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在防盗门后面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2:19本章字数:2039字

    我进屋关上了门,打开窗户通风让霉味散掉。

    以前我总是在外面忙活,家里的事情都是薇薇在操心,想不到这才走了几天,家里就积攒了这么多霉味。

    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给薇薇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到了公司,并且嘱咐她关好了门窗。

    我可不想我不在的时候,疯女人去那边打扰我的家人。

    在电话里听着薇薇说了好多关心我值夜班的话,我内心有很大触动,甚至有一瞬间想要说出短信的事情,但我还是忍住了。

    挂了电话,我靠在沙发上长长出了口气,犹豫再三还是给那个没有号码的短信回复道:“快告诉我为什么。

    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就接到了短信,跟我回复的消息一样:快告诉我为什么。

    我还没琢磨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下面紧跟着又回复道:“等。”

    等?

    这个回复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会真像我想的那样,把我哄骗到了这边,然后对我的家人做一些什么吧。

    应该也没有那么简单,毕竟老爸在家,而且大过年的小区里都是人,随便喊一嗓子就会有熟人过去帮忙。

    越想越让我心不安,索性打开电视机,将声音调大一些,看着重播着昨天的春节晚会,才能让我稍微安心一些。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一阵凉风将我吹醒,这才发现之前打开的窗户没有关上。

    电视上已经没有节目,全部都是雪花,霉味也散的差不多了。

    我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小区里面路灯昏暗,外面已经没有了人影。

    关上窗户,我自嘲地笑了一下,看来真的是被短信给恶搞了,现在这种不显示号码的短信软件网上就能下载……

    当我准备关掉电视回屋睡觉的时候,手指刚接触到电视开关,这才想起来我回来的时候,整个小区都是停电的,那电视……

    看着电视上面的雪花,不断传来沙沙声,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

    或许,在我进屋以后就来电了,我试图安慰自己。

    忽然楼上传来了一个撞.击声,好像是家具被挪动的声音,而且还传来了一男一女争吵的动静。

    咦?难道楼上那小两口没有回家过年?

    楼上传来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两个人都在各自说着什么,虽然声音很大,可我却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最后女人的声音已经开始变了声调,像是在叫喊,又像是在求饶,似乎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威胁一样。

    大过年的这小两口还在吵架,虽然在我印象中这对小两口就没消停过,可这次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救命!”

    女人求救的声音真实且清晰,让一直坐在沙发上听热闹的我全身一震,这半年来还是头一次听到吵架吵到求救。

    也许只是偶有口角,毕竟是两口子,是人家的家事儿,我也不好插手。

    紧接着传来一阵响动,听起来似乎真的大打出手了,我这才拿起钥匙开门出去,跑到楼上去敲门。

    可任由我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回应,屋里还是传来吵架声,似乎根本没有人听到我的动静。

    这么大的敲门声都听不见吗,我开始有些着急了,生怕这小两口因为情急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咚咚咚——

    我又加了一些力道,有些像是砸门了,可里面仍旧能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却根本没人理睬我,就连整栋楼的声控灯都没有亮。

    其间屋里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已经不行了,我只能将耳朵贴在门上,才能听见她哀求的声音。

    “臭娘们儿!”

    “子皓,我真没有背叛你,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女人的声音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似乎是靠在门上,我才能听得这么真切。

    这个叫子皓的男人我见过很多次,全名吕子皓,高高瘦瘦,寸头带个眼镜,平时挺斯文的样子,总是挂着笑容,平时也很阳光。

    “跟我结婚了以后,我才知道你婚前那么随便,这也就算了,现在还跟前男友联系,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听出来了,这就是吕子皓的声音,只不过因为怒火已经变得癫狂,声线都颤抖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单凭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破门而入,必须要求援才行。

    我敲了一下对面屋的门,根本没有人理睬,就连四楼的门我都敲过了,同样没有人回应,似乎整个单元就只有我们这两户人家。

    虽说小区里住的都是同龄人,大过年很有可能都会父母家去了,但也不至于……

    又是咚的一声,门发出一声巨响,同时传来了一个女人吃痛的声音。

    我拿出手机直接报警,可在信号一栏显示着:无服务。

    该死的,这破手机怎么在这个关键时候没信号,想要打吕子皓家里的电话也不知道号码,平时虽然有走动,但没有交换过电话。

    “别,求求你,别……”女人求饶的声音传了出来,能听出来已经很虚弱了,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重击。

    紧接着那女人闷哼了一声,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隔着一扇防盗门,我站在外面,似乎跟防盗门的另外一边处在两个世界,只是这时候对面也安静了下来。

    听着刚才的闷哼,我心里咯噔一下,现在对面这么安静,难不成吕子皓他已经……

    我震惊地盯着那扇防盗门,漆黑之中看不清它什么颜色,但我似乎能想象得到门后面的场景,吕子皓手里正握着凶器,满手鲜血,低沉地喘着气。

    忽然间我想象中的吕子皓抬起头盯着我,似乎是知道了我发现了他行凶,缓缓向我逼了过来,隔着那扇防盗门就冲我挥刀刺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挡了一下,眼前却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大口地穿着粗气。

    我紧靠在对面屋的门上,手里握着没有信号的手机,要是被吕子皓知道我撞破了他谋杀的事情,那我和薇薇岂不是……

    借着下面门缝里投射出来的光线,我隐约能看见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流了出来,皮鞋踩在上面发出吧唧吧唧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