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谁说真话

    更新时间:2017-05-02 15:53:13本章字数:3027字

    我不解地看着衰老的我,从他眼睛里我看不出任何说谎的意味。

    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先咳嗽了几声,然后竟然又笑了一下:“你是不是听说了有一个老家伙带着薇薇来到这里,然后他的薇薇被人给杀害了,那老家伙就开始复仇,最后逮住了一个人拴在了地下车库?”

    大体上是这样的,跟那个三十多岁的我说得差不多。

    “那老家伙不就是你吗?”我紧紧盯着他说道。

    他只是无奈地瞄了我一眼,然后垂下头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先回答我,是谁跟你说的这个事情。”

    我皱着眉头看他,似乎他很平静,就说是一个三十多岁跟我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男人告诉我的,而且这次来到地下车库虽然是心血来潮,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听我说完,他就自己在那里小声嘀咕:“三十多岁……三十多岁……”

    “有什么问题吗?”我奇怪地看着他。

    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按照时间计算的话,他应该是四十多岁了吧,毕竟我都已经被拴在这里有五十年了。”

    五十年?!

    我吃惊地看着他,把这样一个衰老的我拴在这里五十年,也足够抵偿任何刑罚了,何况普通人的一辈子才有多少年啊。

    “这么说你承认了?”我沉下了声音说道。

    看不见他的脸,似乎是带着笑意地说道:“承认?我没做过为什么要承认?”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不是你?!”

    他缓缓抬起头,眼神里没有责怪的意思,倒是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叹了口气才说道:“当时那个薇薇的死的确跟我有关,所以我才把自己拴在这里。”

    自己把自己拴在这里?!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刀疤,好像又回想起了有些曾经的事情,苦笑地说道:“这些都是我自己割伤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会有人自己弄伤自己,然后还把自己拴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车库当中。

    后来我才从他口中得知,当年三十多岁的我来到废墟的时候跟我一样大,而衰老的我当时就已经六七十岁的样子了。

    被困在这里太久了,衰老的我就已经成立了现在的组织,用来团结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防止互相残杀的事情发生。

    而不巧当时三十多岁的我来的时候,他的薇薇也跟着来了,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当一个薇薇面对众多的张小洒,难免会有些接受不了,而且很多张小洒的样子看起来都一样,其中就有心怀不轨的歹徒份子,利用一模一样的长相来诱骗她。

    后来薇薇失踪了,三十多岁的我就找到他,让他帮忙寻找薇薇的下落,谁想到正是他的手下动了歹念,将薇薇给绑走了。

    最后迫于无奈的情况下,那人将薇薇从楼上推了下去,然后自己自杀了。

    薇薇从楼上摔下去的时候并没有立刻死亡,内部大出血,这废墟当中又没有医疗器械,三十多岁的我和他眼睁睁地看着薇薇断气了。

    说完整个事情的经过,他懊悔地叹了口气:“是我没有看住手下。”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事情根本不能怪他,而且我不知道那个三十多岁的我为什么要骗我,把所有侍寝干的矛头都指向了这个衰老的我。

    就在我游移不定的时候,他缓缓开口说道:“后来他就开始对我的手下进行报复,我想方设法要跟他解释清楚,可他的身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竟然在这个废墟里开始屠戮起来。”

    “之后我才成立了黑白面具的队伍,昼夜巡逻,起初他还反抗一下,后来就低调多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怀恨在心。”

    每个人都有先入为主的概念,而且三十多岁的我变相救过我,在晚上我什么都不知情的时候把我带到了安全你的地方,还跟我说起了这里需要注意的事项。

    但听我这样的辩解,面前这个衰老的我却只是笑了一声:“他不过是为了你能安全到达这里,然后杀掉我罢了。”

    现在我还真不知道该听谁的了,整个人都迷茫起来。

    “你也不用觉得被迷惑,因为我被拴在这里,对现如今外面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不过问了,刚才来的那个才是这里现在的首领,你可以去找他。”他说着就竖起了大拇指,指着上面。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明白他的意思是让我上楼去,莫非那天我看到泛亚大厦楼顶的那个人影就是刚才来的那个人?!

