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一家三口和鸭舌帽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7:39本章字数:3054字

    家里的灯一盏一盏陆续亮了起来,最后就连厨房的灯都被薇薇给打开了。

    站在楼下,我能清晰地看到二楼阳台上晃过一个人影,披散着长发,只是朝着下面瞄了一眼就转身回到客厅去了。

    奇怪了,薇薇怎么这个时候醒了,还把家里的灯都给打开了。

    我仔细一想又不会,刚才我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家里那种破败的景象似乎好几十年都没人住过了,而且薇薇也不在家里。

    阳台的灯一亮,我这边楼下也亮堂了许多。

    血呢?!

    我惊愕的低头看着原本从单元门口拖拽出来血迹的地方,现在竟然什么都没有,就连一点杂物都不曾有过。

    这怎么可能,我这次能确定我肯定不是在做梦,是真真实实经历了刚才的情形,那血迹怎么会无故消失?

    我低头看着周围的地面,最后甚至趴在地上,都没有找到血迹曾近存在过的痕迹。

    “小洒……”

    薇薇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了过来,我这才急忙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你回来了怎么不上楼?”薇薇有些疑惑地站在单元门口看着我。

    我尴尬地说不上来话,最后只能谎称自己在找东西。

    薇薇没有像以前那样替我担心,帮我找,反而用冷漠地口气说道:“那你找到了吗?”

    这语气冷的就像是陌生人,我以为她生气就搂着她的肩膀,告诉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边说边搂着她上楼了。

    当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门没关,回头看着身侧的薇薇,她竟然用眼神示意我的先进去。

    总感觉薇薇古里古怪的,我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让我没有轻易去开门。

    “怎么?”薇薇似乎有些不太满意。

    我这才咽了一下涂抹,伸手用力拉开了门。

    当看到屋子里跟原先一样温馨,家居摆设都完好无损,我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对着薇薇尴尬地笑了笑。

    前脚我刚进屋,就听见后面砰地一声。

    我打了一个哆嗦,回头就看见薇薇重重地关上了门,没有一点表情地盯着我。

    不知道她为什么从下来就是这样一个表情,难不成我说晚上去加班的谎话已经被她识破了?

    “你怎么了?”我伸手去拉她的手臂,发现十分冰凉。

    募得,薇薇一下子抱住了我,将头埋在我怀里,跟我说她刚才做了一个很恐怖的噩梦,而且梦境太真实,吓到她了。

    被她这么抱着我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才轻轻抚着她的头:“没事的,噩梦而已,都不是真的。”

    “要是变成真的怎么办?”薇薇一股孩子气的在我怀里撒娇。

    听她这么一所我倒是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我也不确定我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嗯?”薇薇抬起头,用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我。

    我在她额头上印了一下:“不管怎么样,有我在。”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在想之前吕子皓的事情,跟上次不同的是我打开了自己家的门,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格局,却不同的景象。

    不对,在那间破败的屋子里,比我现在住的屋子要多了一样东西。

    那面落地穿衣镜!

    我记得那面镜子就在卧室入口的对面,床铺的左侧,也就是我左边床头柜的旁边。

    可现在我扭头去看,就只能看见一个空荡荡的角落,好像原本那里就应该摆着什么东西却不见了似的。

    现在看来,没有了穿衣镜的角落确实显得空荡荡,缺了什么东西。

    “睡不着吗?”薇薇轻柔的声音钻进我耳朵。

    我回头冲着薇薇抿嘴一笑:“刚开车回来人还很精神,躺一会儿就能睡着了,你困坏了就先睡吧。”

    接下来薇薇拍着我的胸口,就像是哄着孩子睡觉,力道越来越轻,越来越慢,我睡意也渐渐卷了上来。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就发现薇薇在摆弄着闹钟。

    “几点了?”我随口问了一句。

    “八点多了。”薇薇说完就把闹钟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看着闹钟指针指着八点三十五分,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没有被闹铃叫醒,一觉睡到了八点多。

    伸了一个懒腰,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就连准时的生物钟都没有叫我起来。

    没有了走亲戚这么繁重的任务,就连薇薇早晨起来就哼起了小曲儿,一副轻松的样子。

    从今天开始就闲了下来,距离正月十五还有四天的准备时间,本以为能松口气,吃了早饭就被薇薇拽下楼。

    “陪我去商场转转。”薇薇挽着我的胳膊,一副幸福的样子往楼下走。

    而我却在出门的时候就看了一眼三楼,然后盯着光洁的楼道,应该是有人清理过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干净。

