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回 龙VS龙?VS龙

    更新时间:2018-08-25 22:21:14本章字数:7577字

    话说吕一师翻过天荡山,来到了历州城。

    历州是个商业发达的城市,历州主商业区在历州中心的主街——南北大街上。即使是下雨天,青色的石砖路上,人群依旧熙熙攘攘。路边有琳琅满目的玉器珠宝,有各式各样的日用品,还时不时飘来一阵阵臭豆腐的香味。晶莹剔透的雨滴打在人们的雨伞上,弹飞出去,形成一道美丽的弧线,就好像画出了一道流逝的时间线。吕一师回想起自己和妻子在一起玩雨滴的快乐时光,不自觉地用手去接雨。

    “你这个庸医!我不想再见到你!”突然一个声音从路边的窗户里传来,打破了这没好的意境。吕一师回过神,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人断臂的人单手抱着个包裹,从屋里跑出来了,气冲冲地走了。

    “你不截肢命都保不住,我好不容易才救活你的。”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和眼镜的姑娘跟着追来,不开心地说道。

    “姑娘,看来你医术不行啊。”吕一师上前笑了笑说道。

    姑娘摇摇头:“治病要有创意,他的手臂里长满了寄生虫,都开始腐烂了,那不干脆切了得了,省的到时候寄生虫长满全身,死得很惨。”

    吕一师微笑着点点头:“有意思,你这明明是简单处理了,为啥是创意呢?”吕一师看向了屋里,病房里躺着几个全身是绷带的病人,甚至连男女都分不清。

    姑娘叹了口气:“本来我想给他把一个刚去世病人的手臂换给他,结果他不愿意,还说是晦气。你说人都活过来了,还讲什么晦气不晦气。”

    “果然有创意,与其泡药浴,杀死寄生虫,等手臂慢慢恢复,不如直接换一条手臂。”吕一师点点头,“看来里面这些全身绷带的人,也是一种创意?”

    “你觉得呢?”姑娘似乎是邀请吕一师进入。

    回到屋里,姑娘摘下口罩和帽子,姑娘有一头美丽的蓝色头发,眼睛十分明亮美丽,只是烧伤的脸颊扭曲异常,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

    “我有那么好看么?”姑娘瞪了发呆的吕一师一眼,“还是看看这个病人吧,他全身所有皮肤都严重烧伤了,基本都成黑炭了。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吕一师慢慢靠近病床,床上的病人似乎看见来了人,唯一露出的眼睛缓缓流出泪水,似乎想诉说什么。

    “这么严重……”吕一师有些为难,“能活着就是奇迹,别说治疗了。”

    “所以说,弄死了算了,活着也是受罪。”姑娘说道,“可是他家人不同意。我只能给他移植一个刚死的人的皮肤,这前半个月会很痛,皮肤一旦活了,后三个月会奇痒无比,但愿他能熬过去。”

    吕一师摇摇头,又点点头:“真不可思议,换皮手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敢问神医姑娘贵姓?”

    “我……”姑娘欲言又止,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道,“我叫梦蝶。”

    ……

    冰城中一切“似乎”是恢复了正常,独孤飞雪醒了过来,白云飞也没有离开圣女殿。只是大部分人每天都做着些古怪的动作。

    这天圣女殿门口来了一人,门口两个卫兵同时伸出手,将人拦了下来。“圣女殿,闲人免入。”卫兵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嘿嘿!”石径斜眼睛轱辘一转说道,“大哥,我有个朋友好像在你们圣女殿,我想见见她,麻烦通融通融。”说着拿出一块2321年的贺岁纪念金币塞到了卫兵手上。

    卫兵们眼都瞪大了,从没见过如此优美的宝物。可还没等士兵们看多久,空中传来一声长吼,花立春从天而降,仿佛看到了这里的一切。

    “这位大师,你是从那个世界来的锻造高手?”花立春问道,目光却一直落在纪念币上。

    “额,在大哥面前,不敢当!”石径斜眉开眼笑地说道,“大哥才是高手!”

