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回 白骨惊魂

    更新时间:2018-09-09 15:34:05本章字数:7546字

    地下基地,四个人正在研究目前的形式。“照目前情况来看,外太空来的那支部队,基本能确定不是天狼星叛军,应该是第三方势力。”华政在电脑屏幕的地图上圈圈点点,“目前外太空战争的交火还在火星附近,我们的部队在顽强地战斗着。”

    “朱正方的部队。”易剑仙纠正说道。

    “是的,我们目前记忆恢复的地区,只有上海、江苏和浙江地区,所以朱正方可能暂时不会管我们。”华政分析道,“但是第三方势力究竟是谁,他们来地球干什么,为什么朱正方会主动攻击他们,根本无人知晓。”

    “我们现在根本连部队都没有,不管是跟朱正方还是第三方都没法开战。”左正权说道。

    华政点点头:“关键在于我们不知道第三方势力是什么情况。目前只有两种方法,第一,以逸待劳,静观其变,让朱正方和第三方打个一段时间再说;第二,合纵连横,我们先暂时联合朱正方,打败第三方势力,最后再壮大自己,打败朱正方。”

    “我反对第二种方法,朱正方就是个变态,我最了解了。”连环说道,“但是第一种方法,你们的同胞势必会牺牲很大,因为天狼星叛军毕竟只有8人,现在只剩下7人。”

    “打仗不可能没有牺牲,我们可以采取积极防守的态势,在长三角地区建上一道防护墙,可以用这种移动型的多功能防御墙,可以随着地盘的变化自由调节。”易剑仙说道,“与此同时,我们开始着手训练自己的士兵,等到朱正方和第三方交战到一定时候,我想我们也就有一定实力了。”

    “去哪儿训练,谁来训练?”左正权问道。

    易剑仙看了看四周说道:“去镜中仙界吧,我想圣女殿有能力训练。” 

    ……

    天荡山,易剑仙、左正权、华政和连环,正在方光明的带领下,进行长途耐力训练。其他来自地球的志愿军,由其他的将军带领着训练。为了防止镜子内外的世界混乱,进入镜内前,所有志愿军都被蒙上眼睛,直到到了冰城才被取下眼罩。

    “真冷!”左正权裹着厚厚的棉袄,在雪地中,顶着寒风艰难地前行。

    方光明冷笑了一下:“现在是六月,是天荡山算最暖和的时候。冬天那才叫冷,赶紧跟上!”

    “剑仙,我对独孤飞雪了结不是很深,让她在我们的世界看守能放心吗?”华政回头看了眼易剑仙。

    易剑仙点点头:“放心,相信我,只有她能让我们放心。”易剑仙裹了裹衣服,努力坚持向前进。

    “你咋这么肯定,我看你对飞雪挺冷淡的。”左正权追上来说道。

    “有吗?”易剑仙看了左正权一眼,炸了眨眼。

    “有没有你自己还不清楚。”连环转过头来说道。

    方光明回过头,大声吼道:“部队要有部队的纪律,不要聊天!加速前进。”

    ……

    “唔……”一个小孩躲在竹篓中,捂着嘴巴,瑟瑟发抖。眼前一具骷髅正死死地掐住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脖子,中年男子痛苦地挣扎着,想要发声却发不出来。没过多久,男子便七窍流血不再动弹。骷髅把男子扔在地上,划破男子的背部皮肉,伸手把男子的骨架取了出来,自己则钻入了男子的身体。鲜血流了一地,地上的骨架渐渐化作粉末,“男子”伸展了一下筋骨,走出门去。

    ……

    “你小时候总喜欢躲在隔壁刘叔叔家捉迷藏,估计是睡着了,做了个梦吧。”冰城工业街的木工秦江听完儿子秦龙的故事后说道。

    “可我那天鞋底沾到了血,老妈还骂了我。”秦龙指了指地下说道,“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你们怎么还不相信我呢?”

