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那天不是在做梦

    更新时间:2017-05-02 15:37:59本章字数:3073字

    疯女人耐心的视线一直看着我的眼睛,可能是因为她的目光跟薇薇一模一样,我根本不敢跟她对视。

    不知道是愧疚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此时此刻我不敢看她的眼睛了。

    “想要知道真相,你就要把我当成薇薇抱着。”疯女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我看着她一副掌控大局的样子,比薇薇多了一些成熟和睿智,现在站在我面前就好像是大公司的高级总裁。

    对,就是那种对事情独有的判断力,那个眼神,是薇薇根本不具备的。

    也许是我发现了疯女人和薇薇不同的地方,可看着那一个眼神,似乎我曾经无数次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了。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耽误下去可能天就要亮了。

    我伸出手将疯女人抱在怀里,相同的身高身材,甚至连发香都一模一样,看不到疯女人的脸,我一度感觉自己抱着的就是薇薇。

    人就算长得一样,可身体各方面也不会完全相同,可抱着疯女人就是抱着薇薇的感觉,别无二致!

    就在疯女人被我揽进怀里的姿势,也是跟薇薇一样,轻轻用手臂抵着我的胸口。

    但内心的感觉骗不了人,莫名出现的罪恶感让我立刻就把疯女人给推开了,现在我实在办不到背着薇薇做这些事情。

    对于我的动作,疯女人傻愣愣地看着我,没过多久就收回视线。

    疯女人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看起来比我还要纠结,随后神情竟然有些激动,但只限于紧紧攥着拳头。

    “告诉我,你跟薇薇到底什么关系?”我疑惑地看着她,还是先从她们两个的关系入手比较好。

    可疯女人就像是被激怒了一样,披散着头发对我大声喊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们都是薇薇!”

    虽然我心里已经猜到这一点了,但听疯女人亲口说出来还是无比吃惊。

    我内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毕竟现在在卧室睡觉的薇薇一直陪了我这么多年,现在出现了一个跟她长相一样的疯女人,我的生活就全部乱套了。

    对,全都乱套了,这句话疯女人和薇薇不止一次说过了。

    疯女人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转悠,除了她的声音之外,好像还有很多个声音同时在对我说着,似乎不止一次听到过这句话了。

    那么多的声音在我周围响起,有的在我侧面,有的在背后,有的甚至是从头顶上方响起来的。

    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的,尽量捂住自己的耳朵,同时惊恐地看着声音传出来的地方,却根本半个人影都瞧不见。

    慢慢的这些声音开始汇聚,最后形成一个刺耳的尖锐声音,好像要击穿我的耳膜。

    在我两个耳朵之间,好像有一股强大的电流贯穿而过,似乎要直接击穿我的脑袋,疼的让我捂着太阳穴蹲在地上。

    好在这种疼痛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奇怪的是我身上没有冒出冷汗。

    “看来要再等十六天了。”薇薇苦笑着摇了摇头,根本没有一点关心的意思,只是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我。

    我等待着余下的疼痛慢慢消失,其间就看见疯女人拿着脏塑料袋,打开了之后在里面用手划拉了一下,似乎是在检查着数量。

    在看着我叹了口气之后,疯女人刚转身要走,就被我一把给拽住了。

    疯女人轻咦一声,回头错愕地看着我:“你,你没事?”

    “现在我的头还有点疼,不过我想不要紧的吧。”我按着太阳穴,可能刚才那刺耳的声音让我还没缓过来。

    “太好了,你没事!”疯女人竟然笑了出来。

    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看到疯女人的笑容,如此灿烂,是那种真正的开心,不加任何掩饰。

    相比之下薇薇的虽然总对我笑着,但我能察觉到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勉强,甚至有强颜欢笑的时候,完全没有疯女人这般爽朗。

    刚才我头疼的时候就听疯女人嘀咕什么十六天,就问她这十六天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许是太开心了,疯女人还没回过神儿来:“太好了,我还以为要再来一次呢。”

    “什么意思?”我不懂她说的再来一次是什么意思。

    疯女人拖着下巴沉默了,最后眼珠子转了一圈才笑着扬起了手里的脏塑料袋,然后晃了晃,里面发出了稀里哗啦的声音。

    我知道里面都是一些瓶盖,就算一模一样又有什么用?

