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无心插柳

    更新时间:2017-05-02 11:19:57本章字数:4329字

    当今的修者界有了一丝开始复苏的苗头,无常劫迫在眉睫不假,但伴随着末日传说而来的,更是千百年来最大的机遇。随着鬼皇帝的法宝流入世间,修者界的整体实力上升了一个台阶,除却第一梯队的地位无法撼动,在第一和第二梯队之间,多出了许多依靠法宝提升实力的修者,他们可以碾压第二梯队,但也能轻易被第一梯队碾压。

    修者界的形势由原本的风平浪静变得扑朔迷.离,原本是因为玄学没落,修行一途穷途末路,如今却峰回路转,入世的修者们哪有不转变立场的道理?

    修者界各大势力都忙着参与新一轮的洗牌,生怕在新的修者界秩序中落了下层。于是乎,本被修者们淡忘的“十年会武”在这个关键的当口被重新提了出来,而正巧今年是第十年。

    对于林逍遥来说,这是一个契机,关系到驱魔族林氏一族重回修者界,这一个十年会武,便极为重要!

    虽说驱魔族林家在修者界是个独特的存在,但影响力仍不够,林逍遥急切的需要一个噱头,也正是许久之前和林欣儿谈论过的话题。

    “老爸,不要这样好吗,姐姐会不高兴的。”林小龙嘟着嘴站在一边,偷偷瞥了一眼林欣儿。

    林欣儿冷冰冰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看不出喜悲。

    驱魔族大小姐在十年会武上比武招亲,这样一个噱头,足以在修者界掀起一阵狂风巨浪,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林欣儿对余小刀说让他帮自己一个忙。可是……那晚雨中的一幕在她脑中挥之不去,她却无论如何,也不好向余小刀开口。

    林欣儿向来特别有自己的思想,比武招亲一事她本不赞同,林逍遥的想法与她完全相悖,但奈何她终究是林家人,必须接受一些与生俱来的宿命,何况,哀莫大于心死……她伸手将脖子上的珍珠取了下来,放在手中端详,陷入沉思。这位驱魔族少女的心,却不知不觉中全放在了余小刀身上,又在那晚跟着雨滴一起碎成了无数块。

    在这当口,外来势力染指长宁市,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早有预谋,余小刀赶到新城区。以前在二中混日子的时候,可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卷入真正的黑帮势力争夺之中。

    十字会在长宁市的势力不小,就算是白道上的人,都要避让三分,底下的兄弟成千上万,但是对付这一群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怪物,人海战术是行不通的,再多的人也只是炮灰。

    余小刀到场后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愣了一下,大部分十字会兄弟不知道余小刀的身份,齐刷刷的拿要吃人般的目光盯着余小刀,那叫一个气势恢宏。

    李成坤连忙迎了过来,道:“小刀,你来了。”

    余小刀点了点头道:“李叔叔,这样,您告诉我地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人太多了反而容易打草惊蛇,对李涛没有好处。”

    “你一个人?”李成坤吃了一惊,那天他对余小刀的能力仅仅是惊鸿一瞥,实在没法度量,可偏偏余小刀的眼神中满是坚定,看起来胸有成竹。

    李成坤顿了顿,他是个很理性的人,余小刀随口一点,他就明白了事情的轻重,李涛在他们手上,本就处在下风,带再多的人过去,也会受制于人,与其如此,不如听余小刀的建议,点了点头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行!”余小刀没有拒绝,毕竟他是李涛的老爸。

    ……

    末代吸血鬼们将公会设立在了新城区边上的一座基督教教堂,说来极为讽刺,一群信奉撒旦的异教徒,却冠冕堂皇的站在耶和华的地盘上商议筹谋,十字架上的耶稣并没有活过来将他们诛灭,十字架也没有散发出可以将他们灼烧成灰烬的圣光,他们还喝着教堂中供奉的“圣水”,结果啥事都没有。

    教堂上面的圣坛被撤了,摆上了一张实木长桌,十名高级吸血鬼围坐在桌上。皮特,也就是上一次在赌场赌钱的那名还不到男爵的吸血鬼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低眉顺耳的向首座的侯爵汇报:“啊,尊敬的罗伯斯侯爵,我曾在这里看见过一个中国修道士的法宝,本来是打算献给您的,又被他收了回去,嗯,不过,他是这家伙的朋友……”当然,这群人用的是英文对话,皮特说着,指了指被绑在一边已经晕过去的李涛。

