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她们也被定住了

    更新时间:2017-05-02 15:40:34本章字数:3092字

    就在我说话的同时,疯女人也一下子拦在我和薇薇中间:“你还没打算那个愚蠢的念头吗?”

    薇薇只是哼了一声:“我就先听听他说什么。”

    我可不想再回到那十六天当中去了,就看着疯女人说道:“你们两个人当中就属你经历的多,那你看我的外貌有任何变化吗?”

    “没有,什么意思?”疯女人很肯定地看着我说道。

    我见薇薇皱起了眉,似乎有些不耐烦,估计是以为我在拖延时间吧。

    我示意她不要着急,紧接着就说道:“也就是说这里的时间根本就没有流逝,虽然有昼夜区分,但我们的样子都没有任何变化。”

    疯女人赞同地点了点头,倒是薇薇惊讶地说不出话,低着头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对,除了衣服会不同之外,的确没什么变化。”薇薇在仔细思索了之后,很肯定地抬起头盯着我说道。

    有她们两个的肯定我就放心多了,这么说来我的猜测应该错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疯女人似乎也猜到了一些。

    我很肯定地说道:“我想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十六天的规则,也不存在什么时间,只有一个昼夜的变化才算得上一天。”

    疯女人和薇薇都被我的话给弄懵了,不解地看着我,似乎怎么也理解不了。

    于是我就解释给她们听,告诉她们这里只有昼夜,不存在任何时间概念,也就是不存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的概念,因为从刚才在北部工业区回来的时候,到现在,起码过去了四五个小时。

    按照正常时间推算的话,从凌晨过去五个小时,天应该也已经蒙蒙亮了,可外面的一切却不动了。

    并不是时间停止了才导致外面的一切停了下来,而是没有了昼夜更替,所有的一切停滞下来,才显得时间也停滞了。

    看着薇薇和疯女人还是不太明白,我就走到卧室把闹钟拿了出来,指着上面已经静止不动的指针说道:“就是这个闹钟在一开始误导了我们,我们以为它在动,时间就在动,可现在恰恰相反。”

    疯女人最先明白过来:“你是说因为昼夜在缓慢更替,这个闹钟才在一分一秒的走着,当昼夜更替停滞下来,闹钟也自然就停了是吧。”

    “对。”我欣慰地点了点头,总算是有人理解了。

    “那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听到结论的薇薇一知半解地看着我。

    我大胆的做了一个猜测,告诉她们,并不存在什么十六天,而是只有一天!

    “只有一天?!”薇薇和疯女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太肯定,只是根据刚才的推论想到的,按照这个假设来分析的话,薇薇和疯女人口中的十六天就只是她们被误导了。

    而我之所以会有不同的行动轨迹,完全是一种规律。

    遵循着这个规律,我会在在完成上一个行动后衔接下一个行动,形成一个大的行动轨迹,而这个大的行动轨迹需要多个昼夜更替才能完成,这才给了疯女人和薇薇一个十六天的错觉。

    疯女人和薇薇听了我的话都像是看精神病一样看着我,但我这些话不是空穴来风。

    从上次跟薇薇逛商场给爸妈买年货的时候,在卖酒专柜碰见的经理和两个员工,就是重复着之前的行动。

    还有在牛排店我遇到的服务员,大晚上店里没人还会端来牛排放在空桌上和每天晚上十二点我都会看到吕子皓杀妻的经过。

    这些种种都从侧面说明着每次昼夜更替,那些人都在重复着同一件事情,而只有我才有一个大的行动轨迹。

    “不对,那为什么每次重置对会回到十六天之前,我是说……”薇薇立刻就打断了我话,抢在前头说道。

    还不等我回答,疯女人就抿嘴笑了一下:“你还不明白吗,按照小洒的推理来分析的话,每次重置的不是时间,而是行动轨迹。”

    还是疯女人比较睿智一些,虽然是两个一模一样的‘薇薇’,但明显疯女人在事情的理解能力上有很大优势。

    说到了行动轨迹的问题上我就开始有些纳闷儿,从疯女人一开始的十六天论上来说,今天应该是第十五天才对,我还有着第十六天的行动轨迹。

    可对于下一步我要做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因为现在空间停滞,根本等不到天亮。

    “第十六天我会干什么?”我看着疯女人和薇薇说道。

    薇薇看了一眼疯女人,似乎是见她没有兴趣回答这个问题,这才无奈地说道:“明天你会带着你爸妈去机场,他们会坐飞机去回老家探亲。”