    秦江摇摇头,继续干着手中的活:“你这种思想不对的,人家老刘之前是游手好闲,突然变得勤劳朴实那是好事,你怎么总喜欢跟这牛鬼蛇神扯在一起呢?小时候是你不懂事,长大了怎么还不懂事?”

    “爸,你听我说,那时候我们邻居几个小伙伴,半夜还去看了,那个骷髅每晚都要把刘叔叔的皮脱下来,在上面刷什么药水呢。”秦江说道。

    “别胡闹了,你刘叔这么好个人,你就积点德吧。”秦江不再理秦龙,专心做自己的木工。

    秦龙觉得无趣,便一人出门去找自己的小伙伴去了。“刘叔去城东郊外了。”胖子吴虎用独孤飞雪设计的望远镜在城墙上密切注意着刘叔刘光的行踪。“这个村是……”吴虎调节了一下焦距,“冰家荡,是冰家荡!”

    “冰家荡距这里五公里多呢,这么远还能看这么清楚。”大高个程武拿着地图说道,“圣女殿下设计的这个望远镜真厉害。”

    “别扯这些没用的,刘叔家在冰家荡那边又没什么亲戚,他去那里干什么?”女汉子黄雀问道。

    秦龙一咬牙:“今天我们非去探个究竟,不然那些老头老太一直以为我们乱说。”

    四匹骏马停在了冰家荡的石标前,秦龙坐了个手势,示意大家下马。

    “这里怎么凉飕飕的。”吴虎打了个寒颤,裹紧衣服。

    “嘘——”秦龙把马带到了路边的草丛中,躲了起来,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不远处,尘土飞扬,两个穿着盔甲的士兵,骑马飞奔而去,然而盔甲中黑乎乎的并没有看清士兵的脸。

    “史书上说冰家荡住的基本上都是守墓人。他们负责守卫天荡山所有的墓园,但是怎么如此渗人?”程武有些惊讶。

    但是往远处望去,村里的平民似乎比较正常,有的在家门口聊天,有的在田地里耕作。四人于是假装没事一样进了村。

    刚进门就有些小商贩围了上来。

    “告别符,要不要可以把亲人的魂临时调上来一分钟,可以告别一下的。”

    “买我的续命符吧,能多活一个星期。”

    “镇棺符,镇棺符,驱邪防诈尸!”

    “不要,不要!”黄雀把这些所谓的“安魂师”全都赶走。这时一个瞎眼的老道士走上前来,咳了一下说道:“四位,我掐指一算,劝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否则将有血光之灾。”

    “血光之灾?老娘今天来大姨妈了,本来就血光之灾。”黄雀白了道士一眼,大摇大摆地往村里面走去。

    “就是,我还发痔疮呢。”吴虎也肚子一挺,跟了上去。

    “我牙齿出血。”程武说道。

    秦龙无奈耸耸肩:“我……我色头被啊呲咬破了。”

    村里似乎在开什么会,一堆人聚集在广场上,刘光也在里面。广场中央的高台上,放着一具龙骨,一个巫师模样的人,正绕着龙骨一圈圈地施法。

    “这是龙骨?花千秋还是花立春的尸体?”程武小声说道。

    忽然,龙骨站了起来,骨关节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皮肉脱了下来,吓得秦龙等人,倒退了好几步,找了个墙角躲了起来。

    “嘎啦嘎啦”龙骨磨了磨牙齿,发出声音似乎在交流,台下的骷髅也磨了磨牙齿,似乎在回应。

    “原来这些人都是骷髅。”吴虎小声说道。

    “关键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阴谋。”秦龙很是着急。

    “我们先跑吧,这些人也不会飞,应该没我们跑得快。”程武说道。

    四人互相点点头,朝着村外的方向飞奔。

    “哪里走?”瞎眼道士拦住了四人的去路,“刚才叫你们走你们不走,那么既然来了就把皮肉留下。”

