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脱离

    更新时间:2017-05-02 15:50:29本章字数:3027字

    这声惨叫听起来很慎人,我甚至能感觉到旁边的薇薇抖了一下。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三十多岁的我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缓缓摇了摇头,似乎天大的事情他也能够这么淡定。

    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响动,能听到有人在大声嚷嚷着:“这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抬他回去。”

    “搭把手。”

    是个差不多的声音应该出自三个人的口中,杂乱的脚步声之后,很快就连惨叫的声音也渐渐小了。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能肯定他们那些人当中有人发出了惨叫,具体因为什么就不知道了。

    又多了好一会儿,确定周围没有动静了,我们三个才谨慎地走了出来。

    “刚才是怎么回事儿?”薇薇好奇地问道。

    三十多岁的我缓缓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虽然我没看见,但我能猜到大概就是因为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图像片段。”

    听了之后薇薇一脸迷茫地看着他,又看了看我。

    薇薇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自然很难体会,但我却印象深刻,不仅见那个我出现过,而且自己亲身体会过。

    那种忽然袭来的头疼很难抵御,惨叫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我发现薇薇看着家的方向,然后一个人默默地走了过去,没有办法,三十多岁的我脸上有些不悦,我只好追了上去。

    “你们两个真是……”他最后也无奈地跟了上来。

    到了窗户底下,我看着上面半敞开的窗户,从里面还有破旧的窗帘顺下来,似乎里面并没有人。

    看了一会儿,薇薇就指着上面说道:“我们再从那里爬上去,是不是就返回到之前的地方了?”

    这我怎么没想到!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三十多岁的我,真如薇薇所说的话……

    “对,是可以回去。”他叹了口气,一点也不避讳且肯定地说道。

    对此我和薇薇都是惊讶地对视了一眼,我甚至看出了她的渴望。

    因为现在身处的地方简直太危险了,还不如回到之前的地方,起码在那里是‘不死之身’,大不了就重置好了。

    几乎在这一瞬间,我都有种想要回去的冲动了。

    紧接着三十多岁的我又说道:“有人回去过,但回去之后并不是自己之前所在的地方,而是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地方。”

    “什么意思?”薇薇一知半解地看着他。

    我倒是有些似懂非懂,看着他,他便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之前所在的城市应该有无数个,最终都连接着现在这里。”

    “当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很容易,但回去的话,就不知道会回到无数个中的哪一个了。”他很简洁地说着,然后耸了耸肩膀,似乎并没有阻拦我们的意思。

    对,他说的应该没错,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我相继来到这里了。

    倒是薇薇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你回去过?”

    “没有。”他肯定地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的?”薇薇提高了声音质问道。

    要不是薇薇提到,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但看着他一副轻松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对我们说谎。

    他抬头看了看窗户:“当时跟我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我,就在我们从那窗户跳下来之后,他立刻就改变了主意,不顾我的劝阻又爬了回去。”

    “后来过了十多年,大概有是十多年吧,他又回来了,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个跳楼的尸体。”他说道最后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

    曾经我还一度猜测跳楼那人就是当时帮过我的疯女人,现在我几乎能肯定了,那个人就是疯女人,因为他手里还攥着一个瓶盖。

    当时疯女人说的什么辗转很多次来到我所在的‘城市’都是编的,就是因为他又返回去了,并没有回到他所在的城市,而是到了我那里。

    可仔细一想我就感觉背脊发凉,因为我发现这里一年等于外面一天,而疯女人经历过那么多次的重置才找到了我的行动轨迹,说明他在之前的城市经历过了很多天。

    而那个我才三十多岁的样子,也就比我早来了十多天,他跟疯女人的时间根本对不上!

