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一无所知的环境

    更新时间:2017-05-02 15:49:21本章字数:3066字

    破旧的住宅里就我和他两个人,看着他没有什么神采的眼睛,好像刚才那一番话都不能激起他的任何兴趣。

    不过我着实被他的话震惊了,想不到我才到了这里不到了三天,就被那老家伙给盯上了。

    估计被盯上的还不止我一个,那个我和薇薇……

    这下糟糕了,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会有人盯上我们,还在内斗,要是我们团结起来的话也许就不怕那老家伙了。

    我刚拿出手机来,他就瞄了一眼,呵呵笑了两声:“我劝你还是别用这种联络方式,因为咱们都是一样的,包括那个老家伙。”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想必那老家伙手里也有这部电话,能听到我们的谈话内容,甚至是短信。

    对了,就是短信。

    怪不得有人会用红色激光照着我,知道我的大概位置,就是因为短信暴露了。

    “那红色激光……”我迟疑地看着他。

    他毫不避讳地说道:“是我照的,因为那老家伙很惜命,才不会因为一条普普通通的短信而去找你。”

    仔细一想也对,那老家伙生存了这么久没点能耐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他也怕被别人算计。

    “不过你以为他杀了八百多个人都是靠自己的能力?”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手下有不少同伙的。”

    我听了以后更吃惊,想不到一个杀人如麻的人,竟然会有人帮他,而不是团结起来一起把他给杀掉。

    他站起来摆了摆手,示意我跟他过去。

    “给你看个东西。”

    我跟着他走到了阳台,他拉开窗帘示意我一个人过去。

    我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拉开了阳台破旧的窗子向外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区院墙的角落。

    在这个角落里好像堆满了什么东西,因为太暗的缘故我根本就看不清楚。

    还不等我说话,他就递过来一个手电筒。

    我拧开手电筒一照,这才看清楚角落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衣服裤子,甚至还有鞋子,不过看上去都已经很破旧了,唯独一套衣服还算新。

    这套衣服其实很普通,上面也沾了不少血,但却是我印象最深的。

    “这是那天跳楼那个人穿的衣服!”我回头诧异地盯着他。

    他似乎被我的眼神吓了一跳,急忙尴尬地笑了笑:“你不用瞪这么大眼睛盯着我,你不是也看到那人跳楼了嘛。”

    我眉头一皱:“当时你也在?”

    听我这么一说,他脸色就沉重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告诉我当时他也在那个楼顶上。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办法,是他自己要那么做的,我劝说了好几次,要不然你根本就没机会看到那幅场景。”

    这怎么可能?

    要真是如她所说一般,他没有经过劝说的话,肯定是早就选择跳楼的了?

    既然都已经是事实了我也就不在纠结了,可我还是用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看着那堆衣物摆在墙角,足有两层楼那么高,这要多少件啊……

    倒是他颇有些自豪地指着那堆衣物:“怎么样,都是我捡回来的,少说也有两百多件吧。”

    其实我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听他说了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每次那老家伙杀掉一个,我就会偷偷把衣服捡回来,一次也没有被发现过。”他说话的时候一脸得意。

    我好奇地问道:“那尸体怎么处理呢?”

    他拉着我走到另外一边的窗户旁,指着泛亚大厦说道:“你不是看到泛亚大厦了嘛,那楼那么高,足够容纳千人在里面工作的。”

    这消息足够让我倒吸一口凉气的了,惊讶地看着他说道:“你是说……”

    似乎已经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点了点头:“对,尸体都存放在泛亚大厦的地下车库,听说地下三层已经堆满了,开始在地下二层堆放了。”

    然后他还补充了一句:“哦对了,这是我前两年听到的消息了。”

    一时间有这么多骇人听闻的消息需要消化,我自己陌陌走到了旁边,但时不时还会看上一眼泛亚大厦楼顶的红光。

    那鲜红色简直太诱.人了。

    直到天亮都是我一个人坐着,他只是优哉游哉地靠在阳台上睡觉,最后我实在撑不住也睡着了。

    “起来了。”我感觉被人推了两下。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三十多岁胡子拉碴的男人站在我面前,这才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