    罗伯斯侯爵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胖子,有着一脸的络腮胡,挺着个大肚子,穿着很是讲究,颇有些像二十世纪的欧洲贵族,闻言脸上洋溢着一丝笑意,道:“是吗?皮特,看来这一次,我要不虚此行了,对了,可找到血祭的少女了吗?亲王大人当年陨落在此,召唤出亲王大人,我等的使命便算是完成了一半。”

    皮特连连摇头,道:“还没有,不过侯爵大人您不必担心,我会让诸葛家也帮忙找,不会耽误亲王大人的复苏。”

    罗伯斯侯爵点了点头道:“嗯,这样的话,到时候我在亲王大人面前给你美言几句,说不定亲王大人一高兴,赐你一滴精血,你就可以瞬间提升为子爵。”

    皮特欣喜若狂,连连点头:“这是真的吗?多谢侯爵大人。”

    “嗯。”罗伯斯侯爵扬了扬手,接受皮特的顶礼膜拜,正这时,“吱呀”一声,紧闭的教堂大门,忽然从外被缓缓的推开,在场的吸血鬼们都只觉得自己两颗犬牙一阵发酸。

    十数道目光发着幽幽的绿光,齐刷刷的瞪了过来。

    一个少年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少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自言自语:“果然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吸血鬼把教堂当成大本营,实在是奇事啊。”

    “你们是谁?”一个末代吸血鬼情急之下叫了出来,当然,依旧说的是英文,但是这句简单的英文余小刀还是听的懂的,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皮特面色一变,附身在罗伯斯侯爵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罗伯斯的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用比皮特还要娴熟的汉语说道:“十字会老大李成坤,嗯,你倒是有胆识。”随即将目光停留在余小刀身上,道:“听说你用一块玉佩与皮特豪赌了一场,不知道那块玉佩还在不在,与我再赌一把如何?”

    余小刀早已将在座吸血鬼的实力看了个大概,最强的就是说话的这个人,拥有着相当于第二阶梯修者的战斗力,其余的有第三梯队,也有第四梯队,总之,自己能够应付过来。

    余小刀极其轻松的走进了教堂,李成坤自然也不虚,李涛体内神魂依旧健康,余小刀暗暗庆幸,还好,来的算是及时。他抬头看了看罗伯斯,打趣道:“哦?你拿什么跟我赌呢?我可不要钱。”

    李成坤道:“诸葛家要对我李家出手,可以,但祸不及妻儿,抓我儿子算什么?我李成坤今天来了,就在这里,有什么事,我们当面谈,放了我儿子。”

    罗伯斯将目光“依依不舍”的从余小刀身上移了过来,高傲的道:“这张桌子上只有十个座位,倘若你能坐的下来,我们倒可以谈谈,坐不下来,那就算了。”他话中的意思,是说李成坤没有资格和他们谈条件,吸血鬼工会早已决定帮助诸葛家整合长宁市地下势力,这是一早便定下的计划,容不得改变。

    余小刀忽然想到了电影中黑社会的谈判现场,这样的场景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此时面对的不是敌方黑社会势力,而是一群吸血鬼。

    确定李涛安全,余小刀也不再那么紧张,呼呼的松了一口气,没有理会罗伯斯的话,对李成坤道:“李叔叔,待会你去把李涛解下来先走,我随后就来。”话音一落,百鬼夜行而出,直取罗伯斯。

    “哼,好大的口气。”罗伯斯没有想到余小刀突然发难,喝了一声。

    侯爵级别的吸血鬼远非皮特所能比,牛头神蓄力一击竟然被它躲过,余小刀微微讶然,九道麒麟魂如同跗骨之蛆般紧随其后,大战一触即发,可惜这层次的战斗,李成坤插不上手,这十字会老大站在一旁惊讶的合不拢嘴,竟然不合时宜的想:倘若放飞几只鸽子,眼前的场景真是完美。

    ……

    林逍遥定下十年会武比武招亲之事后,林欣儿回了长宁市,心中空落落的,只觉得丢失了某种重要的东西,下意识的摸向脖子间,空空如也,才记起自己将珍珠取了下来,她开着车经过教堂,忽然一股浓浓的妖邪气息传了过来,这股妖邪之气实在诡异。

