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身陷囹圄

    更新时间:2017-06-02 22:39:00本章字数:4182字

    秦明和鲁悦在山上住了几日,山上虽然偏僻,没有人烟,但是山中景色美如梦幻,处处有怪石嶙峋,云雾遮天。山林中禽鸟齐鸣,风云呼啸,仿佛人间仙境一般。两人饿了就吃些树上的果子,所以一连几天,他们在山中流连忘返,玩的忘乎所以,也不觉得无聊饥饿。

    一日清晨,秦明早早地起来,与鲁悦登高望远,两人站在一处山峰之上,极目远望,只见远方云海辽阔,汹涌激荡,说不出自己究竟是身在仙境还是人间。秦明心中一阵激动,仿佛有无数的源流从自己的体内涌上来。

    “真是个好地方!”

    两人听见背后有人说话,就回过头去。秦明见是前几天在山上遇到的老人,便走下山头,问询道:“老伯,这么高的地方,您怎么上来了?”

    老人呵呵而笑,抬眼看看天上被云气时时遮掩的日头:“怎么,我老人家就不能来了吗?”

    秦明觉得自己言语有差,连忙辩解道:“不、不,我是说山太高,老人家别累坏了身体。”

    老人仿佛很生气的样子,怒道:“哼,我老人家身体好着呢……”说罢,便丢下秦明,自己一个人往前走去,来到山峰顶上,使劲的吸了口气。

    鲁悦见了老人,显得有些拘谨不安,她朝老人蹲了蹲身子,表示向他行礼。随即站在一旁,也不言语。

    秦明远远的看看老人,又看了看鲁悦,心中思忖道:“鲁悦怎么如此怕他,就算是长辈,也不应该如此拘谨呀!”

    他又走上前去,看着老人在山头自顾自的吐纳呼吸。“老人家,这几天没有见您,您到哪里去了?”

    老人又呼吸了几次,长长的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半晌才看了秦明一眼,说:“我山下有座房子,这几日搬到山下住去了。”

    秦明本以为老人上次被自己气走了,心中本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又不好明说,这次见老人并未记挂心上,因此也就不再提起。于是转过话题说:“老伯,你那山下的房子离这里远吗?”

    老人一边练着吐纳,一边缓缓说道:“要远也远,要近也近。”

    “什么意思?”秦明有些不明所以。

    老人呵呵笑了两声,结束了他的锻炼,转过身对秦明说道:“改天,让悦儿带你去我家里坐坐吧……”

    “那多谢老伯了,改天我一定去拜访您老。”

    老人也不回应,缓缓地走下山去了。

    秦明望着他走远了,这才转过身来。突然,他发现鲁悦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像是退了血色的白纸一般,显得整个人虚弱无力,仿佛一碰即倒的样子。

    “你怎么了?”秦明走上前,关切的问。

    鲁悦仿佛还陷入到呆呆怔怔的状态,并未听到他的声音。秦明又问了一句,她这才好像站不稳似的,打了个趔趄,站定身体,睁开泛着水光的眼睛,一脸凄切的望着秦明。

    秦明和她一连几日在山中游玩,对鲁悦的认识更加深了。他觉得她并不像在外面表现的那样妩媚。在她的内心深处,她的本质是纯洁的,就像冬天的梅花一样,生于寒冷之中,凛然不可侵犯。因此,秦明见她的眼睛中泛着泪光,倒觉得她更加美了几分。心中也觉得一股热流上涌。于是走上前,靠近她,扶着她的肩膀。

    鲁悦一脸凄清,自言自语的说:“你不应该来这里的……”

    秦明笑道:“为什么?”

    鲁悦紧皱眉头,显得心事重重:“你不明白,总之你不该来这里。”

    秦明心里觉得好笑,想:“我自己都不晓得我怎么来的。如果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我怎么一觉醒来就躺在那个小木屋里!”

