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疯女人的胡言乱语

    更新时间:2017-05-02 15:35:01本章字数:3020字

    看着只摆了两份牛排的桌子,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那天。

    我和薇薇坐在两边你吃着牛排,说着同样的对白,甚至还想起来薇薇切下来一块牛排,让我尝尝她喜欢的口味。

    脑子里轰隆一下,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解地看向疯女人,这会儿她也许已经收回了视线,正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似曾相识吧。”疯女人竟然一下子说中了我的心事。

    我感觉心脏被人用力击了一下,整个人定在原地都动不了,只能听见剧烈的心跳声。

    好像疯女人说什么都是真的,可偏偏她的每句话又完全颠覆我的认知,完全不能够用不合理来形容了。

    就像是哥白尼,在疯女人的言论没得到人认可之前,就以为她是一个疯子。

    但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我对世界的认识不敢说完全是对的,但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总不可能轻易出错。

    本着这种想法,我重新平复下了心情:“你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疯女人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其实你内心肯定有过很多次的猜想了,可你一直以来的观念,或者说这世界的规则,让你不去动摇罢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几乎涵盖了我所有的想法。

    跟我刚才想的一样,疯女人这番话已经说出了我的想法,不过我也尝试着跟她辩论道:“一个正常人是不会轻易相信你说的话的。”

    似乎是觉得我说的话可笑,疯女人冷笑了一声:“这正常吗?”

    我顺着疯女人指着的地方看过去,在那落地窗另一层的座位上,正摆着两份已经冷却了的牛排。

    就在这个时候,一脸假笑的服务员推着清洁车走过来,将牛排倒掉,然后用抹布擦干净了桌子,就好像刚才有人在这里大快朵颐过似的。

    “这个怎么解释?”疯女人继续追问。

    我也不知道这些看到的情况怎么解释,甚至我还没弄明白之前为什么会看到吕子皓杀妻的情形。

    但以我积累的世界观来看,一切科学解释不了,被归为灵异范围的东西,都只是在科学上还没找到突破口而已。

    “我是无神论者。”我很肯定地回答道。

    对此疯女人也没有反驳,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在你这个世界里,肯定是没有鬼神的。”

    什么叫在我这个世界里?

    从最近几次接触疯女人来看,她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带着我看了吕子皓和牛排店的事情。

    给我的感觉她应该知道很多东西,甚至我问的这些问题她都能一五一十地回答我。

    “你是不是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实在想不透她大晚上不睡觉,找我来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疯女人轻轻甩了一下头发,依旧没有露出脸:“现在你还相信你口中所谓的科学吗?”

    “生活在科技时代,为什么不相信科学?”我说不上说这句话时候的心情,似乎以前坚信的东西现在也没有那么坚定了。

    “那你怎么解释吕子皓的事情和今天晚上看到的东西?”疯女人忽然加快了语速,一副咄咄逼人的口气。

    果然还是扯到这个话题上来了,面对这两个问题,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瞬间的语塞让我在原地愣了好几分钟,最后疯女人收敛了刚辞的气势,我这才觉得好过了一些。

    “明天早晨小区门口。”说完疯女人就转身要走。

    我一下子拦住了疯女人,因为刚才那一瞬间我想到了薇薇,她是哭着睡着的,也许在梦里还在跟我吵架。

    我实在不忍心看薇薇这个样子,也不想总是愧对于她,便拦着疯女人说道:“以后不要再给我发信息了,我不想我女朋友看了伤心。”

    疯女人听我这么一说愣住了,明显能看到她全身抖了一下,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秘闻一样。

    “你说什么?”疯女人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

    “我说不要联系了,我是有女朋友的。”我再次肯定地说道。

    这次还没有把薇薇哄好,以后她肯定还是有机会看到我的手机,要是再跟我闹矛盾估计就会被老妈知道,到时候把我连骨带皮拆了我多冤枉。

    可疯女人竟然低低地笑了出来,听起来喜忧掺半。

    末了,疯女人才惊讶地抬起头,头发几乎就要露出了脸,这次稍微能看到一点她脸上的皮肤了。

    可她的脸很白,看起来也很奇怪,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怎么了?”我警惕地看着她。

    疯女人开始又小声到狂笑,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了,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精神病发作的女人,在那里手舞足蹈,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震惊。

    “喂,喂!”

