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雨夜激战

    更新时间:2017-05-24 08:19:41本章字数:6314字

    赵南生在大厅里徘徊良久,对他们的对话仿佛没听见一般,他一直在分析自己的判断是否出了差错。为什么面前出现的会是两个看似弱不禁风的青年男女,而不是那个长相丑陋、残酷至极的黑衣杀手呢?但是这里确实是诸多线索之中最为可疑的地方啊。

    赵南生脚上的皮靴不停的在地板上发出“踱踱”的声音,在天花板吊灯的映照下更显得乌黑发亮。

    突然,他的眼睛停留在大厅左侧的那堵墙壁上,墙上是一扇生锈的铁门,铁门紧锁,像是很多年都未打开了。

    “警官,你们这样太野蛮了吧。”鲁悦显得有些不耐烦,她抬头望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表,已经晚上六点多了。

    赵南生走到那扇铁门跟前,那扇门似乎年代很久了,上面满是铁锈,铁门的扣眼上着锁,锁头足有一个拳头大小。赵南生伸手往上面轻轻抠了一下,一大块深红色的铁锈连着许许多多的红色碎屑像下雨一般掉在地上。

    “这里面是什么?”赵南生满怀疑惑的回头问道。

    “里面堆放着杂物,没有什么,你们赶快走吧……”鲁悦有些焦急的说道。

    “打开,”何志道也注意到了这扇看似不起眼的铁门。

    “钥匙没了。”

    “哈哈,这么巧!”何志道狂笑了两声,随即变得严肃起来,“给我把锁砸开。”他对两名警员说道。

    鲁悦的脸上突然间面色冷峻,显得极其恼怒的样子,她冷冷的说道:“我劝你们赶紧回去,不然你们都会后悔的。”

    秦明没想到,他一直以为娇媚柔弱的女人竟能够说出如此让人诧异的话。他吃惊的看了身边这个女人一眼,发现她的眼睛此时也在望着自己。只不过,从来都满是温情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冰冷怪异,似乎从她的眼睛中发出了慑人心魄的光芒。

    何志道满是不屑的笑了两声,命令武警继续执行命令。两名武警手里持着冲锋枪,对着铁门上的锁头射击。只听“突突”两声,从冲锋枪里发射出如流星一般的光电,子弹打在铁锁上发出尖锐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火星四耀,铁锁却完好无损。

    两名警员诧异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何志道,等着他的下一步命令。鲁悦的脸上此时苍白的厉害,但是秦明觉得那绝对不是被惊吓的苍白的面孔,她的脸上似乎发出低语般的冷笑。

    何志道又从他不可置疑的嘴里发出了命令:“对着铁门打,给我射它个稀巴烂。”

    此时又上来了两名武警,张澜和李建明也持着枪加入进来,一共六个人对着铁门射击。火光如流星,一齐朝着铁门的正中央猛烈的射击。只听一连串急促的金属碰撞声在铁门上发出耀眼的火花四散开来。

    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枪声停了下来,铁门上隐现出几个黑乎乎的小洞,四周一片寂静,众人仿佛心领神会,都突然屏住呼吸等待着,他们的眼睛一起盯着铁门上黑漆漆的被子弹打穿的小洞,仿佛从那些小洞里能够爬出一个庞然大物似的。

    人们的心似乎都提到了喉咙,时间只过了短暂的片刻,然而在他们看来似乎过了很长时间。众人经过了短暂却又极其煎熬的寂静之后,铁门上终于发出了他们期待已久的声响。黑漆漆的小洞仿佛有人用手拨弄一样,小洞旁被打烂的铁皮一个个掉落下来,从一个小洞里透出了第一缕耀眼的白光,然后是第二缕、第三缕、第四缕……

    众人静静地看着铁门上露出的一道道白光,心里在默默的数着光点的数量。就连秦明也忘记了自己是被捕的杀人嫌犯,也在口中默念着“一、二、三……”。

    突然,众人感到一股微弱的力量吸引着自己向铁门靠近。随着光洞数量的增加,这股引力就变得更强。赵南生突然喊道:“不好,快走。”众人突然间变得慌乱起来,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赵南生又重复大喊了一声:“大家快跑,退出房间。”

    众人这才惊醒,不顾外面雷声滔天,大雨倾盆,混乱的往屋外跑去。

    何志道朝人群扫了一眼,突然问道:“他们两个呢?”

