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回 火星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29 20:51:32本章字数:8435字

    现实世界,天狼星人的舰队在木星上安营扎寨,以疯狂的速度生产出一批又一批的机器人,对火星发动一次次猛烈地进攻。太空雷区很快被攻破,火星被天狼星人团团围住,火星和地球间的信号被阻断了。不久一支地球军样式的军队朝着地球的方向飞来。但是没有人能确定这是自己军队还是天狼星人的军队。地球军方十分头疼,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地下工厂,华政似乎在破解什么密文:“我们好像收到了一段附加的代码。”

    “反正经过上次李德清事件后,我们现在完全能断定,这是天狼人在离间我们和火星军队。”左正权说道,“管他多一段代码,还是少一段代码,这就是天狼星人的幌子。”

    “我看还是有问题。”易剑仙看着显示屏上密密麻麻的数字说道,“如果是没用的消息,没有必要进行六维加密。”

    “厉害,我都被看出是六维加密。”华政点点头,“这下好破解了。”说完快速操作,一段文字出现在了屏幕上:

    各位地球伙伴们,我是天狼星政府军侦查员,我的代号是晴。攻击你们的天狼星人是我们天狼星的八名罪犯,他们摧毁了天狼星的远程太空航行站,逃离了天狼星,企图控制地球。他们只有八人,所以请大家不要害怕退缩,我也会为大家提供及时的帮助。

    “呵呵,八个人把火星围了,这下不用怕了。”左正权说道,“马上把消息发给总部吧。”

    “恐怕没这么简单,我们信号也被敌人屏蔽了。”华政看着电脑上的信号标志说道,“根本发不出去。”

    “那就麻烦了,敌人不知是要搞什么名堂。”易剑仙眉头紧锁。

    “我们想办法去侦查一下,反正我们有工厂,可以造宇宙飞船。”左正权思考着说道。华政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易剑仙却摇摇头:“按正常逻辑是这么想的,但我觉得不如去找找那八个天狼星人到底在哪,不然我怕中了天狼星人的圈套。”

    “不如兵分两路,这样是万全之策。”华政灵光一闪说道。

    曙光号和午夜号两艘小型宇宙飞船飞向了空中,华政带着左正权去侦查飞向地球的舰队,易剑仙则飞向火星寻找敌军的主舰。

    火星附近密密麻麻地围满了敌人的舰艇。通过探测器可以知道,木星的质量少了很多。根据演绎推理系统分析,敌人在木星开采了大量矿藏,制作成了自动战舰。

    “如果我是敌人,我可能还没到火星,先派几个机器人去把火星打了,等火星安全了,再驻扎火星。”易剑仙思考着,“但是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天狼星文明比我们高很多等级,他们又会有什么不符合我们逻辑的行动呢?”随着易剑仙的操作,演绎推理系统给出了一个名字“李德清”。“果然会联系起他。”易剑仙冷笑一下,自言自语道,“他是天狼星人,他们早就潜伏在地球,制造各种祸端。不对。”演绎推理系统显示错误。然而“不符合逻辑行动”和“潜伏地球”两个词条居然匹配率高达99.96%,易剑仙点点头,又有些疑惑:“天狼星人潜伏在地球是没错,但是为什么李德清又和天狼星人无关?这个先不考虑,还是通知华政他们吧。”

    “曙光号,请回答。”易剑仙喊了半天没有回应,“看来敌人的信号屏蔽挺强的,什么电磁信号,量子信号全没有,只留下光传播的频率。诶,光?”易剑仙突发奇想,打开激光炮,进行了小型改造后,向曙光一号发射了几个激光字。

    曙光号上,华政和左正权感觉震动了一下。华政透过玻璃,发现右侧机翼上出现被激光灼烧的痕迹,呈现“速回”两字。

    “看来信号都被屏蔽了,易剑仙还是挺聪明的。”左正权说道,于是曙光号也返航了。

    易剑仙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华政和左正权,两人表示赞同,大家决定潜入地球军队总部查看究竟。另一方面,火星上飞回来的是火星撤回的地球军,大家也放下心来。

