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抱了疯女人

    更新时间:2017-05-02 15:37:45本章字数:3032字

    我看着不断震动的手机,求助地看了一眼疯女人。

    她若无其事的看了看我,稍微耸了耸肩膀,似乎是在示意我这种事情自己处理就好了,何必要来问她。

    看着薇薇打过来的电话,要是让我挂掉我肯定不愿意,可想起来另一个薇薇刚出现在树林里又消失掉了……

    “喂?”我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要不是电话里传出了不太真切的电流声,我还以为电话没有接通,直到过了一会儿才传出薇薇的声音:“那个,你去加班了吗?”

    我也没有太好的借口,就尴尬的应了一声。

    看着旁边跟薇薇一模一样的疯女人,我刚刚说出的谎话差点就被噎了回去,总感觉在一个跟薇薇一样容貌的人面前对薇薇说谎很尴尬。

    “嗯……那你注意身体,早点回来。”薇薇似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很放心地对我说道。

    听着她这种语气,我长长松了口气:“知道了,你先睡吧,明早你睁眼睛就看见我了。”

    “没有你我睡不着。”

    “乖啊。”

    “嗯。”

    又小声跟薇薇说了几句贴心的话,她这才肯挂了电话去睡觉。

    我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通话结束,这才长长出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无尽谎言的日子。

    看到我挂了电话,旁边的疯女人这才不屑地哼了一声。

    本来我也没有要理会她,毕竟那是我跟薇薇在说话,爱说什么别人也管不着。

    可疯女人却严肃地看着我,似乎是好心提醒我:“你可别忘了,刚才在树林里出现的人,而且你的女朋友明明知道你在这里,还给你打电话,真是可笑。”

    一瞬间我几乎要崩溃了,疯女人的话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迷茫,不知道到底该相信她们两个谁的话。

    我到底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如疯女人所说的那样,薇薇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

    “之前你就说那个薇薇是假的,现在薇薇给我打电话来了,难道不是真的吗?”我脑子现在一片混乱,好像马上要弄清楚什么事情,可就差那么一点点。

    疯女人只是看着我,没有吭声。

    “我只想知道哪个是真的。”对,现在我就需要一个答案。

    疯女人叹了口气,有些失望地看着我:“到现在你还不清楚吗,这里没有真正的薇薇,我想你心目中想要的那个薇薇在外面吧。”

    模棱两可的语气可不像是疯女人的说话方式,但她偶尔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让我感觉她根本没有骗我。

    外面?什么是外面?

    虽然我感觉疯女人刚才的话没有骗我,但我发现我根本听不懂她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不可能!

    我快速发动了车子,然后挂档,握住方向盘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疯女人。

    她并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反而摇下了车窗,用手撩了一下头发,好让一直被挡住的脸全部露出来。

    看着跟薇薇一模一样的脸我心里就发慌,直接一脚油门往回开。

    一路上疯女人都没有吭声,只是任由风从窗户吹在脸上。

    “好久都没有这么吹吹风了。”疯女人有些感慨地嘀咕了一句。

    我一直也很郁闷,心想也许说说话会比较好,就随便追问了下:“多久?”

    “十六天了吧。”疯女人很随意地答道。

    十六天?难道十六天之前疯女人坐在我的车里吹过风?

    随着我的胡思乱想,脚下没有注意,车速越来越快,直到整个车子已经开始发出隆隆的响声我才回过神儿来。

    看着仪表盘,刚才已经达到一百六十迈了,还在两边都是飞退的树影,没有其他车辆和行人。

    看着车速慢慢降了回来,我也给自己捏了把汗,为了防止刚才的事情再发生,我把巡航定速打开了。

    还好北部工业区这边一直都很偏僻,要不然吕子皓也不会选择来这里。

    “很奇怪是不是?”疯女人忽然开口。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就疑惑地瞄了她一眼,看着熟悉的侧脸,每次看她都有一种看薇薇的即视感。

    趁着机会,我在疯女人身上也打量了一下,好像就连身材看起来都跟薇薇差不太多。

    疯女人丝毫没有在意我的目光,甚至还将手臂从胸口上放下来,似乎是在供我观察。

    看到她这个动作,我下意识就明白她已经发现了,我这才尴尬地收回了视线。

    “那个,你刚才说什么奇怪?”为了避免尴尬,我接着刚才疯女人的话说道。

    疯女人眉毛一挑,这个小动作跟薇薇一模一样:“就是刚才的车速呀,你有没有感觉很熟悉?”

