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拳头大小的聚气阵

    更新时间:2017-05-02 11:17:08本章字数:6448字

    光头男一直注意着门外,看见余小刀进了门,连忙在石三刀耳边说了一句。

    石三刀心中一动,移目看去,来人不是余小刀又是何人。且说余小刀进了店里,脸色阴沉,老妈在一旁他自不好发作,瞪了光头男一眼,老妈并不知道自己去找过光头男麻烦,只好喝道:“你们是谁?”

    石三刀本想亲自跟余小刀道歉,但看见余小刀的神色,忽然想起上一次在拘留所内,余小刀曾对他们十七人说了一句话,他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能力,而看他装作不认识光头男的模样,似乎连他母亲也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特殊力量。混了这么多年,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技能,石三刀心下一沉,旁边的光头男正想说;大哥你就别玩我了,昨天你还打过我,怎么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咱们今天是来道歉的啊。

    不过刚一张嘴,石三刀连忙给了他一肘子,这光头男又莫名其妙的挨老板打了一下,顿时所有话都烂在了肚子里,可不敢再做什么再说什么,以免再惹老板不高兴。

    “这个,我们是来帮忙装修的。”石三刀左右不知道说什么,索性说了这么一句。

    装修?余小刀一愣,记得昨天把光头男打跑的时候,不是还一脸不甘心,想着要找人来报复吗,今天带了一个人来,怎么还打着装修的名号了?余小刀打量了一番,看光头男低眉顺耳的模样,似乎这个说话的人,就是他的老板了。至于对石三刀的印象,余小刀是一点儿也没了。

    魏成芳哪里知道余小刀在石三刀的眼里那可是神仙般的人物,只觉得这群黑社会不好相与,得让小刀远离,忙道:“小刀,你过来。”

    看老妈这模样,余小刀看着石三刀的眼神就更加难看了,石三刀那心里拨凉拨凉的,这年头,黑社会上门道歉都没人相信!看来这次自己真的得栽了,但想了想,却还是不得不做一下挣扎,道:“等一下,请问,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嗯?”余小刀看着这个石三刀,这人怎么好像认识自己,古董店的老板明明是老妈,怎么这人要和自己说话呢?

    魏成芳也没搞明白,但黑社会行事,自然不会按照常理出牌,当下忙道:“小刀,别去,咱们赶紧报警。”

    一群黑社会顿时都有些尴尬,这大清早的被老板带过来赔礼道歉,别人就是不相信,还以为自己是来敲诈勒索,准备报警,一个个都在心里直呼,不要歧视黑社会好吗,我们也是有信仰的,老板说的,我们都会遵守,说了道歉,肯定就是道歉啊!

    余小刀饶有兴致的看了石三刀一眼,只见这大汉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让他和这大汉单独待在一起,余小刀是一点儿都不担心的,但魏成芳不知道余小刀的能力,自然很是担心。

    想了一想,余小刀道:“妈,没事,我就去跟他说说,这大庭广众的,就算是黑社会,还能明目张胆的对我做啥事儿不成,我就去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免得他们下次再来。”

    “可是……不行,要谈我去谈。”魏成芳哪里能让自己儿子涉嫌,自己站了出来,石三刀顿时脸色变得有点儿悲哀,哎哟喂,大姐啊,您就别瞎参合了,这可关系到我石三刀的身家性命啊!

    余小刀看出了石三刀的脸色,心里这时却觉得有点儿好玩,拍了拍老妈的肩膀道:“老妈,我可是成年人了,这点事儿,我有把握,您就别瞎操心了,我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说了半天,魏成芳才同意,瞪着石三刀,道:“你们要是敢做什么,我马上就报警抓你们。”

    石三刀连连点头,心里却嘀咕,大姐,您这儿子不对我们做什么就已经不错了!

    小弟们在石三刀的吩咐下,各自开始帮古董店里收拾,打扫卫生,搬东西,而余小刀则跟着石三刀走到了门面外,魏成芳心里担心余小刀,手里握着电话,倒也没工夫去管在帮忙装修的那群黑社会小弟。

    走了出来,余小刀也不喜欢拐弯抹角,道:“说吧,这是个什么情况,你好像认识我?”

    “是的,鄙人石三刀,曾经在拘留所被您救过一命。”石三刀恭恭敬敬的小声道。

    “嗯?”余小刀的目光移了过来,有点儿惊奇,盯着石三刀,道,“你是那十七个人之一?”

    “是!”石三刀见余小刀想了起来,连连点头。

    余小刀嗯了一声,想起刚才在店子里这石三刀欲言又止,让自己借一步说话,可谓是玲珑之心啊,道:“不错,你还记得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能力,你就是那个光头男的老板?”