    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也许是我猜错了,跳楼那人根本就不是疯女人,而且他也没说这个跳楼的人回到之前的城市做了些什么。

    “他回去了之后干什么了?”我假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

    三十多岁的我凝视了我好一会儿,才露出笑容:“这我就不知道了,只听他说回到了之前的地方,但又不是同一个。”

    我点了点头,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如果真是疯女人,他跟根本没必要带我反复看吕子皓杀妻的情形,直接把我带到破旧的屋里从窗户跳下去就好了。

    “你们两个打算回去吗?”他笑呵呵地问道。

    我是不打算回去了,刚才也只是偶尔的冲动罢了,倒是薇薇还很向往地看着那扇窗户,回头有些恨恨地看着我。

    “都是你干的好事。”薇薇说完就扭头不再看我了。

    这也不能全怪我,当时是她扬言要杀掉我们的,我和那个我事出无奈才跳下来的。

    这个时候窗口忽然有人影晃动,他急忙带着我和薇薇躲了起来。

    我看见窗口上有人顺着窗帘跳了下来,跌在地上半天才爬起来,然后惊恐地看着窗口飞也似的逃了。

    又一个我跳下来了!

    前后才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一个我又跳了下来,那么这一天算下来也有不少人进.入这个废墟城市,但怎么还是死气沉沉,有时就连半个人影都看不见。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摇了摇头:“这些人不是被那老家伙的手下抓去,就是误入了危险区域被怪人给吃掉了。”

    对了,在遇到这个三十多岁的我之前,我就发现了现在身上带着的旧消防斧,当时这把斧子是在那怪物身下发现的。

    说不定那个时候……

    “但怎么不拉拢那个我,人多力量大。”我看着就快跑到小区门口的那个我说道。

    薇薇却在这个时候冷哼了一声:“人多目标大。”

    我尴尬地笑了笑,她说的一点都没错,三个人的小组在军事上也经常用到,有配合还可以最大限度的隐藏行踪。

    既然三十多岁的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想必是很赞同薇薇的说话的。

    不过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嚯的一下站起来对着三十多岁的我说道:“我反对,如果我们不壮大实力的话,凭我们三个根本对抗不了那么多人。”

    可能是觉得我说的在理,薇薇只是看着我们两个,并没有插话。

    倒是他眉头皱了一下,有些奇怪地看着我,似乎想不通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忽然变成了这个态度。

    我们两个对视着,都没有说话。

    “喂,我刚才不是说了……”薇薇从后面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一下子打开薇薇的手,看着前面那个我还没有走远:“你不愿意这么做,我来做。”

    说完我就往小区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但并没有看到那个我,应该是发现我追过来然后躲起来了。

    周围这么杂乱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那个我,又怕三十多岁的我追上留住我,就急忙选了一下方向躲了起来。

    这次我没有直接朝着泛亚大厦那边前进,而是绕了两条街,在我爸妈家住的小区附近藏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这次的决定对不对,但总感觉那个三十多岁的我身上有很多不透明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心里有些不踏实。

    在快天亮的时候我睡着了,等我醒过来以后已经快中午了。

    现在我的位置应该在危险区域之外,而且防空警报病没有响,三十多岁的我和薇薇应该还没有返回危险区域,或者躲在危险区域的房子里没有出来。

    按照之前的观察,三十多岁的我很少在白天出来活动,我就索性趁着白天出来,然后晚上躲起来,这样时间错开他就很难再发现我了。

    走到了我爸妈住的老校区门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就算是在这废墟般的城市里,我还是想要回去看一看。

    这小区里简直破的不能再破了,可能因为这小区原本就已经很破旧了,现在看起来就跟烂尾楼盘一样,很多楼连墙体都没了,露出了钢筋支架。

    不过在家门口我就看见了一根用铁棍别住的门,似乎是怕们关上,有人在离开的时候特意留了门。

    我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三十多岁那个我的留门手法,上次我跟他出去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

    但屋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打开门走进去,里面果然有很多手工制作的木制家具。

    原来这里也被他当成了躲藏地点之一!

    在整个屋子里转了一圈,跟之前没有什么察觉,尤其是书架上的书本,虽然已经变得蜡黄发霉,但还是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

    “咦?这不是……”我看到书架上一个熟悉的本子,上面落了一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