    车速?

    本来我还在她刚才那个小动作中没回过神儿来,可经她这么一说,我皱了皱眉。

    疯女人也在盯着我,那神情带着一丝焦急,更有着一丝决胜负的意思。

    唰唰——

    不知道是两边飞退树影发出的气流声,还是我脑子里闪过片段时候的声音,总之我感觉比之前更多的残缺片段出现,马上就要拼接起来了。

    这些片段怎么也拼不上,就好像还是缺了点什么,不过刚才车速给我的感觉的确很熟悉。

    对,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回来了,我的确经历过刚才的事情。

    而且我还想起来疯女人刚才说过,她有一段时间没有吹过风了,而这段时间刚好就是十六天!

    这十六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疯女人试探性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的确有这种似曾相识的经历,但却想不到起来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在梦中也说不定。

    忽然间我感觉全身力气好像被抽走了一样,差点虚脱,可能是脑子里一瞬间出现的东西太多了。

    我把车子缓缓停在路边,现在的状态根本开不了车,只好伏在方向盘上休息。

    一瞬间的疲劳感很快就消失了,我从方向盘上撑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的后背已经湿透了,想不到这大冬天居然出了这么多汗。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对于我的问题,疯女人一开始只是沉默,看她的眼神很不确定:“我也不太清楚,一开始我觉得是你经历过的事情给忘记了,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那现在呢?”我听出来疯女人的话里有话。

    疯女人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明白,也许你出去以后就会知道答案了吧。”

    对于疯女人的解释我还是一知半解,不知道她说的出去是什么意思,追问她的时候她也不太清楚。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之前的想法。”

    疯女人点了点头,似乎很有依据地告诉我说,之所以我会有似曾相识的经历,是因为我忘掉了所经历的事情,而当前处于的环境给了我这种感觉,却又不足以让我完全想起当时的情况。

    听起来是有点玄奥,我仔细理解了一下,就是当前场景或者事情的刺激不够,让人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吧。”疯女人不再在这个问题上较真。

    我有些半信半疑地看着周围,似乎从刚才开始,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不见了,而且从我脑子里出现的片段也记不起来了。

    也不知道疯女人说得是真是假,姑且就先信了。

    “你也有过这种感觉?”我好奇地看着疯女人,想必她知道这种感觉的来由,一定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出乎意料的,疯女人竟然摇了摇头。

    “一次都没有过。”紧接着我就听见了疯女人肯定地回答。

    我疑惑地看着疯女人,心想她一次都没有经历过,是怎么分析这种感觉的来由的,而且听起来还很有道理。

    “我是看着你经历这些事情的。”

    疯女人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直接一句话如同尖刀一样刺进了我的心脏,被震惊得呆立在原地。

    “我,我什么时候经历过?”我看着周围,虽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也不是第一次经过这条道路,但这是我第一次载着疯女人开车回去。

    “你确定你要知道吗?”疯女人有些怀疑地看着我,又似乎是在审视我。

    我不知道这种审视的关键点在哪,但被她这么看着实在不太自然,就随意活了一下,甚至用咳嗽声掩饰这种尴尬。

    一直被她盯着看了好几分钟,像极了薇薇的眼神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喂,你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

    疯女人这才愣了一下收回视线,似乎对我有些别样的看法,抿嘴一笑撩拨了一下头发,露出了完美的粉颈。

    “跟以前是不一样了,或许这次能行。”

    听着疯女人小声嘀咕的话,不知道她又在风言风语什么了,我也不理会,等着她告诉我刚才的答案。

    “那好。”

    疯女人就说了这么两个字,便向前迈了一步靠近我。

    我看着她跟我距离如此的近,一时间心里有些紧张,甚至连双手该怎么放着都不会了。

    “抱着我。”疯女人轻轻的声音传进我耳朵。

    这简直也太无理取闹了,虽然我想要知道答案,也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消遣我,这让我多少有些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