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特殊的安全感

    更新时间:2017-05-02 15:29:44本章字数:3046字

    也许是很久没有赖过床了,再加上心里搁着事儿,想要再次睡着是不太可能了。

    索性起床,我就看见客厅的茶几上放着摆着两张火车票。

    “那是我托朋友给叔叔阿姨买的。”薇薇这会儿走了过来,双手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薇薇解释道:“因为我那朋友早晨的飞机,所以六点多的时候送过来的,那会儿你还没醒。”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不知道车票的事。

    “怎么敲门你都听不见,睡得太死了。”薇薇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听到她这句话,我忽然想起来敲吕子皓家的门,同样是怎么敲都听不见,而且每次吕子皓拖着大行李箱出来的时候,也根本看不见我。

    想起疯女人我就立刻查看手机,果然里面的短信已经不见了。

    薇薇走过来奇怪地盯着我:“怎么还愣神了?”

    “没有啊。”我嘿嘿一笑。

    “中午把车票送过去。”

    我看到薇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就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当即拆穿道:“你是喜欢吃我老妈做的菜吧。”

    心事被拆穿,薇薇立刻就不好意思地抱住我,不让我看她的脸,还使劲儿用头在我胸口蹭着。

    每次都被她蹭得痒痒的,不过看到车票上的日期,盘算着时间的确不太多了,必须要在出游之前把事情弄明白。

    忽然间我想起了昨晚疯女人跟我说过的话,她说我时间不多了,难不成就是指的这段时间?

    可那疯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失落,明显给了我一种危机感,就好像这段时间我弄不明白就会怎么着一样。

    而她说后半句话‘大不了重新来一次’的时候,语气更多的是无所谓。

    吃早饭的时候我都一直在想昨晚的事情,唯独昨晚的事情让我静不下心来,特别疯女人那句话。

    “怎么心不在焉的?”薇薇太了解我了,我脑子一开小差就被她发现了。

    “没有,我再想咱们出游的事情。”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聊到出游的事情,薇薇一下子话就多了起来,跟我说了不少当地的风景和美食,看来是已经下过一番工夫了。

    出门的时候楼道里很暗,锁上门我就随口说了一句:“楼道里的声控灯也被好使啊。”

    没想到薇薇脸色一下就变了,用力咳嗽了一下,声控灯才亮了起来。

    其间我一直都没在意,薇薇就是一声不吭地跟在我后面,没有她挽着我的胳膊还真有些不自在。

    “过来呀。”我晃动了一下胳膊。

    薇薇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快走两步过来挽住我的胳膊,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嘴角终于有点笑容了。

    从单元门口出来,外面并不是我预料中的阴天。

    看着晴空万里的天气,在冬天能见到实属难得,可我回头看着楼道却十分阴暗,跟平时似乎不太一样。

    “看什么呢?”薇薇不解地看着顺着我的视线看向楼道。

    “外面这么晴的天,怎么楼道里这么暗?”

    “楼道采光不好。”

    说着薇薇就催促我上了车,我对建筑并不太懂,姑且不计较采光的问题了。

    可我看着那对福字在单元门口,破旧的不成样子,随风摆着似乎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我总觉得不对劲。

    对,就在我那天从酒店回来,看到这对福字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想起来了,这对福字是吕子皓结婚的时候贴上去不假,但整栋楼我似乎就只对吕子皓家里有印象,其他住户似乎都不认识。

    不仅不认识,而且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像是整栋楼里就只有我们两家住户。

    想到这里我心凉了半截,感觉背后直冒凉气。

    “你手怎么这么凉?”薇薇似乎察觉到我不对劲,摸着我的手吓了一跳。

    我深深吸了口气,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她,不过我没敢跟她说,怕她知道我这些天胡思乱想的太多而担心。

    把手从薇薇手心里抽出来发动了汽车,告诉她我没有事情,就开着车离开了。

    可能是一直在想着我们单元的事情,心不在焉,小区门口忽然冲过来一个小孩我都没有注意到,还是薇薇提醒我才反应过来。

    一脚刹车下去,安全带差点把我给勒死。

    我长长出了口气,疑惑地看着薇薇:“是什么?”

