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行动之前的谈话

    更新时间:2017-05-02 15:49:57本章字数:3044字

    “什么哪个?”我奇怪地看着薇薇。

    薇薇有些迟疑地看了看我,然后试探着地问道:“你到底是哪个,是他还是他?”

    虽然她这么说听起来很别扭,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告诉她是我带着那个我从窗台顺着窗帘跳下来的。

    “那他人呢?”薇薇不解地看着我,似乎很纳闷儿为什么我没有跟那个我在一起,而是跟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我结伴了。

    于是我就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薇薇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怪不得,我还以为是你发信息故意引我来的呢。”

    听到这里,旁边三十多岁的我就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还是不要用手机联络了,因为不只是我,那老家伙也能接收到你们的短信。”

    “那他也不敢来。”我太清楚那老家伙的心理活动了。

    “一次两次不敢来,你还真当他是傻子啊,他那么多手下又不是摆着看的。”他一下就把我反驳的无力回击。

    薇薇奇怪地看着我们:“你们说的是谁,难不成这里还有别人?”

    我见他没有兴趣再复述一遍,我就把那老家伙的事情说给薇薇听了,果然薇薇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那,那你们打算怎么办?”薇薇并没有一开始来到这里的那种嚣张气势了。

    这让我觉得很古怪,就调侃她说道:“怎么了,你打算跟我们合作吗?”

    似乎是被我说中了心事,薇薇脸上有些尴尬,最后才不得不告诉我,她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看见了一个摔死的人,身上被除去了衣物。

    所以她开始怀疑来到这里之后,她并不是‘不死之身‘了,没找到那个我又不甘心回去。

    “那你倒是很幸运。”他忽然开口说道。

    薇薇疑惑地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的衣物是我拿走了,在我之后还能看见尸体,而且还没被人给发现,已经算是很幸运了。”他说着哈哈笑了两声。

    我示意薇薇不要在意他说的话,反过来跟她说道:“既然你也再找那个我,我们有着一样的目标,不如就合作好了。”

    薇薇迟疑了一下,说道:“怎么合作?”

    “那老家伙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们三个人能大大提高安全系数,而且我们都有这同一个目标,就是找到那个我,然后离开这里。”我仔细想了一下,用这种方式说明可能薇薇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薇薇点了点头,但还是没有立刻答应:“那你找到他打算怎么办?”

    我冷笑了一声:“那家伙用手机给你发信息,想要让咱们两个自相残杀,当然最好的结果是我解决掉你,然后他再用一个借口继续跟着我。”

    “你就这么确定?”薇薇疑惑地看着我。

    “当然,因为他跟我一样,不想一直活在之前的生活里了。”我很肯定地看着薇薇说道。

    似乎是想起来了我所做的事情,薇薇眼神一下就冷漠了:“要不是你干的这些好事,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急忙摆手说道:“你放心,咱们找到他之后我只要揍他一顿就行了,然后你尽管带他回去或者怎么处理我都不会插手。”

    就这样薇薇才算是点头答应我们,条件却是她随时可以离开,只要她不想继续跟我们合作了。

    “当然可以。”一直在旁边听没有说的那个三十多岁的我忽然开口。

    我跟他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笑了一下,这才让薇薇先冷静一下,把刚才那个我被带走的事情说了给她听了。

    薇薇瞪大了眼睛,恨不得一刀劈了我:“你怎么不早说?!”

    “这么重要的消息,当然是要等你成为了盟友才能说给你听啊。”他一副得意地看了看我,然后看着薇薇说道。

    对于这个消息,我和他意见一致,所以刚才都没有跟薇薇提起。

    果然薇薇跟我想象中的反应一样,虽然有些着急,但还算是冷静,只是眼神中又对我们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我松了松肩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安慰她说道:“不用着急,我想那个我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是因为他那里有关于我们的消息吗?”薇薇猜测道。

    “对,但也只有截止到昨天的消息,他不知道我们已经联合起来了。”我嘴角扬起一个笑容,这可是我们最好的武器。

    薇薇沉默了好一会儿,眼神变得有些憎恨起来:“要杀掉那么多人真是……”

    这时候三十多岁的我站起来看着我们说道:“我在小区门口的警卫室里写了字条,难道你们没有看见吗?”

