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回 火星之战

    更新时间:2018-08-24 20:13:38本章字数:7309字

    二十四世纪,并没有像人们预想地那样,机器人代替了人类成为了世界的主宰者。其原因就是人类有机器人不可代替的两件东西——思维和感情。计算机可以给出最优化的方案,但这只是模拟测试了上亿种方案后给出的一个收益最大方案,并不是通过自己的思考的出来的。直到20年前,科学家马纳斯坦在计算机的帮助下给出了标准逻辑,这项研究轰动世界,之后产生的演绎推理系统,更是运用到了警察破案、企业方案甚至很多人的日常生活中。马纳斯坦因此获得了24世纪最伟大哲学家的称号。然而之前李德清制造的事件,使得标准逻辑的理论被完全否定了,因为人类有能力违反标准逻辑行事。

    失去了标准逻辑的引导,新世纪战争的方式仍然是人控制机甲战斗为主,因此“人机合一”一直是部队所追求的精神境界。

    火星是防卫地球的第一道防线,早在几年前火星上已经建成了各种基础和防御设施,因此在这基础上加强防御并不是很难。造好的战甲由易剑仙等人发往火星,由于传送门需要冷却,发完最后一批战甲后,易剑仙等人也暂住火星。

    火星基地居住区就在工作区的下面,易剑仙等人的房间正好是机场的下方。一大早,号角吹响,祝湘江和石径斜便起床跟着大部队去训练了;而易剑仙、华政、左正权和金大壮四人仍然留在寝室。

    “5点训练,早饭要7点,他们可真辛苦。”左正权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左右手边空着的床位说道。

    “必须的,有时候战争的胜负就在丝毫之间,你多训练1秒钟,可能就是胜利。”华政说道。

    “我有个主意,他们都开始实战训练了,我们要不要去玩玩模拟飞行器。”金大壮提议道。

    易剑仙慢慢地点点头:“可以呀,不过不知道允不允许,万一犯错误了,现在是战时紧急状态,被枪毙都是有可能的。”

    “不会的,大不了我们就说‘我们也想为星际大战效力’呗。”华政说道,“说得不好听一点,老祝他们如果倒下了,我们这些‘瘦弱’一点的男的都得上;我们倒下了,女的都得上;女的倒下了,老人小孩也得上!”

    于是四人来到了模拟飞行训练场。训练场在居住区的东边,这里摆满了各种大型的胶囊状机械。四个人分别选了A1-A4号机器,进入VR视角,开始训练。易剑仙在A4号机器中,第一场训练是最基础的战甲驾驶训练,易剑仙感觉自己穿着机甲,快速在地上跑动。第一关是射击训练,易剑仙快速抬起激光枪,在电脑的帮助下瞄准目标射击。连续三枪,易剑仙虽然都打中目标,但是反应速度却比标准低0.2秒,最终只得了个C-,直接被淘汰,根本无法进入下一个单元的练习。

    易剑仙也懒得重来,直接开始第二场——飞行器驾驶训练。第一关是战斗机地面起飞,看过视频教学后,易剑仙推动驾驶杆,把战机开到了起飞跑道上。“叮叮叮”右上角的得分提示上连亮三盏绿灯,表明易剑仙操作正确,速度良好,停放位置也合格。“可以起飞”屏幕上显示四个大字。易剑仙向前推动操纵杆,战斗机快速加速起飞,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易剑仙居然以满分S+过关。第二关是降落,易剑仙操纵飞机调了个头,按照标准操作,成功降落,同样是S+过关。同样,接着的太空飞行、准时空飞行等训练,易剑仙仿佛是如鱼得水,操作自如,统统以最高分过关。

    等到易剑仙从胶囊里出来,已经快中午了。“给,早餐?还是午餐?”金大壮递过一个饭团笑道,“你是飞行训练打到哪关了?战甲训练我全通关也就一小时。”

    “你这倒是猜对了。”易剑仙说道,“准时空飞行非常耗时间。”

    “你都通过准时空飞行了?”石径斜突然从旁边的胶囊钻了出来,“你帮我把飞行训练通关了吧,这样我也好和其他人一起进行实战训练了。”

    易剑仙盯着突然出现的石径斜看了很久:“这不可能,胶囊里有身份识别,我怎么可能帮得了你?”

