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十二点的三楼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6:40本章字数:2115字

    我把手机拿起来,正准备点开短信,外面就传来了薇薇的声音。

    “都这么半天了,还没洗好吗?”

    “洗完了。”我立刻放下手机,用毛巾擦干了头发和身上的水珠。

    嗡嗡——

    被放在洗衣机上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我好奇地扭头一看,这次不是短信,而是电话!

    我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里咯噔一下,竟然没有任何的号码,只显示了三个字:无号码。

    这,这是那个疯女人打过来的!

    感觉着手上不断传来的震感,前几天我的确是想找到疯女人仔细聊聊,可到了这个时候却又犹豫了。

    接,还是不接?

    “管她说什么,姑且先听听再说。”我在心里暗自打定了主意,同时按下了接听键。

    可我刚把电话放在耳边,就听见对面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糟了,是我接慢了,那边竟然挂了电话。

    我尝试回拨却打不通,提示我该号码正忙,让我稍后再拨。

    于是我就顺手点了短信,上面有两条一样的短信,都写着:三楼晚上十二点。

    我奇怪地看着短信,在心里嘀咕道:“三楼?那是指的是我住的小区,那三楼就是吕子皓家门口?”

    为什么又是晚上十二点,上次我就看见了那么诡异的事情,在三楼连疯女人的影子都没看见。

    该死的,怎么这疯女人总是这么奇怪,前几天忙着走亲戚也没消息,等我一停下来就忽然冒了出来。

    等等,这疯女人不会是知道我这几天没时间,所以才在我休息了之后才发短信约我。

    “我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我又想起来了疯女人这句话。

    我感觉整个人又身处冰窖当中,太不喜欢这种感觉了,这回一定要一次性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洗完澡出来我就看见薇薇瞪着她的大眼睛,一副饶不了我的样子盯着我。

    “怎么了?”被她看我的很不舒服,我心里咯噔一下。

    薇薇双手叉着腰:“这么半天热水肯定都被你用没了,我用什么?”

    就这点小事儿啊,我还以为她又听见我手机来短信了呢。

    “我没用多少热水……”

    我话还没说完,老妈就走过来责怪我,说我用了太多热水,这下薇薇洗澡可就要等一会儿了。

    见我老妈过来,薇薇就冲着我挤了挤鼻子,然后极为讨好地拉着我老妈的手臂:“阿姨,没事儿的,我回家再洗就好了。”

    “要回去?怎么不多住几天?”看来老妈是太喜欢薇薇了,不舍得她走。

    一听薇薇要回我们的住处,我也帮着老妈劝说,因为我还要在晚上十二点去三楼找那个疯女人,要是薇薇在二楼的话,我怎么……

    最后谁也拦不住薇薇,还是老爸出面让老妈不要搀和我们年轻人的事情,要自立就要从现在开始。

    我真是服了老爸了,就连这个时候也不帮我说句话。

    也没什么收拾的东西,反而老妈给我们拿了不少亲戚送过来的礼品带回去,弄得后备箱都装不下了。

    “都拿着吧,反正我跟你老妈也吃不了这么多。”老爸平时就很大方,对于这个喜欢的不得了的儿媳妇儿更是大方。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就跟薇薇说了,说晚上公司有事情要紧急加班。

    这次薇薇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说刚才在我洗澡的时候就听见我电话震动不停,还说让我注意身体别累着了,能偷懒就偷懒。

    把薇薇送到楼下我就开车到了小区门口,将车停好了之后就步行回来。

    距离晚上十二点还有几个小时,我干脆就在街上随便转转,平时总是跟薇薇在一起,街边一些小吃她总是拦着我,说不干净。

    这下薇薇不在,这些东西我总算有机会都尝个遍了。

    可我一摸口袋就五十块钱,现在这个物价根本不够买什么东西的,这才想起来钱包在走亲戚的时候就放在薇薇挎包里了。

    最后无奈我只能在小区门口找了一家面馆,这个时间里面没什么人吃东西了,我就简单地要了一碗面条。

    老板把面条端上来的时候客气地跟我打了一个招呼,紧接着说道:“小伙子,我看你眼熟,是不是就住这附近啊?”

    “我就住这小区。”我往小区的方向指了指。

    “怪不得呢,我这点也开了几年,你一进来我就看你眼熟。”

    接下来我不紧不慢地吃了面条,老板在吧台后面不知道在用计算器算着什么,偶尔还会拿出一沓钱来沾着唾沫点钱。

    在我吃面这会儿工夫老板都没再跟我说话,我也只是吃我的面,尽量耗着时间。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十二点,我走到吧台结账。

    “结账是吧。”老板有些慌张地将手里那一沓钱给收了起来。

    看他有些紧张的样子,我就开了一个玩笑说道:“我在这儿坐着看你点了一晚上的钱,开面馆赚得不少啊。”

    这话一出口,老板的脸色就不对劲了。

    我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看着老板给我找钱的手都有些发抖了,我尴尬地接过钱数都没数就塞进兜里走了。

    从面馆里出来我还回头看了一眼,那老板急忙就出来关了店门,然后把折叠铁门给拉了下来。

    好像在防贼一样,我在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步行回到小区,看着小区里还有不少人出来活动,大人小孩都是穿得十分暖和,其乐融融。

    真是有些羡慕这些一家三口了,忽然有种迫切要跟薇薇组成家庭的感觉,也生一个小孩,每天带着孩子出来遛弯该是多美好啊。

    走到单元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二楼的灯已经关了,看来薇薇已经睡了。

    我走在自己家的楼道里,就好像是窃贼一样,在手上哈了口热气,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就连声控灯亮了都会让我觉得被发现了似的。

    到了二楼,走在我家门口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是在不好形容。

    我迅速走到了三楼,因为动静太大,三楼的声控灯也亮了起来,我就立刻躲到了三楼和四楼之间的拐角处去了。

    眼看着时间还有五秒就到了十二点,却丝毫没有看见那疯女人的影子,除了我之外一点动静都没有。

    五、四、三、二、一……

    时间跳到十二点整,同时整个楼道的光亮瞬间消失,一片黑暗,就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