    “看见了。”我点了点头,而薇薇却一副茫然的样子。

    他看着我无奈地说道:“既然看见了还要进来,真是够佩服你的了。”

    可纸条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写了回去两个字,换了是谁看见都会不当一回事儿吧,而且人的好奇心理就是这样,没有说明原因之前越是不让做就越做。

    可他听了我这么一说,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你说纸条上就只有‘回去’两个字?”

    “对啊……”我看着他的反应,顿时就觉得不妥。

    听我这么一说,他就用手拍了一下圆木桌子,咬牙切齿地说道:“该死的,有段时间没去那边了,想不到那老家伙竟然发现了我留下来的纸条。”

    我惊讶地看着他,想起来那张发黄的纸上有一句话被涂掉了,而下面‘回去’两个字是新写上去的。

    “你写的是什么?”我艰难地咽了一下涂抹,因为在那被涂抹的字迹上看到了一个红字。

    他叹了口气:“我的是,不要靠近红光。”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瞪大了眼睛,果然跟我看到的一样,带着红字的那句话被人给涂抹掉了,而且当时我就在琢磨这字迹很熟悉,原来是另外一个我写上去的。

    虽说这两句话的大概意思差不太多,但很明显第一个目的性很明确,而第二个则利用了每个人都有的猎奇心理,促使人们做出跟劝说完全相反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背脊发寒,想不到那个老家伙竟然是个老女干巨猾的人物,我都不得不佩服那个我自己了。

    听他说完,我看着薇薇眼神,显然她也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首先要确定你是不是跟我们一样。”他直截了当地看着薇薇说道。

    就连我也纳闷儿他为什么这么说,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们的眼神,他这才解释道:“因为在我记忆中这里就只有两个薇薇来过,她是第二个。”

    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之前那个薇薇是那老家伙带进来的,后来被人给害了,而这个薇薇是追着我才进来的。

    “要怎么做?”薇薇一知半解的样子,似乎是已经猜到了一些。

    他摆了摆手:“我只是想知道,你把那个能力带进来了没有。”

    我惊讶地看着薇薇,见她摇了摇头,心里竟然有一种遗憾有松了口气的复杂感觉。

    “那你就是跟我们一样的。”说完了以后他就不再说话了,靠在椅背上优哉游哉抖着腿。

    虽然这么说,但我觉得薇薇还是比我们有优势的。

    薇薇见他不想说话了,就转过头来看着我,从她眼里我就看出来她要问我什么了。

    “你怎么跟他闹掰了?”薇薇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对于这点我只能实话实说,告诉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都是互相察觉到对方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面对不安因素,我的做法就是除掉为好,想必那个我的想法肯定也跟我差不多,毕竟我们是同一个人。

    一整天我跟薇薇聊了很多,那个三十多岁的我并没有插嘴,只是就这么眯着眼睛,或许是睡着了吧。

    从聊天中我也得知眼前这个薇薇并不是之前陪着我的薇薇,而我就像是疯女人一样,忽然闯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早就有一个张小洒和薇薇了。

    看来跟那个三十多岁的我猜测得一样,同时会有数不清楚的‘城市’在上演着我经历过的事情。

    而这个废墟城市,很可能就是之前所有‘城市’的共同区域,想要出去的话就必须要经过这里才行。

    可能是对我这个答案不太满意,薇薇有些质疑地看着我:“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我看了看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三十多岁的我,对着薇薇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听他的好了,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年,比我们都清楚这里的环境。”

    见薇薇要单独行动,我急忙拦住她。

    还不等我说话,三十多岁的我就开口说道:“不用拦着她,如果她想走就随便好了,能侥幸活上一个星期就算不错的了。”

    “太小看我了。”薇薇的性格就是这样,特别喜欢逞强。

    他倒是冷笑了一声:“没有我带着,最高的生存记录是九天,如果你想要挑战可以试一试。”

    听他这么一说,我和薇薇都惊讶地看着对方,眼神中似乎都有着庆幸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