    “你让华政攻破一下系统不就完了?”石径斜说道。

    “这不行的,现在是战时紧急状态,乱来要被枪毙的。”华政摆摆手严肃地说道。

    易剑仙也点点头:“是啊,就算我们帮你通过了,你上了战场万一出事,谁负责?这也是为你好。”

    “大家都是朋友,就帮个忙呗。”石径斜挤出笑容说道,“打仗出事死的是我又不是你们。”

    易剑仙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蝴蝶效应’你知道的吧,可能因为你的小小失误,整个战斗都会失败呢。”

    “算我是求你们了,我也是想为这场战争出分力。”石径斜双手抱拳做了个祈求的动作,“我对飞机一窍不通,我保证我将来也不会去开飞机。”

    “宇宙大战你不会开飞机,这怎么行?”华政也是坚决反对,“你别说了,再这样我们之间报告军事检查部了。”

    “我给你们钱总行吧?你们开个价。”石径斜说着拍了拍口袋。

    “200块?”左正权呆呆地说道。

    “不行,不是钱的问题,第一是人类安危,第二是你我的生死,第三是公平和正义,无论出于哪一点我都不能帮你。”易剑仙斩钉截铁地说道,接着准备离开。

    石径斜快速跑到易剑仙身前,继续乞求:“我就是个傻子,对飞行一窍不通,你就帮帮我,过了基础关就行,我保证我上战场杀10个敌人,把本赚回来。这样,中午我请你吃饭,我们好好聊聊。”

    易剑仙摇摇头:“对不起,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说完快步离开。

    大家不欢而散,石径斜本来还想再求,但是易剑仙等人不久便安排回地球去了。

    ……

    仙界神镜中的世界,独孤飞雪已经昏迷一周了。圣女殿里尤其是圣医院忙得是焦头烂额,自从独孤飞雪来到圣女殿,很多病人经过了独孤飞雪的特殊治疗,虽然效果很好,但现在后续治疗却无法进行,让其他的医生很是为难,只能按独孤飞雪的嘱咐勉强操作。

    这天圣女殿外六个大汉抬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圣女殿下,请救救我们母亲!”为首的大哥进门就开始磕头,其他五人也是痛哭流涕,守卫见状立即去向白露报告。不一会儿,白露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门口。

    “带到圣医院去吧。”白露看着担架上的老太太浑身是血,也没什么自己能帮上忙的。

    六个大汉于是把老太太抬去了圣医院。圣医院的医生们一看,老太太身中六刀,伤口不停地还在流血,都傻眼了。年长的经验丰富的医生郝琦试着把了把脉,老太太脉搏都已经停止了。

    “恕我直言,你们母亲都死了至少三个多小时了。”郝琦无奈地摇摇头。

    六兄弟一听,纷纷跪倒在地拼命磕头。“医生啊,救救我们母亲吧,她刚才十分钟前还开口说话了。”

    “难道是被人操控了尸体吗?”郝琦一下子就想到了狐仙诅咒,话音未落,郝琦感到背后一痛,回头发现自己已经被身边的护士捅了一刀。

    “你知道地太多了。”护士和六兄弟异口同声地说道。接着浑身是血的老太太突然站起来,跳了个舞又倒了下去。

    郝琦瞪大了眼睛,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倒在了血泊之中。房梁上,一个黑影快速离开了圣医院。圣医院宿舍,一个护士推开了独孤飞雪房间的门。独孤飞雪仍然在沉睡之中,护士看了独孤飞雪几眼,试着叫唤了几声,见独孤飞雪没有反应,只得离去。

    另一边,圣选院里,白云飞和圣女殿卫队长方光明正看着白承熙和花秋月等人做操。“他们今天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做操,还这么整齐的?”白云飞很是纳闷地说道。

    “哼,自从圣女竞选后就有些不对劲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方光明似乎看出了什么,“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着看了看时间,离开了圣选院。

    白云飞还在思考并没有注意到方光明的离去:“说起圣女竞选,飞雪已经昏迷好几天了。这样下去师父的后续治疗也是个问题。”百里无尘在独孤飞雪的治疗下,脱离了生命危险,正逢花立春新任皇帝,百里无尘被调往了历州任市长,顺带养伤。

