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两个相同的屋子

    更新时间:2017-05-02 15:40:17本章字数:3057字

    “是这样吗?”薇薇也不确定地看着我说道。

    见疯女人和薇薇都怀疑地看着我,可我真的不知道她们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儿。

    我急忙摆手说道:“不对,我感觉好像遗漏了什么。”

    疯女人和薇薇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没有想到我在这当中还发现了什么,都期待地看着我,等我说出说的发现。

    “你们‘制造’出来的人会听你们指挥吧,可你们说这些真的人和接到,甚至楼房都是我‘制造’的,而我根本就不能控制分毫。”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说出了疯女人所分析当中的最大漏洞。

    似乎我发现的问题疯女人也没考虑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会儿疯女人才抬起头看着我:“你说的没错,但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给你们听。”

    不知道疯女人又会有什么惊人的言论,我和薇薇都很好奇地看着她。

    “在最开始我存在的城市里,我的‘制造’能力跟旁边这个薇薇是差不多的,可我辗转了这么多城市,就感觉能力在逐渐衰减,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只能‘制造’出一个了。”疯女人说完了之后看着我们,似乎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理解。

    我对这个‘制造’的能力就没什么感觉,倒是薇薇倒吸了一口凉气。

    薇薇惊讶地看着她:“这么说来,你在最开始的城市里就是薇薇,也就是我?”

    “应该是吧,这是我印象当中的事情了,也许过去很久了。”疯女人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

    其实对于她们的‘制造’能力我不是很关心,看着周围时间停止,空间定格,我只想回到原本的生活中。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我发现我开始有些焦虑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薇薇眼睛亮了一下,不过疯女人立刻就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要知道这一切都在于你的想法。”

    我不解地看着她:“我?”

    疯女人肯定地点点头:“对,因为我辗转了这么多城市,虽然城市的名字不一样,但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你和一个薇薇。”

    “这怎么可能?!”我震惊地看着疯女人,但她的眼神就是那么自然,一点也不像是说了假话的样子。

    我把视线转向旁边薇薇,她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见我看了过来就不满地说道:“看着我干什么啊,我也没到别的城市去过。”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商量一下吧。”疯女人似乎是把她知道的全说给我们听了。

    没想到疯女人还是很民主的,并没有因为她知道的多就自然而然成了领头的,这点也跟我认识的薇薇很像。

    随即我又自嘲地笑了一声,疯女人其实就是薇薇,只不过不是这个城市原本就存在的那个而已。

    听疯女人这么一说,薇薇也不吭声,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主意。

    “先回去吧。”我提议道。

    疯女人眼前一亮,很赞同我的说法:“跟我想的一样。”

    因为薇薇对我们的想法没有反对,就随着我们往小区方向走,其间疯女人就提议让薇薇‘制造’一辆车出来,可她却不肯。

    想起车子的事情我也纳闷儿,从疯女人的理论来看,假的东西遇到真的就会消失,可我开的车和薇薇开的车一样,怎么没有……

    对了,这只能说明这两辆车都是假的!

    可在我的印象当中,薇薇家的确是买了一辆宝马给她,她嫌麻烦不爱开就给我开了,那辆车哪去了,还是说物体跟人不一样,是不会消失的?

    现在想这么多我觉得都没什么用了,关键是先让定格的空间恢复往常的样子。

    果然走到了小区当中,里面也没有任何的声音,甚至连空气流动的感觉都没有,好像就连光线都被定住了。

    “怎么弄的,刚才大老远我还看见有人影的。”薇薇奇怪地看着疯女人,似乎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对此疯女人只是摇了摇头,好像还在观察。

    就跟薇薇说的一样,在我看向小区深处,就在我视线勉强能看清楚的远距离,还是能见到有人影走动的。

    不过这些人影渐渐就慢了下来,然后定住不动了。

    薇薇脚步加快了很多,我和疯女人跟在后面,就见她朝着刚才定住的人走了过去,这些人都是我们小区的。

    “怎么会这样?”薇薇不解地看着我的疯女人。

    疯女人别有深意地看着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恐怕就跟我说的一样,小洒才是这当中的关键。”

