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挥之不去的钱

    更新时间:2017-05-02 11:16:31本章字数:3800字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我去,刚刚还一直羡慕这个人赢了那么多钱,原来是出千,出千在赌博界可是个很难听的代名词,就跟在学校考试的时候作弊是一样的,当下看过来的目光都有了一些鄙视。

    李涛这时候倒是颇为杀伐果断,连忙给大堂经理使眼色,叫人把老外抓起来,刚才苦于没有证据,这下可好,老外自己把证据吼出来了。

    那老外显然也知道事情败露,自己处境危险,一般赌场遇到出千的,要么就是断手要么就是挖眼,当下连忙长身而起,一掀桌子,顺手一把将站在不远处的李涛拽在手里,用手掐住李涛的脖子挡在自己身前:“谁……谁敢过来,我就……拧断他的脖子。”

    老外突然发难,连余小刀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的目光瞬间就冷了下来,要知道,李涛和他情同手足,跟亲兄弟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当时山猪那么多人在,余小刀也敢冲上去帮李涛出头,此时此刻这吸血鬼想对李涛不利,已经激怒了余小刀。

    “慢,别动手,万事好商量。”大堂经理忙挥手阻止一群冲上来的保安,道,“放开我们老板,我们可以让你离开。”

    老外一掀桌子,赌场就乱了,来赌场玩的,大多都是来消遣打发时间的,还有寄希望发一笔小财的,打架斗殴什么的,可不敢参与,一些侍者开始维持秩序,请各位玩家先暂时离场,当然,兑换筹码等步骤还是没有瘫痪的。

    李涛也不是吃素的,头往后一扬,砰的一下撞在老外鼻子上,要是一般人,这时肯定被撞的七晕八素,但却不凑巧,这老外偏偏不是一般人,只是被撞得流了些鼻血,骂了一句:“FU.CK。”说着一拳打在李涛后背,李涛便晕了过去。

    “少爷。”大堂经理大喊一声,保安们微微一动。那老外又将手放回李涛的脖子,怒喝道:“别过来……过来我掐死他……还有你,把……那块玉佩……扔过来!”老外随即看向余小刀,这小吸血鬼还惦记着神秘的中国法宝呢。

    余小刀满脸阴沉,想要动手,但此时现场还有很多人,却不好暴露身份,而这个老外虽然是不入流的吸血鬼,但也远非影门武者可比,牛头神自然派不上用场,阴沉着脸将水滴玉佩扔了过去。

    老外接到手里,欣喜异常,这时从外来又走了一群人进来,清一色的彪形大汉,大堂经理面带喜色,道:“老大。”

    余小刀这才发现,来人正是之前去派出所“保释”过他的李成坤,喊了一声:“李叔叔。”

    李成坤点了点头,目光移到了老外身上,儿子在老外手中,他却显得极为冷静,没有像好些人一样又哭又闹,熟不知那样只会让匪徒更加心烦意乱,反而做出伤害人质的行为:“谁派你来的,你的目的是什么?”

    “李成坤?”老外哈哈一笑,道:“总算把你等到了……你儿子现在我手里……你觉得……他值多少钱?”

    李成坤眉头一皱,道:“有话直说,干脆点。”一方老大,被人威胁,心情很是不爽。

    “诸葛家……要你们赌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老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但拿到一块法宝,还抓住了李家的公子,可以和李成坤面对面的谈判,看来障眼法失误一次,反而带来了更好的局面。

    “你做梦!”李成坤身边一个小弟喝道,正想接着骂下去,李成坤已经抬起一只手阻止。

    老外道:“可惜……你不希望……在你死后这些产业没有人继承吧?”

    李成坤神色一变,却隐隐感觉一股比自己还浓的杀气从旁边传来,疑惑的微微一瞥,竟然来自李涛的好朋友余小刀,不禁诧异无比,这少年,怎有这么浓的杀气。他沉吟一阵,“你就不怕即便签了股份转让合同,你也走不出这个大门?”

    老外眼珠子一转,想了想,道:“我当然不蠢……你,还有你儿子,跟我一起回去,签完了合同,再让你们回来。”

    小弟们一听,连忙道:“老大,这可不行啊!”让老大一个人去诸葛家的地盘,这可如何是好。

    老外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成坤,李成坤摆了摆手,淡淡道:“行。”然后对底下的兄弟们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放心,他们还不敢动我。”

    “老大!诸葛家要是敢动你一根毫毛,兄弟们一定去把他们的场子给屠了!”李成坤做出了决定,底下的小弟们都知道不可能再有变更,何况涉及少爷的生死,只好将脾气发在老外身上,一个个瞪着老外,就想将他剥皮抽筋。

    “我也去。”这是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老外抬头一看,却是那玉佩的主人,虽然不知道这人跟着去干嘛,不过眼珠子一转,怀中那法宝不知道怎么使用,这个人正好能告诉自己,自然没有意见。

    李成坤知道自己儿子在学校别的没什么收获,却有着一个交心的朋友,眼看这小子没有临危而逃,反而选择跟着一起去,足以见得李涛交了个真朋友,心中默默的点了点头,对余小刀的印象深了几分。但是,他却不能同意,如果一不小心出了点儿什么事,他没办法跟李涛交代。

    “李涛有你这个朋友,是他的运气,不过这事你不用帮忙了,我肯定会把李涛安全的接回来,对了,听说最后你单独跟他赌了一局,两千万?有魄力,有胆识,那钱我叫人结给你。”

    余小刀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就是瞎玩的,侥幸赢了,可不用结给我了。”

    李成坤却不是一个喜欢占人便宜的人,这年头,讲究亲兄弟明算账,何况余小刀是拿自己的玉佩作为赌注,既然是自己赌的,那赢到的自然也是自己的,抬手阻止余小刀说下去,道:“一码归一码。”

    “不行,他……必须也来。”老外一听情况不对,连忙加上一个条件,指着余小刀,听说中国的法宝有很复杂的操作诀窍,要是自己拿回去啥都不会,那岂不是白白拿着法宝也没有作用吗?