    “我们是,冰城四剑,你个小小道士竟敢拦路?”秦龙拔剑走向前,吴虎和程武也拔出了剑和刀,黄雀也举起十字弩对准了道士。“嗖”由于黄雀害怕,手一抖,一支弩箭射了出去,正中道士眼睛。道士没事似的把弩箭拔了下来,顺便脱去皮肉,虎视眈眈地“看”着四个人。

    “呀!”吴虎咬定牙关,一剑刺向骷髅,只听“叮”一声,剑从骷髅的肋骨之间穿了过去,并没有伤到骷髅。显然这具骷髅年代久远,已经成了化石。骷髅随手一甩,便把胖胖的吴虎扔出去五米远,吴虎重重地摔在地上,一时不得动弹。

    “看招。”程武挥舞着大刀,一道火焰在刀刃上燃起,程武于是冲上前去,重重地一刀砍在骷髅肩膀上。可能是用力太重,程武的刀“当”一声弹飞了,火焰也没有对骷髅有任何用处。骷髅反手一撩,程武被打飞了将近十米,摔在地上动弹不得。“嗖嗖嗖”朱雀吓得对骷髅连续射击,但一切都是徒劳的。秦龙拉起朱雀就跑,并施展火球术,暂时阻挠追赶的骷髅。

    ……

    秦龙等人的失踪,让家人感到不安,情急之下秦江直接去圣女殿寻求帮助。“失踪,哦,那我让全城贴个告示,找找吧。”方光明接到门卫长报告,点点头说道。

    “方大哥,不是有那个成广播吗?”易剑仙说道。

    “是啊,以前就圣女自己用,我们也忘了。”方光明说着往大殿楼顶的广播室去了。

    不一会儿,整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冰城居民们请注意,下面播报一则寻人启事:请秦龙、吴虎、黄雀、程武小朋友听到广播后速回家里,你们的家人在找你们。再说一遍:请秦龙、吴虎、黄雀、程武小朋友听到广播后速回家里,你们的家人在找你们。谢谢!”

    “嗯,他们四个是小朋友吗?应该是吧,不然怎么会无故失踪呢?”方光明走出广播室,自言自语道。

    不一会儿圣女殿卫队长金光善又跑了进来,禀报说道:“报,门口木匠说,他儿子是被骷髅抓走了,要我们带兵去找找。”

    “无聊,轰走。”方光明摇摇头,“总是有这种人。小孩、小猫、小狗丢了都来找圣女殿出兵,还说什么是恶鬼勾魂。”

    “要不去看看吧,骷髅什么的听着都奇怪。”易剑仙说道。

    方光明摇摇头:“你怎么也这么喜欢管闲事。上次有人抬了一具白骨来叫圣女帮忙救活,我想都没想就给轰走了。但是圣女叫抬进来,结果又治不好,白骨的家属还重大投诉了,我们又不能治圣女的罪,这不,三天两头还要来圣女殿闹一次。”

    “这样吧,我们四个自己去看看吧。”连环提议道,“正好能参观下这座城市。”

    于是四个人便跟着秦江回去了。正巧,刘光回来了,秦江心急直接把刘光拦住了:“老刘,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把小龙他们抓走了?”

    “没啊,什么情况?”刘光摇摇头,很无辜的样子。

    易剑仙细细注视了刘光一会儿,于是上前拍了拍秦江的肩膀说道:“秦叔,你弄错了,我知道秦龙在哪。”

    秦江看着易剑仙:“你倒是说说看。”刘光也“好奇”地凑上来,看看情况。

    “是这样的。”易剑仙看了刘光一眼,刘光瞬间听不见声音了,“你儿子小时候看到了刘光被骷髅杀死后借用了身体,然后你们一直不相信秦龙说的话,但是这几年来秦龙一直在偷偷注意刘光的动向,所以你们怀疑秦龙是在跟踪刘光的时候失踪的。”