    等等,怎么是飞机,我们明明买的是火车票啊。

    “不用这么看着我,之前都是飞机票,对于买了火车票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薇薇白了我一眼才说道。

    这么说来这是我头一次经历买火车票,就连发生什么疯女人都不清楚,但从短信里她也偏向于这么做。

    “现在连明天都到不了,根本不用考虑是什么车票的问题。”薇薇自嘲地在那里自言自语。

    疯女人忽然开口说道:“也许不只是火车票的事情,这次我一开始就在酒店门口撞了你,或许是我……”

    似乎是受到了启发,薇薇也想起来了什么,紧接着说道:“我也改变了不少东西,比如牛排店和旅行社。”

    从一开始我就在怀疑那个旅行社了,因为在我印象当中根本就不存在,只是没想到那家牛排店也是不存在的,怪不得那天晚上我在整条路上找了好几遍才找到。

    “看来你的‘制造’能力比我那时候还要强不少,竟然能‘制造’建筑。”疯女人有些赞许地看了一眼薇薇。

    薇薇说完之后整个屋子又陷入了沉静当中,或许就连疯女人都不能确定是不是,但我还是弄不明白为什么空间停滞了,却只有我们三个可以行动。

    就在我琢磨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疯女人忽然惊叫了一声。

    我奇怪地看向疯女人,发现她正看着自己的手,一副吃惊的样子,可她的手跟之前一样,怎么就大惊小怪的了。

    “刚刚我感觉手抬不起来了。”疯女人晃动着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手,惊讶地看着我和薇薇。

    对此薇薇只是不屑地嘁了一声,我刚要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就被薇薇给拦住了。

    “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着她。

    薇薇蹙着眉,一副醋意地样子看着我:“不许你碰她。”

    我无奈地想要解释,薇薇就紧接着说道:“我就是不许你关心她。”

    “不是,现在就咱们三个人了,要是她有什么发现或者其他什么事情,我当然要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我只是解释了一遍,听不听随她,毕竟她刚才还想要杀掉我来重置。

    薇薇不满地看着我:“你……”

    我也不理她,直接走到疯女人旁边,见她还看着自己的手,就问她刚才到底怎么了。

    可疯女人就是保持着这个动作,问了好几遍也不吭声。

    “小洒,你,你看她……”薇薇颤抖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像是看到了很害怕的东西。

    我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薇薇,这才抬头去看疯女人,发现她从刚开始就这么站着。

    拍了拍疯女人的手臂,就跟石膏一样僵硬,眼神也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从上次跟我说了这句话以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了。

    我惊讶地看着疯女人,她另一只手里还攥着脏塑料袋,就这么定住不动了!

    “定住了?”薇薇也走过来仔细地看着。

    “应该是这样的。”我皱着眉,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连疯女人都被定住了。

    仔细回想了一遍,最后的时候也就只有我们三个没被定住,而现在疯女人已经被定住了,她是从另外一个‘城市’过来的,这么说下一个就是……

    我回头看着薇薇,发现她已经在盯着我了,想必也知道了其中的关键。

    低头看着薇薇手里拿着的玻璃烟缸,我立刻就后退了两步:“薇薇,你,你要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

    “我可不想跟她一样被定住,还是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吧,我保证对你比现在好,相信我好吗?”薇薇说着竟然诡异地扬起了嘴角。

    我已经无奈躲到了墙角,没有一点退路,看来只能再牺牲手臂来挡这一下了。

    看着薇薇高举起了烟灰缸,我也做好了挡的准备,可她动作就跟电影镜头慢放似的,抡下来的胳膊绵软无力。

    我看准机会一下子抢过她手里的烟灰缸放在桌子上,回头就看见薇薇惊讶的慢慢扭头来看我,似乎是没想到我动作这么快。

    整个动作还没做完,薇薇就跟疯女人一样定住不动了。

    不明白为什么连她们两个也定住了,忽然我就在想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了,必须赶紧想一个办法解决。

    整个屋子都破败不堪,我来回转了几圈,甚至去看外面也没有任何头绪。

    当我在卧室看到落满了尘土的闹钟之后,我就把它拿到了客厅,放在茶几上,然后整个人靠坐在了沙发上。

    “只能试试了……”我看着定住的疯女人和薇薇,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