    白云飞回过神,正想往圣医院去,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了下来。“请圣骑士候选人不要离开圣选院。”卫兵说道。

    “可我的职责是保护下一任圣女,我必须去看看。”白云飞认真地说道。

    卫兵摇摇头:“这是规矩,在上任前圣骑士不能离开圣选院。”

    白云飞无奈,看样子又只能晚上偷偷溜出去了。

    夜晚,白云飞换上一身黑衣偷偷地遛入了独孤飞雪的房间,房间里独孤飞雪躺在床上,只发出微弱的呼吸声。白云飞上前摸了摸独孤飞雪的手,独孤飞雪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凉,只是不再向外散发寒气。

    “飞雪……”白云飞摇了摇独孤飞雪的手臂,轻声呼唤着。然而独孤飞雪没有一点反应。白云飞无奈放下独孤飞雪的手,独孤飞雪的手中滚出一个小纸团。白云飞打开一看,纸团里写着“神医走四海,瑞雪兆丰年”十个字。

    “是对联吗?”白云飞思考着,“神医对瑞雪,四海对丰年,都是平仄相对,可是走和兆都是仄声。按飞雪的性格不可能这两字对不上。走……兆……”白云飞来回走了几步,突然恍然大悟:“走兆合在一起不就是逃吗?原来飞雪是叫我们逃走呀!看来真的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事。”白云飞看了看床上躺着的独孤飞雪,没有多想就翻窗跳了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白云飞于是就去找白承熙和花秋月商量。

    “飞雪叫我们逃跑?”白承熙一如既往地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不是好好的吗?”

    “哪里都好好的?”花秋月摇摇头,“如果一切都好好的,飞雪怎么可能一直昏迷不醒?就算是假装的。她一定发现了什么。”

    白云飞表示同意花秋月的看法:“白天,方光明也叫我不要相信任何人,莫非他也发现了什么。”

    “你不明白‘任何人’的意思吗?”白承熙说道,“这就说明飞雪的话不能相信。”

    花秋月又摇头说道:“不,问题不在飞雪,在我们。我们都能被狐仙诅咒操控,我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是被操控的。就像白天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跳同一个舞,方光明告诉我们最好跟着跳,想必其他人应该是被控制了。”

    “怪不得,别人都是跳舞,你们像是在做操,这么机械。”白云飞皱着眉头,抬手在空中乱挥了两下,又放下了,“可是我要是不相信你们,我又去相信谁?我一个人逃出去,又有谁去救你们,救飞雪?”

    大家都沉默了,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

    雪国的西北方向,也就是天荡山的北面,也有一个庞大的国家——林国。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由于四处都是大片大片的森林而得名。林国的主要居民都是龙族和狐仙。狐仙有两个种族,一个是拥有银色头发的银狐族也就是独孤氏族,他们几乎和普通人长得差不多;而另一个种族是红狐族。林国的狐仙就是红狐族,他们有着红色的毛发,耳朵都长在头顶上,而且有着毛茸茸的尾巴,甚是可爱。

    林国的皇帝是吕一师,他是龙族,体格魁梧高大,年纪却不大,才30岁。林国的皇后是红狐族狐仙林环玉,她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年纪只有23岁。吕一师和林环玉恩爱有加,是林国的模范夫妇。只是林环玉多愁善感,遇到些小事都能哭上好几天,若是身边的亲人朋友安慰几句,她就更觉得对不起亲人朋友,更加伤心。因此,林环玉的身体一直不好,甚至是朝不保夕。

    这天,林国宰相王良兴冲冲地跑进吕一师的书房,对吕一师说:“皇上,根据可靠消息,天荡山南面的雪国有一神奇的宝贝叫‘秋月之心’据说可以抑制感情,我想必定对皇后有好处。”

    “真有此事?”吕一师眼睛一亮。

    王良认真地点点头说道:“我们在雪国的眼线得到的消息,花千秋的日记中确有记载。”

    “那秋月之心在哪?”吕一师问道。

    “据记载就在画仙湖的冰龙手中。”王良回答。

    吕一师决定亲自去寻找秋月之心,于是把政事都交给王良,独自前往了天荡山。

    ……

    火星附近,来自天狼星的舰队正在逼近,地球军队正在紧急布置太空地雷。易剑仙等人由于是后勤人员,被安排执行此项任务。布雷战舰在易剑仙驾驶下到达了指定区域华政操纵电脑精确地在太空中释放地雷。

