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第三次重现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9:08本章字数:3017字

    无梦睡眠是身体一个良好的信息,说明睡眠深度够深,这样每天让人精力充沛,远比连续做梦睡上十个小时有效得多。

    可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恐怖的事情,因为人只要活着就不可能不做梦。

    在我印象当中,上一次做梦的时候还是我在酒店,前一天晚上因为公司聚餐喝多了,才梦见了疯女人,被她狠狠撞了一下。

    从那天之后,我就真的遇见了疯女人,身边还出现了一堆怪事。

    预知梦?

    以前我好像挺谁说过预知梦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依靠梦境来预知现实,听起来十分蹊跷,没有一点逻辑。

    我也不相信会有预知梦,但梦里见过的女人竟然真的存在于现实中。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在现实中根本没有见过疯女人,怎么会梦见她,并且梦见了之后她才出现在我的现实中。

    两者关系颠倒了,但这又不禁让我有了另外一个猜想,会不会是我之前就见过疯女人,但没有印象了?

    对我来说这个可能极低,因为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很自信。

    不过自从那疯女人出现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生活总是七点二十五醒来,然后听着七点半的闹钟起床,每天上班回家两点一线,很少有应酬。

    这么规律的生活习惯让我感觉有些后怕,简直就跟一部机器似的。

    奇怪的是我之前就没有这么觉得,似乎觉得日复一日的重复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而疯女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一切。

    想到这里,我脑中似乎闪过了一个念头,马上就要抓住什么却又让它溜走了。

    这种感觉很难受,就像是话到了嘴边马上要说出来,却一下子忘记了。

    似乎是以为我太累了,薇薇就让我坐在床上休息,并且给我断了一盆热水过来让我泡脚。

    水温刚好合适,舒服的让我不禁啊了一声,然后就慢慢闭上眼睛,可能这几天真的是累坏了,脑子才会又胡思乱想。

    不过正因为有薇薇这么好的女朋友,懂得悉心照顾我,我才更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可不想以后都像精神病一样的活着。

    “累了就睡一会儿吧。”薇薇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闭着眼睛,就感觉薇薇的手柔弱无骨,在我肩膀上捏着,感觉整个人都舒服透了,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也不过尔尔。

    没过一会儿睡意就席卷过来,可我勉强打起精神,想起那些弄不清楚还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心烦,顿时没了睡意。

    薇薇把毛巾递给我,我明显看到她表情有些失落,不知道这种失落是从哪来的。

    “你休息吧,我去把水倒了。”薇薇说着就端起盆往洗手间走。

    嗡嗡——

    熟悉的震动又从裤兜里传了出来,刚才还在想着疯女人的事情,这会儿她就给我发短信过来了?

    其实我特别不希望是疯女人的短信,就算我弄不清楚那些事情,我也希望她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在我生活中消失就好了。

    可我在屏幕上却看见了薇薇发过来的短信: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谢谢你,好老婆。”我感觉心里暖和多了,起码还有一个人站在我这边。

    回复完这句话我就振作起来,正好遇到拿着手机出来的薇薇,看她的样子很明显就知道我已经看了短信。

    我直接抱住了她,在她头发旁边狠狠嗅了一口:“你真香。”

    “你臭。”薇薇开始用力推我。

    “我要吃了你。”我双手紧紧搂着她的腰,尽量让她接近我。

    似乎是感觉我在顶她,薇薇脸上一红,立刻就从旁边把纸杯拿过来往我嘴里塞:“吃个纸杯降降火吧你。”

    我假装跟我怪物似的把纸杯咬烂,然后吐到一边。

    “别离开我好吗?”薇薇忽然转变了态度,患得患失地看着我。

    这也让我严肃下来,轻轻搂着她:“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就算我同意,我爸妈也不同意,他们可是特别稀罕你呢。”

    薇薇一下子把我给推开,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就会说好听的。”

    我嘿嘿一笑,潇洒地摸了摸鼻子,薇薇可是我张家未过门的妻子,也是我在心底偷偷发誓过,要娶的女人。

    募得,我裤兜里的手机又震了一下,本以为是薇薇给我发短信逗我,可转眼一看刚才她手机就已经被扔在了沙发上。

    不然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想起了穿着白色长裙的疯女人。

    “晚上,三楼,十二点。”