    对于他,我没有太多的戒心,就跟对疯女人的感觉一样。

    我看着外面已经是中午的样子了,就疑惑地站了起来:“怎么了,不是白天最好不要出去,怎么你……”

    看着他一身装备都带好了,有绳子有军刀,还有一块看似手工制作的盾牌,就好像古罗马的战士一样。

    “带你见见世面。”他说完就指了指门口的消防斧。

    说着他就推开了屋门,等我跟着走出去以后,才用一根木棍小心翼翼地掩住了门。

    “干嘛这么做?”我不解地看着他。

    他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因为我没有钥匙啊,这也是我临时住的几个地方之一,如果总住在这里的话早就被那老家伙给逮到了。”

    真是不得不佩服他,这都让他给想到了,只是不知道他还有多少个这样的住处。

    到了楼道门口,他示意我停下来,然后回头看着我说道:“从这里出去就是危险区域了,一旦有人踩在上面,就会出发防空警报。”

    我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这么说来整个晚上我们都在红漆分界线里面度过的?

    “作为分界线的红漆你应该也看见了,那是在我之前就有人画上去的,我只是偶尔会翻新一下而已。”他紧接着说道。

    “好了,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防空警报就已经响了,我在旁边吓得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

    不对啊,我们还没有迈出去,是另外有人进.入了危险区域!

    不知道是那个我,还是薇薇,或者说另外有人进来了?

    听到防空警报,他立刻就拉着我往楼上走,告诉我今天就先带我观察一下周围好了,毕竟有人触动了防空警报还是比较危险的。

    我一听就觉得纳闷,本来我们出去也会触动防空警报,不知道他说的是防空警报危险,还是指的是别的什么东西。

    这栋房子并不高,到了楼顶他就推开了通风口爬了上去,我紧跟着也爬了上去。

    在我上去之后,他就谨慎地用铁棍别住了通风口,防止再有什么人上来。

    我看着他站在边缘招呼我过去,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他就奇怪地回过头来看着我:“过来啊。”

    “我,我有恐高症。”我尴尬地说道。

    他不解地看着我,然后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不可能,你怎么会有恐高,咱们都是一个人,我还从来没有遇到有恐高症的。”

    我没有骗他:“真的。”

    看着他惊讶地盯着我,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他这么吃惊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劝说我过去,有他扶着不会有事的。

    我试着慢慢走了过去,只有五层楼的高度我看向下面倒是没有太大了压力,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看来你真的有恐高症啊。”他不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把上次我在楼顶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缓缓点了点头,只是说有些像恐高症,但又跟恐高症不太相似,他也说不好。

    也许吧,我也是那次才发现了我对高度有不良反应。

    “看那里。”他指着一个方向。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的远处正有一个人仓皇逃窜,后面追了不知道有多少个怪人,几次都险而又险的逃开了。

    看着那个人越来越靠近我们这边,他就狠狠拍了一下墙壁:“该死的,怎么就往咱们这边跑过来了,真是麻烦。”

    不过很显然那个人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但从我们楼下的街道跑了过去,然后又忽然折返回来,躲到了我们对面那栋楼里面。

    “简直是找死,还敢往楼里跑。”他冷冷哼了一声。

    这次折返也让我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竟然真的是那个我。

    看到那个我跑到了对面的楼里,他就拽着我躲在了一个大太阳能后面,让我偷偷从这里观察对面楼的状况,还说如果那个人聪明的话肯定会往楼顶跑。

    “那个人是跟我一起来的。”我急忙说道,但从背后阴过我一次,让我一点救他的念头都没有。

    他很自然地点头:“我知道啊,那天在楼顶我都看见了。”

    我又把电话拿给他看,他只是瞄了一眼,就说一直知道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

    “要不要……”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那个我是被我带到这里来的。

    他反问道:“我可不想以后被背叛。”

    这么说也对,但看着那个我死掉的话,总感觉心里很别扭,而且他要是死了的话,不知道薇薇会作何打算。

    “来了!”他一下把我拉到太阳能后面,尽量让我隐蔽起来。

    同时我就看见其他楼顶上有人影出现,而且数量还不少,粗略一算恐怕有五六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