑,他刚才只顾着低头漫步,连自己到了哪里都没注意。

    “哦,我看到你了。”电话那头的鲁悦不等他说完,立刻说道,“你站在那里,我这就过去。”

    不到两分钟时间,一辆跑车突然停在了路边。车上戴着墨镜的女人趴在窗户边,满面笑容的朝站在路边发呆的秦明喊道:“嗨,在这里呢!”

    鲁悦上身穿了一件黑色坎肩,腿上穿着黑丝长袜,戴着一副墨镜,长长的发丝随着清凉的风飘舞,整个人看上去美极了。

    秦明看到了她,快步走了过来。

    “上车吧,”鲁悦顺手打开车门,带着秦明飞驰而去。

    车子在街道上转了几圈,又向北转到了一条高速路上,大约走了一百多里,秦明在路旁又看到了那个不太显眼的指示牌——“鲁公园”。指示牌隐没在生长茂盛的杂草中,如果不仔细观察,是不会有人注意到还有这样一个去处的。牌子的外形和一般的指示牌毫无两样,但是秦明总觉得这个牌子像是有人故意设置在这里的,因为它只是被插在路旁的草丛中,而不像其他指示牌堂而皇之的被竖立在路旁显眼的位置。而且这个指示牌通向的路口并非人们通行的大道,而是一条崎岖的泥土小路,秦明记得,这条小道的四周没有一户人家居住。

    车子如同上次一样,在崎岖的小路上缓缓地走了一段路程,又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就到了那栋隐蔽世外的白色庭院。

    车子并没停下,鲁悦随手按了一下车上的控制器,院子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车子紧跟着驶了进去。

    进了屋,鲁悦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两瓶冷饮递给坐在沙发上的秦明,一边颇为关心的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没有,只是想找人聊天而已。”秦明打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口。

    尽管是盛夏时节,这里的天气却并不炎热。也许是在森林深处,有树木遮挡的缘故。而且,这座别墅的厅堂非常高大,里面有着广阔的空间,看上去十分阴凉。秦明进了屋里,人也显得轻快地多了,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烦闷情绪此刻消退了不少。

    然而,鲁悦显得细心极了,她坐在秦明的对面,眼睛盯着他,半晌才突然笑着说:“你不用骗我了,肯定有什么心事……”

    秦明惊异的望着她,觉得自己像个藏不住秘密的小孩子一般。他尴尬地笑了笑,嘴巴抿着瓶口,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不说我也知道,让你们男人上心的,不是事业就是感情。”鲁悦舒了口气,说道。

    “那我呢,是为什么?”

    “你嘛,一定是因为感情了……”鲁悦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

    “你怎么知道?……”秦明见她看出了自己的心事,忍不住问了一句。话才出口,又觉得自己失言了。

    鲁悦爽朗的笑了两下,说道:“凭我的经验。你这人心性洒脱,不受拘束。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也不太注重外在的仪表和装扮,所以你的人缘不佳。而且,如你这样的,也没有较强的事业功利之心。因此,除了事业,就只剩下感情了……你一定有自己喜欢的人了……”鲁悦说罢,眼睛望着正专心听自己分析的秦明,“我说的对吗?”

    “呵呵,”秦明脸上猛地一红,尴尬的笑了两声。

    鲁悦见他如此表情,突然愣住了,她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一般,呆呆的望着对面的秦明,表情痴痴地,喃喃自语道:“你真像他……”

    “谁?”秦明刚才被她指出了弱点,正有些尴尬。鲁悦突然又冒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他盯着鲁悦发呆的脸,发现她的脸上一阵潮红,眼睛也好像湿润了。她望着秦明,心绪又仿佛不在这里,已经飞驰到遥远的地方了。

    秦明见她如此出神的望着自己,倒觉得不好意思了。又提高了声音,重复一句:“你说我像谁?”

    鲁悦这才从遥远的遐想中醒悟过来,脸上红晕一闪,忙遮掩道:“哦,没什么……”

    两人倚靠在沙发上沉默片刻,鲁悦忽然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怎么问这个?”秦明觉得她想说什么,提着心思问道。

    “不为什么?”

    “哦。”

    “有吗?”

    “没有,”秦明脸上有点泛红,低头望着手中的杯子。

    鲁悦并没有如他所想的去嘲笑他,而是毫不在意的望着窗外的天空,无意的“哦”了一声,算是对他的回应。秦明忐忑的心这才平静下来,刚喝了口饮料,鲁悦又忽然回头望着他,突然说道:“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

    “什么?”秦明嘴里的东西差点没吐出来,好像没听清她的话,又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做我的男朋友,”鲁悦大方的望着他的脸,一点没有羞怯的意思。

    “……”

    秦明感到自己血流上涌,脸色涨的通红,头脑也有点发昏,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喝水,却不知此刻该说些什么。

    鲁悦望着他尴尬的样子,像是在打趣他,玩笑似的说道:“你不说话,我只当你答应了……”说着站起身来,也不等秦明回话,一个人走出了屋。

    秦明转头望着鲁悦,她正站在空旷的庭院中,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和清凉的微风,闭上眼睛,陶醉在如画的风景里,不时低头嗅一下路旁生长的花草。她长长的秀发随风飘舞,犹如一位美丽的公主从仙境中姗姗而来。

    此时阳光普照,暖风和煦,他有些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忧郁还是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