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又是那副肯定的口气

    更新时间:2017-05-02 15:34:26本章字数:3032字

    隐隐约约的炮竹声,好像强行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

    我听着远处传来的炮竹声,看着脚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堆积的炮皮,蹲下来攥了一把在手里。

    没有特殊的感觉,就是普通的炮皮而已,而且残留的火药味让我差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疯女人那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觉得手里的炮皮有什么蹊跷。

    忽然我感觉周围亮了一些,回头才发现二楼的灯竟然亮了起来,我心里咯噔一下。

    原来疯女人并不是没有征兆的就跑掉了,上次也是,二楼的灯亮起来疯女人推开车门逃也似的跑掉了。

    这次疯女人可能看到灯恢复了照明,似乎是知道二楼的灯会亮,所以就提前离开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刚推开门,就看到客厅的灯果然亮着,见到薇薇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冷漠的样子,我心里就亮了半截。

    薇薇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似乎是见到我回来了就起身往卧室走。

    我刚要跟过去,卧室的门就被她重重摔上了。

    “薇薇,你听我解释。”我隔着卧室门向里面说道,知道她一定就在门后面。

    虽然隔着门,还是能听到薇薇在小声抽泣。

    似乎是勉强止住了哽咽,薇薇气息不顺地说道:“你刚才下楼干什么去了?”

    难不成薇薇都已经看见了?

    我心里不能确定她看没看见疯女人,但每次疯女人总是能巧妙的避过,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但薇薇确实知道我下楼去了。

    对于薇薇,我想现在还有必要隐瞒一下疯女人的事情。但我又觉得不解释也不好,就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说。

    “你不愿意说就睡客厅。”可能是我一时半会儿没有出声,薇薇赌气地说了这么一句。

    薇薇话音刚落,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这大冬天的夜里更冷,我衣服单薄在楼下跟疯女人待了一会儿,可能是着凉了。

    听到我打喷嚏的声音,也许是薇薇不忍心,我就听见门发出咔嚓一声。

    我立刻欢喜地拧了一下门把手,果然薇薇已经解开了门锁,门被我轻轻一推就看了。

    卧室里的空调已经打了暖风,我一进来内心就羞愧得很。

    “快进来吧。”薇薇焦急地看着我,咬着下唇,一副不忍心的样子。

    进了被窝薇薇一直背对着我,本来我想等着手不凉了再去抱她,可能是因为着急,手总是不见暖和。

    最后还是薇薇翻过身来抱住我了,攥着我的手放在她空口,哈着热气给我暖手。

    “不愿意说就算了,别有下次。”听薇薇的语气似乎伤心极了。

    看到薇薇这个样子我也心疼还了,就跟她保证不会犯原则性错误,这才让薇薇稍微安了安心。

    “以后我会给你解释的。”我仔细想了一下,等弄清楚疯女人的事情后,我就跟薇薇把整个事情说清楚。

    “多久?”薇薇又幽怨地叹了口气,就像是囚禁在深宫中的女人。

    其实这个我也说不好,就只能告诉她:“不知道。”

    听我这么说,薇薇沉默了好一会儿,松开我的手躺平:“快了吧。”

    快,了,吧……

    这三个字从薇薇嘴里说出来,竟然跟那疯女人如出一辙,让我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

    惊人的相似!

    从那三个字之后,薇薇只是在我身边平躺着,没有再说半句话。

    我根本不敢转过去看她,因为她刚才说的话,甚至语气都跟疯女人很像,而且她们都是高鼻梁长头发,我生怕……

    我就这么躺着,感受着旁边这个女人呼吸的韵律。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旁边趟的是薇薇还是疯女人,更为自己忽然出现辨识模糊感到震惊。

    我这是怎么了?