    石三刀听余小刀提起这事儿,心里咯噔一下,忙道:“是我管教不严,他不知道您的身份,也不知道您的能力,所以才冒犯了您,对不住,我今天就是特地来道歉的。”

    “好了,别说‘您’啦,我这人听不惯这些词语,你就叫我小刀吧,其实这事儿也不算什么。”余小刀细细琢磨了一下,这世道上都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眼前这石三刀给足了自己面子,自己当然也要给他点面子,看上去这一片地方似乎归这石三刀管,以后老妈还要在这儿做生意,虽然自己不怕什么黑社会,但如果给老妈的古董店做点小手段,自己肯定也应付不过来,想了想,道,“我就觉得吧,如果是之前的财务纠纷,那你们肯定得找到本人是吧,别把财务转移到无辜的人身上,今天是我,要是换了别人,那还不得忍气吞声被你们欺负啊?黑社会,也要有自己的道嘛,总不能一辈子欺软怕硬?我要是你啊,我就追到国外去把那个张长为给抓回来。”

    “是是,您……小刀,你说的对。”石三刀哪里敢说不,余小刀这么好说话已经在他的预料之外,心头那块大石头这才算放了下去。

    余小刀耸了耸肩,开了个玩笑道:“得了,这事儿就到底为止吧,你们也不用帮忙了,我妈可真没有工钱给你们。”

    石三刀连道不敢,坚持道:“必须帮,你放心,以后这生意我们帮忙看着,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哟呵,这岂不是有了免费看场子的?白来的服务,余小刀哪里能推卸,琢磨了一下,道:“行啊,不过……这事儿可不能让我妈知道。”

    “好叻!”石三刀见余小刀同意,这才完完全全的放下心来,心里想着回去一定还要好好教训光头那狗.日的一顿。

    两人只谈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店子里,魏成芳看余小刀没有异常,松了一口气,道:“怎么样了?”

    余小刀道:“老妈,这真的是误会,这位叔叔其实是好人,听见手底下的人跑过来乱收钱,今天一大早就带着人来赔罪了。”

    石三刀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听余小刀这般给自己开解,连忙结过话去,道:“是的,是的,大姐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吧财务纠纷牵扯到租户身上!”心中却打定注意,他.妈的郑长为,老子不把你救出来老子就不是石三刀!

    魏成芳皱着眉,总有点儿将信将疑,不过既然小刀都这样说,便点了点头:“没事儿,那我还误会你们了,说通了就好,你们真的不用帮忙了,我这请的工人够……”

    “不行不行,他们背着我做这事儿,必须得罚,大姐你放心,他们要敢偷懒,我第一个饶不了他们,保准帮你弄的好好儿的。”石三刀道。

    “这……”魏成芳看了余小刀一眼,又看见满屋子的大汉手脚麻利的帮忙做事,一时间有点儿不知所措。

    余小刀笑道:“老妈,别人的一番心意,我们不收下也不好。” 

    魏成芳这才道:“好吧,那多谢了。”

    石三刀忙道:“不用谢,不用谢,大姐你说这话可就生分了。”之前是害怕余小刀找自己麻烦,现在石三刀放下一桩心事之后,却想着要怎样巴结余小刀,跟这位具有神通的人拉近关系,那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儿。

    底下一群小弟都云里雾里,不知道老板在搞什么,这家店铺里的人真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让老板点头哈腰的去赔不是,生怕一不小心没有伺候好,这待遇,只怕整个长宁市,只有十字会的老大李成坤才能够消受得起吧!

    由于石三刀带着一群小弟过来帮忙,所谓人多力量大,原本要两三天的活儿,不到一天就做完了,期间倒也聊的开了,魏成芳还特地让余小刀去买了饭菜,招待众人吃饭,毕竟没有工钱,别人帮了忙,管饭肯定是要的。老妈本来就是个外向的性格,喜欢结交朋友,以前就人缘极好,一来二去,也没有之前那般生分。

    临走之时,石三刀还留了个电话号码,道:“大姐,以后在这儿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就打我电话,我们立刻就到。”随即微不可查的特地给余小刀告别。

    魏成芳看着众人离开,只觉得今天这事儿倒是有些奇妙,道:“小刀,原来黑社会中也是有好人的啊,咱们这个店啊,明后天就能开张了。”

    余小刀点了点头,心中却道,老妈你想的太简单了,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好人,吴建军一个,石三刀一个,倘若不是有绝对的实力威胁,他们怎么可能会还钱,会过来道歉,还帮忙装修?当然,这些肯定不能说出来,老爸老妈辛苦了半辈子了,以后有自己撑着,让他们生活的高兴一些,轻松一些,是自己应有的责任。

