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情根深种

    更新时间:2017-05-02 12:49:11本章字数:1845字

    下班后,刚回到家,安然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但安然还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

    “是我”。

    安然一下就听出是肖旭的声音,“你回到了”。

    “嗯,给你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哦,好,注意休息,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立马告诉我。”

    “嗯,你也要记得好好吃饭。” 

    “嗯,我知道。”相互寒暄后,两人都沉默了。

    “那我就去开会了”肖旭说道。

    “嗯,你去吧!”两人就挂了电话。

    肖旭看着手机,心里突然有股暖流,向一个人报平安,看来还不错。尤其是那个人还是安然。肖旭也觉得,自己这次生病绝对是因祸得福。

    放下手机,换了衣服,肖旭就立马去向旅长报到了。

    安然正在吃饭,突然电话响了,显示提醒“妈”。

    安然就接起电话,“喂,妈,什么事啊。”

    “你这星期有空吗,有空了回来一趟。你伯母给你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我看过了,挺不错的。妈也不想逼你,可你今年都26了,应该考虑一下找个男朋友,总不能真的一个人过一辈子吧!”

    “哦,妈,我有男朋友了。”安然嘴里含着饭,含糊不清的说道。

    “啊,什么时候。”安妈妈彻底惊讶了。这孩子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而且也没动过心思去谈恋爱。现在竟然有男朋友了,怎么能让她不惊讶呢?

    “今天”。

    “啊,”安妈妈又一次惊讶了。按照安然的性格,就算找个男朋友也会瞒着家里,不会立马就说。安妈妈觉得今天的安然有点奇怪。

    不是安然奇怪,只是他们不明白。你等了10年的人,你都不确定他是不是还会出现时,他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做他女朋友时,你怎么会拒绝。本以为,失去他自己是这辈子人生中唯一的遗憾。现在他出现了,遗憾也就消失了。等了10年,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她怎么还会放手。10年都未冲淡的感情,她怎么还会不确定。

    “那你什么时候带他回家来一趟。”安妈妈换了语气说道。

    “妈,我们今天才确定关系,最起码也要过几个月再回家吧。”

    “哦,也对。”安妈妈点头说道。“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是做什么的,叫什么,今年多大。”

    “妈,怎么认识的,说来话长,以后再说。他叫肖旭,现在是X军区的上校。”

    “哦,这样啊,那挺好”。听了安然的解释,安妈妈瞬间接受了安然已谈恋爱的事实,毕竟 男方是个军人,还是上校。因为安然是军医,前几年,安妈妈还经常希望安然找个军人嫁了。她觉得,当今社会,可靠的男人好像也只有军人和医生了。

    和安妈妈通过电话后,安然就下楼散步了。想着白天所发生的一切,感觉今天发生了好多事,那么不真实,又那么美好。想着他俩兜兜转转,现在又走到一起,内心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高兴。鬼使神差的,安然拨通了肖旭的电话。

    “喂”。肖旭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轻快,这还是这丫头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想着自己原来已经住到丫头心里了,心里就忍不住雀跃。

    “怎么了。”

    “啊,没事,就是突然想给你打电话了。”安然有些不好的说。

    听着安然的声音,肖旭不用看也知道这丫头又不好意思了,胆子还是那么的小。肖旭不禁哑然的笑了一下、

    “我刚从旅长那里回来,本想给你打电话呢,谁知道你先打过来了。”

    “哦。”

    “我这一段时间,可能有些忙,等过段时间,闲了就去找你。不过电话会一直开着,有事打电话就好,我有空就会回。”

    “好。”

    “没事也可以随时打电话,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哦,”安然害羞的回了一句。

    电话那端,肖旭又笑了,这丫头怎么又害羞了。所以肖旭没话找话的说“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吃了饭,在楼下散步,你呢,吃饭了吗”

    “还没呢”肖旭想染安然心疼,故意不在意的说。

    “听完,安然就说,那电话挂了吧!你赶快去吃饭,记得吃清淡一些,别忘了吃药。”

    “不着急,我待会儿就去。”

    “你先去吃饭吧,大不了我待会儿再给你打电话。”

    “好。”听着安然的焦急的话语,肖旭没再逗她,挂了电话。

    眼前不禁浮起这丫头以前的样子。以前的她也是胆小、害羞、话很少。为此,肖旭经常逗她玩,看着她脸红,不好意思的低头,肖旭就觉得这是一件特别赏心悦目的事情。

    那丫头话少的可怜,你和她说话,她的回答几乎都在3个字以内“啊、哦、好、嗯”。为此,肖旭经常故意气她,因为一气她,她就会跟你理论,话就会多起来。

    那丫头虽然话少,但心却极细,也很善良。她很容易就会观察到一个人的心情是不是好。他俩还是同桌的时候,有一次他心情不好,下课了有人跟她说话。她几乎都是拒绝的。他感到奇怪,便问“为什么”。她说“我以为你今天心情不好,就安静一些,省的你烦。”因她一句话,它的坏心情也瞬间烟消云散。还有一次,他感冒了。他平时生病从不喝药,因为他觉得没用。但当她问,“我有感冒药,你要喝吗?”鬼使神差的,他就喝了,第一次觉得药也没那么难喝。或许就是在那些不经意的瞬间,他对她便情根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