    驱魔族的行为准则驱使着她停下车,掏出天狼符咒,小心翼翼的向教堂靠拢,琢磨了片刻,推开了教堂门,一股腥味迎面扑来,晃动的身影之中,有一个无比熟悉。

    “小刀?”她猛的一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余小刀,心中扑通一跳,但目前这个形式却让她来不及去想儿女私情。

    余小刀听见喊声那一刻回头看见了多日未见的林欣儿,有几分意外惊喜。罗伯斯发现自己错估了这少年的实力,李涛已经被救走,却还僵持不下,他抽身而退,向李成坤扑去,余小刀立刻做出反应,大喝一声:“回来!”一股巨大的吸力自他手中传出,罗伯斯身形一缓。

    “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式神,天狼!”服用了七里寻香的天狼看上去比之前更加的细致,毛发更加真实,宛若实体,威力大大提升。

    罗伯斯触不及防下险些被狼牙一口咬个对穿,吸血鬼的速度一向极快,躲了开来,爪子在林欣儿肩头一挑,林欣儿哎呀一声,鲜血已染红了衣襟。

    “林欣儿!”余小刀大惊,一道气浪逼退众吸血鬼,凌冽的杀气瞬间充满整个教堂,足可以让人心里发毛。

    “玄月处子之血!竟然是玄月处子之血,亲王阁下,请接收您的祭品,重新降临世间,引导血族!”罗伯斯嗅了嗅空中新鲜的血腥味儿,忽然脸色一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吸血鬼们豁然退回了圣坛上,虔诚的单膝跪地。

    冬天有些不安道:“劫主大人,有一种奇怪的气息,很强大……”

    吸血鬼造成的伤口不同一般伤口,毒性蔓延会伤及全身!林欣儿的轮回宿命,再次应验,她柳眉紧蹙,紧咬嘴唇,额头满是汗珠,全身开始乏力。余小刀焦急万分:“冬天!这可怎么办?”

    “把毒血吸出来!”冬天当机立断。

    余小刀一愣,再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一埋头,嘴巴轻轻的碰在了林欣儿的肩头。

    林欣儿无力反抗,脑子里嗡的一声,只觉得空空如也,伤口似乎也不再那么疼痛,脸上如同火烧一般。

    罗伯斯等吸血鬼开始冒出一长串的英文,只是余小刀暂时无从理会,几口毒血吸了出来,吐在地上,扯下一片衣服,将林欣儿的伤口紧紧的包扎起来,一看林欣儿面色通红,以为仍是毒血作怪,忙问道:“好点儿了吗?”

    “好……好多了……”林欣儿的语气竟然无比的娇羞,余小刀替她吸取毒血的一幕在脑中无限放大放大,挥之不去,只觉得脸上是越烧越烫,微颔螓首,百媚横生。

    “呃?”可怜情感白痴余小刀却完全不解风情,挠了挠头,只觉得多日不见,林欣儿怎么越发变得奇怪了?

    忽然,一道金光在吸血鬼中亮起,一股极度危险的预感瞬间爬满了余小刀的心头,地上和林欣儿肩上的鲜血化作一点点血沫,朝着那金光飞去。

    空气中猛的一颤,李成坤意识到有些不对,扶着李涛不知道躲在何处好些。余小刀沉声道:“李叔叔,快走。”这金光中绝对有着某种恐怖的东西,李成坤和李涛毫无战斗力,林欣儿也受了伤,倘若出了什么事儿,自己一个人保不全他们三人。

    李成坤会意,不再停留,拔腿就走。

    一连串沉沉的英文响起,与现世的英语发音差别有些不同,余小刀也不知道说的什么,只知道那金光潇洒而去,一个瘦削的身形出现在众吸血鬼之间,他身上干巴巴的苍白没有血色,两翅确实金色,罗伯斯等人在周围顶礼膜拜。

    余小刀忽然想到,亲王?莫非就是传说中最厉害的那种吸血鬼?而这吸血鬼亲王身上散发的气息,绝非一般吸血鬼可以比拟,起码拥有第一梯队的战斗力!

    一个亲王级别的吸血鬼在长宁市复苏,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会不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余小刀忽然变得极为担心,今日本是来救李涛,却无心插柳,唤醒了一只吸血鬼亲王,要说命途多舛,在长宁生活了这么多年没觉得这个城市有什么特殊。可无常石一出,啥事儿都跟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