    “我已经做好规划,咱们租店铺的租金花了3万,装修花了5万,还剩下22万,我准备先去收一些古董放在店里,到时候你得跟我一起去,好好鉴定一下,咱们开始先不慌赚钱,但也别亏本。”魏成芳接着道。

    “好叻,没问题!”余小刀答应着,开始琢磨怎么把无常石中的那套桌椅和还有戒指,短剑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加入到收的古董之中。

    关了店铺,母子二人才缓缓的走回家去。

    夜幕降临,吃过了饭,余小刀便自顾自的回到寝室,继续研究聚气阵,布阵之法余小刀已知大概,接下来便是最为复杂的结印之法。结印乃是无中生有的一个过程,共有七十二种法印,不同组合,不同排列,又能衍生出千万种变化。空气中原本什么东西都没有,但这一个个法印相接,互相作用,才会让阵法具有形体,能够运行。

    接下来的几天里,即便有着超强记忆力,余小刀也被这七十二种法印折磨的够呛。古董店终于走上正轨,在忙着“洗白”修者遗物的同时,这一晚,他终于将聚气阵所有知识学完,便迫不及待开始试验布阵之术。

    按照余小刀心中所想,是想将阵法布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是故拿出几根木棍,先定了阵法边界,便开始双手结印,一道道的印记流光一般从余小刀的指尖流露而出,聚集在一起,起先一切顺利,余小刀略微有些欣喜,心道:冬天说这布阵很难,怎么我感觉不过如此嘛,熟悉了结印顺序,根本就没有丝毫压力。

    但这想法刚刚冒出来,余小刀忽然觉得自己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有压力,原本之前一个法印轻轻一扬就飞了出去,此时,一个法印的出现,竟然要带走余小刀体内数量极多的灵火,余小刀吓了一跳,这是个什么情况?

    法印已经结了一大半,余小刀却来不及再想其他,若此时心有杂念,那很有可能功亏一篑,之前的全部努力付之东流!连忙定了定神,一心一意继续结印,只是这原本牢记于心的结印手法忽然变得模糊起来,手腕上像是绑着几百斤的重物,勉勉强强方能抬起,一个印结出,轻飘飘的飞到空中,都显得摇摇欲坠,灵气再次损失一大片。

    余小刀心中觉得异常,咬了咬牙,体内灵气如飞一般流逝,一鼓作气将法印结完!只觉轰的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加之灵气消耗一空,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余小刀做了一个梦,梦见无常劫,梦见无常石,梦见冬天,又梦见周君君,李雨晴,林欣儿,水滴玉佩自从上一次和周君君的玉佩融合之后,每一次余小刀受伤,总会发挥出一点点的梦中治疗效果,这一次,也不例外。

    窗外知了没完没了的叫着,只求在短短的生涯之中尽情的挥霍自己的生命,在这世上留下一缕喧嚣,证明这世上曾有它们的足迹。

    一只麻雀好奇的停留在余小刀房间的窗前,机灵的小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地上蹲着的狗爷和桌上一团闪着蓝幽幽光芒的球状物体,终究好奇心战胜了畏惧,忍不住跳进了房间,奔奔跳跳的靠近那球状物体,狗爷麻木的看着小麻雀的动作,动也不动,宛若雕像一般,它也已经盯着这个球状物体看了一夜,脑子里除了疑惑,还是疑惑。

    小麻雀见大黄狗没有动静,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在那球状物体上,蜻蜓点水般的啄了一下,就好像是清晨最凉爽的甘露流入口中一般,小麻雀全是一个机灵,只觉得原本无忧无虑的脑袋瓜子里,忽然多了很多东西,比如:我是谁?我来自在哪里?我要去何方?

    而那球状物体,是否就隐藏着这些问题的答案,哗啦!余小刀从床上猛的弹起,一个不慎摔到地板上,砰的一声,随即传来一声鬼哭狼嚎:“哎呀,我靠,痛,痛,痛!”

    小麻雀被这动静吓了一跳,连忙扑腾着翅膀逃出窗外,飞了不知多久,脑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消散一空,便又叽叽喳喳的叫着,在树上跳来跳去。

    “哟,劫主大人掉床啦!”冬天在无常石中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去!”余小刀揉着胳膊着地处,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狗爷像个没事儿“狗”一样看了过来,道:“今天早上你起的挺早!”

    果不其然,没一会便从门外传来老妈的声音:“小刀,你怎么了?”

