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滴血验亲

    更新时间:2017-06-05 12:34:21本章字数:5647字

    秦明在宫殿里一连待了几日,他除了在屋里呆着,就只能在门前庭院中的石凳上闲坐。虽然鲁悦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但是他觉得这样实在是太过无聊,内心中更是想不通,他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他坐在石凳上,环顾四周,眼前除了灰色的石墙、石凳、石桌、石板之外,竟无一点异样的颜色,他很想看到蓝色的天空,绿色的树木和花草。但是,当他抬头仰望天空,他的眼里始终是灰蒙蒙的,漫天密布的滚滚乌云,仿佛他一直都生活在黄昏时分。他很想走出去,如果不是有外面那些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武器并准备随时给他一下子的士兵的话。

    秦明的心里一直有很多疑问。这是哪里?为什么天上没有太阳,为什么没有黑夜白天?为什么这里永远是阴云密布,总是如黄昏时分山雨欲来的一般?为什么这里没有青色的树木,没有碧绿的小草和缤纷的鲜花?但是,他只能将这些疑问埋在心里。因为他知道,无论他怎么问,鲁悦始终是欲言又止,到最后还是不会告诉他的。至于别人,他瞅瞅那些门口的士兵,他们就更别指望了……

    懵懵懂懂之中,已经过了好几天。这天秦明正在庭院中闷坐,这已经成为他在这里习惯性的功课了,除了在这里坐到他再次犯困为止,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可做。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坐牢一般,如果是在公安局或者监狱里,他想,他一定会发疯的。但是在这里,他仍然搞不清楚状况,也许是自己在做梦,也许自己真的到了一个未曾发现的世界。所以,在搞清楚真相之前,他不得不耐着心思等到最后一天的到来。

    “你在干嘛?”冷不防,他的背后有人说话。

    “还能干嘛,在这里坐牢喽!”不用回头,秦明就知道,在自己背后说话的人一定是鲁悦。因为除了她,这个院子里谁也不会来的。

    鲁悦很明白秦明的心情,一个人整天面对着同样一种景色,任谁都会憋出病来的。她的心猛然一沉,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时,从外面走来一个女仆,她匆匆走到鲁悦身边,附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又匆匆的走出大门。

    秦明注意到,鲁悦刚才还轻松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紧接着,他看到门外一个年轻人带着两名士兵走了进来。秦明打量了一下为首的那人,只见他身材清瘦颀长,眉清目秀,眼神中带着一丝冷峻。

    那人走进庭院中,看了一眼秦明,鼻子里不由得“哼”了一下。可以看得出,他对眼前的这个被主人称为自己“儿子”的人,很看不上眼,甚至说是怀有一种鄙夷的看法。

    他打量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秦明,但是眼睛很快的便转到了鲁悦身上,脸上露出些许笑容:“悦儿,主人有命,要我把他带过去。”他说话的声音极其轻柔。

    “带过去?你们——怎么对待他?”鲁悦显得有些心焦的问道。

    那人看到鲁悦对秦明一副满是关心的样子,心里有些生气,他冷冷的看着秦明,说道:“谁知道呢?那是主人的事情,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你就不能问问吗?你可是跟他最近的人!”

    “你不也是吗!”他的眼神逼视着鲁悦,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可是你太让他失望了,你竟然喜欢上了他。”他又看着秦明,眼睛里充满了冷漠,“我真搞不懂,这小子有什么好的……”

    秦明的表情满是惊愕,他显然明白他们两人对话的含义,他也明白对面这个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是在嫉妒他。虽然他的心里很清楚,鲁悦是喜欢他,但是两人始终未说破这件事,如今竟然被他一眼给看破了,不免让人有些尴尬。

    鲁悦粉白的嫩脸涨得通红,她几乎有些情绪失控的吼道:“楚平,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什么!”