    地球军队总部设在美利坚地区华盛顿的军事大楼,这里是300年前美国新建的军事大楼,世界大统一后,地球人民议会设在中华地区的北京市,军事大楼成了世界的军事中心。直接潜入白宫,难度相当大,虽然可以用屏蔽仪进入,但是白宫内探测器众多,任何时候现形都有很大可能被探测器探测到。

    易剑仙等人聚集在军事门口,还在商讨如何进入。军事大楼有100层楼,高400多米,旁边有高大的围墙包围门口守卫着四个持枪的机器人。

    “我觉得,不如像李德清当时的部队一样,变成黑影潜入。”左正权说道,“可是这个原理现在都没人搞得懂。”

    “我觉得吧,穿件万能衣吧,只要没人注意你,一般就没人发现你。”华政建议说。

    “可是可以,但是作为地球最顶级的军事基地,不可能这么轻易潜入。”易剑仙说道,“如果有个什么平行空间可以去躲一躲倒是可以。”

    “想法是好的,但关键还是没有这个技术。”华政摇摇头,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

    “那就用最简单的方法,我去吸引注意,左正权乘机潜入。”易剑仙说道,“华政留在外面入侵系统,保证左正权的安全,并给我指引逃生路线。”

    三人商量好后,决定速战速决。易剑仙换上了速度加强型的万能衣,左正权换上了隐身加强型的万能衣。

    易剑仙靠近了白宫门口,几个机器人似乎发现了异样,迅速围了上来。

    “现在是战时紧急状态,请不要开这种玩笑。”一个机器人对着易剑仙的方向举起了枪口。

    “正权,趁现在,你赶快翻墙进去。上二楼窗户”华政确认所有机器人和探测器的注意力都在易剑仙身上后,指挥说道。

    左正权接着万能衣的助力,轻松翻过围墙,小心翼翼地躲过华政提示的探测器的探测方向,接着靠着墙壁,慢慢爬上了二楼的窗户口。易剑仙倒是反应极快,没等华政指挥,就已拔出激光短刀,在高速万能衣的帮助下,瞬间戳穿了四个守卫机器人的探测器。快速向大门内跑去。

    “警报,有人入侵!”其他探测器监控到了易剑仙的行动,立刻做出反应,“嫌犯在一楼大厅。警报,警报……”

    左正权通过窗户清楚地看到办公室的军官和机器人全都迅速拿起武器,跑出门外,于是打开窗户进入了室内。一楼大厅内,易剑仙则是打开了屏蔽仪,在华政指引下,迅速跑到楼梯口,躲在了楼梯口的下面。“人呢?”一个大肚子的军官四处张望,一群士兵和机器人在易剑仙消失的地点不知所措。

    由于二楼房间没有人,加上华政干扰了探测器,左正权可以肆无忌惮地收集资料,寻找天狼星逃犯的信息。然而这间房间只是个武器研究室,桌子上和抽屉里只是些武器资料,并没有有价值的信息。

    左正权打开房间门,探头观察了一番,走廊上空无一人。“先别出去,还在破解探测器。”华政提醒道,“这里的探测器加密怎么这么复杂?”

    “我来吧。”易剑仙说完快速爬上二楼,瞬间吸引了所有探测器的注意力。一大队士兵和机器人又冲向二楼。易剑仙快速向三楼跑去,左正权得以有机会沿着天花板爬向别的房间。

    易剑仙刚上三楼,一堆人早已围住了三楼的楼梯口。一支支枪瞄准了易剑仙上来的方向。火光交错,一顿射击后,士兵们并没有发现易剑仙的身影,就连机器人也呆在原地,没有行动。

    眨眼间,原来易剑仙快速已经跳上了旁边的楼梯,上了四楼。四楼是个招待大厅,摆满了圆桌和椅子。由于是紧急状态,这里现在空无一人。借着大家没反应过来易剑仙,躲入了靠近楼梯口的桌子下。由于刚才剧烈的运动,易剑仙的万能衣警示灯都亮了,必须冷却1小时才能继续使用。