    我不知道疯女人的名字,只能喂喂的叫她两声,如果她听见能听下来最好,实在不行我就赶紧回去算了。

    只说了两个字,疯女人立刻就停下来了,惊喜地抓着我的肩膀,把头凑得很近:“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奇怪了,我没叫她什么啊,怎么这么说?

    经我这么一说,我感觉到疯女人又颤抖了一下,而且抓着我肩膀的手也慢慢松开:“对,对了,你不是,你不是……”

    “我不是什么啊?”我逼近了一步。

    “你不是张小洒,你不是,你不是他……”疯女人摇摇晃晃的,几乎要站不稳了似的。

    我诧异地看着疯女人,想不到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这么说来从一直以为她都是认识我的,接近我也不是因为她脑子有毛病,而是有着什么目的。

    我拍着自己的胸口:“我是张小洒,你怎么认识我的?”

    疯女人一下子推开了我,示意我不要过去:“你不是张小洒,只是长得像而已,你不是……”

    她这番话让我又好气又好笑,我不是张小洒还能是谁,这个世界上重名的多了,可我就是我,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个。

    可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疯女人竟然说着胡话,掉头就跑到巷子里不见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牛排店门口,举得疯女人刚才的举动太异常了,似乎从我印象当中她虽然看起来是疯的,可一直很冷静。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我疑惑地看了一眼疯女人消失的地方。

    忽然我有一个冲动要追过去找她,这么冷的天,说不定她就躲在巷子里的某个地方取暖。

    这时候就看见落地窗另一侧,那名满脸假笑的服务员又拿着菜单走了过来,放在桌子上,片刻之后又拿着菜单走了。

    跟刚才看到的情形一模一样!

    按照上次看到的情景,接下来那服务员会端着两份牛排上来,一份西冷,一份澳洲……

    果不其然,当我看到那服务员又端着牛排过来,放在我面前的空桌上时,我整个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见鬼了吧。

    我不由得这么想着,就看见那服务员本来应该走了,可却一直站在桌子旁边低着头,跟之前的反应不太一样。

    “奇怪了,怎么不走?”我奇怪地看着那服务员。

    下一秒服务员忽然抬起头,一脸假笑地盯着我!

    跟她实现对上,我忽然有一种偷看被发现的感觉,吓得我全身冷汗,想都没想拔腿就跑。

    上了车我才稍微缓了口气儿,可车子就停在牛排店不远的地方,也不敢耽搁,因为我已经看见有人从牛排店里追了出来。

    当我看清是那个服务员追了出来的时候,我一脚油门就加速开了过去,余光甚至还看见那服务员脸上仍旧挂着笑容。

    一路上开车回去,我总感觉沿途遇到的行人都在冲我笑着,甚至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旁边的司机都摇下来窗户冲我假笑。

    “这,这是怎么了?”我只能要上窗户,尽量不让自己分心去看他们。

    回到家里关上门,我靠着本总算是松了口气。

    因为刚才的事情太诡异了,我回来的时候顺手就将门给反锁了,生怕那些怪人冲到我家里来。

    推开卧室的门,看到薇薇背对着我侧卧,抱着她,我心里才稍稍安了心。

    可我明显就能感觉到薇薇小声抽泣,我心里一惊,多半她已经知道我晚上出去了,只是没有拆穿我。

    我把薇薇搂在怀里,感觉到她呼吸平稳了很多。

    可我脑子里总是徘徊者疯女人的话,还有她刚才近乎发疯的样子,满嘴胡言乱语,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我看到的东西跟我认知中的东西发生了碰撞,原本以为不可能存在的东西被我看见了,而且科学解释不了,让我这个无神论者怎么也睡不着。

    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不就是要慢慢适应这个世界的步伐嘛。

    而且我相信一句话,存在即是合理。

    我没必要这么早下定论,疯女人不是说过‘明天早晨小区门口’吗,姑且就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再说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颤,希望不要是我想象中那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