    那个叫楚平的人看到她生气,情绪顿时缓和了许多,他堆起笑脸说道:“悦儿,你要清楚,我们跟他不是一类人,我们两个才是一起的。当年的秦明早已经不在了,他死了,他不会再活过来了……”

    鲁悦被他的言语一句句的刺痛心扉,她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像是被针尖扎在自己的心上一样。她喃喃自语道:“不,不,他会回来的,他已经回来了……”

    “悦儿,其实你心里也明白,这个秦明并非那个秦明,只是你在自己欺骗自己而已……”楚平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有些疼痛。

    “不,他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鲁悦仿佛癔症了一般,并未听到楚平后面的话。她走到秦明身边,看着他,满眼深情的望着秦明的眼睛,仿佛回到了他们当初的岁月。

    她总是想到那可怕的一幕,他们一行几千人被强行赶上几艘大船,冒着奔腾狂涌的巨浪驶进无边无际的大海,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那天夜里,电闪雷鸣,风雷激荡,狂风呼啸着卷起一层层巨浪拍打着他们的巨舰。她和她的情人拥抱在一起,双手抓着船舷。突然间,一个浪头打了过来,击中了他们,船身一翻,他们站立不稳,滚到了船的另一侧。她的情人突然松开了双手,猛力把她一推,她顺手抓住了船舷上的绳索,但是她的情人却掉进了无渊的海底。任凭她如何大喊大叫,漆黑的海面上除了肆意激荡的海浪,始终没有一丝回音。

    巨舰终于逃脱了呼啸的飓风的包围,最终他们便来到了这里——他们当初所向往的长生之地……

    “我得把他带走了,主人还等着回话呢。”楚平一边说,一边示意身后的两名士兵将秦明带走。

    鲁悦这才从回忆中醒来,她想要保护秦明,但是却又不敢反抗主人的命令。她的脸上显得既焦急,又无奈。这一切,秦明都看在眼里,他的心里一暖,故作轻松的说道:“你别担心,也许老伯想要请我喝茶呢!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秦明心里真是这样想的,他觉得那个脾气有些古怪的老头儿看起来让人可怕,但是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因此,他真的一点也不担心。

    鲁悦看着他的眼睛,似乎从他的眼神中得到了安全的承诺,她这才放松了下来,“那好,你们带他去吧!”

    楚平在前面带路,两名士兵押着秦明离开了。鲁悦的心里一阵忐忑,她不知道主人为什么会对秦明特别上心。

    过不多时,秦明被带到了一间大殿里。隔着重重帘幕,秦明看到那个老伯身穿一袭宽松的白色长袍,半躺在帘幕后面的椅子上。帘幕前十多名婢女分列两旁服侍着。老人见他们到了,便吩咐女婢分开帘幕,他坐直了身子,看着秦明,也不说话,两眉舒展,只是一个劲儿的微笑。

    秦明站在原地,看看这里,望望那里,他觉得这里所有的地方似乎都是一个样,除了灰色还是灰色,宫殿是灰色的,石桌石凳是灰色的,地板是灰色的,只有人以及人身上的衣服才显出别样的颜色。

    “跪下,”楚平在后面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秦明不由得回头望了他一眼,他对楚平没什么好感,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人对自己也没什么善意。

    老人摆摆手:“免了,免了。你们退下吧……”

    楚平望了望秦明,带领两名士兵退了下去。

    老人显得心情极好,他站起来,缓缓地走到秦明跟前,说道:“这几天,你想明白了吗?”

    “什么?”秦明不明所以的问道。

    老人显得很惊讶:“这几天,你就没有好好的反思过?”

    秦明搅了搅脑汁,最后还是摇摇头,表示他什么也不懂。

    老人叹口气,说道:“无论你承不承认,你现在都是我的儿子了!”

