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三十和二十九

    更新时间:2017-05-02 15:53:49本章字数:3018字

    电梯门打开,看着里面空荡荡的空间,竟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我迟疑了一下才迈进去,好像自从到这里来了之后,我就很少接触这些带有科技含量的东西了,就像是原始人一样,生活在倒退的环境中。

    进来之后才发现电梯里锈迹斑斑,这从外面一点都看不出来,起初我还以为这部电梯一直有人在使用,所以外面看起来像是崭新的。

    奇怪的是我按了顶层三十六层之后,并没有立刻亮起来,而是无论我怎么按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电梯门关上了。

    我反复按了十几下第三十六层的按钮之后,终于无奈地放弃了,这时候一直枯瘦地手伸了过来,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圆形塑料片。

    “这,这是启用钥匙?”我吃惊地看着蓝色圆形塑料片

    果然在电梯楼层按钮的旁边,紧急呼叫铃右侧有一个类似扫描区的位置,我拿过塑料片放在上面,就见第三十六层的按钮亮了起来。

    喀拉——

    我听到头顶有履带拖拽的声音,可能由于长时间不运行了,履带已经严重老化了,不知道能不能安全地载着我们到顶楼。

    电梯上升的速度很慢,远比它下来的时候要慢很多。

    这还是我头一次这样担心电梯会出事故,现在已经有过了十二层,要是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一下子死了还好,要是没有死,等待痊愈的那段时间是最痛苦的。

    想到这里我就不得不佩服我背着的这个衰老的我了,他竟然能把自己拴在那里五十多年,而且身上还有无数的伤疤,估计也是他自残所致。

    忽然电梯剧烈晃动了一下,然后上上下下,我看着上面显示的楼层是三十层,一会儿又到了二十九层,然后又变成了三十层。

    数字在三十和二十九之间不断变化,搞得我都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儿了。

    电梯还在不停的抖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故障,似乎往上走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似的。

    我抬头看着电梯顶,感觉电梯是有向上的力,但总是走到一个程度就被卡住了,反反复复几次都没有成功。

    咔的一声,电梯忽然静止不动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头去看衰老的我,他好像一点精神都没有的样子,头靠在我肩膀上,要不是还能感觉到他在喘气,我还真以为他死掉了。

    可能是因为紧张,又处于狭窄的空间中,很快我就感觉自己额头冒汗了。

    随着冒汗,口干舌燥的感觉也紧跟着出现,我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最害怕的就是在这种环境当中。

    衰老的我似乎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也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吧。

    我把电梯上的按钮都按了个遍,电梯也没有任何反应,就连紧急按钮都没有效果,应急话筒也根本没有用。

    咔嚓,电梯门自己打开了。

    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有救了,却看见一道横向的水泥墙体出现在我电梯口,而上下两边分别是上一层的地板和下一层的天花板!

    我看着三十和二十九不断变换的数字,立刻就明白了,原来我们停在了两层之间的位置。

    我蹲着向下面瞄了一眼,要想出去就得先把他给送出去,但显然靠近天花板那层是行不通的,只能选择地板那一层了。

    幸好他已经衰老到一定程度了,大概也就只有五六十斤的样子,我一个人就足够把他给举上去的。

    把他放好了之后,我这才要爬上去,刚伸手电梯门就关上了。

    我快速抽回手,看着差点被夹到的手,浑身直冒冷汗,刚才要是我再慢一点手可能就要没了。

    电梯恢复了运转,比之前要流畅很多,上升速度也快了,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第三十六层。

    叮——

    清脆的响声之后,电梯门自动打开了,在通往电梯口的位置竟然有铺好的红地毯,只是破旧了很多,颜色也因为尘土的关系看起来灰蒙蒙的。

    每踩在上面一步就有一阵被激起的灰尘,似乎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人走过了。

    与之前地下停车场不同的是,在电梯旁边没有楼梯口和安全通道,看来我想要去第三十层找他还要另外找一个楼梯。

    可这第三十六层很小,一进去就是一间宽大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张桌子,旁边放着一个梯子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门已经被人给推开了。

    我回头立刻就惊呆了,在低头看着那人手里的拐杖,想不到他就是之前我在地下车库的车底下看到的那个人。

    错不了,这跟拐杖我认识!

