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鬼丈母娘

    更新时间:2017-05-02 11:10:24本章字数:3712字

    李国强被冤鬼附身一事,本是余小刀随口一说,但是到了李家别墅大门口的时候,余小刀却眉头一皱,只因为这别墅里面,竟然真的有着一丝丝鬼气弥漫,莫非被自己的“乌鸦嘴”猜中了?李国强家里,真的有鬼?靠,这怎么行,李雨晴还住在这屋子里呢!

    当下心里袭上一抹阴霾,一开始的悠闲心情一扫而空,全被这一丝若有若无的鬼气吸引了过去。

    李雨晴被李国强禁足家中,本来早就想去找余小刀,却一直出不得门,忽然看见余小刀和父亲一同进了屋子,着实吃了一惊,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好在余小刀连忙给李雨晴使了个眼色,她这才没有叫出声来,但心里已经掀起惊涛巨浪,冲刷着一个巨大的问号: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任李雨晴再冰雪聪明,头脑灵活,这个时候也不由得一滞。三年前父亲对余小刀做的一幕浮现在眼前,那次事后,父亲为了让自己不与小刀见面,特地送自己去欧洲留学,一晃三年。这次回来,李雨晴早就打听到余小刀在二中读书,只是一直怕父亲发现,又对小刀不利,这才没有急着去见余小刀。

    难不成自己那点儿小心思还是被父亲发现了,去找了小刀的麻烦?不对,父亲这个态度可不像是找麻烦的态度,而且哪有把麻烦带到家里来的说法。

    李国强一直觉得同余小刀之间有着某种隔阂,生怕余大师随时撒手不管,自己这替死鬼就做定了,所以态度尤为恭敬,又是端水,又是端吃的,见李雨晴站在一旁,介绍道:“这是我女儿,李雨晴。”

    “我叫余小刀,很高兴见到你。”余小刀生怕李雨晴露馅儿,让李国强知道二人之前就认识,连忙自我介绍。

    这样的场景有点儿滑稽,明明互相认识,却偏偏要像陌生人一样打招呼,当然,这是做给李国强看的。这一次李雨晴瞬间就明白过来,原来父亲,已经将三年前的余小刀忘得一干二净,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不记得这个人的一切信息,只是还不明白,余小刀为何会出现在家里,又与父亲是什么关系,不过此时此刻,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余小刀打量起房间内部,那丝鬼气细若游丝,若有若无,时强时弱,好不容易抓住一丝气息,却又如泥鳅一般一滑而过。但这鬼气平和安稳,实在没有丝毫煞气,看样子并无恶意,不过和李雨晴有关,他必须弄个明白才行。

    李国强立在一旁,李雨晴不好多说话,索性上楼回房,没一会儿,余小刀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余小刀拿起来一看,却是李雨晴发来的短信:“小刀,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

    “这事说来话长……”余小刀肯定不能告诉李雨晴事情的原委,难道直接说其实我骗你爸说他被冤鬼缠身,结果我一过来,却发现真的有鬼。 

    这一串故事说出去一般人谁信啊?

    李雨晴不屈不挠的回道:“那就长话短说。”

    想了好一会儿,余小刀也没有找到个好的理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好吧,其实我是一个恶道士,我用法术迷住了你爸,专程来抓你这只小羔羊!”

    李雨晴噗嗤一笑,道:“才不信你,你要是真有法术,也迷惑我试试?”

    余小刀一摇头,道:“那不行,我得留着法力,迷惑你爸将我也当成你的联姻对象。”

    这话说的如此直白,听的李雨晴俏脸通红,好一会儿才回道:“讨厌,不理你了。”

    李国强见余小刀玩起了手机,怎么也想不到是在和李雨晴发信息,还以为余大师业务繁忙,坐了一会儿,迫不及待的谈起正事,“大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需要什么工具吗?”

    “什么工具?”

    “就是那些,什么符啊,桃木剑啊,祭坛啊什么的,电视中做法都要用到这些。”李国强倒是有些精明,看余小刀这一身轻装,啥都没带,有些怀疑。

    余小刀立马浑身一震,一本正经的道:“胡说,你都说那是电视,电视都是假的,能比吗?要不你去请演钟馗的演员来给你驱魔?”

    “不能,肯定不能,大师是真才实学,自然和电视中不一样。”李国强见余小刀不满,吓了一跳,哪里还敢再说什么,一个劲附和,就怕余小刀罢工不干。

    “这就对了,你要相信我啊,最基本的诚信都没有,这个事情就不好处理嘛,行了,你把眼睛闭起来。”

    李国强连忙依言闭上双眼。

    余小刀也懒得再做铺垫,原本打算过来意思一下就行,谁知道被一只未知的鬼打乱了计划。向牛头神打了声招呼,牛头神化形而出,黑雾升腾,将整栋楼房彻底冻住,房间里的李雨晴与客厅中的李国强同时停住了动作,六识遮蔽,整个就是一现场版的鬼遮眼鬼打墙。

    牛头神苦着张脸道:“这个活儿不容易,控一人还行,两个人我力不从心,你快些。”