    秦明这才知道老人说的还是那件事。他感到有些歉疚,但是又觉得自己不得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他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说道:“老伯,您虽然救了我,但是并不代表我就认你当父亲,现在人与人之间互相献血救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人看着他,颇有点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不是我不懂,是你不懂我的意思……”

    秦明呆呆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所说何意。

    老人看着他愣头愣脑的样子,过了半晌,方才叹息道:“你虽然继承了我的鲜血,可惜还是脑子有点笨,不够聪明!”

    秦明觉得他在羞辱自己,想要争辩一番。

    没等他开口,老人就率先说道:“告诉你吧,我身上的血具有一种特殊的性能,它具有极为强大的能量,既能救命,也可以无限的吞噬和复制与它相同的基因。因此,当年我用自己的鲜血救你一命,虽然你活了下来。但是,你当初的血液已经被完全吞噬掉,如今你身上的鲜血,内在的基因组成已经和我身上的一模一样了。”

    秦明觉得他说的话荒诞极了,这个世上还有鲜血吞噬鲜血的事情吗?他看老人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尴尬的回应道:“你是说,我身上流的血,现在和你是一样的?这怎么可能……”

    老人点点头,一副慈祥的样子看着他。

    “你当年的病,是不治之症。以你们的医术,是无法治愈的,你的父母也是因为这种疾病去世的。所以,除了接受我的鲜血,否则别无他法。”

    秦明听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老人继续说道:“所以,既然你身上流的是我的血,身上的基因和我的一模一样,就可以说你是我的儿子……”

    秦明听他说的极为怪诞,仍然不能相信他说的就是事实:“不,你说的这些事情太离谱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的血和你的一样?”

    老人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于是他拍拍手,从外面进来几名婢女。一名婢女的手里端着一只大碗,里面盛着半碗无色的液体。

    “这水可以鉴别人的基因组,若是相同的基因组物体放到里面,顷刻间就会融合,并且重归于无色。若是不同的基因组物体放到里面,就会发生激烈的反应,最后变成浑浊的液体。”

    秦明听了他的叙述,不由得笑了起来:“你这是滴血认亲?”他说道,“现在的科学技术早就证明,古时候的滴血认亲那一套是伪科学,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老人家,你的那种方法并不准确。”

    老人笑了笑,并未理他。他径直走到那名女婢跟前,把手放到碗上,拇指和食指尖碰了碰,便从食指的指肚上滴下一滴殷红的鲜血,落在了水里。

    紧接着,一名宫女也走上前,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把自己的左手食指割破,也滴了一滴鲜血滴在碗里。鲜血刚落进水里,便听到里面发出“嘶嘶”的,像是滚烫的油锅滴进了清水的声音,转瞬间,两滴殷红的鲜血便四散开来,变成了一片浑浊。

    老人又吩咐换水,依次让几名婢女试验了几次,结果仍像刚才那样,血液刚掉进水里,便开始激烈反应,最终都不可避免的变成了浑浊的液体。

    “怎么样,你要不要试一下?”老人回头看着秦明,脸上始终洋溢着慈善的微笑。

    秦明看呆了,他以前在历史书上,电视里都看过所谓的“滴血认亲”的事例。但是跟自己刚才看到的却是完全两样的事情,经老人这一询问,他的好奇心不免也被调动了起来,他很想知道,当自己的血液跟他们混合,会发生什么反应?

    秦明点了点头,老人又吩咐女婢换了一碗新水,秦明忍着疼,用匕首割破自己的食指,往里面滴了一滴血。紧接着,老人也往里面滴了一滴。两滴血刚刚碰到一起,便互相融合,转瞬间归于无色。

    见此情形,秦明脸上一阵惊异之色。老人微笑着说道:“你先别急,再试试看……”

    女婢又换了一碗清水,老人让秦明又往碗里滴了一滴血液。紧接着,几名女婢又依次把自己的血低了进去。秦明的血无论和谁混到一起,都会发出“嘶嘶”的滚油般的爆裂声,最后变成浑浊。