    “左正权你自己小心了!”华政看到有人进入房间。一个士兵打开房间门,用探测器进行探测。

    左正权立刻停止动作一动也不敢动。由于隐身的加强,左正权在没有移动的情况下完全不能被探测到。

    “警备室没有人。”士兵报告说完关上了门。

    左正权慢慢靠近床边的办公桌,尽量不发出声音。桌子上的文件十分零散,左正权看了几眼全是些值班交接班的时间和人员姓名,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易剑仙倒是在圆桌底下发现了张烧剩下一半的废纸。经过电脑的还原,上面的字恢复了部分,总共有两种笔记。其中一个是:朱副总司令穿的衣服……变超人……。而另一个是:……保密……烧……。

    “变超人,多半是和外星人脱离不了关系。副总司令的办公室在28楼。”华政说道,“左正权去看看,给你指引路线。”华政刚说完,左正权就向着电梯方向去了,立刻阻止道:“爬窗户上去,别坐电梯。”

    “去吧,进电梯后躲电梯的上面。”易剑仙说道,“爬上28楼能把人累死。”

    话音未落,只听外面开始骚动。“抓住她!”“警报!警报!”人和机器人的声音传来。左正权吓得不敢动,一个身影从左正权面前跑过,接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拥了过来朝着身影追去。不知有多少人撞到了左正权,但是都无暇顾及,朝着身影的方向去了。

    左正权惊魂未定,看着大队走远了,才慢慢靠近电梯。

    易剑仙正躲在桌子下休息,忽然桌子底下又钻进来一人。两人对视一眼,易剑仙抢先一步,把激光短剑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这是个穿着军装的美丽女孩,此刻正惊恐地看着易剑仙。与此同时,一队人马从会客厅经过,向楼上跑去。

    “追你的?”易剑仙放下剑,小声说道。

    “是的,但你又是谁?”女孩并没有说话易剑仙却听见了声音。

    “你是外星人?”易剑仙有些惊讶。

    “天狼星离地球多近,你最清楚。”女孩似乎看穿了什么。

    “你会读心术?”易剑仙又想启动激光剑,却被女孩挡住了。

    “读心是相互的,不知道是谁不会控制自己的能力。”女孩的声音又传来。

    易剑仙有些疑惑,但是渐渐感觉自己能看到女孩的过去。

    女孩来自天狼星,名叫连环。八大叛贼逃离天狼星时,毁坏了天狼星的航天系统,来到了地球,却无意把在航天基地参观的女孩一起带到了地球。

    “别看了,有这个能力还不如用在有用的地方。”女孩说道,“你不累吗?”

    易剑仙果然感觉有些吃力,设法停止了自己的心灵感应。“怎么会这样?”易剑仙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还是第一次发现我有这样的能力。”

    “我们先跑出去再说,你可以用你的能力,把外面这些人搞定。”连环说道。

    易剑仙点点头:“我懂了。”说完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一个探测器觉察到了动静,转身飞了过来。易剑仙眼中发出银色的光芒,探测器似乎什么也没看到,直径飞了过去。

    “你挺聪明的。”连锁跟了上来说道,“简单思维物体能直接被你控制,探测器和机器人不用怕了。不过你打算怎么对付人呢?”

    正说着,一个士兵走了过来,易剑仙的目光看向士兵。士兵感觉一阵困意,一不留神居然靠着墙睡着了。

    易剑仙和连环来到楼梯口,又一个士兵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为什么我突然想抬头看看天?”士兵有些疑惑,慢慢抬起头,“脖子真难受。”士兵就这样抬着头,从两人身边走过,并未发现两个人。两人跑过楼梯间,进入了电梯。直奔28楼。

    “你干啥?我好不容易上去了,你们又把电梯按下来了。”左正权从电梯上面跳了下来,“这位又是谁?”

    “没空解释了。”易剑仙说道,“左正权,你先回去吧,我们去找到证据就回去。”

    左正权点点头,小心翼翼地从电梯里出去了,易剑仙和连环抵达了28楼。电梯门打开,这一层光线有点昏暗,两人蹑手蹑脚地走出了电梯。

    “你到底是什么人?宇宙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一个声音传来。

    “告诉你也罢,地球迟早是我们天狼星胜利军的!”另一个声音伴随着,一声枪声响起。易剑仙和连环赶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西装的人倒了下来胸口还在不停流血。

    接着一个似乎是穿着红色衣服带着银色头套的人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赛文奥特曼?”易剑仙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连环拉着往后跑。

    “赛文奥特曼”立刻追了上来,怒吼道:“连环!你站住,果然是你!”

