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根本没做过梦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8:56本章字数:3083字

    小满有些期待地看着我,但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看到小满,内心就有一种愧疚的感觉,可能是前后两次看到吕子皓的事情,而我却对此无能为力。

    从门缝下面流出来的殷红,不正是小满的……

    “喂,小洒,我跟你说话听见没?”薇薇用力拍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这才回过神儿来,想起来她让我帮小满去下房搬东西,我尴尬地笑着答应,却仍然不敢去看小满的眼睛。

    跟着小满下楼,从后面看着她的背影,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小满的身材比薇薇娇小,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很小心翼翼,似乎生怕磕了碰了。

    我想这样的女人肯定无法对抗吕子皓那样的男人,用力一推,不,或许只要开玩笑地碰她一下都可能伤害到她。

    在我的印象中,小满就是这样一个羸弱的女人。

    “真是太麻烦你了。”走到下房门口,小满忽然有些歉意地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没,没事的。”

    小满刚把下房打开,我就闻到一股霉味扑面而来,熟悉的味道让我大吃一惊,急忙捂住口鼻。

    “不好意思,下房我没怎么收拾过。”小满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快。

    我摇了摇头,示意她赶紧找东西,我好尽快摆脱这个全是霉味的糟糕地方。

    看着小满弯腰在翻找着什么,忙活了半天轻咦了一声,似乎没有找到要我搬的东西,就回过头来去按开关。

    咔咔——

    开关反复被按了几下,我看着灯根本没有反应。

    “怎么回事?”小满跟其他女人一样,对家电这些东西根本不懂。

    “估计是灯泡坏了。”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想在这么黑的地方找到东西可要难上加难了。

    小满一副束手无措的样子:“那可怎么办?”

    我把手机拿出来,楼道里的光再加上屏幕上的光,已经可以看见周围大概的样子了。

    “这样就够了,我再找找,我记得就放在这里了。”小满说着又弯下腰在大纸箱子里翻找着什么。

    借着光亮,我也看清他们家下房的大概情况,里面堆了不少的大纸箱子,应该都是搬过来的时候买的家电,很少有落脚的地方。

    忽然我看到了一个大行李箱摆在角落里,从我这边看过去,似乎跟前后两次晚上吕子皓拿的一模一样。

    不对啊,那大行李箱怎么会在下房,上次他们出去游玩的时候我还见过……

    “你帮我照着点呀。”小满忽然说道。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看周围的时候,不自觉就把光亮照向了周围,急忙把光亮移到小满那边,同时视线也移了回来。

    当我再次看到小满的时候,她竟然全身是血,衣服全部被红色浸透了。

    小满缓缓转过身,头发湿漉漉的,从上面不断滴着血,心口的位置还插了一把水果刀。

    我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后退了两步,看着小满身上的衣服破了几个血洞,抽搐的嘴角不断地淌着血水。

    这一瞬间好像又回到了那天晚上,只不过这次我站在小满面前,而她的眼神空洞无助,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帮帮我……”小满嘴唇动了几下,声音准确地传进我的耳朵。

    我震惊地看着小满伸出来的双手,看似柔弱的身体竟然搬着那个大行李箱,一副不甘愿被装进里面的样子。

    “我,我怎么帮……”我感觉自己实在无能为力,而且刺鼻的血腥味已经让我胃里翻江倒海了。

    “帮我拿着呀。”小满用平时说话的语气。

    我猛地眨了一下眼睛,这才看见小满真费力地拿着一个电磁炉,已经举到了我身前。

    我下意识地接过电磁炉,这才发现额角已经有汗留了下来。

    再看小满还是那身干净整洁的衣服,根本没有什么血迹,心口也没有什么水果刀,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看到那些东西。

    小满这才松了口气,推着我出来就关上了下房门。

    “可熏死我了。”小满长长出了口气,还说有时间一定要让吕子皓清理一下。

    我看着手中的电磁炉,原来就是为了让我下楼拿这个东西,可刚才我看到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进来喝口水吧。”小满打开了屋门招呼道。

    我抱着电磁炉一直没有敢迈进去,看着已经打开的防盗门,脑子里又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形。