    秦江点点头。

    “我算了一卦,刘光刚从冰家荡回来,你儿子就应该在那边,说得不好听,很可能已经遇害了。”易剑仙假装掐指计算着。

    “我的儿啊——”秦江一下子哭晕了过去,四人把秦江抬进屋里,易剑仙用力掐着秦江人中,好一会儿才把秦江弄醒了。

    “秦叔,你别急,我纠正下用词,程武和吴虎确定死了,秦龙和黄雀暂时下落不明,多半是死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那……那快去救人,哪怕拼了我这条老命。”秦江说着边往外跑边喊,“老黄、老陈……老……刘?”刘光此刻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

    “看来骷髅没有大脑是靠脊椎神经中枢活动的,但是思维太容易干扰了。”易剑仙看着傻愣愣的刘光,给他使了个眼色,刘光迅速转身往城外跑去。

    “叫飞雪回来吧。”左正权说道。

    易剑仙摇摇头:“现在是训练的大好时机,我们四个去冰家荡好好调查一番,说不定还能打打怪练练级。”

    “有道理。”华政点点头,“一般游戏里骷髅都是最低级的怪,正好给我们练练手。”

    “能行吗?”连环看了眼易剑仙有些将信将疑。

    “我们得先查查骷髅的资料吧?”华政说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易剑仙摇摇头:“这里的资料没有记载怎么办?我的意思是说时间不够,如果秦龙和黄雀还活着,我们根本没有时间了。我大概了解点,骷髅的弱点在脊椎,那就好比他们的大脑。”

    “好吧,那我们简单制定下计划,左正权你可以变身后在正面刚;连环用能量石变身后在左正权背后打输出;我拿带着枪,当狙击手;易剑仙你用你的能力暗中寻找秦龙和黄雀。”华政认真地说道。

    四人商量好后便来到了冰家荡。

    “两位,老夫今天给你们算了一卦,请你们赶快回去,否则必有血光之灾。”瞎眼道士拦住了左正权和连环的去路。

    “卦你个头,我算了一卦,今天你死了。”左正权说着和白鸽融为一体变成了白鸽侠伸手刺入了道士的体内。“嘎啦嘎啦!”道士的嘴中发出巨响,镇上其他的骷髅都脱下了皮肉,围了过来。道士也脱下皮肉,左正权这一下,只是伤了道士的皮肉,没有对骷髅伤到丝毫。

    左正权接着一抓抓住骷髅的头盖骨,把骷髅拎了起来用力扔了出去,砸到了几个围过来的其他骷髅。“嘣”!远处一道激光闪了一下,射穿了一个骷髅的脊椎骨,骷髅倒在地上,不再动弹。连环启动了能量石,也变成了赛文奥特曼。连环发射头顶激光瞬间将一片骷髅击成碎片。然而骷髅还是一堆堆地围上来,数量众多。左正权双翼快速扑腾,两股旋风在翅膀下生成向前方席卷而去,一堆骷髅被吹上了天。

    易剑仙来到了“刘光”记忆中秦龙和黄雀失踪的位置,这是个荒废的院子,破旧的房屋外有个坏掉的磨盘和一口古井。“有人吗?”易剑仙朝着古井口喊了几句。井中没有反应,门外的骷髅倒是被吸引了过来。“呀!大意了,骷髅没有眼睛,这可怎么办?”易剑仙紧张地盯着慢慢靠近的骷髅们。忽然,易剑仙感觉自己能看到每个骷髅的内心。“哦,原来骷髅没有眼睛,它们骨头的每一处都是感应器官,所以能辨别方位。”易剑仙于是快速控制离自己最近的骷髅,给它们下达命令攻击其他骷髅。门口的骷髅立刻互相打了起来,乱作一团。

