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地下车库被拴着的人

    更新时间:2017-05-02 15:52:46本章字数:3054字

    听着从楼上传来的声音,我们三个都是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似乎都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说给谁听的。

    紧接着上面就传来了一阵响动,我估计是打了起来,然后有人喊着抓住他之类的话。

    究竟是谁?

    啪擦——

    我们这层的玻璃被什么东西给撞碎,我立刻就按着他们两个的头隐藏起来,同时还听见一声闷哼,

    偷偷探头出去,这才发现是一个人摔了进来,周围满地的玻璃渣子。

    一眼我就认出这个人是我之前见过,那个三十多岁的我!

    可能是由于仓促,他根本没注意到我们这边,只是喘了口气就爬起来,然后夺门而出,其间还能听见楼上有人喊着他从窗户跳到下面一层去了。

    然后就有带着黑色面具的人来我们这里瞄了一眼,对同伴说道:“去追,他已经跑了。”

    直到这些脚步声都消失了之后,我这才松了口气,看向薇薇,发现她也在奇怪地看着我,显然刚才那一幕她也看见了。

    我稍微摇了摇头,示意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刚才是怎么回事儿?”他一下子把面具拿下来,脸上还有些惊魂未定。

    对此我只能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就跑到刚才被打破的窗户前,看着下面快速离开这栋建筑的三十多岁的我。

    同时,防空警报立刻响了起来。

    奇怪了,他怎么被发现了,而且还是跟我们这么近的距离,难不成……

    他一直在跟踪我们?!

    但我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若是他跟踪我的话,怎么会被那些黑面围堵在这里。

    对了,我这才注意到刚才进来在门口查看的是黑面,想不到那个三十多岁的我这么值得重视,竟然在白天也出动了黑面去围堵他。

    忽然我有一个感觉,这里不安全!

    在我这个念头萌生的时候,我就看见周围的墙壁正在逐渐变成崭新的样子,就跟时间在飞速倒退一样。

    “走,我们必须换一个地方躲了。”我立刻就带着薇薇离开,他显然也很同意我的看法。

    于是我们在一个距离泛亚大厦稍微远一点的距离,找了一个藏身的地方,在这个距离就很少有人经过了。

    之前藏身的地方距离泛亚大厦的确太近了,也可能是我们太急功近利,忘了那些潜在的危险了。

    到了晚上准备出发的事情,他拿起那块布要往薇薇嘴里塞,我立刻就阻止了。

    “你干什么?”他有些不满地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这几天他的情绪变化很快,越是靠近泛亚大厦,他就越变得不太好说话,就好像已经大权在握了似的。

    似乎是见我闭着嘴没有吭声,他这才察觉到不妥,尴尬地笑了笑:“我是说,为什么不让我堵住她的嘴。”

    能看出来他是在隐忍着,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我闹掰,看他的样子,肯定是在打算着以后再找我的麻烦吧。

    “这些天她已经服软了,何必用这块布折磨她。”我说着随手就将那块布给扔掉了。

    他犹犹豫豫又不满地看着我:“可是……”

    薇薇在这个时候立刻说道:“真的,我不会乱叫了……”

    我伸手示意他,你看到了吧,他这才点点头同意,脸上表情仍旧是对我很不满,就好像挡了他的财路一样。

    大晚上走在通向泛亚大厦的路上,周围很安静,似乎就只有我们三个人。

    “奇怪了,那些黑面都哪里去了?”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周围。

    我这才想起来他是来过一次的,就好奇地问道:“上次你来的时候,晚上也是这种情况?”

    他很肯定地说道:“不是,上次我来的时候,感觉越靠近泛亚大厦,周围的黑面就会越多,甚至白天都有黑面在游荡。”

    联想起早晨发生的事情,我一下子就想到会不会是那些黑面都去追捕那个三十多岁的我去了,根本没有人顾及到我们三个。

    “快点走。”我想很可能是这样,就让他们加快了速度。

    很快就到了泛亚大厦门口,很远就能看到那边有两个黑面充当守卫,而我只让他一个人带着薇薇过去。

    他只顾着兴奋地带着薇薇过去,完全没有问我干什么去,似乎早就把我跑到脑后去了。

    就在他们过去,薇薇足够吸引住两个守卫的注意力,我则从一旁悄悄地溜了进去,翻身就往泛亚大厦里面进了去。

    进来以后沿路向下一直走,似乎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停车场。

    我躲在一个大石柱后面松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似乎已经透过无数层障碍看到了头顶那盏不断闪烁着的红光。

