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误入神秘海岛

    更新时间:2017-05-30 11:06:33本章字数:5650字

    那天深夜,凌晨时分,天降暴雨,海面上卷起了狂风巨浪。船只如同浮萍在大海上飘摇,它朝着前方的光圈飞速驶去。光圈仿佛一个发着蓝光的圆环,一道道从天上低矮的云层中劈下的闪电不断的击打着它,夹杂着狂风暴雨的怒吼,发出震撼天地的爆炸声。

    船长明白,无论自己如何努力,船只都将不可避免的朝着眼前的光圈驶去,因为它是被光圈巨大的引力吸过去的。他们恐惧,却又很期待。因为他们不知道,被吸进光圈后,迎接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在船只距离光圈越来越近的时候,它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像是离弦的箭飞速的朝它冲过去。船上的所有人感觉自己眼前一片光亮,刺得人睁不开眼,他们喊叫着闭上眼睛,用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情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想象着海角天涯与海枯石烂般的誓言。有人跪在船头,闭上眼,祈祷着上帝的垂怜。有人泪如泉涌,哭喊着自己的父母。

    在恐惧嘈杂的人群中,也有人是那样的镇定,仿佛他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今面对危难也能淡然处之。刚才还忙碌不堪的船长放开了手中的舵盘,他闭上眼睛,期待着接下来的命运。还有一个年轻女人,李丹,她却睁开眼睛,怀着惊奇的目光望着眼前的巨型光圈,眼神中没有一丝恐惧。

    就在轮船被光圈吸进的刹那,闪电携带的电流突然成倍地放大,注入到光圈上,连同船体也变得光芒四射,发出五彩耀眼的流光,整个天地之间像是天崩地裂一般,海水升腾而起,巨浪滔天,如同巨龙狂啸。

    “永别了,这个世界。”在踏进光圈的刹那,李丹闭上眼喃喃地说。

    乘客们闭上眼睛,怀着无比的恐惧拥在一起。等待着时间的流失,以及接下来上天强加给自己的命运。几秒钟后,闪电击中光圈以及船体发出的剧烈的“嗤嗤”声消失了,浓密的乌云碰撞后发出的巨雷声消失了,翻卷滔天的海水也平息了下来,一切又都重归寂静。仿佛刚才的滔天灾难如同梦境一般。

    人们恐慌的等待着死亡,然而此刻,天地之间突然变得出奇的平静了。他们惧怕而又期待的睁开眼睛,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客轮竟仍然平稳的行驶在广袤的大海上,他们自己仍然安然无恙的站在船头,拥抱在一起。人群中鸦雀无声,互相凝视着,又过了几秒钟,才突然爆发出一阵疯狂的欢呼。他们跳着,叫着,互相庆贺自己的大难不死。

    海面上飘荡着一股清冷的空气,他们的衣服被刚才的雨水打湿,浑身冷飕飕的,不得不双手紧抱胸前取暖。杜琴也缩紧了身子,斜靠在身后通往走廊的墙边,她站在人群中寻找姜阳的影子,但是她怎么也找不到。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难道刚才喧闹的时候,从船上掉下大海的人中就有他么?想到这里,杜琴不禁有些心乱如麻,眼泪都流了出来。

    此时的天空雾蒙蒙的,低矮的天空到处堆积着层层相叠的乌云,似乎快要堆到了人们触手可及的高度。海水也是灰沉沉的,里面仿佛夹杂着油腻腻的东西。人们只为自己此刻能够死里逃生感到庆幸,谁还管他到底身在何处呢!