    这时那鬼气再次传来,余小刀抬起头,却见楼上的走廊上,飘着一道淡淡的黑影。

    余小刀从头顶引了一丝灵火,在掌心画好符咒,掌心符乃是驱鬼符中极为霸道的一种,符咒一成,就带着一股对鬼怪而言极其庞大的威压之力,那黑影微微一颤,就想往后撤退。

    “站住。”余小刀喝道,话一出口,将那黑影重重一震,鬼影一颤,现出身形,却是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女鬼,一头长发,竟和李雨晴长的有几分相似,余小刀眉间闪过一丝疑惑,道,“人鬼殊途,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没有恶意。”女鬼低着头,声音温柔中带着几分虚弱,“你能把手掌握起来吗,你手心的那个符咒,让我很难受。”

    余小刀犹豫了一下,从这女鬼身上确实没有感应到任何的煞气,应该不是一只恶鬼,把手握了起来。

    女鬼仿佛松了一口气,缓缓的道:“谢谢。”

    余小刀道:“不用谢,现在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女鬼眼神中带着一丝丝黯然神伤,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嗯。”女鬼看了看李雨晴房间道,“我只是想看看晴儿,就出现在了这里。”

    “晴儿?”

    “嗯。”

    “你是雨晴的……?”

    “母亲。”

    “啊?”这是什么情况,余小刀愣了半天,面对着这个自称李雨晴母亲的女鬼,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说到晴儿时女鬼眼中流露出的那一丝母爱又不似作假,若是真的话,那岂不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等等,您说您的雨晴的母亲?然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恕我冒昧,我没听雨晴提起过,您这是……”

    原来女鬼名叫张巧玲,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不过浑浑噩噩,直到最近忽然有了意识,由于放心不下自己女儿,这才在屋内逗留,不舍离去。

    余小刀以前没有听李雨晴说起过自己的母亲,却不知道李雨晴的母亲早已去世,难怪,李国强将女儿当做筹码,却没有人来阻止,原来能阻止的那个人已经是一缕亡魂。

    余小刀叹了一口气,忙将手中的符咒抹去,恭敬的行了一礼,道:“阿姨您好,方才我见屋内丝丝鬼气,怕对雨晴不好,才有这般误会。”

    “不碍事,不碍事。”张巧玲性格温和,道,“你也是为了晴儿好,你叫什么名字?”

    “余小刀。”

    “哦?”张巧玲眸子一闪,道,“我听晴儿经常提起,你……喜欢晴儿吗?”

    “呃……”余小刀没想到张巧玲会突然这么发问,这一下被弄的措手不及,虽然对方已经去世,但好歹也是李雨晴的母亲,比李国强多了好几倍“见家长”的感觉,一时间很是局促,“这个,这个……”

    正不知如何回答,张巧玲又道:“你这孩子彬彬有礼,又对晴儿这么关心,我相信你肯定会善待晴儿,国强自我死后就性情大变,不在乎孩子的感受,这样下去对晴儿只会造成伤害。”

    余小刀忙语气坚定的道:“阿姨放心,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伤害雨晴。”

    张巧玲微微一笑,道:“这样我就放心了……晴儿天生身体特殊,小时候就经常生病,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晴儿对鬼魂有着某种吸引力,小时候生病全是因为这些鬼魂吸收她的阳气,这段时间,也来过几个灵魂,都被我赶走,但我不知道会存在多久,只怕以后没法保护晴儿,那时就全部交给你了。”

    余小刀点了点头,父母永远是孩子的大树,即便死去,也在为孩子默默付出,只是这一切李雨晴却不知道了,牛头神这时开始催促,道:“快一些,我快撑不住了。”

    余小刀想了想,忽然升起一种想法,对张巧玲道:“阿姨,您有没有想过再让雨晴见见您?”

    张巧玲眼前一亮,道:“就算你能看见我一样?”

    “对,但是雨晴可能听不懂您的话,需要我来传话。”余小刀道。

    张巧玲虽然日夜守在晴儿旁边,但是晴儿对她的存在毫无知觉,有好多话想要诉说,有这样一个机会,自然是好,但是转念一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五年前我已经死过一次,过了这么多年,晴儿才走出阴影,再见一面,如果我再消失,不过是再让晴儿伤心一次,算了吧,我就这样已经心满意足。”

    余小刀心中满是震撼,从心底里对张巧玲无比的尊敬。

    这时牛头神彻底支撑不住,散了黑雾,回到余小刀体内。

    李国强恢复过来,活动活动筋骨,其实余小刀什么都没做,但是心理作用让李国强感觉自己比之前要好了很多,一个劲道谢,余小刀皮笑肉不笑的搭着话,目光却看见站在走廊上一语不发的张巧玲。同是李雨晴的父母,李国强和张巧玲,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叹了一口气。

    “你别高兴的太早,这只是第一道封印,并不稳定。”虽然发生的事情与预期的不一样,但是初衷不能忘。

    “谢谢大师,这是二十万,务必收下。”余小刀意兴阑珊,看了一眼李国强递过来的银行卡,却摇了摇头,“不用了。”

    “这怎么行?”李国强不明不白的,余大师怎么不要钱呢?莫非是嫌少?

    正要再加一张银行卡,余小刀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要是我没有看错,五年前,你妻子便去世了是吧?”

    李国强表情一愣,余小刀道:“这二十万,我不要,你拿去做些善事,给你妻子积积阴德,言尽于此,我希望你能明白。”

    随即不理会在原地震撼不已的李国强,转身便走,走出别墅大门,又收到李雨晴的短信:“怎么样,小刀,迷惑我爸了吗?”

    “哈哈,看来你比我还急。”余小刀回了一句,心中张巧玲的影子却挥之不去,总要想个办法稳定了张巧玲的灵魂,让李雨晴与张巧玲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