    “吓死我了。”易剑仙擦擦汗继续往破屋内寻找。

    破屋倒是不像有人进去过,地上厚厚的灰尘上没有其他的脚印。“有人吗?”易剑仙大声喊了下,仍然没人回应。

    易剑仙回到古井边,打开手电筒,往井里照了照,井里黑乎乎地,似乎有两个人影在动。“下面两位,是秦龙和黄雀吗?”易剑仙问道。

    “是!”“不是!”两个声音传来。

    “好吧,上来吧,你们安全了,你们父母要我来找你们。”易剑仙喊道。

    “得救了!”不一会儿井底里爬出来两个人,正是秦龙和黄雀。

    主战场上左正权和连环和骷髅们打得正激烈,忽然,一支骷髅大军排着整齐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朝着这边来了。两人正要出手,发现易剑仙正在队伍的前方带队。

    “不要打这些人形的骷髅了,去找巨龙骷髅。”易剑仙喊道,正说着,原本凶声恶煞的骷髅们都纷纷加入了易剑仙的队伍。

    骨龙位于冰家荡中心的广场上,浩浩荡荡的骷髅大军把骨龙惊醒了。骨龙发现了异样,这支曾经听命于自己的骷髅大军,居然在听从别人的指挥。

    “呼”骨龙鼻子里喷出两团火焰,靠近的骷髅们瞬间化为灰烬。

    “可恶,骨龙体型巨大,脊柱也大,神经系统强大,控制不了。”易剑仙有些为难地说道。

    “怕啥,连环,我们上!”左正权喊道。

    “别!”易剑仙拦住两人,“你们看这满天骨灰,意识不到实力差距吗?”

    “哔”,远方华政一枪打中了骨龙的脊椎,但是没有任何效果。“这至少相当于几百万年的化石,连激光的打不穿。”易剑仙带领大家躲到一个屋子后面并控制骷髅大军继续进攻。

    “我们还是跑吧。”左正权说道,“等秦龙他们找来方光明等人,也许可以处理下。”话音未落,骷髅大军以及毁灭殆尽。骨龙迈着沉重的脚步,寻着气味,往易剑仙等人躲藏的地方来了。左正权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了上去,一抓抓在骨龙的脊椎上,但是怎么都捏不断。骨龙用力一甩,便把左正权甩飞,左正权赶紧调整姿势,躲回了大家的屋子里。

    随着屏蔽仪的打开,骨龙失去了目标。

    “如果待在原地,屏蔽仪能坚持1小时;如果我们跑动只能坚持10分钟,能跑到村口吗?”易剑仙问道。

    “就算跑到村口也不一定逃离了骨龙的攻击范围。”连环说道,“秦龙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连环意犹未尽地看了易剑仙一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骨龙不停地摧毁房屋,寻找被困的三人,甚至有时候火焰都穿过三人的身体,若是没有屏蔽仪,三人早就化为灰烬。

    “你们看,那是……”左正权指着空中飞来的一个白色身影。

    身影飞近,居然是独孤飞雪,独孤飞雪背上长出了一双长满羽毛的龙翼,正快速地飞行着,细看过去,龙翼上的羽毛竟然全是一颗颗细小的冰晶。很快,独孤飞雪来到了骨龙的上空,静静地看着骨龙。

    骨龙鼻孔中冒着火焰,发出声响:“想不到吧,我还活着。”

    “花千秋,原来你千秋骨龙的‘骨’是骨头的‘骨’。”独孤飞雪一眼就看出了骨龙的真实身份,“怪不得是个老不死的。”

    “获得你的皮肉我就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永生了,没想到你竟然送上门来了。”骨龙说着两团火焰直喷向独孤飞雪。独孤飞雪一挥翅膀,冰凌像暴雨般砸向骨龙,不但冲灭了火焰,还把骨龙砸地一时只能防守。

    “你的速度太慢了。”独孤飞雪左眼发出蓝色的光芒,眼眸中出现龙的印记,时间瞬间凝滞,紧接着,右眼放出红光,眼眸中出现狐狸的印记。100倍的相对速度下,骨龙的动作几乎停滞了。然而独孤飞雪未出一剑,眼中的光芒消失了,背上的翅膀也不见了,独孤飞雪轻轻地落在地上。“糟了,飞过来消耗太多法力了。”独孤飞雪有些头晕。

