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数台阶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3:36本章字数:2032字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这整个屋子,天花板上的红色开始慢慢扩大,沿着墙壁向下,覆盖了周围所有的家具。

    整个屋子都变成了红色,甚至这些血红到了我脚边,像是被感染了一样,缓慢地爬上了我的小腿。

    我吓得往旁边躲了一下,这才发现屋子里一点一样都没有,就连刚才刺鼻的血腥味都不见了。

    而我已经满头大汗,不敢靠近任何家具,站在原地大口地喘着气。

    不行,我还是要去三楼看看。

    我推开门,用手电筒照着通向三楼的楼梯,金属材质的楼梯扶手反射着光,跟白天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忽然手电筒的光线慢慢变暗,最后熄灭,整个楼道里又变成了一片漆黑。

    我手机屏幕上的这点光线聊胜于无,索性收了起来。

    我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了,可好奇驱使我往楼梯上迈了一步,并没有发生异样的事情,只是今晚这楼道里太安静了。

    就算眼睛适应了黑暗,也很难分辨出眼前的东西,甚至连脚下的台阶都看不真切。

    九个台阶,我以前在上楼的时候无聊数过,之前我已经迈了一步,再走八步就能到二楼与三楼之间的地方。

    六步迈了出去,仍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就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疑神疑鬼,若是有人看见,肯定以为我疯了。

    我松了口气,紧接着一口气迈了三步上去,摸着楼梯扶手也倒了拐弯的地方,看来我的确没有记错。

    可当我刚要转弯往三楼走的时候,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让我本能的往前迈了一步。

    这一步让我觉得地面高低不平,似乎我的一直脚踩在了……

    台阶上!

    我弯下腰用手摸索着地面,的确是踩在了台阶上,可我印象中整个楼梯就只有九个台阶,怎么会出现第十个台阶?

    我迈了上来,用脚蹭了蹭前面,确定是平地了之后又量了一下扶手的高度,跟平时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个台阶而已。

    难不成是我记错了?

    站在二楼与三楼的拐角处,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告诉自己可能是记错了,但看着三楼,黑的就像是黑洞,几乎能吞噬所有靠近的东西。

    我用手机屏幕的光亮照着前面,看不到太远,也足够我一步步往台阶上走的了。

    这次我一步步数着台阶,果然当我踩在了第九阶的时候上面还有一个台阶。

    踩了上去,我右面就是吕子皓家了。

    看到吕子皓家的门紧紧关着,我立刻就收起了手机,生怕这点光亮让他察觉到,因为在我追下楼的时候这扇门是敞开着的。

    吕子皓回来了!

    可我在单元门口没有见到吕子皓的车,说不定他把车藏到哪里,等着白天的时候再清理血迹。

    忽然间我想起来,刚才我用手机照亮上来的时候,在楼梯上半点血迹都没有。

    之前脚印和拖动行李箱形成杂乱的血印,刚才在我上来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看见,总不能在他回来的时候就将血迹擦掉了吧。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擦掉的话地上应该还有水迹,我应该比他回来只慢了一点点。

    我伸手去摸了一下地面,没有印象中的血迹,反而摸到了不少灰尘。

    这是怎么回事,就算子皓清理掉了血迹,也没有道理这么快地上就落了尘土,而且看样子还不少。

    我抬头看着上面的标识,隐约能分辨出一个红色的数字3。

    这里是三楼没错,可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

    我站在那扇防盗门前,感觉另外一边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能听见我自己的心跳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完全感觉不到有任何声音,我就慢慢靠近那扇防盗门,将耳朵缓缓贴上去。

    深冬时节,这扇防盗门十分冰凉,直到我适应了这个温度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面。

    根本听不到防盗门后面又任何动静,就好像屋里根本没有人。

    本来我已经做好了有人开门就立刻跑的觉悟,听到没声音胆子也大了起来,轻轻敲了两下防盗门。

    真的没人?

    我像平时敲门一样,楼道这么安静,屋里有人话没道理听不见。

    吕子皓去哪了?

    杀人潜逃,这个词立刻出现在我脑中,目前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得通了。

    回到家里我赶紧用手机报了警,电话那边的警察似乎没有睡醒,含含糊糊应了一声,说已经备案了。

    挂了电话等了好一会儿,睡意席卷过来了,也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于警车的声音,最后实在扛不住睡着了。

    早晨被闹钟叫醒,我伸了一个懒腰起来,像平时一样洗漱。

    在刷牙的时候我还想昨天警察到底来没来,反正平时我睡觉都很死,就算来过了也不知道。

    咚咚咚——

    屋门被人敲响,我赶紧漱掉嘴里的牙膏,心里嘀咕这大过年的是谁一大早就找我来了。

    我伸手刚要开门,就听见外面有人又敲了敲门,同时说道:“我是楼上的,你家停水了没有,有人吗?”

    已经握住门把手的我又松开了手,听到外面的确是吕子皓的声音,整个人就跟活见鬼似的僵在原地。

    我脑子一片空白之后,反应过来就通过猫眼看向外面,果然是吕子皓!

    看到吕子皓不航不忙的样子,穿着平时的皮衣,正点了一根烟在那里吐着烟圈,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一样。

    “奇怪了,车在人不在?”吕子皓不解地嘀咕了一声。

    听到这里我心咯噔一下,对了,吕子皓认识我的车,所以他才确定我回来了。

    这个时候我听到楼下有高跟鞋的声音,可猫眼中我只能看见有人影慢慢走上来,同时吕子皓也听到了,正探头探脑地向下看。

    吕子皓掐灭了烟头,扔在地上似乎是做了一个捻的动作,在手上哈了一口热气,微笑着对下面就要上来的人打了个招呼。

    下面那人应了一声,能听出来是个女人,紧接着我看到一头黑长直的头发出现在猫眼的视野边缘。

    “怎么你男朋友车在下面,人不在家啊。”吕子皓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