    “嗯?”李成坤微微一愣,显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外忽然要求余小刀也跟上,苦笑了一下,余小刀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道:“走吧。”

    李成坤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还不如这少年坦然,也跟了上去,一群小弟在后边直磨牙,却不敢越雷池半步,老外让二人走在前边,自己跟在后边,防止被人偷袭。

    “你就不怕吗?”李成坤对余小刀道。

    余小刀耸了耸肩:“为什么要怕?”

    出了赌场,员工通道中只有四人,余小刀早准备动手,但李成坤仍在看着,有些犹豫,但如果出了员工通道,动手机会反而越少,罢了,看见就看见吧,李涛在那吸血鬼手里,余小刀总觉得不踏实,天知道如果真到了对方地盘会怎么样。

    李成坤听了余小刀的话顿时回答不上来,抬起头,正要说话,却见眼前的少年,忽然犹如鬼魅一般凭空消失!即便他见过很多大场面,身为一方老大,也不由得头皮一麻,靠,黑社会也是人好吗!

    李老大还没有回过神来,却听身后那老外独特的嗓音惨叫了一声“啊!”,回头看去,只见余小刀将李涛从地上扶起来架在身上,而那老外,额头流着豆大的汗滴,两只手臂耷拉着,却是早已脱臼。

    赌场里面的小弟们听见这动静,还以为老大出了事,哪里顾得上太多,统统追了出来,一群人跑到面前,却见那老外两条胳膊被卸,瘫坐在地上,一愣之下连忙围了上来。

    方才事急从权,余小刀不得已用出了挪移术,这时却忙道:“李叔叔你真厉害,我就知道这老外不是你的对手,要不我先送李涛去医院看一下?”

    李成坤在社会上混了多时,看了余小刀一眼,脑中虽然疑惑万分,但也知道余小刀并不想刚刚的一幕被外人知道,此时此刻余小刀在他的眼中,变的神秘起来,李成坤向来处事极佳,是以底下的那群小弟都颇为衷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位老大分的清清楚楚。微不可查的冲余小刀点了点头,道:“小刀,那就麻烦你送李涛去一下医院,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

    “嗯,李叔叔拜拜。”随即便架着李涛快速离开,李成坤看着二人的背影,心中的震动还未消散,轻声的自言自语:“涛儿啊,你的朋友虽然没老爹多,但只此一个,却是你天大的福气啊!”作为一方势力的顶端,自然而然与同层次的人交流,会知道一些非同寻常的传说,这都市之中藏着一些不可思议的力量,很显然,儿子李涛的这个朋友余小刀,就是这么一个人。

    “老大?”大堂经理见老大怔怔出神,唤了一声,李成坤回过神来,看向老外,眼神中充斥着杀机,接着对大堂经理吩咐道:“今天他赢了多少钱?你去办一张银行卡,把钱打进去。”

    且说李涛被余小刀送进新城区中医院,没过一会儿就醒了过来,摸了摸后脑勺,哧溜一声倒抽一口凉气,只觉得脑袋上肿了好大一个包,骂骂咧咧道:“他.妈的,下手真狠。”

    余小刀笑道:“喂喂,你那后脑袋是自己撞人家撞出来的,他打的是你的后背。”李涛醒了过来,就没啥事儿了,事情圆满解决。

    李涛这才发现已经换了个地方,左右一看,是在一件病房内,道:“那死老外呢?”

    “你爸到了,把他抓起来了,他们有事儿处理,我就先送你来医院。怎么样?好点儿了没。”余小刀早就想好了说辞。

    李涛活动了一下筋骨,从病床上跳了起来,道:“我没事儿,本来想叫你来玩的,哪里知道出这么多事儿,对了!”说到这里,李涛想起张若倩来,连忙想去张若倩的病房看看。

    余小刀自然知道李涛想干嘛,连忙提醒道:“我送你过来的时候张若倩就走了,你还是好好儿休息下,缓一缓,咱们去吃个夜宵,然后各回各家,改日再约,回家迟了我可会被我妈说很久的。”

    “走了?”李涛有些失落,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张若倩相处,却没想到赌场在这当口出事儿,把这次机会给错过了。

    余小刀拍了拍李涛的肩膀,安慰道:“靠,这叫好事儿多磨,走,化悲愤为吃货,我请你吃夜宵。”

    “别了,我请你!今天晚上你可帮了我们大忙,回头我叫我爸把钱结给你,到时候你必须请我去凤祥阁吃!”李涛咋咋呼呼的道。

    “我去,别啊,那家伙出千赢的钱,算不得数。”余小刀苦笑道,这两父子,咋都对钱分的这么清楚呢。

    李涛道:“不行!亲兄弟,明算账,何况,赌场里的钱可不只是我爸的,还有其他股东,可不能便宜了他们,让他们跟诸葛家闹去。”李涛大言不惭的拍了拍胸口,说的好像现在赌场的老板不是他一样。

    两兄弟边走边聊,出了医院,找了家烧烤摊坐下,烤了些牛肉,土豆,还有几串腰子,吃的那叫个津津有味,才打着饱嗝各回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