    秦明呆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现象。老人笑道:“这种方法并非是你所想的什么滴血认亲。这碗水可以鉴别人的基因组合方式,并非普通的清水。这下你明白了吧……”

    秦明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不知该怎样说服自己,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不,不,我是不会叫你父亲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古怪。”

    老人从腰间拿出一张枯黄的纸,那张纸折叠了许多层。老人打开来,对角折叠的地方早已经破了许多洞。他把纸递给秦明,说道:“你来看看。”

    秦明满腹疑心的望着他,伸手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几行字,有些地方字迹已经模糊,显然是很久以前写的了。

    秦明仔细看那上面的内容,只见从头写着:“承诺人秦俊毅,因为孙子秦明患有不治之症,医治无效,现情愿将其送与刑某为子,或早或迟,刑某来领,本人绝不阻挠,特此承诺。”

    秦明从头看完,又看了一遍。虽然他的祖父去世较早,但是对于自己最亲近的人的笔记,他是过目不忘的。没错,那的确是他祖父的笔记。他心里明白,即使自己的爷爷将自己送给别人,那也是为了救自已一命。所以,他不会怪他。他觉得自己时隔多年以后,又看到了亲人那熟悉的笔记,忍不住想要趴在上面,狠狠地嗅一嗅那张旧纸上的墨香,嗅一嗅那亲人的味道。

    “怎么样,这下你信了吗?”老人说道。

    秦明无言以对,“你究竟是谁?”他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老人点点头,脸上的肌肉舒展开露出一个笑脸。显然,秦明的问题,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我吗,”老人说道,“你既认得我,却也不认得我。”

    秦明摇摇头,“什么意思?”

    老人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费口舌,他断然说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要明白,你是我的儿子就够了……”

    “……”,秦明想要再争辩一二,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已经无话可说。

    过了半晌,老人才又说道:“今天还要带你去见一些人。”

    不等秦明开口,他便指着站在一旁的楚平说道:“你带他去看看我们最近新俘获的猎物。”

    楚平答应一声,便领着几名士兵走出大殿。秦明跟在后面,他很好奇,在这个毫无生气的鬼地方,究竟还能逮到什么猎物!

    出了大殿,楚平领着士兵远远的走在前面,秦明眼看着被甩到了后面,他赶紧加快脚步赶上去,跟在他们身后喊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楚平突然停下脚步,站在那里,回转身看着他,他的眼睛里,黑色眼珠仿佛透出一种悠远的亮光,秦明看着他的眼神,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意味。

    “听着,不要以为主人说你是他的儿子,你就可以在这里肆意妄为,这里根本不属于你。”

    楚平的眉头紧皱,说话的语调显得有些怒意。但是,秦明却觉得他的话语里似乎含有更为重要的意味。他觉得自己应该属于青山市,属于那里的东鲁大学。他只不过是那里的一名普通历史教师,却在无意中,仿佛从睡梦中醒来,自己就来到了这么个奇怪的、远离人烟的地方。也许,他在想,说不定我现在还在自己的床上做着这个奇怪的梦呢……

    他们来到一个看守严密的地方,那里看上去有些漆黑灰暗,只在大门两旁墙体的壁龛里摆放着巨大的光球发出绿莹莹的亮光。

    两名士兵走上前,推开沉重的石门。众人朝里望去,里面黑魆魆的,黑暗中隐约散发出绿莹莹的光线。秦明突然感到自己浑身的皮肤像是被无数的蚊虫叮咬一般,痒痒的。

    “进去吧,”楚平站在一旁对他说道。

    秦明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笑着望着自己。秦明突然想到了鲁悦,他咬了咬牙,心想,“如果不进去,就被他给看贬了。”

    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最终壮起胆子,大踏步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只听见四周墙壁上传来“咚咚”的脚步声,那是他踏在石板上发出的回音。

    楚平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看他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宫殿,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这才命令道:“关闭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