    众人这才惊觉,嫌犯不见了。

    正在他们四下张望寻找时,一个女人娇嫩的笑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伴随着瓢泼大雨和一阵阵霹雳声响的巨雷,女人的声音显得既娇嫩,又有些尖厉。众人心中不禁一阵心悸,仿佛自己遇到了可怕的魔鬼。赵南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声音不是从屋里传来,而是从外面传过来的。

    “我早说过,你们不走的话,千万可别后悔。”女人尖厉的声音从离他们十多米远的大树下传来。此时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一声声巨雷激荡人心,仿佛猛烈的撕扯着一头猛兽,撕得它皮开肉绽。瓢泼大雨正肆无忌惮的从太空倾泻下来,昏暗的天空此时已经被大雨侵染的无比漆黑了。几名武警赶紧从腰间抽出警用电筒,朝传来声音的地方照去。

    随着光线照射,众人口中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大树下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她像电影中的女鬼一样浑身冰冷,她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映出她超美的凹凸有致的线条,她的散乱的头发被雨水打湿,遮盖了半边脸。她的脸庞显得苍白异常,像白纸一样没有一点血色。当一名警员将电灯照到她的脸上时,她黑色的眼睛中突然像深夜中游动的野兽发出了两点逼人的绿光。那人正是鲁悦,只是不见秦明在那里。

    原本混乱的队伍此时更加混乱了,何志道心想,不管你是人是鬼,我要先下手为强。于是命令道:“开枪射击。”

    几名武警端着冲锋枪随着电灯的光线朝大树底下射击,密集的子弹流星般带着火光穿过倾泻而下的雨水。如此密集的火力攻击,就是一头大象恐怕也早已被打成筛子了。

    然而,大树下并未传来他们预测的被子弹击中时发出的凄惨的叫声。雨夜中,只有一声声雷电和倾盆大雨,以及密集的枪声传进耳朵。众人射击了一阵,何志道抢过一把电筒,朝着大树下照过去,眼里所及之处,除了被子弹击中冒着紫烟的大树之外,地上空无一人。

    “这是怎么回事?”何志道有些恼怒的吼道。

    话音未落,只听背后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众人赶紧举着电灯朝那里扫射,只见身后一名武警已经躺在地上死了。他的脖子上被划了一道血痕,鲜血正汩汩的从那道血痕里流出,血液流在地上,渐渐地被雨水冲淡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众人紧绷的心弦绷得更紧了。他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人是鬼。众人紧紧地挨着,面向外面,组成了一道圆形防御圈。赵南生的头脑中似乎想起了医院里那一幕,那是他最不忍回忆的耻辱与痛苦。如今那一幕又要在这荒郊野外的雨夜里重演了吗?不,绝对不能。

    他仿佛发疯了似的,冲出防御圈。张澜和李建明也顾不得自身安危,赶紧冲出去站在他们队长身后。赵南生大声吼道:“你这个魔鬼,给我出来,快出来……”他的声音有些发颤,手也有些颤抖。他只感到自己的胸中挤压着许久的愤怒,恨不得要把凶手碎尸万段,但是内心中也不可避免的感到无限的恐惧。

    又一声凄厉的哀鸣传来,赵南生赶紧回过头去,防御圈里又一名武警凄然倒地,他的脖子上也是被尖利的器物划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此时,众人的心中更加慌乱了,既然防御圈都没用,他们究竟该怎样保护自己呢。

    何志道此时也冷静了许多,他明白,敌人要用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来瓦解他们的意志。他恼怒的吼道:“背后偷袭的小人,算什么本事。”

    何志道的话音未落,就听见鲁悦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黑夜里传了过来:“那好,我就让你们都死的痛快些。”

    她以极快的速度向防御圈冲过去,此时众人的眼睛已经稍微适应了漆黑的夜,能够依稀看到黑夜中的景物了。他们对着敌人的方向开火,密集的火力冲着黑夜中的目标疯狂的射击,一道道火线像闪电一样穿过雨夜,与天上的闪电互相交映着,组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但是,鲁悦的速度仍然像闪电一样迅速的穿梭在众人之间。每当她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就会有一人发出凄厉的惨叫,每个人都明白,这声惨叫通常象征着死亡。转眼间,已经有七八名战士躺在了地下。

    双方对抗了十多分钟,警方损失惨重,但是鲁悦的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突然一发子弹打在了她的腰间,紧接着第二发,一连数发子弹打在她的身上,她的眉头微微一皱,娇媚漂亮的脸上隐现出一种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忧愁的表情,随即她的身子一瘫,软弱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众人被她刚才的凶狠吓怕了,他们静静地待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才弓着腰,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他们看到在地上躺着的仍是一个长相极其美丽,看上去无比温柔秀雅的女子。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刚才那惨烈的生死一幕,任谁都不会相信就是这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以异乎寻常的手段杀了他们七八名同事。