    “没事儿,东……东西掉了。”余小刀连忙回了一句,估计告诉老妈自己睡觉掉床了,老妈都会笑,十八岁的人了,还会这样。

    魏成芳没有起疑,继续去厨房收拾,如今开始做生意了,自然要早些去古董店开门,说来也奇怪,那日叫上小刀一起去淘古董,用了几万块,小刀就淘到一大堆东西,竟然还有一套做工极为精美的八仙桌,当时魏成芳问这个套家具花了多少钱,小刀一摆手,道:“七千!”魏成芳虽然看不懂,但这家具这做工,要是放现在家具市场也怎么都值这个价吧,何况还是古董?

    哪里知道这个小刀用七千块钱“收来”的八仙桌椅往店里这么一摆,第二天就有人看中,一开口就是要请人来鉴定,如果是正品的话愿意花一百万买下来!一百万啊!魏成芳差点没把心都给吓跳出来,这古董店刚刚开张,小刀就用七千块钱换了一套价值一百万的八仙桌椅回来,果然是一本万利!

    当时回到家立刻把这事儿跟余小刀那么一说,余小刀知道这顾客是石三刀叫过来的,但能看得出这套八仙桌椅,当然不可能是凭关系,毕竟张老爷子收这套家具的时候用了好几百万,虽然如今少了一只椅子,但一百万已经算少的了,本来想告诉老妈多要点儿价,但转念一想,毕竟是第一件卖出去的东西,一百万就一百万吧,看老爸老妈那高兴的样儿,如果再多点,二老不给高兴出心脏病来啊?连忙给老爸老妈打强心剂道:“老妈啊,我就说嘛,您就适合做生意,以后咱们家的情况,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说不定啊,以后赚了钱,老爸还可以实现梦想,自己投资建筑公司!”

    余大远难得的露出满脸喜色,对自己当初答应开古董店这个决定那是相当的庆幸。不过这当口二老却突然想起了吴建军,那位“好心还钱的善人”,余小刀只能在心里直翻白眼。

    这不,今天正是那顾客请鉴定师过来看东西的日子,所以魏成芳得赶紧去店里。

    余小刀坐回床上,揉了揉脑袋,方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不是在设置阵法吗?后来听到一个爆破声,然后就晕了过去,而现在也没觉得房间里像是灵气充沛的样子,抬起双手看了看,道:“看来,我还是失败了。”

    正失落无比,只听狗爷道:“后生,那个,桌上那东西,好像就是昨天你弄出来的。”

    “啊咧?”余小刀微微一愣,顺着狗爷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书桌之上,赫然放着一个蓝幽幽的球状物体,气息祥瑞,不似凡物,而且,要是没记错的话,自己房间了好像压根没有这样的东西啊,琢磨了一下狗爷的话,方才转过弯来,道,“靠,这……这难道就是聚气阵?冬天!你给我出来,要不要这么坑?”可是自己明明是将布阵范围设在了整间屋子之中啊!怎么小得这么可怜啊,这……有个屁用啊!当然,余小刀自然是不知道这小聚气阵方才差点儿启蒙了一只麻雀的思想,余小刀走过去将小聚气阵拿了起来,这透明的蓝色晶体入手,感觉不出来是什么材质,但却很是神奇,明明空无一物,却因为各种法印链接,形成了这么一个球体,一股股微弱的灵气从手掌心流了过来,余小刀方才可以肯定,这恐怕真是自己做完“造”出来的聚气阵了,我靠,之前冬天说过,古时候别人都拿这阵法布满山门,怎么到自己这儿,就变成了拳头大小了呢?哦……明白了,难道昨晚那轰的一声,就是这阵法剧烈缩小的声音?

    冬天一本正经的咳了咳,道:“这个,劫主大人,其实布阵威力如何,与施法者自身的实力很是相关的,这个,虽然小了点儿,但成功了不是,嗯,咱们慢慢来,不急,您刚到绿火,根基不稳,灵气不够充足,自然有心无力,这个,没事儿,以后灵气足够多了,想做多大都行,您看,昨晚消耗完了灵火,今日是不是要凝练很多?”

    余小刀闻言一顿,看了一下,果然灵火要凝练很多,看来这布阵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方法啊!不过,看着眼前这个自己造出来的小聚气阵,好看是好看了,但是没有什么实际用途,这点儿灵气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微不可闻,连蚊子肉都算不上!

    叹了一口气,将小聚气阵扔进了无常石中,余小刀这才出了房间洗漱收拾,老妈已经过去古董店了,他本来也想过去,忽然想起今天是周六,正是白眉约定的时间,也正是李雨晴的生日派对,这时他眉头一挑,哎呀一声,自言自语道:“哎呀,忙着研究阵法,倒忘了通知张老爷子了!”

    正在这时,手机在兜里震动,影门修者部部长白眉,打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