    “朱正方,你会遭报应的!”连环拉着易剑仙躲在转角,怒吼道。

    “呵呵,有些东西你不该看到,就像你不该跟着我们来到地球。”朱正方头顶圆孔放出一束激光击穿了墙体,差一点就集中了连环和易剑仙。透过墙上的洞,易剑仙看了一眼“赛文奥特曼”,朱正方迟疑了一下,追了过来。易剑仙和连环朝着楼梯间跑去。连环已超乎人类能力的速度跑地飞快,往楼下去了。易剑仙跟不上,只在朱正方经过时,用心灵感应干扰了他的思维,让他直径追下楼去了。

    易剑仙的万能衣冷却完毕,易剑仙从窗口爬了出去,严墙壁下滑,追上了连环,说道:“快上来!”说完伸手将连环拉出了窗户。朱正方反应不过来,一直往楼下追去了。

    “这是什么?”士兵们纷纷发现了变身的朱正方,大楼里瞬间混乱了。易剑仙和连环乘机逃离了。

    回到地下工厂,易剑仙觉得十分疲倦,先睡下了。连环和华政、左正权在一起讨论天狼星叛军的情况。

    “这么说,叛军是八个人,确实混在了地球军方的高层?”左正权说道。

    华政摇摇头:“她就是天狼星人,我们怎么相信她说的?”

    “我要杀你们轻而易举,不然为什么跟你说这么多?”连环白了一眼华政说道。

    “你们是有那个能力,但是对付我们全体地球人还是有难度的。”华政认真地分析说道,“不然你们八个人早就占领地球了。”

    “好吧,反正叛军的计划也快完成了,你们不去阻止,我也不管了。”连环耸耸肩说道,“算我倒霉,被无辜带离故土,以后还要成为逃犯。”

    “就算你和叛军不在一边,我们也不能相信你在我们这边。”华政摇摇头说。

    左正权倒是对连环很感兴趣:“华政别这样,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会是敌人呢?连环,不管怎样你跟我们讲讲你们星球的人类真的都能变成奥特曼?”

    “也不是,如果都是这样,我们星球那就天天那就神仙打架了。”连环说道,“只有警察和军队的人拿到变身能源可以变身;但也不排除有些人基因特别强大,自己能变。比如,朱正方。”

    “这么说,8个叛军只有一个人会自己变成超人?”左正权说道。

    连环点点头:“但是你其他七人手上也有变身能源。”

    “也就是说,我们抢一个过来你也能变身。”华政插嘴道。

    “不光是我,谁都可以。”连环补充道。

    ……

    圣女殿,休息了一天的吕一师准备回去了,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龙。

    “你妻子的病,或许我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案了。”独孤飞雪看着变身成龙的吕一师。

    “嗯?请立即告诉我治疗的方法。”吕一师回过头看着独孤飞雪。

    “你尾巴上假想人的印记没有了。”独孤飞雪说道,“或许世界上本没有林环玉这个人。那是你想象而产生的人,和花立春制造的我一样。”独孤飞雪指了指身边已经失去了灵魂的植物人,“如果你认为她病会好,她就会好的。”

    吕一师迟疑了一会儿,最终点点头飞向了空中。

    “抬头。”独孤飞雪尝试用意念控制假的自己,然而假的自己并没有任何反应。“好吧,白救了。”独孤飞雪有些失落,给假的自己脑后插入一根银针,假的独孤飞雪像人偶一样慢慢地向前移动,绕着院子转圈。

