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红色灵火

    更新时间:2017-05-02 11:03:08本章字数:3372字

    虽然仅仅是一瞥,余小刀的脑子中已经甩不掉那个身影,就这么再次相遇,却再次错过?余小刀心烦意乱,甚至于面对无常劫,都未曾如此,他说不清楚那种情感,为何如此强烈,如此念念不忘,就好似命中注定。

    三年前那件事儿,始终是余小刀心中的一个梗,不论如何,他已经无法让李雨晴走出自己的脑海。

    第二天,上午第一节课下了之后,余小刀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由于之后有雷老虎的课,因此他不必再待在教室。同时感觉自己能进仓库了,想了想,向昨天那个死巷子走去,目前来说,那里似乎是最好进出仓库的地方,够安静,地方够偏,人也不会没事往那儿跑,不用担心出来的时候会无意吓着别人,被人当成怪物。

    “嘻唰唰”还在那里飘着,这无所事事的游魂野鬼把观看余小刀消失到出现,当成了一项娱乐项目,乐此不彼,余小刀则完全将之无视。

    进仓库的一套流程余小刀已经弄熟了,轻车熟路的召唤无常石,穿越石门,着陆的地方,还是上次那块儿,就差没有进去的时候吼一声:当当当,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

    “冬天!”余小刀喊了一声,冬天直接从货物中飘了出来,看上去有些虚弱,余小刀吓了一跳,拍着胸口道,“我去,下次你别直接飘出来好吗?咦,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冬天有气无力的道,“劳您费心了。”

    “我遇到个怪事,是不是修炼出问题了?”余小刀狐疑的看了看冬天,将昨天的事情讲了出来。冬天虚弱的脸上扬起招牌似的笑容,道:“您放心,没有任何问题,灵火诀的修行是世间最稳的借力法门,也是最适合无常劫劫主的功法,灵火诀的修行一旦开始,就已经和无常石难舍难分,灵气会滋润无常石,而无常石在危险的时候,也会使用相应程度的灵气护主,您昨天的修炼虽然没有凝聚灵火,但已有一定成效,这应该算的上是火苗现象。”

    护主?这么高端?余小刀忽然觉得修炼太值了。

    “火苗现象?”突然冒出的一个专业术语,让修真小白余小刀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好比打火石在打出火来之前冒出来的是火星一样,火苗就是灵火的引子,灵火的根,您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一鼓作气,立刻凝聚灵火!”冬天说道。

    “那就是说不但没有问题,还是个好兆头?”余小刀慎重问,电视上练武练岔都一大堆,这个东西比练武深入,一旦出岔子可不知道会发生啥。

    “是的。”

    得到冬天的肯定答复,余小刀心中一喜,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还是有一定的天赋吗?要是一鼓作气,不就能真正进入灵火的修炼期,开始用灵气滋润无常石,获得新的能力吗?余小刀自从接受修炼这个事实之后,就对这些神秘力量反而有了一些期待,

    这跟玩游戏似的,达到一个等级,可以获得新的体验,那么玩家自然会想要去突破。

    “我试试!”余小刀忙盘腿坐下,拿出天元丹来,服了一颗,周身灵气充沛的感觉再度袭来,比上次吃的时候要清晰许多,按书中运行冥想。不一会儿,右肩上方一拳处果然冒出一丝微弱的火光,余小刀欣喜若狂,灵气尽数往那火苗涌去,一边冲冬天喊道:“成了,成了,真的有火!”

    这一分神,火苗陡然一跳,险些熄灭,冬天忙道:“主人,您别分心,此时火苗若是熄灭,等同于您的生命之火熄灭,您的生命也就到头了。”

    余小刀心中一惊,我靠,怎么不早说,差点就嗝屁了!当下不敢再怠慢,全身心开始用灵气培育火苗,这种感觉就像是往火里加柴,一心想将火烧的更旺,奈何因为火苗太小,又不敢加柴太快,因为一快,反而容易把火弄灭,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玩火玩命”。

    余小刀显然已知道了这个问题,一丝丝灵气,缓缓注入火苗,方才保持火苗的稳定,不过火苗却始终没有太大改变,又无法分心去问冬天,无奈只得咬紧牙关,继续枯燥的盘腿而坐,只觉后背都出了一层汗水。不多时,体内灵气渐空,天元丹效用已过,余小刀正待放弃,怎奈那火苗差点也跟着熄灭,余小刀惊诧万分,魂都差点给吓掉了,正不知所措,忽听冬天道了一句:“继续服天元丹。”

    余小刀不敢多想,又吞下一颗天元丹,源源灵气补充上来,只觉六感顿失,一心只有灵气和火苗。灵气的输送速度渐渐快起来,第二颗天元丹眨眼消耗一空,余小刀又是一愣,冬天却迟迟没有支招。