    士兵很识趣地把纪念币递给了花立春。

    “哈哈哈,大师太谦虚了,我看这些宝石挺精致的。”花立春拿过纪念币,不停地抚摸,“我是这个国家的皇帝,不如大师留在我身边,帮我铸造宝贝,如何?”

    “原来大哥是皇帝陛下呀!”石径斜赶紧跪下磕头,“不瞒陛下,我只是个商人,这些宝贝不是我铸造的。要是陛下喜欢,我这里还有很多。”说着一连掏出来很多硬币,其中最珍贵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唐宋时代的铜钱。

    “哇!”花立春都流出口水来了,把纪念币和铜钱一一收下,“你真是个好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寻宝将军,这是尚方宝剑,以后归你了,只要你定期给我弄些宝贝来,这里你想指挥谁就指挥谁。”

    “好嘞!多谢陛下!我一定尽心竭力,为陛下找到最美丽的宝石。”石径斜欢快地磕了好几个头。

    “阿谀奉承,贼眉鼠脸!”独孤飞雪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石径斜身后,瞪了石径斜一眼。

    花立春有点尴尬,嘻嘻笑道:“飞雪,别这样,自古以来帝皇身边忠臣难得。”

    “你有资格管我吗?”独孤飞雪淡淡地说道。

    “你是不是认识我?”石径斜向独孤飞雪招招手问道。

    独孤飞雪不屑地摇摇头:“谁认识你这种小人?”

    ……

    中午,大家都昏昏欲睡,左正权从躺椅上跳了起来:“石径斜怎么去了仙境世界?”

    易剑仙和华政都突然被吓醒,瞪着左正权。

    左正权有点不好意思,压低声音慢慢说道:“我刚才梦见石径斜进了圣女殿。”说着把皇宫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

    “额,我说你每次只有做梦才梦见那边的事吗?”易剑仙问道。

    华政倒是严肃地说道:“看来这两个世界的通道不止一处。不过,石径斜这种人到了花立春身边当官,事情可就不好了,我们得去制止他。”

    ……

    吕一师扫视了屋内的一圈,拱手问道:“那你会做换心脏的手术吗?”

    梦蝶点点头:“会啊。”

    吕一师十分高兴:“好好好,接下来就只差‘秋月之心’了,你听说过吗?”

    “花秋月我倒是听过,是我们雪国公主,秋月之心没听过。”梦蝶摇摇头。

    “那真是可惜了,如果我哪天找到了,再来找你吧。”吕一师失望地准备走出门去,又跨了回来,“那秋月之心会不会是一个叫秋月的人的心脏呢?比如是花秋月?”

    “如果是,你是想把那人杀了吗?”梦蝶问道。

    吕一师连忙摆摆手:“不是这样的。我的妻子有一颗多愁善感的心脏,使她经常因为各种小事受到刺激,身体一直很差;我想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她拥有一颗冰冷的心脏,让她和我的妻子交换一下心脏,岂不是两全其美?我的手下告诉我,你们国家有记载存在一颗冰冷的心脏,叫‘秋月之心’,我这才不远万里来想和秋月之心的拥有者商议。”

    “看来你很爱你的妻子,不过要知道秋月之心,似乎那个人的日记会有记载。”梦蝶似乎话里有话。

    ……

    这天,独孤飞雪正在圣女殿的广场练剑,忽然身边一阵风刮过,独孤飞雪转身一挡,“叮”一声,剑刃蹦出火花。然而袭击者却瞬间消失了,白云飞见状跑了过来,环顾四周,还没说话,独孤飞雪突然朝着一个方向快速追了上去。

    独孤飞雪快速跳起,空中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独孤飞雪和袭击者交战十几个回合,袭击者不敌,再次逃跑,消失在了空中。独孤飞雪化作一到白光追到圣女住所的围墙外,却失去了袭击者的身影。

    “诶,你等等。”石径斜正巧路过追了过来,“我知道你是谁。”

    “你也看见了谁?”独孤飞雪并不是很理解石径斜。

    石径斜握住了独孤飞雪的手,说道:“你是左正权梦里的女孩,不,你就是左正权吧!你们是一个人!”

