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许久没有感觉都的震动

    更新时间:2017-05-02 15:51:47本章字数:3010字

    我紧紧攥着铁棍,见外面那人似乎要进来,我便高高举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按住了我的手臂,扭头一看竟然是一直靠在墙壁旁边,悠哉悠哉翘二郎腿的同伴。

    这会儿他已经重新戴上了面具,不过眼神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我来。”他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我疑惑地看着他,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心想他一直都是跟着我在一块,不应该发现我暴露而且还叫了帮手啊。

    他走到门口,轻轻而有节奏的在门上敲了两下。

    外面那个人影一点都没犹豫,听到这个声音直接就离开了,我这也才松了口气。

    他回过头来,把面具摘下来也是松了口气,如释重负一样坐回到了木板子上:“每次对暗号我都紧张,生怕敲错了被误会。”

    原来是暗号,我什么都不知道,差点就跟外面的人动手了。

    “你刚来还不太适应吧,我来的时候也是。”他似乎很善解人意,对于我刚刚差点就露出的破绽一点都没有怀疑。

    对此我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太多的纠缠。

    不过我想刚刚在门外那个人影应该就是黑面了吧,他们是晚上才出来行动。

    “据我观察晚上比白天安全,为什么晚上要身手好的黑面行动而不是,不是我们?”我一直弄不明白这个问题。

    他一下子就也变得严肃起来:“晚上比白天危险多了,首先在晚上视野不好,其次就是那家伙习惯在晚上出来活动。”

    我眉头一皱,他口中说的那家伙应该就是三十多岁的我了吧。

    从我知道关于他的事情当中,他的确是说过晚上比较安全,而白天因为有危险区域和怪行人的出没,变得相对不安全起来。

    “那些黑面就是为了抓他?”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想起自己晚上还独自一个人行动过,不免有些后怕。

    一提到三十多岁的我,他就很气氛地点点头:“对,他已经杀了我们好几个弟兄,但都没有抓到他。”

    换了是我,为了自保我也会杀掉那些戴着面具的人,而且那个三十多岁的我比我还要谨慎小心,有多处藏身之所,想要找到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看他的语气,似乎对三十多岁的我很愤恨。

    “看你的样子很愤怒啊。”我猜测道。

    他狠狠捶了一下墙壁,发出咚的一声:“要是我有你这么好的身手,我就申请去参加黑面了,然后把那家伙给办了!”

    之后我就从他嘴里得知,参加黑面必须要经过选拔,因为黑面的人数偶尔也会减少,就需要补充,自然就要从白面当中挑人。

    再过几天就有竞选黑面的机会,听说那老家伙也会出现,这是许多白面都没有机会见到的人物。

    听他说完,我就琢磨着要不要加入黑面,这样就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近泛亚大厦,而且还能有机会看到那老家伙。

    再后来聊的都是一些不疼不痒的话题,我对此也没有什么兴趣,渐渐两个人都不说话,慢慢我就睡着了。

    一声哨响,我立刻就醒了过来,因为睡眠不太充足,导致我眼睛有些发干。

    似乎是对哨声很敏.感,他也立刻就醒了过来,然后急忙从木板上跳下来:“快快快,是紧急集合。”

    “着什么急,我们不是有一次都没去嘛。”我慢慢吞吞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一下子愣住了,似乎才想起来昨天的事情:“这次我们还不去?”

    我很肯定地说道:“去,当然去。”

    哨声并不能传太远,到了集合的地方算上我们也就只有五个人,还算上了吹哨子的黑面。

    我一直盯着黑面看,看不出来他有多厉害,甚至感觉比我还要弱上很多,搞不清楚他是怎么当上黑面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一直盯着他,他转移视线改为看着我,我们两个就这样对视着。

    忽然我的胳膊被旁边的人碰了一下,然后有声音小声对我说道:“别这么一直盯着他看,说不定会教训你的。”

    “随便。”我倒是无所谓。

    哨声停下,黑面在我们四个人身上扫了一眼,说道:“昨晚我的搭档牺牲了,就在这片区域,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动?”