    当时无论我怎么敲门都没有人搭理,而我现在这扇防盗门就打开在我面前,我却迟迟没有胆子迈进去。

    似乎是听到我们在楼上的说话声,薇薇也走了上来。

    “走哇,进去看看。”薇薇一脸好奇地样子推了推我。

    我被薇薇推了进去,看着跟我家一样的户型,似乎只有家具的样子和摆设不太一样。

    “电磁炉放桌子上就可以了。”小满满脸谢意地看着我。

    薇薇推了我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将电磁炉放在了小满旁边的桌子上,就被薇薇拉着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薇薇毫不客气的样子,似乎她之前就来过,而我今天才是第一次真正进来。

    “喝水。”小满给我们倒了水。

    我抿了一口水,似乎比普通的水要情况很多,入口之后这种清凉的味道还留在嘴里,要好长时间才会散去。

    “小满姐,下回你要教我怎么泡这个薄荷水。”薇薇一口气都喝光了,还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好啊,刚才我看小洒帮我搬东西流汗了,所以就倒了一杯给你们。”

    原来这水里面加了薄荷,怪不得这么清凉,不过这大冬天喝这种水,的确是让人凉到了心底。

    借着清凉的感觉,我脑子清楚了很多,这才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一进门的防盗门右侧就是我们现在坐的沙发,对面是茶几和电视,墙角有一面穿衣镜,旁边是饮水机。

    我低头看着脚下,他们家铺的不是地板,而是瓷砖。

    与地板不同,每块瓷砖之间都会有很浅的缝隙,就算水洒了也不要紧,比地板要耐泡,但缝隙却不容易清理。

    可我看向门口的瓷砖也是一尘不染,想必小满竟然打扫房间,表面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我故意将手机掉在沙发下面,趴在地上去摸手机,借机看每块瓷砖之间的缝隙,心想纸是包不住火的,只要做过就一定有痕迹。

    可我看了大概一分钟都没有找到丝毫血迹,心想这怎么可能,那血液都透过防盗门流到外面去了。

    “找到了吗?”小满也蹲下来陪我找着。

    其实我早就已经找到了手机,一直攥在手里没有拿出来,被她这么一问正要抽出手来说找到了,我的手就被人给握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扭头看向小满,正好与她视线对上,我就急忙收回了视线,把手给抽了出来。

    “找到了。”我拍了拍衣服。

    看着我衣服弄脏了,小满一脸歉意地看着我:“不好意思,前几天出去玩了,今天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打扫屋子。”

    “不要紧。”我摆了摆手,还没从刚才的错愕中平复下来。

    “平时都是你打扫的吗?”我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小满嗯了一声,并且很自豪地告诉我们平时吕子皓的工作很忙,基本上都是她在家里当家庭主妇。

    之前小满给我的感觉很柔弱文静,完全不像是会婚后出.轨的类型,却没想到那天晚上隔着防盗门,却听到吕子皓怀疑小满出.轨前男友。

    可从刚才我伸到沙发下面找手机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的,竟然摸到了我的手。

    当时我在扭头看她的时候,虽然因为内疚立刻就挪开了视线,但我却明显在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羞涩和期望,根本就没有尴尬的意思。

    找到手机以后小满也很从容,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现在我几乎可以确定,小满的确是有出.轨的潜质,而且刚才摸我的手应该就是暗示,真是一个危险的女人。

    吕子皓的性格我不太了解,但只要任何一个有点血性的男人,得知自己被带了绿帽子,肯定会有下杀手的冲动。

    这么说来,我看到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生?

    我不确定是不是这样,因为疯女人曾经问过我明不明白,难道她指的也是这件事,还是别的什么?

    临走之前我还留意了一下吕子皓家里的情况,发现的确没有搏斗过的痕迹,就要扭头跟着微微离开。

    最后一眼落在小满身上,发现她正轻咬下唇,一副期待地看着我。

    我立刻就收回了视线,有些走神地跟在薇薇后面。

    也不知道薇薇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我往前迈了一步撞在她身上,害得她额头差点撞到了屋门。

    “你小心一点呀。”薇薇责怪地回头盯着我。

    下一秒薇薇就疑惑地看着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于是我就拉着薇薇进屋,她似乎是见我神秘兮兮的样子,很严肃地坐在沙发上听着我将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不可能,你肯定是做梦了。”薇薇很肯定的否定了。

    薇薇这种肯定我在牛排店里也见过一次,跟上次一模一样,不过跟更让我惊讶的是梦。

    我根本没做过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