    只是这个人我早就见过的,印象中第一次见就是在之前那次重置的时候。

    当时天崩地裂,周围环境就像是末日降临一样,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穿着奇怪的衣服,回头示意我跟他过去。

    我当时是犹豫的,因为我并不能确定他是在叫我过去,换了现在我会毫不犹豫地跟她走过去。

    现在我才想起来,当时他那身奇怪的衣服,就是现在我身上这套,无数个白面和黑面穿的衣服!

    第二次见就是在重置之后了,我以‘疯女人’的形象出现在那个我面前,当时在海边的栈道上我见过他。

    等我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就要去带上面具,可却被他摆手给阻止了。

    “不用多此一举了,你不是白面。”他有些警惕地看着我,似乎状态并不轻松。

    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他忽然瞪大了眼睛,焦急地看着我:“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表情,似乎很紧张什么。

    我也不能一开始就对他说实话,就谎称自己是无意间走上来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不过他的眼神从复杂慢慢变得透彻,看样子早就已经揭穿了我的谎话,冷哼了一声,就从兜里拿出一个蓝色的圆形塑料片。

    看着他手里的塑料片,竟然跟那个衰老的我给我的一模一样!

    “没有它,你是到不了第三十六层的。”他一口肯定地说道。

    我一下子愣住了,怪不得我在这里没有看到任何楼梯通道,这下真是太失策了,竟然……

    不对,这么说的话,他也没有任何帮手能到这里。

    我嘴角刚扬起来,他就很稳重地盯着我:“我们两个是相同的,我不认为你靠手里的那根铁棍就能把我怎么样。”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没有打算动手的意思,毕竟从之前我偷听到的他和衰老的我的谈话,并不像是敌人。

    不过他却逼近了一步,大有威胁我的意思,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那块塑料片是从哪里得来的了吧?”

    “地下二层停车场。”我简单地说道,他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果然他立刻吃惊地看着我,不再是刚才那副沉稳的样子了,说道:“你,你把他给杀了?”

    看他激动的样子我谨慎地后退了一些,然后故意绕了一个圈子,问道:“那我问你,你是这里得首领?”

    “算是吧。”他不解地看着我。

    “什么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他咬紧牙关,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

    好家伙,我忙活了这么半天终于让我遇见他了,而且在这里遇到了那么多人,有几个我都见过了样子,虽然跟我一模一样,但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立刻确认他就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个穿着奇怪衣服的人!

    没有为什么,就是直觉。

    见他比刚才还要激动,我就立刻摆手示意他不要紧张,并且语速很快地告诉他,那个衰老的人已经被我给背上来了,不过点提出了故障……

    把大概的事情交代了一遍,他这才半信半疑地看着我,也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我想要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我直截了当地说道。

    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拖延不起时间,才决定地说道:“现在不能告诉你,我要确认他还活着才行。”

    我疑惑地看着他:“不会是告诉我什么杀掉九百九十九个人才能出去的废话吧。”

    “绝对不是。”他笃定地说道。

    反正我跟他也算不上是敌人,索性就相信他一次,直接带着他往电梯方向跑了过去,返回第三十层。

    这次电梯运行的很顺畅,到三十楼的时候就自动打开了,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可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刚才的位置上根本就没有那个衰老的我。

    奇怪了,他一个看起来已经要行将朽木的人,能自己走到哪里去,这才十分钟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我们分头在整个楼层找了个遍,也没有看见他的人影。

    当我和他碰头的时候,我们两个都从对方眼中看出答案,而他的眼神里多了一种怀疑的神色。

    “不用这么怀疑地看着我,要是骗你的话,刚才分头找的时候我就跑了。”我同样没好气地解释道。

    叮——

    熟悉的铃声响了起来,随着声音结束,电梯门缓缓打开了,我和他同时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