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大排档偶遇

    更新时间:2017-05-02 11:09:12本章字数:3188字

    时间流逝,一个钟头转眼便过,林欣儿有些手足无措,她用尽办法,甚至不惜耗费心神运用自己还不熟练的天机运算,却算到余小刀就在原地。于是这驱魔族少女便不敢离开,等在那里,柳眉一直紧紧锁在一起,不住胡思乱想,忽然只觉鬼气森森,从小区内传了过来,心神一动,放下手刹,打转方向,将车开了进去,

    “这是……茧?”余小刀有些疑惑的看着灵魂中多出来的东西问道。

    牛头神道:“魂体受创那么严重,自然要一段时间,才能破而后立,作茧重生。”

    “好吧。”余小刀点了点头,只要小可能够恢复就好。这时平静下来,方才继续考虑“百鬼夜行式”的副作用问题,正如牛头神所说,百鬼的状态十分重要。刚刚他也体验到了修复残魂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倘若真的再来一个,只怕自己即刻就被吸干,都不用等三个月期限。三个月下来,平均每天就得找到一个,难啊,唉!

    “为什么会有这么坑的附加条件。”

    这时车灯照了过来,身后传来一声轻呼,林欣儿从跑车上下来,似乎松了一口气:“余小刀?”

    “在!”余小刀回过头,林欣儿站在车旁,亭亭玉立,脸上担忧尽显,想起自己被天书拽入念象之中,突然失踪,必然给林欣儿添了许多麻烦,满心歉意,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想了想,只得撒了个慌将这事一带而过,“抱歉,小可……说给我看点儿东西……带我去了另外一个位面,走的急,便没来得及告诉你……”

    也不知道林欣儿是不是太过单纯,别人说什么便是什么,她却从不多问,余小刀都有些不好意思骗林欣儿,但涉及无常石,林欣儿还在天书的宿命之中,危机四伏,目前还是不要让林欣儿过早知道无常石就在他身上的好,不然只怕宿命会来的更猛。林欣儿眉间舒展,点了点头,道:“没事就好,上车吧,快下晚自习了。”

    “都这么久了?”余小刀惊讶的啊了一声,忙跟着林欣儿上了车。

    回去之后,一切生活如常,冬天还在沉睡,无常石自黑袍人再次出现后,就再也没了反应,今晚便不能修炼,看了看体内小可的茧,又多了一桩心事。狗爷察觉到了余小刀的变化,关心了几句。余小刀与狗爷聊了一会儿,便早早上床睡觉,丢了半条命的那种疲累可不是一般人体验过的。

    ……

    雷老虎被怨灵附身,虽然余小刀和林欣儿驱退了怨灵,但怨灵造成的伤害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气虚,乏力,畏光,虚弱。雷老虎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去检查西医说是风寒,中医说是阴阳失调,阴气重,要调养。这么一来,就向学校请了个长假,数学课以及班主任职务暂时由另一名老师担当。这正和余小刀之意,少了雷老虎的聒噪,只觉学校生活要美好的太多了。

    书本其实对余小刀来说没什么意义了,每一本书他都已经背的滚瓜烂熟,高考什么的,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压力,虽然和以前的态度一样,不过以前是因为压根没想过要考上什么大学,而现在,是胸有成竹。在学校待着,无非就是因为三年来自己欠“学校”的太多,剩下的一个多月,是应该好好“还”一下。

    现在余小刀担心的问题有三个,一个是要寻找百鬼,另一个是如何唤醒冬天,还有一个是黑袍人从何而来,目的是什么?一早上起来,精神稍微好一些,试着用灵火汇集灵气刺激无常石,可无论怎么折腾,无常石就跟一般的鹅卵石一样,没有半点儿回应,整的余小刀束手无策。

    李涛在听到代理班主任宣布消息的时候,那叫一个高兴,忍不住吐槽道:“哎,天地良心,老天开眼了,喂,小刀,你说这雷老虎别只生病啊,要中邪那该多好。”

    余小刀顿时冷汗直流,心里道,李涛才是天机算啊,每次要不要猜的这么准呢?

    代理班主任姓张,居然是张家的人,准确的说,是张若倩的小姨,下课后特地将余小刀叫到办公室,一方面带来张老爷子问候,一方面跟余小刀说学校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找她,而且经过对余小刀试卷的分析,这位张老师得出一个结论——余小刀是一个学习天才,只是他在故意掩藏。

    这位三十来岁的女教师拥有一双独到的慧眼,说完了正事,话锋一转道:“小伙子,老实交代,你和我们家若倩是什么关系,还有林姑娘,你们三个人是什么关系?”

    “啊咧?”余小刀被这问题弄的一愣,这张老师何出此言啊,真是!