    “豁出去了。”此时状态根本不容余小刀再去分辨,一仰头将瓶中剩下的三颗天元丹尽数吞下,蓬!三股至纯的天地灵气压缩在一起,如同洪流般穿行在余小刀周身百骸,强行撑开每一条经脉,只觉身体似要撕裂一般,忍不住一声闷哼。

    下一刻,周围一切都消失了。怦……怦……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白色空间内,余小刀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团纯净的火焰飘在空中,其中竟然蕴含着喜怒哀乐四种情感。忽然,火焰向他扑来,全身烧起熊熊烈火,但一点也没有灼烧的感觉。

    火焰在周身环绕,然后突的内敛,在头顶和两肩上两寸处分别结为三个拳头大小的火球。

    “成了?”余小刀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左右一瞥,兴奋异常,这就成了?冬天已经不见了,想来可能是时间太久,无法继续外化,休息去了吧。

    好半天余小刀才接受过来,感觉视线一下子便清晰了很多,多年来的飞蚊症居然也消失不见,余小刀顿时大喜大惊,心想难道修炼灵火诀,居然把近视眼给弄掉了!

    红橙黄绿蓝靛紫,红火,作为灵火诀第一阶段。余小刀只觉体内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脑中随即跳出两个伴生红火的术法来,寥寥数语,说的不明不白。第一个,说的是用意念操控,令灵火物质化,燃烧东西,这个看上去牛.逼,简直和电影里面的那个火人一样,不过余小刀试验了一下,除了失望还是失望,他能外化和操控的火焰,不过仅有打火机的火苗那么大块儿,点个蚊香都还要半天呢,这用去实战,那岂不是找死呢?

    第二个术法就觉得更加鸡肋了,是以头顶灵火借法造就火眼,十米范围内可以转换视角,貌似这个术法除了拿去偷窥绝妙之外,就没有啥用了,而余小刀又不是那种变态猥琐的偷窥狂。

    刚试用了一轮术法,忽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脑海深处传来,余小刀只觉头晕目眩,全身气血像是逆转一般,一阵恶心反胃,头顶两肩的灵火,急剧缩小,眨眼时间,只留一丝小火苗微微跳动。

    好在这状态只持续了十几秒钟,等余小刀回过神来,那精力充沛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赶紧试着使用术法,怎奈弄了半天,连点蚊香的小火苗就召唤不出来了,心中顿时郁闷不已:“靠,老子辛辛苦苦凝聚的红火,就这样就没了?”

    想起冬天说的,修炼灵火衍生灵气以滋润无常石,原来他妈是这个情况?

    正自叹气间,石门出现了,这次石门出现的时间比上次早了太多,或许是灵火初成,虽然立刻便被无常石吸了个干净,但体内能量仍然得到提升,所以连“冷却”时间都加快了吧,只是这个“拾取权”还是没有一点变更啊,余小刀看了看亮起的区域,并没有扩大,摇摇头,跃出石门。

    此时正是下午时分,太阳烘烤着大地,空气炎热万分,知了叫个不停,操场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余小刀刚从死巷子中拐出来,迎面便撞上一个胖子,正要开骂,忽然见这胖子身着道袍,一双小眼睛迷城一条缝,正怒视着自己。余小刀心中一惊,想起冬天的话,乖乖,眼前这人不会就是来找自己“杀人越货”的吧,完蛋了!

    情急之下,余小刀往后跳了一步,这一跳竟然跳出去五米远,差点一个踉跄没有站稳,不过余小刀来不及感慨自己身上的转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才刚开始修炼就遇到修者“杀人越货”,这人生也太他妈悲催了吧?

    哪知怒目而视的道人却忽然笑了,“哎呀,原来是同道中人啊!贫道敖四海这厢有礼了,不知此处是道友的地盘,飞过此地突然尿急难耐,便借了宝地方便方便,还请原谅则个……咦?”敖四海作了个揖,一低头,看见一本线装书摊在地上,里面的内容,啧啧,随即更加眉开眼笑,看向余小刀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暧昧,一副你懂我懂大家懂的高深模样。

    余小刀先是一愣,也低头一看,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忍不住暗地里吐槽,尼玛,昨天忘记把春.宫图压床底了,为毛每次拿着春.宫图都会被人发现呢,难道被设定了春.宫图必掉落模式?再看这胖子目光有点不对头,心里一阵恶寒,心道这胖子不会是那啥吧,连忙将书拿起来放入怀中。脑子里转的飞快,看样子,这个胖子不是来找自己的,就是来撒了个野尿,被自己撞见了,起初以为自己是个凡人,想要发火。哪知自己这一跳,显露了本事,这厮便以为自己也是修者,而这一块是自己的地盘,所以赶忙赔礼,想来,在修者界里,地盘观念是十分的浓厚啊。

    余小刀是一个修者小白,自然不知道“地盘”对于修者来说,可是命根子,尤其在现世,天地灵气浑浊不堪,稀松无比,想要找到一处好的洞府尤为困难,倘若再在这个问题上争个不休,那修者界就永无宁日了。所以在修者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绝对不能随意侵犯他人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