    李丹在昏迷之中,隐约觉得自己被人拖走。到了某个地方,那人便把手一松,将她重重的丢在地上。她觉得自己的胸口疼的厉害,浑身的骨头像是要散了架似的。过了好久,她才有力气缓缓睁开眼睛,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一间阴暗潮湿的石屋,四面都被厚厚的石墙封闭着,只有正对面的那扇铁门算是出口。她在地上打了个滚,转过身,看到后面的石墙顶上开有一扇天窗,透过天窗,她看到天上昏沉沉,阴冷冷的,没有一点阳光,漫天的乌云像是倒塌的山峰在空中激荡汹涌。

    正当她心绪杂乱时,铁门又“咚”的一声打开了,从外面走进一名士兵,他的手里端着一只石碗,来到李丹身边,蹲下身,不容置疑的用一只手把她的嘴巴捏开,另一只手将石碗中的水倒进她的嘴里。李丹被他灌得呛了几下,咳嗽不止。那人也不理会,将水全部灌进她的肚里,这才拿起碗走出去,将铁门又咔嚓一声锁上了。

    李丹呛了几声,缓过气来。也不知那人给自己灌得什么,心里一个劲的骂个不止。正在这时,她突然听到石屋内,黑漆漆的角落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说:“大哥,又进来一个!”

    李丹听到声音,赶紧转过头去。此时,她觉得身上的疼痛感有所减轻,便双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眼睛朝四周仔细搜寻着,在一处黑魆魆的墙角边,隐约看见几个人影在那里或倒或歪的靠在一起。看那几个人的模样,一个个蓬头垢面,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

    李丹有些害怕,厉声高叫了一声:“你们是谁?”

    黑暗中那人又冷笑一声:“嗨,还是个女的!”

    “你们是人是鬼,休想吓我。”李丹又叫了一声。

    此时,黑暗中隔壁那人似乎有所警觉,只听得角落里几声响动,那人坐直了身体,身子向前挪动了几下,抬眼打量了一下李丹,问道:“你是——李丹吗?”

    李丹心里一惊,心想,这里怎会有人认得我?便壮着胆子答道:“是又怎样!”

    角落里的人显得有些激动,男人又把身子往前挪了一些,趁着石墙上的天窗可以看到他的脸庞。那人用手使劲抹了抹自己的脸,拂去上面脏兮兮的灰尘,又看着她,说道:“

    李丹,我是赵南生呀!”

    “赵南生?”李丹重复了一句。

    “嗯,是啊!”那人脸上笑容满面,显得有些激动的说。

    李丹心头一阵欣喜,继而又摇了摇头,冷笑道:“你甭骗我了,你别再变什么把戏糊弄我,要杀你就杀吧……”

    赵南生心里有些莫名其妙,急忙问道:“什么把戏骗你,我就是赵南生啊!”

    李丹看着他的脸,说道:“赵南生根本就没在这条船上,他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赵南生听她一说,突然又勾起了伤心事。话未出口,喉咙早已经哽咽难言。这时,他身后的两人也挪了过来,一个是张澜,一个是李建明。

    张澜悲惨的说道:“李小姐,你不知道,我们那天去抓捕嫌疑人,没想到那人厉害的很!”

    李丹也参与了抓捕案件的调查,对于敌人的力量,她是心中有数的。但是,对于下面发生的事情,她却一无所知。

    接下来,赵南生、张澜和李建明三人,断断续续的将他们从进入别墅抓捕敌人开始的一系列经过都详细的告诉了李兰。只惊得李兰目瞪口呆。

    李丹也将自己所遇到的灾难告诉了他们,当她说起那个老人突然活生生的变成了奇怪的中年人时,张澜有些激动的忍不住叫道:“大哥,我早说了魔法,那是魔法!”

    当李丹讲述完发生的事情后,他们都沉默了,不是他们无话可说,而是他们绞尽脑汁也无法用自己所学到的理论来解释这所发生的一切。李丹从来都以为,他们的地下基地所研究的东西,即使再过神秘,也不过是更为先进的科技使然,是可以用科学理论来解释的。但是,当对方可以隔着空间将一个人重重的击伤,可以利用天上的闪电来提升自己的力量,可以利用无形的手将人卷在空中的时候,这还属于科学的范畴吗?