    这时,有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奇的喊道:“那是什么?”人们惊魂未定,很快便又从狂欢中清醒过来。

    船只向前行驶不远,发现远处天水一线的地方,突然有个黑色的小点,距离越近,黑点越大,渐渐的呈现出一座海岛的轮廓。人群又开始欢呼起来,他们想要迫不及待的逃离大海,登上陆地去。他们吹起口哨,催促着船长加快行驶。此时船只的速度已经加到了最快的速度,但是在他们看来,似乎还是慢如蜗牛。

    船只终于驶到了海岛近处,人们一眼望去,见海岛广大无比,四周望不到边,海岸崎岖,方圆足有五十多里。海岛上座座山峰,高耸云霄,层峦相叠,云雾飘荡,环绕其间。侧耳倾听,岛上似有鸟儿争鸣之声。与其说这是一座海岛,倒不如说是从海里伸出的一座巨峰。等到船只抛锚靠岸,人们排着次序,小心翼翼的踏着岸上错落堆积的石块,迫不及待的涌上岸来。

    等到众人从船上离开,船长这才最后一个走出船舱,他又朝定位系统上看了一眼,上面依然是密密麻麻的一团乱码。

    “真是坏了,”他喃喃说道。

    海岸上地势崎岖,骤然聚集了五百余人,地方显得极为窘促。此时海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海浪拍打着海岸。一层层浪头朝人们打来,站在最外层的人都被污浊的海水打湿了他们刚刚换过的衣服。人们嗅到一股极其腥臭难闻的味道,不得不沿着附近稍微平坦的山坡往上爬。他们向上爬了几十米,前方有人惊奇的叹道:“呵,这里真美!”

    等到众人爬上山坡,这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地势广阔平坦,完全不像下面促狭窘迫的局面。人们四周浏览,这里到处长着各类奇花异草,香气扑鼻。处处蝴蝶飞舞,蜜蜂嗡嗡。嶙峋怪石上长着参天大树,树上枝叶浓密,遮住了昏暗的天空,只能透过枝叶交错的缝隙看到上面那灰色的云,在不停地涌动。

    越往上走,景色越显得美丽。百媚千娇的花儿万紫千红,郁郁葱葱的树木竞相挺拔,浓烈的山雾汹涌激荡,整个山景看上去仿佛人间仙境一般。人们顺着隐现的山路向深处走去,一条曲折的山路,越过一排排笔直参天的大树。

    最后,他们穿过一个狭窄的山洞,在它的背面,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大地上覆盖着绿油油的青草,簇簇姹紫嫣红的花儿像是画家的画笔在青绿色的画板上随处点缀。天上阳光普照,清风徐徐,不时传来鸟儿的几声鸣叫。再往远观,平原的尽头,又被群山环绕。这里景色宜人,气候清凉,真有一种隔离尘世的世外桃源般的感觉。

    人们感到无比的新奇,眼睛不停的朝四周张望着。终于发现在远处树木掩映的地方有房屋的痕迹。他们很快又怀着探秘的激情向那边跑去。远远地,他们看到几十座古朴庄重的房屋并排而立。这些房屋都是白墙青瓦的样式,看上去非常庄重典雅。房屋附近长着茂盛的树木,走近再看,一条弯曲的河流穿过大地,将几十座房屋环绕包围。两座青石小桥跨过小河,连通着这片村庄与小河另一侧的广阔草地。

    此时,杜琴已经找到了姜阳,刚才的紧张情绪也渐渐平复。望着对面的村落,姜阳带着羡慕的口吻说道:“如果在城里买到这栋豪宅,该花多少钱呀!”

    杜琴疑惑的说:“几十户人家,怎么没见到一个人影?”

    众人也跟着议论纷纷,连那个矮胖船长也跟着问道:“这里是啥地方?”

    众人不停地议论着,喧闹着。仿佛在围观一个无比新奇的宠物。这时,一个年轻女人突然走出人群,跨过小桥。喧闹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盯着她的娇柔的身影。

    李丹跨过小桥,径直来到最近的房屋门前。伸手拿起门铃敲了几下,门铃随即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之声。众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等着看门开后,会从里面走出一个什么样的人来。

    一个清脆的女人的声音随着门开问道:“谁在敲门?”

    李丹看到对面的女孩儿大约十七八岁,一脸的稚嫩。身上的穿着却和自己迥然不同,一身华丽的丝绸锦缎天然无缝,发髻紧束挽于头上。

    李丹心头一紧,心想:“自己究竟到哪了?”

    那女孩儿脸上也是一脸惊异之色,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木呆地问了一句:“你从哪里来的?”

    李丹并未回答她的提问,反问道:“这是哪儿?”