    这个消息一下子在我们四个人中炸开了锅,全都吃惊又不解地互相看着,就连我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而且是在这片区域。

    见我们都在摇头,黑面显然有些失望,不过一直背在后面的手垂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面具。

    “现在我要提拔一位黑面,跟我一起负责这片区域。”黑面直截了当地说道。

    话音刚落,我就发现周围这三个人都鸦雀无声了,似乎都不是很愿意加入到黑面当中。

    这就让我心里十分纳闷儿了,黑面比白面级别要高,现在有提拔的机会而且是在四个人当中选,几率相当大了。

    “你身手好,你去啊。”一直跟着我的同伴小声对我说道。

    对此我一直保持沉默,他们三个也是一样,黑面见了就叹了口气:“既然你们都互相谦让,那就比试一下吧,我只要最厉害的。”

    很快我就被分到了跟另外一组的一个人比试,而我的同伴则跟那组的另外一个人比试,最终赢的两个人再次比试便可以加入黑面。

    对于刚才黑面说的谦让,我只是还在犹豫。

    “那我就不客气了。”对面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说着就冲了过来。

    看来成为黑面还是有不少诱惑力的,那一组的两个人虽然都没吭声,但很明显我的对手是很看重的。

    躲了几下虽然很轻松,但我一直都没有发动反击。

    见我一直在躲,黑面就冷嘲热讽道:“就只会跑的人可当不了黑面。”

    言下之意就是,只会逃跑的人他不会要。

    打赢对手有很多种办法,最后我躲了几次就摆手示意停下:“不打了,打不过,我认输了。”

    “哼。”我的对手也在大喘气了,显然一直追着我打也费了不少力气。

    一直跟着我的同伴走过来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不是吧你,你竟然认输了?”

    我点了点头,其实刚才也不是没有机会,再拖一会儿那人的体力下降就会跟不上我的速度,再尝试反击就有可能正面击倒对手。

    黑面有些不屑地大笑了几声:“好,下一组。”

    “不用打了,我也认输。”

    对于他的认输我就在意料之中了,因为他实在不是一个打架的料,这是从骨子里就带出来的性格。

    之后这两个人当中自然有一个人成为了黑面的搭档,获得了黑色面具。然后黑面你让我们在白天的时候多留意这片区域,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家伙。

    解散之后他就问我:“你怎么不加入黑面?”

    “没想好。”我很直接地回答道。

    刚才的过程太快了,完全不给我仔细思考的机会,也不明白为什么三十多岁的我要杀掉这些黑面,是迫于无奈还是……

    我总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就跟刚开始一样,这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我特别不喜欢这种感觉,就跟在玩大家来找茬似的,明明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但又找不到,只不过这代价就是人命,也很可能是自己的命。

    “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他似乎也在替我惋惜。

    我笑了笑:“你不是说晚上危险嘛,那我感觉还是白天好。”

    “这倒是。”

    接下来几天我们都一直在这个区域转悠,根本没有什么发现,而且还知道了这个区域分别有两组白面和两组黑面昼夜轮流巡查。

    但按照我对那个三十多岁的我的了解,他很可能早就已经换了地方,在这个区域是根本找不到的,因为我几乎已经把每一间屋子都找过了。

    期间我也尝试去别的区域,但却被他给阻止了,说是被别人看到会很麻烦的。

    这完全违背了我伪装的初衷,虽然伪装了,但却被限制在了这片区域里。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刚准备休息,就看见窗户外面闪过了一个人影。

    我回头看了看已经入睡的同伴,这才想起来今天我们晚上选择休息的地方是四楼,怎么会有人影从外面一闪而过呢?!

    不会是因为这里死了太多人,而……

    从来我就是一个无神论者,一直都是,我就走到窗前慢慢拉开了窗帘,外面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打开窗户向外面张望了一下,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但那影子是怎么回事儿?

    呼——

    我刚把窗帘放下来,外面就又有一个人影晃了过去,速度奇怪!

    该死的,这还是人类的速度嘛,简直跟美国大片里的超级英雄差不多了吧,而且运动轨迹也很诡异,竟然由上到下画了一个弧线。

    弧线?!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因为这里是四楼的高度,并不是最高层,于是我就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同时手机又嗡嗡震动了两下。

    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