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回到起点?

    更新时间:2017-05-02 15:42:08本章字数:3061字

    挤过来的薇薇也听到了我的话,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也是摇了摇头。

    很快我就在人群中找不到那个人了,收回视线就觉得奇怪,怎么疯女人和薇薇就好像没有看到似的。

    对了,吕子皓的事情薇薇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还是我跟她说过之后才知道的,而疯女人知道应该也是经历过薇薇这一步,由当时的‘我’告诉给疯女人的。

    刚才那个人我肯定是第一次见,疯女人和薇薇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想什么呢,时间……”

    薇薇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整个人就怔在原地了。

    我奇怪地看着薇薇:“怎么了?”

    看着薇薇有些僵硬的眼神,疯女人在旁边叹了口气:“时间到了。”

    这倒是让薇薇僵硬的脸上有了一些尴尬的笑容,不过眼神中似乎有些得意,看着疯女人说道:“怎么样,最后还是我赢了吧。”

    我在心里愤恨地暗骂了一句,想不到做了这么多努力还是白费了。

    “下次你要早点提醒我。”我回头看着疯女人,看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次了。

    也不知道疯女人听没听见,她只是戳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

    很快我就听到巨大的轰鸣声,远远就看见有一架飞机从跑道上斜斜起飞,引擎巨大的声音震得我耳朵有些受不了。

    不对啊,距离这么远怎么还能有这么大的噪音,就像是在飞机内部一样。

    忽然间感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就好像整个人被抽离了现场一样,可我却清楚知道自己就站在原地。

    随着飞机引擎声音的减弱,我看到周围刚刚被我聚拢的人群有人跌倒在地上,其他人也都是惊慌的样子。

    引擎声音完全消失的时候,我周围的人也都倒了,只剩下疯女人和薇薇,还有……

    还有那个穿着奇怪衣服的人站在远处!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离开,只是站在人群最外围的位置,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在看一场闹剧。

    “你……”我想叫住他,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远处才刚刚起飞的飞机慢慢下降,我心里咯噔一下。

    飞机摩擦着地面掀起了无数火星,划出去百米之后开始起火,眨眼间就从中间爆炸断裂,碎成好几块。

    在我震惊的同时,我看到那个人也注意到了我,只不过侧脸用眼角瞄了我一眼,就转过头朝着远处走了。

    看着他刚才的眼神似乎是要我跟着他,但我才迈了两步就停了下来。

    因为我这才想起来,那个人的侧脸跟我看到的那个‘我’一模一样,应该不是一个人,而且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同一个地方居然出现了第三个‘我’。

    这些都可以不去管,最主要的我还不能确定他那个眼神是不是要我跟着他。

    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远,我还有些不甘心,正犹豫要不要追上去的时候就感觉脚下剧烈晃动了一下。

    这种感觉就跟之前有过的两次晃动过一样,我差点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

    “开始了……”疯女人在我旁边无奈地嘀咕了一句。

    听到她的话我全身冒出一股冷汗,脑海里闪过了不少画面,可还没有回过神儿来我脚下的地面就已经开始凹陷。

    跟前两次不一样,这次晃动又开始了,而且还在持续。

    失败了么?

    这个时候薇薇竟然大声笑了出来,就好像阴谋得逞了一样,但立刻又把视线移到我身上:“等下一次的时候,我会好好爱你的。”

    什么时候了,还能说出这种话,我看着薇薇心里一阵发毛。

    看薇薇的样子已经是准备面对了,我便一把拽起旁边的疯女人,可拉了两下却没有拉动。

    “没用的。”疯女人毫无生机的眼神,显然已经对这一次灰心了。

    我看着周围楼房坍塌,地面出现龟裂,不少泥沙从裂缝中喷出来,整个地面都好像海面一样开始蠕动起来。

    简直跟灾难片中的场景一样!