    “进来吧,”女孩儿撂了一句话,转身走了进去。李丹回头望了一眼背后的众人,跟了进去。其他人见她走了进去,也都犹犹豫豫的跨过小桥,进了大门。

    进门之后,他们才发现,里面的庭院也非常广阔。那里绿草如茵,一排排果树赤橙黄绿,三两片花草姹紫嫣红,亭台楼阁迎着旭日,清澈的池塘里鱼儿翻飞。李丹跟着女孩儿在庭院中穿过几条走廊,感觉自己像是在游逛苏州园林一般。后面跟着的众人也迷迷醉醉,沉迷在这幽静美丽的景色之中。

    女孩儿将众人带到一处厅堂前的庭院里,自己来到厅堂门口,伸手敲了敲门。一个衰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什么事?”

    女孩儿恭敬的说道:“老爷,外面有人来拜访您了。”

    屋里没了声音,众人紧盯着房门。李丹总觉得,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有些不对劲,似乎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有些僵直,不够自然。

    门突然开了,从黑漆漆的屋里走出一个人,身上穿着颇为华丽、上面绘有游龙戏凤一般花纹的锦缎衣服。他的下巴上长着一簇白色胡须,脸上的皱纹却不多。看上去大约六十多岁,半弯着腰,手里拿着一柄弯弯曲曲,像是蛇形的拐杖。

    老人缓缓走出门,来到庭院中。女孩儿很快从屋里搬出一张红木椅子,服侍老人坐下。杜琴觉得仿佛身在电影中一般,自己如同一群奴婢,等待着面前坐在太师椅上的老爷安排自己接下来的工作。众人看着眼前这奇怪的一幕,纷纷嘀咕道:“这究竟是哪儿?”

    老人安然的半躺在椅子上,把拐杖摆在旁边的石桌旁,手里端着一杯茶,往嘴里啜了一口,这才缓缓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说着,他打量着面前的众人,眼神颇为奇怪。

    矮胖船长此时走出人群,他很奇怪,自己究竟把这些乘客带到了哪里?他从小以大海为家,竟然还有他不认识的地方。

    “老先生,我们是从中国来的,请问这是什么地方?”他听那老人同样用汉语说话,虽然有点拗口难懂,但还是能够明白。

    “中国?”老人望着他,迟疑地重复道。

    “嗯,”船长答应道。

    老人也不说话,径自躺在那里闭目养神半天,突然站起来,回到自己房间去了,把他们丢在庭院当中。女孩儿安排众人到另一庭院中歇息。这里也十分广阔,地上铺满青色石板,两旁一排排鲜花锦簇,树木浓荫,遮阳蔽日,微风轻拂,沁人心脾,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庭院尽头是一处圆形小门,门旁一副对联,上面写着:蓬莱山景多奇迹,欲求长生不可得。

    众人穿过庭院,出了小门。只见眼前云雾缭绕,山势险峻,满山树木森森,花草青红茂盛。风云激荡,云海辽阔。一挂瀑布从前山飞流直下,声势滔天;几只猿猴麋鹿穿梭林间。完全一副隔绝于世的和谐奇景,众人不禁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杜琴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这么美?”她看着女孩儿,众人也目光炯炯的瞪着她,只等着女孩儿来解释他们心中的疑问。

    女孩儿说道:“你们还是别问了,从这条小路下山去,就找到你们的船了。”说着,她用手指着前方一条若隐若现的曲折山路。众人心中更加疑惑,船长走上前来,和蔼的看着女孩儿,一脸亲切的说:“小朋友,我们这就走了,你不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没有地理坐标,就是下山,我们也回不去呀!”

    女孩儿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那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不要告诉我家主人。”

    船长笑道:“当然了,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当然不会告诉他了。”

    女孩儿又犹豫的望望四周的众人,见他们也是连连点头。女孩儿这才说道:“我也不清楚这里以前叫什么,但是外面的人都叫它蓬莱。所以,我家主人也叫它蓬莱山。”

    船长听了女孩儿的话,心头一震,哑口无言。他转头看了众人一眼,见他们也是一脸茫然。船长又看着女孩儿,问道:“你说,这是蓬莱山?”

