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幻象破灭

    更新时间:2017-06-01 11:16:28本章字数:2853字

    李丹话未说完,只见眼前的浓雾突然散去。怪石嶙峋、荆棘丛生的山景也突然转化为一片荒凉之地,脚下崎岖的山路变为平坦的青石大道。原来他们并非走在荒山上,而是在一个十分广阔的山体修建的宫殿里。

    李丹也顾不得躺在地上无力哀嚎的众人,她朝宫殿四周打量着,只见内部地方广阔,四周的墙壁上面刻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花纹,几根圆形石柱撑着洞顶。宫殿前方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座椅,座椅两旁插着几根旗子。两旁墙壁凹陷处摆放着耀眼的灯火,看上去既不是火把,也不是插电的灯泡,而是几个透明闪亮的圆形晶体,从这些晶体里面发出绿莹莹的光芒。

    李丹正在观看,只听殿堂后方传来一阵急促促的脚步声。她转头去看,见从殿堂两旁的后门里冲进许多身穿青黑色盔甲的士兵。那些士兵们腰插宝剑,手执戈戟,看上去十分威武雄壮,却只是面目僵硬,仿佛死人一般。他们冲进殿堂后,迅速分为两列,站在大殿两旁侍立。

    李丹一阵心慌。

    士兵们站定位置,此时只听后面一个女孩儿喊道:“大王上殿……”喊声未毕,只听一阵铁甲碰撞的声音,士兵们齐刷刷的单膝下跪,低头迎接。

    李丹眼瞅着大殿的后门,只见几个年轻女子打着幢幡引路,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上殿来,那中年男子来到座椅上坐下,两手有力的搭在座椅的扶手上。李丹朝他打量了一眼,那男人上身穿着一副青铜盔甲,胸口戴着一副明晃晃的护心镜,长长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上。那人身体强壮,虎背熊腰,看上去孔武有力,威风凛凛。

    李丹心中纳闷:“自己这是跑到哪里去了?”

    那人在宝座上坐定,昂首挺胸,朝下面滚倒呻吟的人群望一眼,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不是下山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众人躺在地上,已经是痛的死去活来,谁也管不了那人的问话,只是有气无力的一个劲儿的“哼哼”不停。

    那人也没想众人答话,他自说自的笑了两声,眼睛又随即看着对面的李丹,言语中渗出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说:“你是唯一一个不吃丹药的人。”李丹听说,心想:“幸亏没吃,若是吃了,就跟他们一样生不如死了。”

    “你是谁,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李丹鼓起勇气问道。

    那人呵呵冷笑着,旁边的女仆厉声喝道:“你真大胆,见了我家大王,竟敢不跪下行礼!”

    李丹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随口嘲讽道:“跟在人前的奴才,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随即又睁开凤眼,狠狠地瞪着那人。

    中年男人仿佛被李丹的勇气给镇住了,他还没见过一个女子也有如此气概的,一时之间倒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他看着地上痛苦呻吟的人们,说道:“他们都吃了丹药,你为什么不吃,难道你不想长生?”

    李丹满怀悲悯的看了一眼如今躺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人,心中悲惨的说:“如果活着没有快乐,要长生有何用呢!”

    那男人听了他的话,顿时哈哈大笑。说道:“世上就是因为有那些痴心妄想的人,所以才每每堕吾彀中。”他指着李丹,继续说道:“像你这样的,实在只是少数。”

    李丹笑道:“所以我不吃药,也少了许多痛苦。”

    “那倒未必,也许受的苦处比他们还多……”那人冷笑道。

    李丹听他如此说,脸上一怔。“你究竟是谁?”她又问道。

    那人又哈哈大笑,用手在座椅的扶手上一拍,只见那张座椅缓缓转动,绕着原地转了一圈。等到座椅转动过来之后,李丹看着上面那人,只把自己惊得说不出话来,心头突突乱跳。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原来座椅上那人已经变了个模样,转动之前是个虎背熊腰、孔武有力的中年人打扮。座椅转过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身穿银灰色布衣、手持拐杖、年迈苍苍的老人。

    李丹心中虽然早已猜到老人跟那个中年男人有关系,但是当他看到座椅上的那人顿时变成面前的这位老人时,她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事。

    老人吩咐女仆:“把他们带下去吧。”

    女仆朝两旁的士兵挥了挥手,那些士兵便上来拖拽着众人出了大殿。只留下李丹一人站在空旷的殿堂上。

    老人从座椅上站起,手持着拐杖,从大殿上缓缓走下来,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如今遇到的和看到的,都不可思议?”