    “你差点撞到人!”薇薇有些恼怒地看着我,像是在责怪我开车居然分神。

    还没等我下车,就看见一男一女跑了过来,抱起车前面的一个小孩就直接离开了,一副若无其事的一样子。

    我简直有摇下车窗骂娘的冲动了,是怎么看孩子的,要是撞到了两家都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这一家三口上次我就在小区门口遇到过,也是差点撞到了,只不过上次这孩子手里拿了炮仗。

    “又是那一家三口。”薇薇也小声嘀咕了一句。

    很快薇薇就收回视线,拍了拍我的手:“你要是不舒服就我来开吧。”

    我心想这样也好,总比路上出事儿的强,于是就跟薇薇换了位置,一个人靠着窗户看着外面发呆。

    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车已经开到了爸妈家门口,一拐弯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见疯女人躲在了旁边的树后面。

    我只是瞄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但我确定疯女人已经知道我看到她了。

    下了车我心不在焉地听着薇薇跟我说话,我含含糊糊应着,余光走是不自觉就往疯女人那边瞄上几眼。

    让我奇怪的是疯女人似乎知道我今天会来爸妈家,难道说她就一直躲在树后面等着我。

    而且疯女人躲藏的角度很而别,从薇薇下车到跟我进了单元门,疯女人的位置都处于薇薇的视觉死角里。

    这就让我心里更纳闷儿,疯女人这个举动似乎……

    “走了。”薇薇已经走到楼梯上催促了我一句。

    我哦了一声就快速跟了上去,回头就看见疯女人已经从树后面出来,直直站在那里盯着我,也让我想起了疯女人曾经跟我说过的话。

    ‘我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

    好像在疯女人面前,我的全部生活都被她看穿了,而且每次她发短信给我都是让我晚上出去,更奇怪的是我根本没有拒绝过。

    一次都没有!

    原以为疯女人会给我发信息,我就把手机一直攥在手里,生怕错过任何一条短信,而且不停的翻看手机。

    薇薇奇怪地看着我:“你总看手机干什么?”

    “这不是快元宵节了嘛,我怕公司的安排有什么变动,影响了出游的计划。”我只好把公司拿出来当挡箭牌。

    “不可能有变动的。”薇薇又是用那种很肯定的口气,就好像是什么都是她说了算。

    “但愿吧。”我小声应了一句。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薇薇这种肯定的口气,我记得她以前是不会这么说话的,也不知道生活上什么给了她这么大的自信。

    薇薇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搂住我的胳膊,上身慢慢贴近。

    看着她一副讨好我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是干什么啊?”

    “是不是我什么话说错了,让你不开心了?”薇薇忽然转变了态度,跟刚才能说出那么肯定的话,完全不是一个人。

    我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话,最后只能摇了摇头。

    见我没有生气,薇薇就欢脱的去厨房帮老妈的忙去了,而我一个人继续站在阳台。

    看着外面,我忽然发现我有好多事儿要想,但又有好多事儿想也想不明白,劝自己不要乱想可还是不停的想。

    一个不经意间,我忽然看到楼下站了一个白色的人影,定睛一看竟然是疯女人。

    疯女人也在抬头看着我这边,更准确的说是在盯着我!

    天呐,疯女人竟然知道我爸妈家的住处,而且还能知道我这个时候会站在阳台,这才跟我有了这次对视。

    虽然疯女人抬起头来只露出了鼻尖,头发也挡住了脸,可我就是能感觉到头发后面的视线正直直地盯着我。

    没想到疯女人竟然对我了解到这种程度,可她这么抬头盯着我看又有什么想法?

    “小洒,快点。”老妈已经在饭厅催促我了。

    临走的时候我还往下瞄了一眼,发现疯女人仍旧站在下面,白色的裙摆随着大风摆动,却吹不掉挡在她脸上的头发。

    整顿饭我都在忐忑中度过,对于爸妈他们聊了什么完全没有在听,就连整顿饭我都觉得没有滋味儿。

    饭后我想要帮老妈收拾一下碗筷,趁机在阳台上再看一眼下面,却没想到被薇薇和老妈联合给我哄回了屋。

    无意间朝外面瞄了一眼,正发现疯女人站在我卧室正对面的大树下面,正盯着我这边看着。

    似乎是发现了我,疯女人缓缓往旁边的树干挪了一小步,将半个身子掩在了后面。

    每次被她盯着我就有一种恶灵缠身的感觉,但又没有恐惧,只是觉得甩不开她,并且还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可能就是这种特殊的感觉,让我每次都会晚上出去赴约,也不担心她会害我,是一种说不上来的……

    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