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发霉的屋子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6:58本章字数:2056字

    瞬间的黑暗让我眼睛根本适应不了,就像是盲了一样,只能扶着楼里扶手才能感觉自己还在楼道里。

    同时我拿出手机,借着屏幕微亮的光,这才能稍微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龟裂的墙壁,满是尘土的台阶,就连我扶着的扶手都落了一层灰,吓得我立刻缩回了手,却在自己手掌上看不到灰尘。

    仔细一看周围还是原来的样子,只不过一切在黑暗中都稍显诡异。

    我松了口气,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怎么都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还没有见到疯女人的影子?

    嘭——

    我听到一个剧烈的声音,用手机屏幕照了过去,似乎就是……

    又是砰地一声,这次我听得真切,果然就是从子皓房间里传出来的。

    薇薇不是说着小俩口出去玩了嘛,屋里怎么还会有人,难不成这几天就回来了,还是说遭了贼?

    从吕子皓家里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开始隐约能听见一些微小的说话声,似乎有人在试图解释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脏莫名其妙地跳了一下。

    紧接着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从屋里转移到了客厅,然后就听见一男一女清晰的争吵声。

    这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就好像经历过一次,似乎……

    “救命!”

    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声喊叫了着,同时我心里咯噔一下。

    这,这不就是吕子皓的老婆,小满的声音嘛!

    我一下子回想起那天晚上我在楼下的时候,也听到了小满在叫着救命,音调和方式都跟现在差不多,就连时间也……

    一模一样!

    就跟那天晚上一样,防盗门发出砰地一声,我猜想大概就是小满被吕子皓推着撞在了上面,或者跌倒在上面。

    “臭娘们儿”

    “子皓,我,我没有背叛你,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小满哀求的声音隔着防盗门传了出来。

    我听着一模一样的对白,甚至能想象到小满哀求的样子,和吕子皓愤怒地盯着小满,在逼迫她说出一些什么。

    吕子皓的声音紧接着传了出来:“跟我结婚了以后,我才知道你婚前那么随便,这也就算了,现在还跟前男友联系,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好像那天晚上的情形又在我眼前重复播放,我立刻回过神儿来,很有可能这次就是真的。

    于是我疯狂地砸着门,甚至能看到墙皮灰从门框上掉下来,俩面却对我的敲门声置之不理,就跟没有听到一样。

    果然一切都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样,我的敲门声对面也根本听不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几乎在瞬间就用光了力气,扶着门大口喘气。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信号栏显示着无服务。

    本来我也对报警没有寄予什么希望,无奈收起了手机,这时候就像我意料中的一样,防盗门那边传来了一声闷哼。

    是血......

    我低头看着从门缝下面溢出来的液体,跟那天晚上一样,带着轻微刺鼻的腥味儿。

    跟那天晚上一样,小满应该是被害了,而吕子皓过一会儿就会拖着大行李箱下楼。

    果然整个楼道里静了下来,这么吵闹的声音竟然没有一户人家出来查看,只有刺鼻的血腥味儿开始在楼道里蔓延。

    对了,薇薇不是在楼下住着,难道她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我急忙跑到楼下敲门,可薇薇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我敲门声在里面回荡着。

    我拿出钥匙开门,可就在我拉开门的一瞬间,上面有不少灰尘落下来,呛得我后退了好几步。

    我的天,哪来的这么大土。

    我捂着口鼻咳嗽了两声,刚把一只脚迈进去就感觉不对劲,怎么屋里这么大的霉味?

    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我看到的是龟裂的墙壁,剥落的墙纸,还有已经腐朽发霉结了蛛网的家具。

    “我,我家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保持着一只脚迈进去的姿势,没敢整个人进去。

    对了,这场景我在一个恍惚之间看到过,当时以为是幻觉,没想到……

    也不知道这屋子多久没人住了才会变成这样,可仔细一看家具的摆设和格局,跟我之前住的一模一样。

    “薇薇呢?”我一想起她,我就立刻走了进来。

    可能是我动作太大了,地面上沉积的灰尘一下子被我带了起来,弄得整个客厅乌烟瘴气,都有点看不清楚了。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直接伸手握住卧室的门把手。

    还没等我拧,就感觉手上一松,门把手竟然被我直接给拽了下来,屋门也随着晃动了一下,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慢慢推开门,也许是老化严重,整个卧室的门向里倾斜,还好我及时扶住,将掉下来的门靠在了墙上。

    随手按了一下开关,头顶的吊灯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已经落满了灰尘的床铺,薇薇并没有睡在上面,而且这张床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睡过了。

    最让我疑惑的是,卧室里面竟然多了一个落地的穿衣镜。

    我用手抹掉镜子上的尘土,看着里面的自己,我怎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家里多了这件东西,在我们去爸妈家之前还没有买。

    上次我回来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还是我没注意到?

    忽然我感觉脑子里一片混乱,好像整个时间让我给弄混了,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穿衣镜。

    仔细看了一下穿衣镜的边框,竟然是薇薇最喜欢的粉色,难不成这个穿衣镜是她……

    正想着,我忽然在穿衣镜的边缘处看到一个人影,只露出了一只手臂。

    “是谁?!”我猛地回头,却没有在卧室门口看到任何人。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穿衣镜,镜子里没有什么异常,可我刚才肯定没有看错,打定主意就追了出去。

    在客厅里我依旧没有看到任何人影,门也敞开着。

    低头看着地上凌乱的脚印,我肯定刚才有人进来了,而且在我发现的同时就已经跑了出去,想不到这些积累的灰尘还帮了我一个忙。

    我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路上传来了一阵响动,抬头一看竟然是子皓拖着大行李箱费力地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