    李丹点了点头,轻蔑的说道:“是有点想不通,但是你这些小把戏,只能哄骗那些愚昧的人罢了。”

    老人并未被她的轻蔑态度触怒,他突然呵呵大笑,似乎李丹的话倒是把他给逗乐了。

    李丹怒道:“你笑什么?”

    老人笑道:“你这小女孩儿,倒是一个执着的人……”

    李丹铮铮说道:“就是有了科学,所以才不信你的那套迷信怪论。”

    老人问她:“你怎知道我这就是迷信?”

    李丹回答说:“科学早已经证明,什么神仙、长生都不过是古人的幻想,是一厢情愿,生老病死才是大自然的规律,是细胞新陈代谢的必然结果。你却拿什么长生不死来愚弄世人,这不是迷信又是什么!”

    老人看她一脸执着的怒容,淡淡笑道:“你所认识的科学未必不是迷信,我的‘迷信’未尝不是科学。”

    李丹一边和他谈话,趁他出神之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匕首,朝老人的背上扎去。女仆惊得大喊一声,然而已经迟了,匕首早已经插在老人的背上。

    女仆赶紧冲上去,指挥两名士兵将李丹两手反背,控制住她。

    老人被李丹匕首冲刺的势头冲击,身子踉跄了一下,随即站定身体。他有些疑惑的看着李丹,问道:“你为何想要杀我?”

    李丹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此时她也毫无顾忌,凛然说道:“你用妖言怪语迷惑我的同伴,用毒药杀害他们,你是死有余辜。”

    老人有些被她激怒了,他狠狠地冷笑道:“死有余辜,哈哈哈哈”。

    说着话,他的身体、面目竟然又变回了刚才那个中年人模样。身上的一袭长衫布衣又变回了明亮晃眼的金盔铠甲。女仆和那些士兵似乎也有些害怕,扑扑通通的跪在地上,口中只叫着:“大王息怒、大王息怒……”

    李丹心中一凛,她倒不是因为害怕。刚才看到那人在座椅上变成老人模样,还觉得是那座椅有什么机关。但是,如今老人在自己面前活活的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这又是什么原因,她实在想不通。这才让她震惊的哑口无言。

    那大王怒容未消,伸手将插在背后的匕首拔了下来。他的背后和匕首上面竟是没有一点血迹。

    李丹心头又是一震。虽然她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看到眼前一幕,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害怕。心想,自己今天一定是撞到鬼了。

    那大王将匕首放在手中轻轻一握,只听几下清脆的“咔嚓”声响,就像是面做的玩具一般,匕首就被折成了几段,丢在地上。

    那大王口中恨恨的说道:“你这个弱小不堪的凡人,我要杀你真是易如反掌。”

    他的手随即在空中轻轻一挥,李丹只感到一股强烈的气流朝自己铺天盖地而来,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胸口上。就仿佛无形中有什么东西在推着自己一般,把她毫无反抗之力的扔在空中,足有一丈开外,方才重重的摔在青石地板上。

    李丹在地板上挣扎了一下,只感到自己胸口剧烈的疼痛,她咳了一下,口中吐出大片的鲜血,昏了过去。

    “来人,把她押下去。”那大王吼道。

    两名士兵走上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一人架着一条胳膊,将她拖出了大殿。

    那大王仍然余怒未消,眼瞅着李丹远去的背影,猛然间看到殿外一块巨石,只觉得自己体内被激起的力量无处发泄。他攥紧拳头,胳膊在空中猛力一挥,门外那块巨石顷刻间被炸得粉碎。

    空荡荡的大殿上,只剩下他和女仆两人,那名女仆惶恐不安,浑身颤抖的俯伏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