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牛排店的冲突

    更新时间:2017-05-02 15:35:11本章字数:3034字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起来的时候才想起来闹钟又没想。

    睁开眼睛就看见薇薇坐在我旁边摆弄闹钟,似乎是见到我醒了,嘴唇发抖,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这样子吓了我一跳,心疼的赶紧抱过来。

    看她第一次哭的这么凶,我也是慌了:“怎,怎么了?”

    薇薇只是拼命在我胸口摇着头,只顾着哭,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好了,别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就想安慰一个从梦中惊醒的孩子。

    我看着哭红了眼睛的薇薇,脸上还挂着昨晚的泪痕,新旧泪痕交叠在一起,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看样子她昨晚也没睡好,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样的噩梦。

    “别哭了,在哭就不漂亮了,穿衣服,我带你去订机票。”我帮薇薇擦干了眼泪,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似乎是想到了旅行,薇薇脸上一下子多了点喜色。

    刚发动了汽车,我这才想起来昨晚疯女人跟我说的话:早晨小区门口。

    我不知道该不该开车经过小区门口,如果是我一个人也无所谓,要是让薇薇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该怎么办?

    “怎么不走?”薇薇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我在考虑要不要热下车。”我说着按下了启动键,仪表盘瞬间就亮了起来。

    薇薇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摆了摆手:“不用,走吧。”

    我应了一声就缓缓踩下油门踏板,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仔细想了一圈也没想到好办法,怎么走到要经过小区门口。

    眼看着接近小区门口,我故意将车速放慢了一些,留意周围有没有疯女人的身影。

    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从里面出来并没有看见疯女人,倒是刚刚喜欢冲到我车前的小孩被我看见了,旁边依旧跟着一男一女。

    又是那一家三口,这次我格外小心,生怕再有小孩子冲到马路上来。

    订机票的过程也顺利无比,这次倒是出乎我意料,薇薇并没有阻止我去订机票,因为之前她都是建议买火车票的。

    在回去的时候我已经忘了疯女人的话,整个人心情大好,就连薇薇也开心起来,好像什么事儿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吃点什么吧。”薇薇忽然提议。

    我也不知道吃点什么,但想起昨晚上牛排店里诡异的情况,就提议说去吃点牛排。

    听我这么一说,薇薇赌气地白了我一眼。

    我这才意识到昨天薇薇就是因为看到我手机上有人给我发的短信,而且就是牛排两个字,才气得哭了一个晚上,甚至做梦的时候都在哭。

    看她难过我也不好受,就立刻给她道歉。

    没想到最后薇薇还是叹了口气,同意跟我去吃牛排。

    这次是白天,我准确地就找到了牛排店的位置,但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有夜盲症,怎么会在晚上的时候找了那么久。

    薇薇挽着我的胳膊进了牛排店,今天服务员满面红光,气色看起来很不错。

    服务员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并且招呼我们坐下。

    我和薇薇都没有刻意去选,只是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跟上次靠近落地窗的位置距离比较远。

    今天牛排店里完全没有死气沉沉的气氛,反而多了一股人情味儿。

    对了,就是人情味!

    我这才想起来上次我和薇薇来的时候怎么那么不对劲儿,今天来的时候就感觉很自然,没有格格不入的感觉,而且很有人情味。

    “好像跟上次来不太一样。”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薇薇耳朵尖,听到了以后在桌子下面踢了我一脚,给我疼坏了。

    我心想踢我干什么,就算被服务员听见了也算是一种褒义的话吧,怎么听也不像是贬义啊。

    “西冷和澳洲吧。”薇薇没有看递过来的菜单,直接对服务员说道。

    果然薇薇是知道我喜欢吃澳洲牛排的,给自己点了一个西冷。

    为了跟上次不太一样,我们没有点果汁,反而跟服务员要了白水。

    听我这么一说,服务员看向了薇薇,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知道薇薇点头了才拿着菜单离开。

    “这个服务员什么服务态度,怎么还要征求女士的意见吗?”我心里觉得纳闷儿,就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薇薇到是抿嘴笑了一下:“这是西方对女士的尊重,女士优先不懂吗?”