    赵南生望着她的脸,鲁悦此时躺在地上,任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身上,她的眼睛仿佛无力的半睁着,看着漆黑的夜空。她看到围上来的武警,脸上突然露出了天真纯洁的笑容。尽管这些武警正带着愤恨以及满怀疑问的眼神盯着她,把她当做一个残酷的杀人凶手和罪犯,她却仿佛梦幻一般忘记了一切,只是天真而无力地半睁着眼睛看了众人一眼,又将脸轻轻地转向一旁,望着漆黑的夜空中划过的闪电,一滴说不清是泪还是雨水的东西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流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她躺在那里不动了,眼睛仍然睁着,望着上面漆黑而又神秘的雨夜。

    “终于死了,”围观的武警们看着这个漂亮的女人闭上了眼睛,他们胸腔里刚才还严阵以待、杀气腾腾的气息顿时消退了大半。

    “队长,她真是凶手吗?”张澜有些疑惑的问。

    他望着地上依然美丽的倩影,她如今是那样的安静,不言不语,一动不动。李建明也望着赵南生,他的眼神里在问同一个问题。

    他们很难相信,自己刚才全力以赴要对付的就是一个女人。她看上去无比的美丽,长长的头发乌黑发亮,尽管被雨水打湿了,但是更显得娇媚可爱;她的眼睛仿佛充满了无限的温情,像水晶一样清澈明亮,乌黑的眼球中透着明媚的光芒。她的身体娇柔的看起来禁不起风雨,仿佛有风一吹,她就会摔倒一般。

    为她的死,他们既感到如释重负,又心生怜悯。赵南生百感交集,他在想,这样就报了仇吗?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杀人凶手,就是杀害自己同事生命的罪犯吗?他盯着地上的她,怎么看怎么不像,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儿。

    过了很长时间,众人才从梦幻中醒来。赵南生这才想到,还有一个人没有找到,他们抛下地上的尸体,赶紧冲进屋里。

    一道闪电伴着轰隆的雷声忽然从屋顶划过,赵南生等人刚到门口,就感到一阵强风吸引着自己往屋里移动,他赶紧退了出来。这时已经有几名武警冲进屋里去了,只听见从里面传来几声痛苦的嘶喊,声音就消失了。

    何志道蹲在另一边的门墙外,眼睛朝里扫视着。他忽然瞪着眼,两只眼睛仿佛迷幻了,僵直了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才惊醒过来。此时屋内风声大作,里面的家具器物全部被狂风卷了起来,天花板上的吊灯忽明忽暗,摇摇欲坠。家具桌椅在半空中旋转不停,朝着屋里那扇闪着亮光的门洞冲了进去。很显然,它们是被光门的巨大引力吸了进去,刚才那几名武警恐怕就是被卷进那里去了。

    那扇门散发着耀眼的白光,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但是他们隐隐看到在光圈的前方站着一个人影,虽然看不见那人的相貌,但是让众人奇怪的是,这个人怎么不会被吸到门内去呢?

    正在众人诧异之时,门前的人影突然转过身来,朝屋外走去。他离门口越来越近,赵南生突然怔住了,他的情绪激动极了,心脏突突的猛跳,脱口喊道:“是他,就是他。”赵南生的一声大喊,将众人从眼前的一幕中拉醒过来,重新将自己的身份从刚才的看客转为斗争的战士。那人走的很慢,但是步伐却坚实有力,他的嘴巴里透着沙哑的嗓音,“嘿嘿”的笑着,仿佛极为蔑视这些当初的手下败将。

    武警们赶紧向后撤出一段距离,呈半圆形将房门包围。这样既能将此人包围起来,同时也不至于被屋内强烈的引力吸引进去。那人走到门口,趁着屋内的光芒,赵南生看明白了,他就是当初的那个黑衣人。那人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色袍子,袍子盖住了他的头、遮住了他的脸庞和手脚。但是赵南生知道,在他宽大的袍袖下面,隐藏着他像钢铁一般尖厉的手指。那些手指,是能顷刻间杀死人的。

    一名武警举着枪,朝黑衣人大喊:“举起手来,赶……”。话没说完,赵南生就厉声截住:“别废话,赶快开枪!”他知道他们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多说一句,就等于多一份死亡的危险。