    “快说,你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左一个右一个?”张晓晓咄咄逼人的问道,“哎,即便修者,也讲求专一,只是苦了我家若倩啊,你可不能对不起她啊。”

    “等等等等!”余小刀着实听不下去了,忙打断道,“张老师你说的啥啊,都是啥啥啥啊,啥脚踏两只船,我什么时候踏船了?”要说林欣儿,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不过张若倩又是怎么回事?

    “哎呀!”张晓晓故作惊讶状,“莫非还不止两个,哎,你们这些年轻人,想法太邪.恶了,不行,不能这样,高考前我一定要做个家访,好好和你爸爸妈妈聊聊天。”

    “……”余小刀已经没有语言了,这位张老师的脑补能力太强悍,根本就无从解释,一看张老师还要开口,连忙道,“老师你想多了,我还有事,先告退了,拜拜!”说罢夺路而逃,张晓晓在身后喊只当做没有听见。

    下午放学,余小刀计划好了要请李涛吃饭,本来想再叫上林欣儿,李涛自然是举双手赞同,不过,林欣儿抬头看了看李涛,依旧摇了摇头。

    李涛顿时耷拉着脸:“这是……什么意思,班长,不带这样打击人的啊……”

    林欣儿难得的解释:“今天你们两兄弟吃饭,我不去凑热闹了,我怕冷到你。”

    李涛呵呵呵呵的傻笑,林欣儿这个冷到爆的冷幽默让他打了个寒颤,“班长,原来你这么幽默。”说完,连忙跟着余小刀闪人。

    林欣儿望着余小刀逝去的背影,心里一阵触动,她从小到大一向是冰封千里的性格,内心从未温暖,但不知道为何,脑子中只要一想起那日张家山庄余小刀两番挡在自己身前的场景,心里就宛若小鹿乱撞,将坚冰融化。每当此时,她总是俏脸一红,然后竭力将这种思想甩出脑袋,无常劫在即,自己又有什么心思去关心这些情感呢?

    想起无常劫,她的面上带着一阵担忧,父亲给他下达的命令是除去命运中的不确定,杀掉余小刀,她无论如何也无法下手。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对余小刀不利。天地间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同以往,开始紧张,压抑,林欣儿却又说不上是为什么,只是心中不安。

    出了教室,李涛道:“小刀,还真要请我吃饭啊?你是发财了还是中彩票了?”

    “中个屁的彩票。”余小刀白了李涛一眼,这钱可是自己“辛苦工作”换来的,绝对称得上是“血汗钱”,彩票哪有这么容易中?

    李涛是知道余小刀的家庭情况的,虽说之前嘴上说着要狠狠的宰余小刀一顿,以庆祝一诊考试顺利过关,当然,今天知道雷老虎抱病在家这事儿以后,也可以顺便庆祝一下。但真要让兄弟破费,又不是他的风格,道:“得,那随便吃点,别搞复杂了。”

    两人从后校门出去,走了许久,到了商业区。余小刀是没在什么大饭店吃过饭,对这些东西不熟悉,但既然决定要请李涛好好吃一顿,自然要选一个好的饭店吃。瞧了半天,一眼看见巨大招牌和逼格相当高的门面,三层灯火通明。

    “就你了。”余小刀定了定神,抬脚就要往里走。

    李涛在后边一看,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余小刀道:“喂,喂,小刀,你今天是不是吃错东西了!这是‘凤祥阁’,咱们还是别去了,我觉得吧,旁边这家大排档还不错,咱们简单吃点,别搞这么复杂啊!”

    “复杂吗?”余小刀哪里知道“凤祥阁”在长宁市老城区那是首屈一指的,最低消费都是四五千,李涛跟着他老爸过来吃过,以余小刀以前的条件,一顿饭就等于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李涛忙点头道:“相当复杂,我们兄弟俩,就该在大排档啃排骨,吃肉串,喝点儿小啤酒,这饭店就一个‘贵’字,其实东西差不多,反而等的久,吃起来拘束,何况晚上还要上晚自习,随便吃点儿就回去了。”

    余小刀一想,说的有道理,耸了耸肩道:“得了,反正请你吃饭,你说了算。”

    两人在大排档坐了下来,正如李涛所说,大排档上菜的速度远远快过各种大饭店大餐厅,两人拿起筷子正要开动。忽然两道人影从侧面跑了过来,撞到余小刀后背,力道传到桌上,排骨和酱油顿时洒了李涛一身。

    “我……”李涛很快反应过来,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正要开骂,我字一出口,下一个字却怎么也骂不出来了。

    身后传来一个劲的道歉声,似乎是两个女生,余小刀转过头,两个女生同时一顿,余小刀宛若遭到雷击,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