    好像听她这么一说也蛮有道理的,看来是我对这家牛排店里的东西都太敏.感了吧。

    只聊了一会我就看到有牛排放到了我们桌子上,我这才发现不知道服务员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这是您的澳洲。”第二个盘子推到了我面前。

    我下意识地先道了声谢,同时发现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抬头正好跟服务员的视线对上,还有那副满脸假笑。

    又是这个服务员!

    我看着她动作木讷地帮我和薇薇淋上了黑胡椒,然后转身离开,我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怎么了?”薇薇似乎是在试探性地问我。

    我只是摇了摇头,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没什么,可我内心却仍是惊涛骇浪。

    昨天晚上凌晨的时候我就站在落地窗外面,看着刚才那个服务员在‘忙活’,说白了就是在重复这上菜这个怪异的事情。

    而现在才不到中午,我们来的已经算比较早了,这个服务员竟然还没下班?!

    就算是再能熬的人也不应该一点疲惫感都没有吧,可我刚才观察那服务员,还是同样的假笑,整个人就是没有一点的疲惫感。

    或者说根本不会疲惫,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驱壳?

    对于无神论者的我来说,灵魂存不存在暂且不论,就算有,没有灵魂也不可能随意行走,更不可能来牛排店打工。

    “吃呀,看着牛排发什么呆?”

    薇薇的声音将我从胡思乱想中拽了出来,刚应了一声,才看见薇薇已经切好了一块送到了我嘴边。

    我看着她,她就这么一直举着。

    我吃掉她送过来的牛排,在印象里每次她都说西冷比澳洲好吃,但我就喜欢澳洲的嚼劲,可薇薇就是要我认同她的看法。

    “刚才你愣什么神?”薇薇一边吃着一边说。

    听她这么一说,我又瞄了一眼那个服务员:“没什么,只是觉得那个服务员有点奇怪。”

    “我看是你觉得她好看,想要多看几眼吧。”薇薇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我知道她这是开玩笑,也不再说什么,切了一块牛排送到她口中。

    薇薇吃了我的牛排还白了我一眼,一副倔强的样子说道:“你就是把你的牛排都给我吃了,我也是觉得西冷好吃。”

    真不知道女人都在想什么,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

    “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脸色总是不好看,要不去医院看看吧。”薇薇说着又大口吃了一块牛排。

    不知道她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今天早晨洗脸的时候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啊。

    而且我可不想去医院,万一被误认为精神病,再让我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到时候我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出来。

    “我都五年没发烧了,壮的跟头牛似的。”我说着还展示了一下肱二头肌。

    薇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就好。”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余光忽然看到外面有白影晃动,从不远处的落地窗看过去,正好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人走了过来。

    是疯女人!

    我一眼就认出了她,看着她跌跌撞撞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疯女人左顾右盼的样子,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也许是无意间走到这家牛排店附近的吧。

    收回视线,我看到薇薇还在专注地吃着牛排,似乎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形。

    我暗自松了口气,希望疯女人就这么摇摇晃晃经过牛排店,却没想到她直接朝着我们昨天的位置走了过去。

    在那面落地窗的外面,疯女人站在那里,就跟昨天晚上一样,眼睛直直地看着里面,只有眼珠子在左右晃动。

    我能感觉到她实现扫过了我这里,又看向其他地方。

    原本我暗自松了口气,却没想到她的目光在扫过我两次之后,竟然定格在了我身上。

    糟了,发现我了?!

    疯女人皱了皱眉,似乎是因为外面光线太刺眼看不清楚,就将双手放在玏玻璃上,挡住了周围的光线,想一个望远镜一样看向我这边。

    啊——

    我从这里都能听到疯女人惊讶的同时大叫了一声,然后在不可置信地摇着脑袋,六神无主的样子显得很慌张。

    只不过是看到了我,怎么跟大白天见了鬼似的。

    疯女人开始用拳头敲着玻璃,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我就心里就暗叫不妙,果然薇薇立刻就抬起头,看着窗外的疯女人立刻就来了脾气:“哪来的疯子?!”

    奇怪了,平时薇薇修养很好,见了乞丐偶尔也会施舍一下,怎么见到疯女人就跟见到了死敌一样。

    而且从我跟薇薇对视的眼神中,我看出了她眼中的一丝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