    太好了,就跟我计划中的一样,薇薇的出现吸引了那两个守卫。

    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我开始探听周围的动静,发现并没有人之后这才慢慢走了出来,看着这个跟汽车坟墓一样的停车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按照指示牌我找到了电梯,还可以使用,而且看上面的干净程度,似乎是有人在刻意维护电梯。

    果然泛亚大厦很受重视,经历了这么多建筑,也只有这栋大厦似乎被人翻新过。

    推开旁边楼梯的门,并没有沉重的腐朽声,看来也是换过的。

    在安全楼梯里有凉风从下面传过来,我本能地捂住了口鼻,但隐隐约约也呼吸到了一点,并没有腐臭尸体传来的恶臭。

    我慢慢放下手,开始尝试呼吸着从下面窜上来的凉风,除了有点尘土的气息之外,没有一丝一毫的臭味。

    奇怪了,我对恶臭的味道很敏锐,如果有我不可能闻不到。

    不是说尸体已经堆满了地下车库的第三层,就连第二层都已经开始堆放了,怎么连一点尸臭的味道都没有?

    难道说尸体已经被人用特殊方法处理过了?

    不应该啊,而且就算再怎么处理,总会有刺鼻难闻的气味儿才对啊。

    本来在我的印象中地下车库就是乱葬岗,但现在却让我很好奇,不知道那些尸体被如何处理过了,勾起我的好奇心想要下去看看。

    索性就下去看看好了,我在心里想着。

    打定了主意我就朝着车库下层走了过去,到了地下二层车库的时候我没有推开门,因为里面灯光比上面昏暗不少,似乎电力并不太稳定。

    站在地下二层车库的门口,我朝着下面望了望,那里也有凉风窜上来,唯一不同的是尘土味儿重了一些。

    奇怪了,就连堆满了尸体的第三层车库也没有尸臭?!

    看着下面更暗的光线,我没有再往下走,似乎在下面电力更加不足,光线比这里还要暗上不少。

    推开地下二层车库的门走了进去,尘土的气味儿就更加弄重了,似乎跟上面一层不同,这层应该没什么人来,自然也没人来打扫。

    看着周围破败的环境,远比外面的建筑要破旧很多,这让我更难想象下面那层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唯一跟上面不同的是,这里车辆很多,横七竖八摆在这里,落了灰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子的车。

    让我奇怪的是在我视线范围之内,我没有看到任何一具尸体!

    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这些横七竖八的汽车‘尸体’,其中有一辆竟然不是很破旧,上面只是落了一层薄薄的土,而且样式……

    跟我的车是同一款!

    看着跟我一模一样的牌号,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急忙走过去拉开车门,看着放在水杯槽里的饮料瓶,上面的盖子已经被人给拧了下去。

    我拿下这个饮料瓶,把一直撞在我兜里的饮料瓶盖拿了出来,然后拧在上面,竟然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丝毫不差。

    这,这怎么可能?!

    我吃惊地看着这辆车,刚才这个动作我在来到这个废墟城市的时候就做过了,那时候那辆车是在小区门口不远的街道上。

    而我手中的这个瓶盖,是我从跳楼那个我的手里拾到的。

    这简直不可能……

    我惊讶地看着这辆车,在后备箱里果然翻出来了一根棒球棒,虽然落了灰,但金属质感还是跟新的差不太多,只是偶有生锈。

    这辆车是怎么来到这个地下车库的?

    就在我纳闷儿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咳嗽的声音,就立刻蹲下来躲在车子后面,谨慎地判断着刚才那个咳嗽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明明没看到有人,也没听到有人走过来的脚步声,这咳嗽声……

    咳咳——

    正想着,咳嗽声又清晰地传了过来,我一下子就判断了对方的位置,就提着棒球棒慢慢探索了过去。

    好家伙,刚才差点就大意了,还以为这里没有人看守,不过听声音似乎就只有一个人在旁边的角落里偷懒。

    慢慢接近那个角落,待距离足够近了,我立刻就举着球棒冲了过去。

    还没下手,我就看见在那边角落的墙上,一个人只穿着四角裤,双手被铁链子拴在墙上,摆了一个大字型。

    看着他全身落了灰,应该是在这里很久都没有离开了过了。

    似乎也没想到会有人来这里,他勉强抬起头看着我,而我看到他,我们两个都是一脸吃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