    “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怀疑,现在我几乎能肯定,这种凝固空间和时间的事情是由你身上发出,而且是以你为中心点向外均匀扩散的。”疯女人一副沉重的样子看着我,似乎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也没有办法了。

    我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和身体,没想到疯女人竟然会这么说。

    就连薇薇也是不解地看着疯女人,一脸不赞同的样子,可却没有说出任何反驳她的话。

    我束手无措地看着疯女人,觉得她这样的言论似乎很不恰当:“如果全部都是我造成的,那我自己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不能去改变什么。”

    “其实你有改变的,跟我来。”疯女人说完就自顾自地朝着前面走了去。

    跟着疯女人来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我所住的单元门口,两侧正贴着一对福字,其中一个只有一角还连载墙上,耷拉着。

    与往常不一样,周围的空间凝固住了,耷拉下来的喜字就直直地定在那里。

    “走吧。”疯女人回头瞄了我和薇薇一眼。

    楼道里一片漆黑,幸好薇薇的手机可以照亮,不过她还是奇怪地问了一句:“怎么咱家的楼道灯都坏了?”

    也许薇薇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在每次晚上十二点的时候这些灯都会准时熄灭,多大动静都没有用,就跟不存在一样。

    “一会儿还有更让你吃惊的。”疯女人回头看了薇薇一眼。

    到了我家门口,疯女人很自然地就从门口的脚踏垫下面拿出了一把钥匙,轻轻松松地打开了我家的门。

    我惊讶地看着疯女人连贯的动作,似乎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

    “我怎么不记得脚踏垫下面有备用钥匙?”我不解地问道。

    疯女人看了薇薇一眼没有说话,倒是薇薇冷哼了一声:“我看是‘制造’出来的钥匙吧。”

    “对。”疯女人也不避讳,直截了当地说道。

    就在我还好奇疯女人是怎么‘制造’出钥匙的时候,她一拉开防盗门,上面竟然有一层厚厚的灰尘洒了下来。

    薇薇捂着口鼻后退了两步,惊讶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晚上我打开屋门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场景,只是没有想到薇薇竟然对这些什么都不知道。

    “你好像不是很吃惊……”薇薇扭过头来看着我,面无表情。

    不用我说什么想必薇薇已经猜到了,但我却做不到那么自然,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薇薇冷漠地转过头,从她的眼神里我似乎看出了她另有打算。

    “别站在外面了,灰都已经散了,进来吧。”疯女人用主人一样的口气在招呼着我们,还让我们进去随便坐。

    我看着已经破败不堪的墙壁,已经有多处都直接露出了里面的墙体,就连家具都已经腐朽结网。

    拍了一下沙发,上面厚厚一层土,根本没法坐人。

    这场景我已经见过一遍了,没有特别吃惊,反倒是薇薇很惊奇地四处看着,从洗手间到厨房全部都检查了个遍。

    “虽然格局和摆设一样,但这不是我和小洒生活的家。”薇薇很肯定地说道。

    疯女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样,也不掩饰:“的确,这里物品上一些细节的摆设跟你住的房子不太一样,因为毕竟咱们两个是不同的两个个体。”

    薇薇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疯女人简单直接地说道。

    我惊讶地看着疯女人,又看了看周围,而且在卧室里还看到了那面落地穿衣镜,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我上次我会来到这种地方。

    随后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么说来疯女人一直都跟我住在同一个位置却不同的‘两个’屋子。

    知道我和薇薇嫌沙发上土太多,疯女人仔仔细细将沙发拍了一遍,弄得客厅里面全都是灰尘。

    好不容易等灰尘下去了,疯女人这才说道:“好了,坐吧。”

    我低头看了一眼沙发,上面果然干净了,我坐在上面就跟家里一样,倒是薇薇冷哼一声还站在原地。

    “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薇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我也纳闷儿疯女人为什么这么做,可她只是说在这里等天亮。

    薇薇听了竟然有些恼怒,拉开窗帘指着外面,正有一个定格在天上的礼花:“看到没有,时间都已经停止了,在这里等有什么用?”

    最后薇薇竟然回头看着我:“与其在这里等,还不如……”

    从刚才薇薇指着的烟花我就想到了一个事情,见薇薇如此,我急忙说道:“等等,我有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