    就这样我在胡思乱想总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窗帘已经被阳光照得透亮。

    我噌的一下子做了起来,一看闹钟已经八点多了。

    拍了拍脑袋,怎么这一晚上睡得这么混乱,好像做了很多的梦,却又记不得做了什么梦,就连闹钟都没有听见。

    “那个闹钟……”从卧室出来的时候薇薇已经在厨房弄早餐了。

    薇薇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跟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对我笑了一下说道:“我看你睡得很香,起来的时候就把闹钟给关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因为刚才我起来的时候没听见闹钟,旁边也没有薇薇的人影,生怕她忽然不见了。

    “吃早饭吧。”薇薇擦了擦手说道。

    我急忙帮着端盘子,已经习惯有薇薇照顾我了,虽然我不会做菜,但拿东西这种小事还是可以做的。

    看到我反常的样子,薇薇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无事献殷勤。”

    可能是因为昨晚太让薇薇担心,而我又没办法给她一个正面的解释,被她这么一说顿时觉得心里愧疚。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变化,薇薇拍了一下我的额头:“傻子,我相信你。”

    “好吃。”我大口吃着早餐。

    “贫嘴。”薇薇在旁边假装生气地白了我一眼。

    我只是笑了几声就继续埋头吃东西,薇薇起身坐在了我旁边,搂着我的胳膊,把下巴放在了我肩膀上。

    “怎么了?”我见她有些奇怪。

    薇薇只是淡淡的,用我能听真切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给阿姨了。”

    刚咽下去的东西差点呛到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薇薇,她这么做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见我这个样子,薇薇才哼了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昨晚干什么了?”

    从她跟我赌气的样子我就知道在诓我,这也只不过是一般女人会用的小伎俩而已,而我差点连心脏都吓出来了。

    嗡嗡——

    忽然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了两下,没想到我还没伸手去拿,就被薇薇先一步给抢了过去。

    “你换了解锁密码?”薇薇质疑地看着我。

    这是我为了以防万一换的,没想到薇薇连之前的锁屏密码都知道。

    我迟疑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从她的眼神确定,就算她之前知道我的解锁密码,也没有见过疯女人的短信,所以短信也不是她删的。

    薇薇把手机递过来:“解开,我要看。”

    命令的口气让我知道薇薇已经很在意这条短信了,如果不给她解开的话肯定会生气,现在我就只能祈祷不是疯女人发过来的。

    刚解开锁,我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发过来的短信,就一下被薇薇给抢走了。

    糟了,这下我真的只能祈祷了。

    薇薇只是瞄了一眼,从那一眼上我看到了疑惑和惊惧,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两种情绪会混合到一起。

    一下秒薇薇就把手机砸在了地上,发出啪啦一声。

    还好是诺基亚的手机,比较结实,我从地上捡起来不仅屏幕没碎,就连边角一点痕迹都没有。

    我看着屏幕上的短信,果然是疯女人发过来的,怪不得薇薇这么生气。

    在我印象中还是头一次看到薇薇这么生气,竟然气到直接摔我的手机,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不对,我仔细一想发现错过了什么。

    似乎在印象当中跟着是薇薇第二次生气,如果那次在我被疯女人撞到的梦里也算的话,当时薇薇生气的样子简直恐怖,甚至还……

    一想到当时的情形我就感觉脖子勒得慌,那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太真实了,就好像我真的被薇薇掐住过脖子似的。

    嘭——

    我被巨大的声音吓到,回过神来就看见薇薇一直手按在了桌子上。

    “没有号码的短信是怎么回事儿?”薇薇一脸审讯的样子质问着我,看我就像看待一个犯人。

    我不知道薇薇这种态度是从什么时候就练就的,很自然,一下子就冒出来了,给人感觉以前就有过似的。

    此时薇薇的眼睛上已经蒙了一层水雾,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可还是忍住了:“牛排是什么意思?”

    就连我也不知道疯女人给我发了‘牛排’两个字要干什么,是让我去吃牛排,还是在牛排店见面,而且也没说明是哪家的牛排。

    “我也不知道。”我的确不知道,这是大实话。

    更让我奇怪的是,疯女人说过无时无刻不再我身边,以前都会巧妙的避过薇薇给我发短信,这次却被薇薇逮了个正着。

    这做法太不像疯女人了,我甚至有些怀疑这个短信是不是疯女人发给我的。

    薇薇还不断追问这个没有号码的人是谁,我暂时还不想说。

    这些天我也从网上搜索到了一些关于匿名短信的资料,的确通过个别软件可以实现不显示号码发短信的功能。

    可我这么尝试解释给薇薇听,她却不这么认为,而且十分笃定我不可能会有不现实号码的短信。

    我看到薇薇又是那种肯定的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心里特别不爽。

    “为什么你就这么肯定,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它就是没有显示号码。”我尝试回拨同样没用。

    似乎是被我的话给噎到了,薇薇刚要跟我争辩,却只说出来一个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