    “这些地雷这么亮,敌人岂不是很容易探测到?”金大壮看着在阳光照射下闪发光的地雷,十分担忧地说道。

    左正权一挥手说道:“可以用吸光器把地雷的光吸走。”

    “吸光器?”金大壮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们利用手电筒可以照亮物体”左正权解释说道,“吸光器和手电筒远离正好相反,把物体照成黑的。”

    “可是雷达不是还能探测到吗?”金大壮又问。

    “当然设计成吸收所有电磁波啊!”华政说道,“我马上报告指挥部。”

    易剑仙慢慢地摇摇头:“我们何必这么麻烦,这里是太空,其实只需布置一个陨石阵就行了,敌人想通过,必须打掉陨石阵,必然会耗损能量,我们再乘机一举击破敌军不就行了?”

    “听指挥吧,这种事不用我们操心。”华政说道,“指挥部同意我们安装吸光器,我马上启动3D打印机。正权,你设计一下吸光器。”左正权点点头,打开电脑开始建模。

    “这样岂不是要比原来预计时间晚至少一天?”易剑仙有些担忧。

    “领导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总没错。”华政说道,“不然就算我们立功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飞船继续行驶在太空中执行任务,忽然雷达屏幕中闪过一丝波动,但很快消失了。

    “我感觉好像旁边有个飞船。”易剑仙指着雷达,“你们看,这些地方波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有点扭曲。”

    “是信号干扰吧,毕竟火星上这么多电磁设备。”金大壮满不在乎。

    “这次剑仙说的是对的。”华政也很严肃,“刚才闪过那个波纹像是飞船。”说完打开了雷达波的截图。

    “尼玛,我们舰上没有攻击武器啊!”左正权说道。

    “小声点。”华政做了手势,“万一被敌人听见了就完蛋了。我们赶紧设计个武器。”

    易剑仙控制飞船加快了行进速度,左正权制作了一门激光炮。但是雷达波纹十分微弱,根本分不清阴影的敌舰在哪。

    “我怀疑这些都是飞船。”易剑仙把雷达信号做了个模拟,大家这才发现飞船已被10搜敌舰包围了。

    “我勒个去!”左正权差点吓尿了。

    “我忍不住吐槽,第一场战争让我们后勤碰上了。”金大壮也惊呆了。

    “见鬼!”华政拍了拍控制台说道,“和指挥部信号被切断了,呼叫不了援军,而且布雷地图发不出去。”

    “先别急,他们好像不想杀我们,不然早动手了。”易剑仙说道,“可是他们也不发话,究竟想干什么?”

    “看我的。”华政控制布雷系统,将一个地雷扔向飞船正上方的敌舰。雷达波纹微弱变化,敌军巧妙地闪避了这颗地雷。忽然所有敌军都现形出来,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

    “显然我们有一条逃跑路径,但是那里布满了我们自己的地雷。”左正权耸耸肩。

    “我们开传送门跑吧,飞船不要了。”华政皱着眉头。

    “这样就把我们的高端技术暴露给对方了,不如这样。”易剑仙关闭了整个飞船上可以不使用的电力,开起了大功率屏蔽仪,一个光罩覆盖了整个飞船,飞船瞬间消失在了敌军面前。

    “只有三小时电力。”易剑仙驾驶飞船快速往地雷阵中去了,“到时候我们就躲在地雷阵间隙中等待救援。”飞船无视一切钻入了地雷阵中。

    “搞毛线,躲在地雷阵里敌人万一触发了地雷我们不就完蛋了?”金大壮不解。

    易剑仙摇摇头:“按照布雷轨迹,任何一个地雷爆炸,碎片会很高概率砸到他们飞船,他们不会轻易攻击的。”

    “的确,太空中一个小型碎片都是致命的。”华政说道,“看他们的飞船体型不大,还带隐身,应该没有装备护盾系统。”

    飞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易剑仙把飞船停在了地雷阵空隙的轨道上,大家静静地观察敌人的动静。

    由于布雷舰的失踪敌人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很长时间没有行动,接着撤离到了地雷阵外侧轨道。等到发现布雷舰的踪迹,敌舰又开始慢慢靠近,停在了雷区的边缘。