    可仔细一想又不对,我这么直接上去找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就笑了一下:“看你有没有本事走到楼顶了,如果有的话,你才有资格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老头,简直狡猾的让我无法反驳。

    不过我也是重新抽出了铁棍,对着他脑袋比划了一下:“我也可以选择不去相信你的话,在这里就把你……”

    “你不会安心的。”他很肯定地说道。

    这句话一下子就击中了我的心脏,让我愣了一下,这才缓缓收回了铁棍。

    他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看着我:“你以为我被拴在这里的五十年中,就只有你一个人来过吗?”

    咚咚——

    我感觉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竟然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拼命想要摆脱这个感觉,可就是挥之不去,就感觉自己的行动又陷入了一种规律当中,从我跳下窗户的那一刻开始。

    “在你之前,我都不记得有多少个这样的你来过了,差不多每年都会有吧。”他说着就笑了出来,看着我,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

    我感觉喉咙有些发干,艰难地咽了一下涂抹,看着那张曾经跟我一模一样的脸上挂满了皱纹,就在想我会不会也会经历他的这一切,就跟……

    就跟之前的疯女人一样,我又走一遍她的路。

    我不得不承认现在有些紧张,周围空气似乎都静止了,这个空间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

    “那他们呢?”我深深吸了口气才说道。

    他很干脆地回答我说:“不知道。”

    不知道?!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不解的眼神,他再次回答我说:“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人来的时候大多数都跟你一样,被我说服了,然后如何就不知道了。”

    忽然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急忙说道:“那最近一次来这里的人是什么时候?”

    “大概有十天了吧,或者七八天的样子吧。”他苦笑了一下,然后还小声嘀咕说没想到这两次竟然连得这么近。

    我脑袋轰隆一下,抓住他的肩膀说道:“你确定?!”

    “肯定,就算我再老,一个月内的事情也不会忘得一干二净。”他急忙示意我松手,似乎他的身体经受不住我这么用力抓着他。

    紧接着他又说道:“不过像你这么聪明的还是头一个,知道用白面的身份混进来。”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是借着薇薇的光才混进来的,白面只是当时自保的一种伪装罢了。”说起这个事情我心里还有些得意。

    这次轮到他惊讶地抬头看着我了,随后就苦笑了一声:“五十年了……”

    我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想知道,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刚才来的那个人,和三十多岁的我问个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对我说道:“又有人来了,还不止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快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刚才那人。”我急忙说道。

    他有些不解地看着我:“你不相信我,还找他干什么?”

    “这是两码事,我要弄清楚一件事。”

    听我这么一说,他就沉默了片刻便对我说道:“你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抓你吧,之后你自然就会见到那个人。”

    在这里等着那些人来抓我?这我根本就不能接受,但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都已经能判断出声音的方向了。

    “我才没那么傻。”我丢下一句话就躲到了废弃汽车的后面。

    这些脚步声很杂乱,似乎来得人并不少,而我就在庆幸来的人越多越好。

    赌一把,来的是黑面还是白面。

    我在心里焦急地等待着,这些人好像经过了很长时间才来到了这里,我抬头瞄了一眼,先是看到了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家伙。

    这下糟了,我在心里暗叫不妙,来的人竟然是黑面!

    “你去那边看看,你们两个去另外一边仔细找找,快,首领说又溜进来了一个人,虽然这里似乎不太可能。”一个人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又偷瞄了一眼,说话的并不是刚才我看见的那个黑面,因为他早就已经到我对面的位置去寻找什么了。

    而这种命令的声音是出自另外一个人面,同时我就看到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快速从我附近跑了过去,没有看到我这边。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这些人是黑面和白面混合来的。

    “天助我也。”我在心里偷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