    “我想,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李丹喃喃的说。

    张澜笑道:“那你这场梦做的也太长了。”他素来就爱看些神秘探索之类的杂志,如今当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也不觉得可怕,反而认为是自己亲眼见证了那些神秘力量的存在。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也许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将这种事情告诉世人了。

    李丹奇怪的看着张澜,问道:“我们来到这个鬼地方,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

    李建明从旁嘲讽道:“他呀,鬼迷心窍了。从我们被抓到这里,他就一直叫着说,他看的那些魔法世界被证实了,我们以前都不信他,现在信了吧。”

    李丹一听,禁不住会心一笑,便也忘了心头的烦恼。

    赵南生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怎么只有你在这里,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

    李丹摇头叹道:“他们都吃了毒药,肚子疼的要命,也不知是死了,还是被他们抓住,关在什么地方。”

    几个人围在一起,聊了一阵。

    原来,杜琴和姜阳他们因为吃了丹药,只觉得肚子疼的死去活来,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只有呼吸喘气儿的份儿。他们被那些士兵拖走,带到了一处大厅内,大厅四周同样是石墙砌成,四周墙壁的壁龛上摆放着圆形的水晶球,水晶球中散发着绿莹莹的光亮。地上的石板上到处刻着稀奇古怪的花纹,说不出是图画还是文字。

    士兵们将众人丢在地上,随手掏出一粒红色的药丸,塞到他们口中,让他们咽了下去。然后便关上大门,退了出去。

    说来奇怪,众人吃了药丸,便觉得肚子不像当初那般疼了,嘶喊声也渐渐轻了许多。他们挣扎着坐了起来,有些还疼的便捂着肚子,一个劲儿地揉搓。矮胖船长不知何时也被抓了过来,众人指着他狠狠的骂道:“你这胖子,我们可都是你害的。”

    矮胖船长也觉得委屈,但是面对众人指责,他也是百口莫辩。只得说道:“我不也跟你们一样吗?”

    众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骂骂咧咧。

    矮胖船长丧气的堆坐在那里,也不答话,心里懊悔非常。

    大家朝他骂了个够,还觉得不够解气。看到姜阳和杜琴坐在一旁,纷纷走上前,又指着姜阳骂道:“还有你,跟他是一伙儿的,骗我们吃了狗屁毒药,把我们关在这里,要来害我们吗!”不等他说话,众人便将他掂起来和矮胖船长丢在一处,将他们围起来,一边骂,一边拳打脚踢起来。姜阳和船长眼看人多,双拳难敌四手,遮得了这边,那边又着了一脚。杜琴眼看着心上人被打,也顾不了身上疼痛,叫喊着想要推开人群,但是怎挡得了那么多人,眼看着冲不进去,她只得跪在地上,哭喊着央求。

    众人胡乱的踢打了一阵,解了心中之气,便停了下来,到远处的空地上坐下,又纷纷唉声叹气起来。

    杜琴连忙爬了过去,来到姜阳身边。他们从地上滚了起来,双手正抚摸着身上的痛处。

    杜琴心疼的哽咽道:“疼吗?”

    姜阳心中有气,也不答话,只是一个劲的摸着身上的痛处。

    众人打量着大厅的四周,大厅里非常宽阔,里面空荡荡的,除了四周墙上壁龛里的水晶球发出的亮光,里面空无一物。他们围坐在一处,心中又惊又怕,既不知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如何!

    秦明和鲁悦又在山上呆了两日,眼见鲁悦的心情一天天的开始忧郁起来,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天早晨,秦明还未起床,便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他赶忙起来开门,只见鲁悦穿了一袭深紫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口,她的长发微卷,披散在肩上,嗅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的脸上虽然严肃,看上去却显得让人更加爱怜。

    “走吧,”鲁悦站在门口,语气有些凄婉的说。

    秦明揉了揉惺忪睡眼,说道:“去哪里?”

    “我带你到山下看看,”鲁悦说道。

    “去看老伯吗?”

    “嗯。”

    秦明回到屋里,洗了把脸,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便和鲁悦一起沿着一条曲折的下路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