    “你在说什么?”独孤飞雪急着找袭击者,一把甩开了石径斜,“都怪你,那个风一样的刺客跑了。”

    “你一定是喜欢我的。”石径斜把独孤飞雪按在墙上,一口吻了下去。

    独孤飞雪身上爆发出强烈的寒气,将石径斜击飞:“你干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强大的气场把树上一群白鸽和喜鹊都吓得朝空中四散而逃。

    与此同时,花立春从空中飞过来,几个卫士把石径斜团团围住。

    “竟敢动我的女人,把石径斜压下去,处以宫刑!”花立春下令。

    “皇上大哥饶命,我是认错人了。”石径斜大声求饶,“我还有很多珠宝要送给皇上大哥。”但是花立春并没有做出反应,卫兵把石径斜拖走了。

    “谁是你的女人?”独孤飞雪头也不回地回自己宫殿去了。

    吕一师靠在城墙的转角边送了口气,说道:“看来这个独孤飞雪挺难对付的。环玉,我一定把秋月之心带回来。”

    “呵呵,不过我们不应该先去找资料证明一下我的猜测么?”梦蝶说道。

    “是我着急了。”吕一师点点头,“那我们下一步怎么行动?”

    夜幕降临,两个黑影出现在了皇宫中最高的宝塔——镇国神塔的顶上。

    “这里面是在干嘛?”吕一师翻开塔顶的瓦片,里面很多巫师围着中间的柱子在转圈。

    “果然如此,全冰城那么多人被控制,就是受到这里发出的电波。”梦蝶点点说道。

    “原来你另有目的的。”吕一师看了一眼梦蝶。

    梦蝶严肃地说道:“小声点,我是顺便寻找控制台的,记载秋月之心的《花千秋日记》可能就在这里。因为日记中含有花千秋遗留的气息,没有这个气息,这么大的控制台是发动不了的。”

    “千秋古龙真的死了?”吕一师有些不敢相信,“当年我父亲就是被千秋古龙杀死的。谁有这么大能力杀死千秋古龙?”

    “他儿子花立春。”梦蝶说道,“以后再跟你解释。”说完梦蝶倒挂在镇国神塔顶楼的窗前,探头查看。巫师们不停地念着咒语,没有注意到窗外的人。梦蝶迅速翻入屋内躲在了房梁之上,吕一师也跟了进来。

    这座塔一共7层顶楼通往下层的楼梯在房间的东侧,两人从房梁上慢慢穿过房间。忽然,梦蝶从房梁上掉了下去,落在了一个巫师身后,又突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吸回了房梁上。

    “吓我一跳,你干嘛?”吕一师小声说道。

    梦蝶晃了晃手中偷来的玉笛,不好意思地说道:“职业病,不好意思。”

    两人继续来到楼梯边,楼梯上有卫兵把守,梦蝶和吕一师也没有办法前进。“我去打晕他。”吕一师跳下去,在卫兵脖子上打了一下,卫兵一下子瘫软在吕一师怀中。梦蝶指尖寒意流动,士兵全身被透明的冰块包住,站立在原地。吕一师松开手,下楼去了,梦蝶也跟了上来。

    剩余六楼同样是一群巫师围着根柱子在转圈,两人避开巫师和守卫,好不容易来到了底楼,底楼的中央是一本巨大的日记本,一束彩色的光芒从日记本上发出照向了天花板中央的圆洞中。

    “那就是花立春的日记。”梦蝶指着巨大的日记本说道,“不过这么多守卫把守,我们得想办法看到它的内容。”