    女孩儿点点头,说道:“嗯,我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赶快下山去吧。”

    人群中一阵乱糟糟的声响,有人说:“蓬莱山是什么地方?”有人解释说:“那是传说中的一座仙山,但是至今没有人到过那里。”

    船长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道:“我小时候就在船上生活,听长辈们说海上常有奇迹发生,以前传说是仙境,其实就是海市蜃楼。”

    众人点点头,他们也懂得这点科学常识。

    “但是,”船长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我们碰到的显然不是海市蜃楼。因为我们就在这里,我们正站在这座海岛上。”

    众人又点点头,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那我们现在究竟在哪里?”有人问道。

    船长摇摇头,说道:“如今我也不清楚我们的地理位置。”

    “怎么可能?”人群纷纷嚷道。

    “姑且就认为我们到了蓬莱山吧,它应该在台湾岛东部附近的某个海域,”船长说道。他突然想到了船上定位系统显示屏上的一团乱码,他想要告诉大家,但是又忍住了。

    众人的心思很快又被引到了这座仙山上来。他们四处欣赏着眼前云雾激荡、禽鸟飞鸣的美景。也不管身旁那女孩儿屡次催促他们赶快下山,只把她的话当作耳旁风。

    忽然,其中一人问道:“蓬莱山不是一座仙岛吗?”

    另一人回道:“嗯,书上说它是一座仙山,但是谁也没见过。”

    那人又说道:“记得历史上说,当年秦始皇帝派人到东海寻找长生不老药,不就是要找这座仙山吗?”

    另一人接道:“应该是吧,不过都是传说而已,其实并不存在……”

    那人断然说道:“说它是传说,我们不是来到这里了吗?甭管这山究竟是不是仙山,我们先问问她。”说罢,两人径直朝那女孩儿走去。

    女孩儿只管一个劲的催促众人下山去,怎奈人数众多,凭她苦口婆心,词严厉色,人家只是无动于衷,如过耳风一般。女孩儿恼怒道:“你们不走不走,到最后可别后悔……”

    此时,两人来到女孩儿身后,从后边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小姑娘,你说这里是蓬莱山?”女孩儿不耐烦的应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是的。”

    “那你在这里多久了?”

    “不知道,你们赶快走吧。”女孩儿的脸上有些恼怒。

    “你告诉我,我们就走。”那人仍然带着一副微笑表情,语气中像是在挑逗一个小孩子。

    女孩儿见他如此说,只得回答道:“这里四季如一,毫无变化,从来不记年份,所以我也不清楚我来这里多久了。只记得我离开家时,皇帝刚刚平息了宁王之乱。”

    人群中有用心听他们说话的人,等女孩说完,突然尖叫一声。众人急转头去看,只见杜琴站在一旁,脸上一脸的惊异神色。姜阳扯了扯她的衣裳,怪她莫名其妙。杜琴快步走到那女孩儿跟前,问道:“你说你是从明朝来的?”

    众人的注意力此时又重新转到了他们中间。

    女孩儿点点头:“是的,那年正是正德皇帝坐位。”

    其中有不明白的人问道:“什么正德皇帝,什么意思?”

    杜琴解释道:“正德皇帝是大明朝中期的皇帝,距今已经有五百多年了。”

    人群中一阵沉默,半晌才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场面乱糟糟的。

    “莫非山上真有长生不死的神药?”有人激动的喊道。虽然如今科学技术日益发达,但是人们内心深处还是隐藏着对长生不死的极度渴望。

    李丹嘲笑道:“什么长生不老,生老病死是人的本性,是自然规律。说可以长生不老的,都是骗子骗人的计俩罢了,你们还相信哪!”

    众人心头正处于躁动,冷不防被李丹给浇了一头凉水。但是他们的内心还是蠢蠢欲动。

    “那她为什么能活五百多年?”那人用手指着面前的女孩儿,那女孩儿显得一脸稚嫩。

    李丹又是一阵冷笑:“她说她五百岁了,我说我一千岁了,你也信吗?”

    李丹说着话,环顾四周,打量着众人的表情,她突然觉得这些现代人的脸上,仍然深深的刻着四个大字:“迷茫”和“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