    紧接着枪声大作,子弹纷纷朝着门口的黑衣人飞去。黑衣人毫不在意,任凭子弹打在他的身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子弹刚碰到他的身体,便好像强弩之末一般,无力地掉在了地上。转眼间子弹掉了一地,而黑衣人却毫发无损。

    武警们被这奇异的一幕惊呆了,他们忘了开枪,全都呆呆的看着黑衣人,他们觉得他会变魔术。赵南生心里恼怒,但是他也知道,无论开多少枪,结果还是一样。越是反抗,也许死的会越多。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枪,很不情愿的扔在了地上。

    武警们很快又在赵南生的组织下,组成一个圆圈将黑衣人包围起来,准备赤手空拳的较量。

    黑衣人站在众人中间,他笑了,声音是那么的低沉,带着些许的蛊惑性的沙哑。一名武警战士伸拳向他打来,然而还没等他的拳头伸出半米长,黑衣人就像疾风骤雨的闪电一般,从袍袖下伸出一只手,将长而尖厉的,仿佛锥子一般的手指插进了他的肚子里。紧接着,他把手缩了回来,那名武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缓缓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皱了皱眉,倒在了地上。

    众人看到这惨烈的一幕,心中有些后怕,他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黑衣人,究竟是人是鬼。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愤怒,他们看着自己多年情如兄弟的战友惨死,竟然顾不得自身安危,明知自己的反抗是无力微小的,但还是一齐朝黑衣人涌了过来。顿时间将黑衣人围住,乱打一团。随着一声声惨叫传来,他们心中明白,那是自己的战友惨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声呐喊。

    混乱之中,何志道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退出人群,从腰间掏出一个圆形针筒,望了望里面的无色液体,瞅准正在被武警包围,却像猎杀羔羊一样凶猛的黑衣人。他举起针筒,大喊着朝他扑了过去,将针筒扎在了黑衣人的背上。黑衣人觉得背后猛地一疼,随手一掌,恰好打在何志道的胸口,将他打出十多米远,何志道撞到一棵大树,捂着胸口吐了一口鲜血,立刻昏了过去。

    黑衣人突然僵住了,觉得体内的脏器在翻滚,他反手将背上的针筒拔掉,扔在地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众人纷纷等待着,期待着接下来针筒内的液体会发生什么奇效。时间过了大约两分钟,但是在众人的心里似乎过了很长时间,这段漫长的时间让他们心里如烈火煎熬一般难以度过。

    黑衣人全身僵硬了一阵,突然他仰头朝天,沙哑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高,仿佛要冲破寂寞的雨夜,与天上的闪电雷声融为一体。众人心中猛然升起一丝恐惧,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高昂的声音,像天上的奔驰的巨雷,像呼啸而来的海啸。

    黑衣人举起双手,在眼前狂乱的舞动着,随着他的手势,大雨更加的狂猛,飓风更加的猛烈,闪电像厉斧一样劈开了夜空,周围的树木哗哗作响,刮断了树枝,野外的一切全都被风卷了起来,赵南生等人觉得自己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尽管他们竭力反抗,但是一切都徒劳无力。

    一道闪电从高空劈了下来,击中了屋顶。紧接着一道白光从击破的屋顶透了出来,白光形成一道光柱,光柱越来越强,越来越亮,从房屋的每一个角落透射出来。所有人都在白光的映射之下,在半空中旋转不停。黑衣人的手势一变,众人都随着白光被吸进屋内,冲着那道光门飞了进去。

    黑衣人放下手,刚才的那种威力消失了。雨水停住了、狂风停息了、轰鸣的雷声和闪电戛然而止,只有树叶上的雨滴不停地滴在草地上发出细微的声音。

    黑衣人缓缓走到门口,俯身弯下腰去,他脱下头上的黑袍,露出了他的脸。他长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脸上五官有些扭曲变形,虽然像是毁容了一般,但是仍然可以看出他原本英俊的轮廓,几道被刀划过的疤痕不均衡的分布在他的额上、脸上,他的眼珠布满血丝。黑衣人站在空荡的庭院里,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鲁悦,他抽泣了,沙哑的声音像是不停地私语。

    他将鲁悦的尸体托了起来,缓缓地朝屋里走去。他走到门口,突然听到一声无力地咳嗽声,黑衣人回过头来,看到远处的大树边躺着一人。他又转过身去,扛着鲁悦的尸体走进屋,朝着那道光门走了进去。

    何志道也看见了黑衣人,恍惚之中,他仿佛看到鲁悦那张美丽的脸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她的身体仿佛春天的柳枝一样耷拉着,随着黑衣人的步伐无力地摇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