    “可是这么大的日记本,这么多内容,找起来也累啊。”吕一师皱了皱眉。

    梦蝶递给吕一师一个望远镜,轻声说道:“你就看20年前,花春秋进攻画仙湖那天的日记,其中应该有和花秋月和秋月之心有关的内容。”说着控制重力,慢慢翻动日记。旁边的守卫并没有发现。

    “原来是这样。”吕一师边看边说,“日记上说花秋月和独孤飞雪其中有一个人是冰龙和银狐族的女儿,为了抑制种族之间相斥的基因,她们之一的心脏被替换成了秋月之心。那么实际上独孤飞雪才是冰龙的女儿,她的心脏就是那颗我要找的秋月之心。”

    “好,看好了,那么我们走了!”梦蝶指尖飞出一个火球点燃了日记本,吕一师化身成一只龙冲破窗户,载着梦蝶一起飞走了。

    “有刺客!”镇国神塔中乱做一团,但是没有谁能拦得住已经远去的吕一师和梦蝶。

    ……

    头疼,浑身无力……独孤飞雪醒来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你醒了。”吕一师面无表情,“虽然对不起你,但是我别无选择。”说完拿着匕首朝着独孤飞雪走来。

    独孤飞雪感觉浑身无力,想要说话都说不出口,只能眼睁睁看着吕一师靠近。吕一师直接用匕首刺向独孤飞雪胸口,独孤飞雪强行催动体内寒冰力量。吕一师感觉到寒冷无比,但为时已晚,被包裹在了寒冰之中,动弹不得。

    “炸裂术是这么施展的来着?”独孤飞雪想着,尝试施法,吕一师瞬间炸裂成了碎片。吕一师的结界空间破裂了。

    “飞雪,你真厉害!”白云飞终于进入了结界。两人相拥在一起,庆幸没有出什么大事。

    ……

    “皇上,镇国神塔着火了,全烧没了!”一个守卫冲进花立春的寝宫。

    “怎么是你?”独孤飞雪被吵醒,看着身边的花立春,简直不敢相信。

    “哦,刚才白云飞对你图谋不轨,你把他杀了,然后一直跟我在一起呀!”花立春假装无辜的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独孤飞雪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跳下床,穿上衣服,飞快地向门外跑去。走过之处,进来禀报的士兵已经人头落地。

    ……

    “冰龙吃人啦!”恐怖笼罩在皇宫中。独孤飞雪化身成一只巨大的浑身透明的龙,在皇宫中肆意杀人、破坏建筑。

    “我的镇国神塔!”花立春看着自己的控制波发射塔燃烧着熊熊烈火,无奈地跪在地上,“不不,现在应该去阻止飞雪,这样下去,整个冰城都要被她毁了。”

    独孤飞雪发出一声长吼,向皇宫外飞去。整个冰城都遭受着冰球的袭击,现场甚是惨烈。

    花立春立刻发布法令,全国范围内寻找有志之士捉拿独孤飞雪。

    “你自己是龙族干嘛不抓呀!”民众们接到法令都纷纷议论,“我们受苦还要我们自己解决?”

    “有意思。”吕一师在人群中点了点头,朝着独孤飞雪降落的方向追了过去。

    独孤飞雪变回了原型,静静地趴在雪地里,睡着了。吕一师悄悄地摸过去,掏出了匕首。

    “叮”吕一师的右手连同匕首被冻了起来。独孤飞雪睁开眼跳了起来,接着施展炸裂术。随着“嘭”!一声,吕一师发出惨叫,回过神才发现独孤飞雪炸裂的只是一座冰墙。

    “你们是谁?”独孤飞雪看着突然出现的梦蝶。

    梦蝶摘下了眼镜撕去了脸上的“伤疤”,梦蝶的真实长相居然和独孤飞雪长得一模一样!