    “哈哈哈,火狐之力和冰龙之力是相克的,你的能量几乎是零,我很好奇你凭什么活到现在?”骨龙挣脱了冰凌,快步向独孤飞雪跑来,“我要向你证明谁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然而,独孤飞雪并不紧张,此刻独孤飞雪光能量耗尽,充满了暗能量。独孤飞雪一松手,手中的圣女剑在引力场的作用下飞了起来,独孤飞雪通过御剑施展圣女剑法,打开剑鞘。圣女剑的能量巨大,闪烁着强烈的光芒,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劈中了骨龙。随着圣女剑法的运行,强大的次声波直接震碎了骨龙几根肋骨。圣女剑上四散的闪电更是把骨龙的头手脚骨全部劈裂只剩下一根脊椎落在地上。独孤飞雪立即控制圣女剑回到剑鞘,生怕造成不必要的破坏。“圣女剑内的能量真的好可怕。”独孤飞雪拍拍手收回了圣女剑。易剑仙这才关闭了屏蔽仪。

    “这根脊椎还活着。”连环指了指还在蠕动的脊椎骨说道。

    “那就贴个符封印一下。”独孤飞雪拿出一个黄色的道符贴在了骨龙的脊椎上。

    这时,白承熙带队赶到了。“哦,飞雪真厉害,把敌人打得只剩下灰了。”白承熙神经质质地说道,“大家鼓掌!”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大家安静下。”独孤飞雪说道,“虽然骷髅生物被击败,但是冰家荡守墓人一族也没有了。秦龙、黄雀,我任命你们为冰家荡新一代守墓人。希望你们能重建守墓人的秩序,看守好这根龙骨,防止再生事端……”

    “让开——”远处一个声音传来,石径斜一溜烟似得跑了过来,身后追魂刀正在快速追赶过来。大家迅速让开一条道,只见石径斜随手拿起地上的龙骨,用力抽着追魂刀,强大的能量碰撞在一起,不时爆发出巨大的火花。人群立刻散了开来,深怕被误伤了。

    “老石,你不在火星军队,怎么在这里?”左正权假装不知道,凑上去问道。

    “叮”,石径斜挡开追魂刀的一下攻击,也来不及多解释,扭头就跑,速度谁都追不上。

    “我的天呐,他不但没死,而且能跑这么快了。”独孤飞雪有些担忧地说道。

    “飞雪,我好像看见追魂刀了。”白承熙说道,“他不是死定了?但是他跑得比追魂刀还快……”

    “老石这事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龙脊椎骨没了。”华政上前说道,“这个事情是不是比较严重。”

    “算了,反正都追不上,回去了。”独孤飞雪好像没事一样,甩了甩手。

    “应该没啥事吧,不是贴了个符吗?”连环说道。

    独孤飞雪摇摇头:“符能有什么用,我贴着玩的。”众人差点没集体晕倒。

    “对了,飞雪,上次你圣女竞选比赛胜利后不是昏迷了吗,为什么后来从昏迷中醒来的飞雪又不是你?”白承熙凑到独孤飞雪耳边小声问道。

    “我那不是昏迷,就是累了想睡一觉。”独孤飞雪说道,“只是我醒来发现身边有很多人一直盯着我,想杀我,只好一直装昏迷,后来才找了机会逃走的。”

    白承熙点点头:“那下次跑的时候要带上我。”

    “好啊,你机灵点,我就带你。”独孤飞雪说道。

    回到圣女殿,独孤飞雪发了悬赏令,但还是没有找到石径斜的下落。冰家荡开始了重建工作,一切倒是井然有序。独孤飞雪开始亲自训练地球部队,易剑仙带着白承熙去看守地球基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