    我尽量让自己站稳,可旁边却裂开了一道腰粗的缝隙,而且还在不断扩大,我这才发现这种缝隙已经出现很多了。

    随着缝隙越来越多,之前倒在我周围的人全部被吞了下去,一点反抗都没有。

    我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薇薇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缝隙跌了下去。

    “薇薇!”我大喊了一声。

    可我却只能看见一个还扒住缝隙边缘的手,但下一秒这个缝隙就跟坍塌了一样,整个掉了下去。

    无论如何在我记忆中薇薇可是跟我在一起很长时间,就算曾经经历过重置我也不记得了,今天的所见所闻全部跟新的一样。

    我想要冲过去的时候却被疯女人给拦了下来,她只是看着我摇头。

    “不,怎么会是这样……”就算我知道还会再重新来,但此时我还是接受不了薇薇掉了下去。

    疯女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纵身跳了下去。

    我没想到疯女人竟然会这么干脆,远比刚才的薇薇从容多了,但这对我来说简直太难以接受了。

    忽然我的一只脚陷了下去,惊得我一身冷汗,看着周围如同海浪般的地面,求生的本能让我无论如何也要爬出去。

    我用双手撑住地面,翻身重新站起来,这才注意到在我视线可及的最远处有一个人影。

    虽然看不清楚,但我就是能确定,这个人影就是刚才那个奇怪的人。

    “他没事?!”我看他站的稳稳当当,根本没受到影响。

    对了,或许他那里就是安全的地方,刚才他不还是用眼神提醒我跟着他嘛。

    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我拼了命的朝着那个人的方向跑过去,期间也不知道躲过了多少次喷出的泥沙和扩大的裂隙。

    当我力气用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发现我跟那个人之间的距离根本没有缩短,在我面前还是有无尽而且还在不断扩大的裂隙。

    疲劳让我速度减慢了很多,可我还是在尽力应付这随时会出现的裂隙。

    忽然我脚下一滑,半个身子都陷了进去。

    我尽力向上爬,盯着那个人的影子,感觉全身最后的力气都在慢慢流失。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最后我实在没有了力气,视线也慢慢降低到了地平线以下,最后整个人向后仰着摔落下去。

    眼前一黑,我感觉自己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跌了下去,至于是什么地方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自由落体的持续时间很短,就像是做了一个从高空下坠的梦一样,感觉灵魂一下子又回到了身体里。

    下意识我感觉要跌倒,我顺手撑了一下旁边,却没想到发出咣当一声。

    我感觉着身下冰凉的地板,一下子还没搞清楚自己在那里,而且周围光线昏暗。

    奇怪了,我这是在哪?

    从地上爬起来,我拍了拍浑身的泥土,这才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只不过破破烂烂的,就像是……

    那个破败的屋子!

    我惊讶地看着周围,这破败的屋子我前后来过两次,果然走到卧室还看见了薇薇买的那面穿衣镜。

    一模一样的镜子,这是我家还是……

    我把窗帘拉开,刺眼的眼光找了进来,我心里咯噔一下。

    不对啊,之前我来到这个破败的屋子都是在凌晨,从来没有在白天进来过。

    我又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大圈,把所有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最后吃惊地看着周围,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我家,是我之前住过的地方,丝毫不差。

    前两次来到破旧的屋子,我都能找到细节上不一样的地方,尤其是抬镜子那次,我几乎能断定那根本不是我原本的家了。

    而这次破败的屋子跟之前破败的屋子也不一样,听疯女人说过那是她的家,而现在这个破败的屋子跟之前不一样了,而是我原先的家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奇怪地看着周围,不是应该重置了嘛,怎么我会在自己家醒过来,不是应该在酒店的吗?

    对了,我竟然记得之前的事情!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或许是疯女人说过的‘抗体’发挥作用了,那么多的重置我本身就已经习惯,所以这次保留了记忆。

    这样我更要快点找到疯女人了,说不定这次会成功。

    而且我还在沙发上看到了那个脏塑料袋,不知道什么时候疯女人留下来的,可在我印象中这个袋子她是不离身的啊。

    打开一看,里面大约有二十多个瓶盖,跟我之前见到的应该差不多。

    脏塑料袋在这里,那疯女人跑哪去了?

    实在想不通,我打算干脆出去转转,或许就能碰上疯女人也说不定,可在临出门的时候瞄见脏塑料袋,还是决定先带在身上的好。

    外面阳光刺眼,我已经习惯了,好像白天总是这样,没有刮风下雨,没有打雷闪电。

    刚走到单元门口,我看着两侧已经破旧的福字儿,其中一个耷拉着随风飘荡。

    “果然跟之前一模一样。”我在心里嘀咕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单元门口没有停着我的车,同时我就看见小区门口拐进来了一辆车,一眼我就认清了,竟然跟我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