    “这些瓶盖都是一模一样的啊。”疯女人又说些没营养的话了。

    我有些不耐烦:“我知道。”

    “这些瓶盖是我每次在你今晚喝完饮料后捡的。”疯女人皱着眉,似乎在猜这么跟我说,我能不能理解她的意思。

    一开始我感觉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因为我印象中就来过一次,而且只是有拧开瓶盖就扔掉的习惯。

    但随后我又想起来刚才回忆过,似乎对现在这个场景有过似曾相识的感觉,按照疯女人的理论来说,我是来过这里的,但是我给忘了。

    这么说来,我曾经开车到过这里,然后拧开瓶盖喝了饮料,就把瓶盖扔在这里,然后又被疯女人给捡走了?

    不会吧,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我吃惊地看着疯女人,发现她一脸满意的冲我点了点头。

    “你理解了吧。”

    我点了点头,但理解归理解,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显示生活当中,也超出了我平时对生活常识的认知范围。

    我指着她手里的脏塑料袋:“那么多瓶盖不会都是你……”

    疯女人在我意料之中的点了点头,我感觉差点一口气没传上来昏过去,急忙扶住旁边的车门站稳。

    现在我总算明白一点了,疯女人手里的瓶盖是在我拧下来扔掉的时候搜集起来的。

    而她的塑料袋里搜集了那么多的瓶盖,每一个都是我亲手拧下来的,之前也听她说要再等十六天的话,也就是说今天是第十六天?

    如果是这样,每个第十六天疯女人都能搜集到我亲手拧下来的瓶盖,也就代表着我……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越想越害怕。

    “这怎么可能?”我不可置信地盯着疯女人。

    疯女人满意地走过来,索性将脏塑料袋交到我手上:“这些都是你的,现在也是时候还给你了,不过还要在成功之后。”

    说完后半句话,疯女人又把塑料袋给拿走了,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我艰难地咽了一下涂抹,半信半疑地看着疯女人:“那十六天前……”

    疯女人有些诧异地转过身,似乎对我另眼相看了,用很意外的语气说道:“看来这次的你不是那么蠢啊,十六天前我们不是见过吗?”

    见过?

    我仔细在脑子里搜寻有关十六天前的记忆,按照时间推算的话,十六天前应该就是年前公司聚餐那天了。

    可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下班之后打卡,然后就跟着经理和其他部门的同事去吃饭了,在饭桌上是喝了不少酒,但还没有到断片儿的程度。

    后来,后来……

    也许是那次断片儿的原因,我对于后来的事情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后来我们去唱歌了,具体去了哪个KTV就不记得了。

    在唱歌的时候我也喝了不少酒,但我还清楚记得经历叫了陪唱,他们一人搂一个,唯独我因为薇薇的缘故给拒绝了。

    再后来我就不记得了,隔天醒过来的事情是薇薇告诉我的,说我喝断片了,才把我带到情侣酒店睡了一晚上。

    奇怪了,疯女人说我们见过,但我印象中根本没有她啊。

    咯噔——

    我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猛地想起来当时早晨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从酒店出来的时候,被疯女人狠狠撞了一下!

    “你是说在酒店门口的时候?”

    看见疯女人点头,我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了,那不是我在梦中看到过的场景吗,怎么疯女人会知道?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疯女人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那不是梦。”

    不是梦?!

    我记得当时薇薇挽着我的胳膊从酒店出来,迎面就撞上了疯女人,我还奇怪地回头瞄了一眼疯女人的背影,惹得薇薇很不高兴,随后……

    对了,随后薇薇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满脸杀意,伸出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当时薇薇的力气大得出奇,我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最后感觉脸应该是憋得充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又出现在了酒店里,听着薇薇说着同样的话,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预知梦。

    “可能对你来说有些不好理解,总之你先明白那不是一个梦就好了。”疯女人拖着下巴,似乎对于给我解释也很为难。

    不可能啊,如果不是梦的话,薇薇为什么要掐住我的脖子?

    当时薇薇的表情我现在还能想起来,是那种非要杀了我不可的样子,我从来没在她脸上看到过。

    “你不用在怀疑了,在我看来你第一次从酒店出的时候是第一天,而对你来说却是个梦,等你醒来的时候对你来说才是第一天,而对我来说却是第二天了。”

    疯女人很有条理性地说着,我却根本听不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