    “你……”独孤飞雪A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或许我应该问你,你是谁?”独孤飞雪B说道,“但是我知道你是谁。”

    “你在说什么?”独孤飞雪A将手变成龙爪一巴掌拍向独孤飞雪B。独孤飞雪B忽然消失在了独孤飞雪A眼前。

    花立春也追寻着强大的龙族气息来到了城外:“这里是什么情况?怎么飞雪还有姐妹?”

    “稍安勿躁。”吕一师拦在花立春面前说道,“不如大家做一个测试。测一测谁是真正的独孤飞雪。”

    “还有这种测试?怎么测?”花立春问道。

    “我来提问,请皇帝和两位圣女回答,根据大家的答案,就能知道哪个独孤飞雪是真的了。”吕一师道。

    “是吗?你说。”花立春将信将疑。

    “好的。”吕一师说道,“第一题,独孤飞雪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治病。”花立春和独孤飞雪A异口同声地说道。

    独孤飞雪B有点害羞地低着头:“我最喜欢潜行,很刺激很好玩。”

    “哈哈哈!”花立春大笑,“真是笑死人了,我看这测试结果已经很明了了。”

    吕一师摇摇头:“不如再听一题,独孤飞雪头发是什么颜色?”

    “很明显银色啊。”花立春指着独孤飞雪A,独孤飞雪A也点点头。

    独孤飞雪B说道:“不对,不对,应该是想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说着把自己头发从蓝色变成了红色。

    “什么鬼?”花立春奇怪地看着独孤飞雪B。

    “看来第三题都不用问了。”吕一师说道,“不过题目告诉你们,独孤飞雪最喜欢吃什么?”

    “额?”花立春有些为难。

    “我什么都吃,没啥喜欢不喜欢的。”独孤飞雪A说道。

    独孤飞雪B摇摇头:“我最喜欢吃胡萝卜,最好是青炒的。很明显,花立春,那个人只是你心中的独孤飞雪,而不是真正的我。当龙族用心去想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假想人。她就是你这生唯一的假想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们打一架,谁赢谁是真的独孤飞雪。”花立春说着站到一边。

    “你心中那个独孤飞雪,天下无敌,你自己都打不过,你让谁打得过?”吕一师摇摇头说道。

    正说着,“独孤飞雪”突然化身成冰龙,朝着独孤飞雪跑去。冰龙嘴中喷出寒气将独孤飞雪封在冰中,仔细一看,冰中空无一人。独孤飞雪已经闪避到一旁,三枚冰针朝着“冰龙的翅膀飞去。冰龙轻轻一掸翅膀,把冰针弹开了。

    “火球术。”独孤飞雪头发变成火红色,抬手,一连串火球快速向冰龙连续飞去。

    “喂喂,独孤飞雪怎么会火球术的?”花立春更加自信了,“我就说她是假的!”

    冰龙却被强大的火力压制着,用翅膀保护着头部一时停止了攻击。

    “千里冰封。”独孤飞雪转眼停止了使用火球,身边气温急剧下降,冰龙瞬间被冰封住,动弹不得。

    “能量守恒不懂吗?”独孤飞雪说道,“我可不会炸裂术。花立春,你自己处理吧。”

    “吼!”冰龙发出一声长吼,震碎了身上的冰,虎视眈眈地盯着独孤飞雪。龙吼震得花立春和吕一师都有点受不了,都后退了几步。

    独孤飞雪快速向旁边闪开,躲过冰龙的一发冰球。

    “完蛋了,这冰龙发疯了!”吕一师连续往后撤了500米。

    只见冰龙飞向空中,追着独孤飞雪吐冰球。独孤飞雪快速躲避,但是渐渐有些体力不支。

    忽然冰龙身上冒出火焰,冰龙发出一声长吼摔在地上。独孤飞雪快速跳到石头后面,只听“轰”一声,冰龙身体发生了爆炸,变回成独孤飞雪的样子,晕倒在地上。花立春和吕一师立刻跳开,大家才幸免于难。