    直到我走到单元门口,都没有在楼梯上发现任何血迹,就好像从昨晚薇薇打开了二楼的灯开始,那血迹就离奇的消失不见了。

    “走亲戚就那么专注,让你陪我逛街就心不在焉的。”薇薇有些不满的小声嘀咕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没有的事。”

    “我们可是要去买出游用的东西,认真点不行么?”薇薇捏着我腰上的肉,大有一言不合就给我来一下的意思。

    这些年我可是被她给掐怕了,急忙回答道:“是是是,我知道,你先放手。”

    真不知道女人为什么喜欢拎着大包小包出门,直接带着银行卡和电话不就好了,遇到什么需要的在当地买就可以了。

    一直开车走到小区门口,我都在听着薇薇念叨需要买些什么,最后竟然说到了指甲油……

    嘎吱——

    我忽然看到车前面窜出了一个小孩,急忙踩下刹车,薇薇吓得叫了一声,一直念叨的声音就此戛然而止。

    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个小孩子冲到马路中间了。

    我急忙下车,就看见一个小孩子若无其事地拿着炮竹,眨着大眼睛盯着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闻的橡胶味充斥在空气中,刚才因为刹车,在地面上擦处两道黑黑的车辙印。

    下一秒就有一男一女跑了过来,妈妈将孩子抱了过去,仔细检查着有没有受伤。

    我跟孩子的爸爸随意聊了两句,他也说是他们太粗心了,竟然让孩子跑到马路上来。

    “孩子没事就好。”我也是一阵后怕,刚才要是晚了半秒,那孩子肯定是要被我撞到了。

    忽然我发现这一家三口有些眼熟,仔细一想不正是我昨晚从面馆出来往回走,路上碰见过的那一家三口嘛。

    回到车上,我见薇薇还是有些魂不守舍,这才安慰道:“小孩子一点事情没有,车距离他还有十几厘米呢。”

    “那就好,吓死我了。”薇薇点了点头。

    我缓缓调转车头往小区外面开,薇薇回过神儿来就数落这小俩口不会看孩子,要是孩子撞到得后悔一辈子。

    啪的一声,那小孩手里得炮竹在旁边炸响。

    我注意力被吸引过去,这才发现刚刚跟我攀谈过的孩子爸手里拿着一个鸭舌帽,而孩子的妈妈垂直的长发挡住了脸。

    怎么越看越像在我爸妈家门口遇见的那一家三口?!

    我把车停靠在路边,看着那小两口围着孩子,似乎是在教导孩子刚才发生的事情,而我的注意力却全在那一男一女身上。

    不过刚才我跟那孩子的爸爸交谈过,没注意他手里有鸭舌帽,可现在一想,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男人长什么样子了。

    甚至连孩子的妈妈什么样子,我也不记得了!

    “怎么不走了?”薇薇奇怪地看着我。

    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那一家三口已经走远了,我重新发动给车子往商场开。

    到了商场,薇薇有些不满意地盯着我:“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看见刚才孩子妈长得漂亮了?”

    “哪有的事儿,我都忘了长什么样了。”我的确是忘了长什么样子。

    “这还差不多。”薇薇开心地挽着我的手臂。

    在商场门口依旧有很多人流,不少都是爸妈带着孩子出来转悠,可我忽然看到有一家三口从我们面前走过,差点绊倒了薇薇。

    “没事吧。”

    薇薇幸好是扶着我,只是踉跄了一下没有摔倒,就抿嘴笑着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刚才那一家三口怎么走路的,没看到旁边有人似的,直接插到我们前面来横穿过去。

    我不满地瞄了一眼,却见到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搂着旁边的女人,另一只手领着一个小孩子。

    又是鸭舌帽,我又想起来了在爸妈家门口遇到的那一家三口。

    我正要走过去看清楚那男人长什么样子,就被薇薇一下子给拽住了:“你要干什么去,为这点小事儿计较不值当的。”

    “我不是……”

    原来薇薇以为我要上去跟人理论,就一把拦住了我。

    就在这会儿工夫,那一家三口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再想要追上已经不太可能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理会薇薇奇怪的眼神,搂着她的腰就往商场里面走:“走吧,我们进商场转转。”

    “先去家具那层吧。”薇薇忽然改变了主意,带着我往电梯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