    冰城墓园,风雪交加,可视距离不足10米。独孤飞雪将一束鲜花,放在了白云飞的墓前。

    “往事……如烟……”独孤飞雪靠在墓碑上,自言自语。独孤飞雪回想起曾经和白云飞一起生活的日子,默默地低下头。

    “其实很多事情,你都猜错了。雪花飞剑,杀死白毅那招,白雪晴应该不会吧。”独孤飞雪说道,脑海中浮现出隐约的画面,一片比刀还锋利的雪花击穿了白毅的胸膛。

    “花千秋、花秋月、白毅、白雪晴、百里无尘、百里飞雪。”独孤飞雪摇摇头,“我们的命运终究无法调和,也只有你是无辜的。”

    “白毅是你亲手杀的,花千秋也是你设计杀死的,你到底参与了多少事?”花秋月突然从风雪中跳了出来,用剑指着独孤飞雪。

    “每一件事……从我出生起……”独孤飞雪并不紧张,“我出生起就有意识,有记忆,我就知道这些把我养大、对我好的人将来某一天会对我不利。”

    花秋月紧紧盯着独孤飞雪:“所以后来你设局一个个杀了他们?”

    “白毅发现了我的身份,报告了花千秋。”独孤飞雪说道,“花千秋想吃了我。”

    “那么到底谁是我父亲?花千秋、白毅还是百里无尘?”花秋月的手有些发抖。

    “你去历州吧。”独孤飞雪抬头说道。

    花秋月收回了剑:“谢谢!”说完转身离去。

    “不用谢我,他为了救我差点被花千秋杀了,所以我才救了他。”独孤飞雪将另一束花放在了白云飞旁边白露的墓碑上。白露在白云飞死后不久也病世了,有人说她说伤心过度,也有人说她逃不过圣女诅咒。

    ……

    “圣光术……”独孤飞雪拿着手上的《圣光高照》仔细地看着。

    “每位圣女都必须学会圣光术,不然难以服众。”方光明已经成了祭祀长,“马上过年要进行祭天大典,如果不能在祭天大典上召唤圣光,可能会引起全国人民恐慌。”

    独孤飞雪指尖发出一道强光,一闪而过。“我怎么觉得我理解的圣光术的施展法和这书上写的不一样。”独孤飞雪又换了个手势,这次手上没有了光芒。

    “你那个是闪光术。”方光明摇摇头。

    “有啥区别?”独孤飞雪还是不懂。

    方光明解释道:“圣光给人温暖的感觉,一种心灵被照亮的感觉。”

    “嗯,好像是这么回事。”独孤飞雪快速翻阅着书本,“还能能治病、鼓舞人心。”说完天空中落下一束光芒,穿过大殿的屋顶照在了独孤飞雪身上。

    “对了,对了。”方光明点点头,“昨天看记录,历史上学会圣光术最久的圣女用了9个月。这下放心了。”

    “天选圣女,圣光从天而降;地选圣女,圣光拔地而起;人选圣女,圣光指尖环绕。这三种圣光有什么区别吗?”独孤飞雪合上书,无论走到哪里圣光就跟到哪里。

    “这可能得问问老祭祀他们了。”方光明有些为难。

    独孤飞雪抬头看看从天而降的圣光,有些疑惑地说道:“这圣光术怎么终止啊?书上居然没写。我感觉暖暖地,快融化了。”

    “额……”方光明又难住了,这时一群老祭祀,从殿门外走了进来跪倒在了独孤飞雪面前。

    “恭喜天选圣女!雪国必将昌盛!”老祭祀们齐声说道。

    “各位祭祀前辈快起来。”独孤飞雪上前搀扶,“我不是说了以后不用下跪的吗?”

    为首的首席祭祀金玉良起身说道:“雪国历史上只出现过一位天选圣女,就是第一位圣女思年华。如今上天再派天选圣女,我们就算是不用拜,也得拜呀!”