    “目前电力只够传送门运行一秒,我们只能有一个人回去报信。”华政看着飞船显示的数据说道。

    左正权站了出来:“我去吧,我一定把援军带来。”

    大家表示同意,于是华政准备打开传送门。

    “传送门只能开一秒,注意听我指令,三二一跑,你就跑进去。”华政说道,“预备——三、二、一、跑!”说着华政按下了启动按钮,左正权快速穿过传送门,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剩下三人值得默默等待着,但是敌军也不是吃素的,十架敌舰迅速撤离雷区的攻击范围,接着使用激光,进行试探性攻击。由于吸光器的存在,激光进入雷区后完全消失了。敌舰接着发射了导弹,导弹击中了一颗地雷,随着爆炸的火光也无效了。

    “果然躲在雷区中间还是挺安全的。”金大壮长长松了口气。

    易剑仙摇摇头:“现在问题是救援部队也难进来。我感觉我们得利用3D打印机里的能量再跑出去。”

    “先等一下,这条路径正好没有地雷,可以用激光炮发动反击。”金大壮操纵激光炮的方向,正要按下攻击。华政立马阻止了。

    “你是不是傻?”华政说道,“他们激光炮打不进来,我们能打出去?”

    易剑仙上前把激光炮又调整到了另一个位置:“而且你调整激光炮的位置很容易给敌人提示雷区的空挡。”

    “既然光透不出去,那么敌人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位置的?”金大壮问道。

    “因为重力场,虽然地雷的质量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一艘飞船的质量可以轻松探测到。”华政说道,“我们这显示屏上也是重力场的探测图。”

    正说着,一架敌舰上突然伸出一个奇怪的炮管,火光闪过,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射了出来。

    “遭了,是无视重力的直射导弹。”易剑仙大惊。

    话音未落,只感觉布雷舰猛地震动了一下,接着飞船警报想起。

    华政一拍桌子,说道:“后方3D材料库被击中了!”

    “轰!轰!嘭!”各种爆炸声传来,飞船控制室里很快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快去逃生舰。”金大壮立即打开控制室的大门,只见一股浓烟呼呼地向控制室里蹿。金大壮没办法只得马上把门关上了。

    “带上防毒面具。”华政打开了救生箱。大家全部武装,再次打开控制室的门小心翼翼地往逃生舰的方向去了。

    “轰”!又是一次爆炸,过道里一股热浪袭来,浓浓的烟雾让人看不清路。

    “好热!”隔着面罩,金大壮的声音都模糊不清。

    “坚持住,还有50米就到了。”易剑仙拍了拍墙上的安全标识。

    “嘭”!随着前面不远处墙体炸裂,走在最前面的金大壮也被气浪冲了回来。

    “可恶,重力系统也坏了吗?”金大壮往后飘了一段,“前面还有路吗?”

    易剑仙向前扔过去一个胶囊,“噗”一声胶囊炸开,一股寒气从胶囊中散发开来,火势减退不少。前面,通道整个都被炸断了,有很大一段空隙,空隙周围还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速度快一点,直接飘过去。”华政说着,启动了宇航服上的喷射器,直接通过了断口到达了另一端。易剑仙跟着飞了过去。

    金大壮调整好姿势,启动喷射器,正在通过断口之时,“轰”地一下,右侧又发生一次爆炸,金大壮瞬间消失在了断口之中。与此同时,易剑仙和华政也被气浪冲飞,直接撞到了逃生舰的门口。

    “大壮!”华政大声呼喊,拿出生命探测仪,想要回断口方向,可是强烈的火势让人寸步难行。

    “有反应吗?”易剑仙也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

    华政摇摇头,生命探测仪上并没显示飞船上存在第三个生命。火势不断加大,两人只得登上逃生舰,离开了布雷舰。

    易剑仙小心翼翼地将逃生舰使离雷区,由于逃生舰能源很少,最终只能回到火星附近的最外侧轨道,等待救援。

    一天后,援军抵达,易剑仙和华政最终获救。由于失去了一个伙伴,易剑仙、华政和左正权被送回了地球。

    “战争,总会死人的吧。”左正权摇摇头说道。

    “历史会记着大壮,他是星际大战的第一位牺牲者。”易剑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