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照片中的本子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1:05本章字数:2042字

    “你说了的啊,不许反悔。”薇薇又伸出小手指跟我拉了勾。

    本来还想趁着这次出游体验一下坐飞机是什么感觉,这下可好,薇薇死活不同意,坐飞机的梦想是泡汤了。

    薇薇似乎是发现我有些不高兴,就靠近我的怀里:“现在飞机事故太多了,我怕……”

    其实薇薇的担心也不是无中生有,近年来电视上报道的飞机失事的确太多,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知道她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

    回到家里我就先去了洗手间,看着满手泥垢的手,回想起刚刚抓着那疯女人的脚踝,可能是她穿得太单薄了,入手那一刹那极为冰凉。

    就像是一具没有了体温的尸体!

    想到这里我立刻拧开了水龙头,把手洗干净,刺骨的凉水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我可是看着那疯女人跑的,尸体怎么可能会动。

    我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忽然发现周围静的出奇,什么都感觉不到,甚至连头顶的灯光都察觉不到。

    若不是我知道自己站在洗手间里,我还以为自己在一个幽闭的空间里,就像是黑洞,周围不存在任何事物和音源。

    阿嚏——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用力抽了抽鼻子,想不到我这么结实的身体,大冬天早晨连续跑出去两次都扛不住。

    就是这个喷嚏,让我一下子回到了现实当中,等听到外面不时传来的炮竹声,还有薇薇在客厅跟老妈小声说着什么。

    “吃药吧,喝水都喝掉。”

    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薇薇已经准备好了药片和热水,递到我面前一副担忧的样子。

    我只是结果了热水,对于吃药我是本能的抗拒,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喷嚏而已,根本不用这么小题大做。

    薇薇还是不依,偏要我吃药,幸好老妈过来劝了劝他,说我从小时候就抵触吃药。

    “还是老妈了解我。”我嘿嘿一笑,却惹来我老妈的白眼,说我贫嘴。

    站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之前就是这扇窗户被那疯女人砸的叮当作响,上面还留着被石子砸的痕迹。

    我用手蹭掉痕迹,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时候楼下有五个小孩子结对跑到楼下,其中一个带着一个红头带,手里拎着树枝,像是其中的小头目。

    “走,我带你们去那边,也许能捡到炮。”那个小孩颇有经验的样子说道。

    经他这么一说,其余四个小孩都大声吆喝叫好,跟着那个红头带小男孩朝着小区后面跑了过去。

    真是一群孩子,想当年我跟袁胖子几个人也是这么玩过来的,专门等着大人们放完了挂鞭,我们就最在一堆炮皮中翻找没有被引燃的炮竹。

    估计这群孩子会找到不少吧,后边那栋的袁胖子一家人应该刚好放完炮竹。

    回过头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薇薇已经到我老妈那屋去了,两个人亲密的就像是母子,正在翻看着厚厚的大红本子。

    这,这不是我家的相册吗?

    看来老妈已经把薇薇当成一家人了,完全没有间隙,正指着上面的照片小声说着什么,薇薇咯咯笑个不停。

    “看什么呢,笑成这样?”我觉得可能会比较有趣,就凑了过去。

    薇薇见我过来,捂着嘴笑的更加放肆了。

    我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好家伙,相册上面穿着一身黄色龙袍,额头正中心点了一个朱砂,画着夸张的妆,看不出来是男是女的一个小孩子不正是我嘛!

    小时候无知的情况下,被爸妈带着去拍了这样的生日照,居然还拿出来给薇薇看,我这二十多年的老脸都丢尽了。

    “妈,你怎么……”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内心的感觉了。

    老妈根本不在乎我说什么,继续翻着相册,上面有我每一年过生日或者出游时候的照片,我记得在背面都写有日期,是细心的老爸记录下来的。

    到了后来的照片还算能看了,那会儿我已经知道了好看难看,有一年我死活都不再去那家照相馆,无奈爸妈只能带着我去了别家照相。

    之后家里有了相机,老爸喜欢用照片记录我的成长,不论是掉水沟还是爬树裤子被刮坏,我的惨状都被照片给锁在了相册里。

    “这些就不用拿出来看了吧。”我要求老妈不要在翻了。

    可薇薇坚持要再看,我只能无奈地陪在旁边,而老妈则指着相册上的照片说道:“这是三岁的时候,这辆小车还在我们家下房呢。”

    没想到儿时的红色三轮小车老爸给带了过来,我还以为搬到这里的时候就扔了呢。

    我无奈地深吸一口气,照片上的我可是穿着开裆裤,看薇薇的样子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现在被我抱一下都会脸红。

    “妈,说说我的光辉事迹啊。”

    我一下子把相册往后翻了好几页,这期间自然跳过了很多年的照片,指着照片上一个捧着小本子带着红领巾的小男孩。

    这张照片是我上小学的时候,个子在班级里还不算高,却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领奖的舞台上。

    老妈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脸色木然,一副沉默的样子,似乎对这张照片不愿意多说什么,或者是……

    “妈,你忘了?作文大赛啊。”薇薇在旁边看着,我怕老妈尴尬就在旁边小声提醒了一下。

    可老妈还是那个样子,只是盯着照片上的我,然后又木然地看看我,似乎已经不记得照片上的事情了。

    这可是我上学期间最值得称赞的事情了,老妈竟然给忘了?!

    老妈怎么可能忘了,当时得了全国作文大赛第一,在本市里可是上了报纸的,就连在学校都连续播放了一周这个好消息,弄得当时全校人尽皆知。

    对了,照片上作文大赛获奖的本子我没舍得用,还保留在老爸的书架上,前些年我对其还有印象呢。

    为了证明我没在说谎,也为了在薇薇面前炫耀一下,我立刻起身到老爸的书架上翻找。

    “奇怪了,我明明记得在这个隔层啊。”我在胸口高的书架隔层上找着,印象中的书籍都在,唯独没有了我获奖的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