    “变脸变得真快!”独孤飞雪心想,“前两天还说我是狐仙后裔,雪国最大的敌人。”

    ……

    天黑了,圣光依然照耀在独孤飞雪头顶,独孤飞雪都快烦透了。“这怎么办呢?”独孤飞雪看着窗外,远方,五彩缤纷的礼花弹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小鸽子,把写封信送给父亲。”独孤飞雪把一张纸条绑在鸽子的腿上,鸽子转身飞走了。

    雪国某处,黑暗的地下室,八个黑衣人正在紧张地议事。为首的黑衣人腰间系着一根黑色缎带,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手下七人分别系着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腰带,带着对应颜色的面具。

    “师父,倒刺真的来不了了吗?”红色面具的男子问道。

    “她遇到事情不能脱身。”黑色面具的头领说道,“我们原计划不变,我代替倒刺的位置。”

    “哼,我看我们晴空暗影就她倒刺最特殊,她爱参加行动就参加,她不想参加就能走。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她的身份。”橙色缎带的女子有些愤怒。

    头领摇摇头:“这才是刺客的境界,大隐隐于世。如果你们能达到她的境界,估计根本都不会效忠于我了。”

    “师父,我们不敢!”七个手下齐声说道。

    ……

    没过多久,八个黑影翻过圣女殿的围墙,悄悄摸着向圣女塔去了。圣女塔守卫森严,黑色缎带的男子,靠着墙东张西望,寻找破绽。独孤飞雪似乎感觉不对劲,让方光明立刻集结所有守卫。

    “圣女有令,所有人集合!”方光明向圣女塔前的守卫发令。独孤飞雪带着圣光慢慢走来。

    “圣女殿的守卫有漏洞,已经有人潜入了圣女殿。”独孤飞雪说道,“所以我要重新布防。”

    “倒刺的情报果然没错,新任圣女果然非等闲之辈。”刺客首领挥了挥手,“不过我们还是快人一步。”说完带领七个手下进入了圣女塔。

    圣女塔内,七位老祭祀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就被纷纷锁喉,倒地身亡。站在中央的金玉良,吓了一跳,立即挥舞手中的法杖,使出烟雾术,这才逃了出来。

    “烟雾有毒!”为首的头领立刻发出警示。其他几位刺客顿时感到不妙,纷纷退到窗边,跳出窗外,开启飞翼,消失在了血色之中。

    “呵呵,还拥抱圣光呢,圣女身边的祭祀居然用如此歹毒的手段。”紫色缎带的女黑衣人忍不住吐槽道。

    “大事不好了!”金玉良从圣女塔内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直接跪倒在独孤飞雪面前。

    “金长老,出什么事了?”独孤飞雪蹲下身扶住金玉良问道。金玉良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来。独孤飞雪感觉有液体顺着手流了下来,仔细一看竟是鲜红的血液,金玉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谁攻击了他吗?”黑衣人头领问道。手下都摇摇头。头领皱了皱眉头,又说道:“难道又是倒刺?这姑娘究竟还是青出于蓝了。”

    独孤飞雪站起身震惊地后退了几步。倒是方光明反应快,大声喊道:“有刺客!保护圣女!”

    士兵们立刻围了过来,但是却找不到刺客的踪影。

    ……

    第二天,圣女殿会议紧张地进行着,圣女殿新卫队长金光善向所有人阐述了新的布防策略,得到大家的认可。

    “布防问题是解决了。”独孤飞雪站起身,“可是,8位祭祀长老,德高望重,能通晓神灵、预知未来,为什么他们算不到自己会遇刺?”

    “天命如此,或许他们早就知道了。”一位祭祀申辉说道。

    “唉,这种事情太简单了,世上本来就没什么鬼神,更没什么命运,哪有什么预知未来。”身为临时骑士长的白承熙说道。

    “白承熙,你这是在亵渎圣女,更是亵渎神灵!”申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申祭祀请坐下。”独孤飞雪说道,“我认为白骑士长说的也有道理。成功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我们的行为对事件的发展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但同时,命运注定了我们做出什么行为。所以说未来即是可变的,也是注定的,这两者并无矛盾。”

    “天选圣女觉悟果然高,我等实在比不上。”申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所以说祭祀长老们并没有能力预测未来,基本就是在吃空饷。”方光明说道。

    独孤飞雪点点头:“我决定撤销所有祭祀活动,圣女殿所有祭祀转为法师部队;同时,倡议民众相信科学,不要迷信,通过自己力量去创造未来。”

    满座官员都议论纷纷,有些不知所措。方光明站起身:“圣女,万万不可!要天下大乱的!”

    “社会终将进步的,从明天开始,我们开始发展工业,我带你们去看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独孤飞雪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