    “花立春,那个独孤飞雪连控制自己的能量都不会,你还认为是真的吗?”独孤飞雪从石头后面站起来问道,“不过不管你怎么想,她都已经没了。”

    “哼,算你们厉害赢了。”花立春冷笑,“来人,把这帮人抓起来。”一队士兵立刻把独孤飞雪和吕一师围了起来。

    “所有士兵请撤离!”独孤飞雪命令道。

    士兵们看看花立春又看看独孤飞雪不知该如何行动。

    “呵呵,飞雪,看来我们之间必有一战。”花立春愤怒地看着独孤飞雪。

    “你杀死了白云飞,而且控制了那么多人想来奴役我,我们怎么可能还是朋友?”独孤飞雪问道。

    “那就去死吧!”花立春拔出散发着火焰的长剑,怒视独孤飞雪。

    独孤飞雪身上凝结出一副冰甲,左手出现一个冰盾右手出现一把冰剑。

    “又改变战斗方式了?”花立春心理纳闷,但还是提剑冲了上去。花立春一挥剑,一道火光直奔独孤飞雪而去。独孤飞雪举起盾牌,将火光挡住了。花立春乘机一剑劈了下去,“叮”一声,盾牌上出现一条凹痕,但并没有碎裂。

    “火焰风暴。”花立春的剑尖突然冒出火焰,强大的火势把独孤飞雪的盾牌瞬间融化。接着火焰中蹿出一个火焰龙卷风,把独孤飞雪瞬间甩出好几百米,身上的冰甲都摔碎了。

    独孤飞雪快速站起身跳向空中。花立春一抬头,刚举起剑,便觉得脖子上一疼,一支锋利的发簪贯穿了他的脖子。再看空中的独孤飞雪消失了,正前方,独孤飞雪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花立春说不出话来,捂着脖子,鲜血顺着手臂和嘴角流了下来。

    “你是不是以为我最擅长冰法术?”独孤飞雪问道,“如果白云飞还活着,他会告诉你我擅长暗器。”

    花立春倒在了雪地中,据说那天谁也不知道染红洁白雪地的是朝阳还是花立春的血。

    “果然只要打击掉花立春的信心假想人的实力就下降了。”吕一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假独孤飞雪说道。

    ……

    画仙湖边,吕一师有些无奈地问道:“这是上天给我开的玩笑吗?你能做换心手术,但你又是那个拥有冰冷心脏的人。”

    “如果花立春认为我的心脏就是秋月之心,你也可以把它的心脏带走。” 独孤飞雪指着水面上飘着的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说道,“反正她已经失去灵魂了。”

    两人正说着,忽然天空中降下一道黑色的闪电,独孤飞雪和吕一师快速闪开。但两人还是被闪电溅射出来的能量所伤,感觉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又见面了。”一位画师手中拿着一支毛笔笑呵呵地走近独孤飞雪。

    “你到底是谁?”独孤飞雪咬着牙问道。

    画师从背上取下一把月牙形的诡异大刀,在不远处对着独孤飞雪微笑道。

    “这莫非是四大神器之一的‘追魂刀’?”吕一师有些吃惊。

    “被追魂刀锁定的人必死无疑,哪怕跑到天涯海角,追魂刀也会追到身边索命。”画师用毛笔在追魂刀上刷了几下,“那么再见了,美女。”画师说完将追魂刀随手掷向了独孤飞雪。

    “飞雪,我找到你了。”石径斜不知何时从旁边的树林中窜了出来,毫无意识地挡在了独孤飞雪面前,想要抱上去亲一口。

    “小心……你后面。”独孤飞雪勉强说道。

    石径斜一回头,由于画师扔得力气不大,追魂刀正在慢慢向自己飞来。石径斜试探性地躲开几步,追魂刀也改变方向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了。“什么鬼?”石径斜一下子扎入湖中,快速向湖对岸游去,追魂刀也跟了上去。留下画师一人在原地发呆。

    “我还想问你什么鬼!”画师气急,“算你们走运。”说完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