    又是跟上次一模一样的短信,如果不是三个词语排列有些不同,我还以为是那疯女人不小心按错键了呢。

    可我想不明白,上次疯女人约我为了让我看吕子皓杀妻的情形,还没给我解释清楚,自己就先跑了。

    这次不知道她又打什么主意,难不成吕子皓杀妻的情形……

    忽然我眼前闪过小满浑身是血的样子,心口还插了一把水果刀,正一副哀求的眼神盯着我,像是在我求我救她。

    跟小满的眼神对上,我立刻避开,内心那种愧疚无法言表。

    “你怎么不敢看我?”

    刚才面前的是小满,可却是微微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才发现站在我对面的是薇薇,哪里有什么小满。

    “我,我没有啊。”我立刻就开始解释,但一时间找不到太好的说辞。

    对此薇薇也不介意,说是理解我累了,让我好好休息一天,下午就不要出去了。

    我哪还有精力出去瞎转悠,满脑子都是莫名其妙的事情,正好趁着这一个下午睡一觉,晚上好有精力再去会会那疯女人。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得没错,就算是下午睡了一觉,要等到十二点也是很难熬。

    好不容易等到薇薇睡着,我这才悄悄穿了衣服出门,这次临出门之前我带上了手电筒,手机屏幕的光亮实在太不够用了。

    推门出去,楼道里还是跟之前一样黑,看了看手机,还有十几分钟才到十二点整,而且今天晚上的信号是满格。

    太好了,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我已经打算好了,要是今晚还看见吕子皓杀妻的事情,就直接警报,看警察把吕子皓抓走了明天还怎么出现在我面前。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我直接就坐在吕子皓家门口的台阶上等着疯女人。

    跟上次一样,还有几秒钟就到十二点了,却还是没有看见疯女人的影子,而我却已经打开了手电筒,预防着即将要熄灯的楼道。

    果然在我手机调到十二点的时候,楼道里的灯全部都熄灭了,跟上次一模一样。

    就在我庆幸带了手电筒的时候,里面的灯丝剧烈亮了几下,然后逐渐暗淡下去,就只剩手机屏幕的光亮了。

    这该死的手电筒,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候掉链子。

    在光亮消失的同时,我就听见吕子皓家里传出了响动,跟之前两次一样,一开始是类似家具挪动的声音。

    紧接着防盗门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已经隐约能听见一男一女争吵的声音了。

    今天我才去过一次吕子皓的家里,知道他家的格局,这会儿声音应该是在最里面那个屋子里传出来的吧,也就是主卧。

    “救命!”

    小满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我耳中,回想起在下房里看见小满浑身是血,可怜楚楚哀求的眼神,我立刻就拿起手机报警。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满格的信号竟然不见了,取代的只有无服务三个字。

    气得我差点把这破手机给砸了,转念一想这不是跟前两次一样,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手机才会显示无服务。

    这个时候防盗门后面传来一声闷哼,我知道小满这时候多半已经遇害了,说不定就是吕子皓用水果刀插在了她心口的位置。

    我知道敲门只是徒劳,就忍着愧疚站在门口,不一会儿吕子皓就会拖着大行李箱开门往楼下走。

    我任由流出来的鲜血包围着我,对刺鼻的血腥味似乎也有些麻木了。

    就跟电影回放一样,防盗门后面一片寂静,不一会儿吕子皓就从里面出来,同时还拖了一个大行李箱。

    知道吕子皓看不见我,但他目光扫过我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不对啊,上次吕子皓出现的时候那疯女人已经出现,这次就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你怎么还没出现?”我给那没有号码的短信回复了一下。

    可我手机紧接着震了一下,对方竟然立刻就回复了我一句:你怎么还没有出现?

    每次给疯女人回复短信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她尽快出现就好。

    眼看着吕子皓已经到楼下去了,我犹豫了一下追了上去,恰好在一楼的拐角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快告诉我怎么回事儿?”我快速下楼到了她面前,盯着她。

    不,准确的说我根本看不见她的脸,只是盯着挡在她面前的头发,一绺一绺,就像是很长时间没洗头发黏在一起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