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澳门追帐

    更新时间:2017-05-02 15:45:32本章字数:1924字

    包兴恨不能将老曹撕成八瓣儿!

    甭让我逮住!逮住先切片、再剁丝,塞进榨汁机里也要绞出一地钢镚儿!

    望着新葡京巨大的金色拱门,包兴恶狠狠地想。

    包兴急了,他必须急!毕业两年,他所有精力资源都投进了“三爻”,“三爻”却自打创立之始就风雨相随、几度飘摇,眼下再次面临山穷水尽,他正绞尽脑汁四处寻找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偏偏老曹又引发了血红级别的冲天海啸,灭顶之灾啊,不,比灭顶还要糟糕一千倍!

    不光“三爻”公司倒闭,他的信用、他的人格、他立足深城的所有资本都将彻底破产!跌入无穷负数!

    所以,必须要逮住老曹,不但要把借出的钱讨回来,更要将直线扑来的大海啸调转方向,至少要在两个公司之间建起一道防火防震防海啸的隔离墙。

    这是包兴和“三爻”唯一存活的机会。

    犹如困在笼里的豹子,包兴搓着拳头在葡京路道边遛过来转过去,两只眼睛却始终盯着新葡京的正门,哼,老曹就是变成一只麻头苍蝇,他也能准确无误把它从空气中揪下来。

    包兴也在赌。巴掌大的澳门,竟然开着十一家赌场,每一家都人进人出天天如庙会般热闹。老曹究竟去了哪一家?线人没有说也不知道。

    老曹常说一句话:宁做 鸡头,不当凤尾;不能选择风风光光地出生,那就争取轰轰烈烈地死去!

    既然老曹倾其所有赌最后一把,那他一定会选择最牛B的地方,做为自己重生或者葬身之地。

    于是,包兴哪儿都没去,就一心一意守在名声最响、规模最大、人气最旺、装饰最豪华的新葡京赌场的正门。

    一群群人涌进,一堆堆人流出,欲 望的面孔、失意的步伐,得意的狂笑与沮丧的叹息,哗哗地洗筹声、叮咚的老虎机响,隔街叉烧与榴莲的味道,混成一股股热腾腾没处逃避的浊浪,让暴晒了一下午的包兴眼前发黑,恶心想吐。

    “靓仔,有冇钟意啖茶咩?”

    喝茶?

    一位褐发红唇的短超裙大胸妹,扭着露肚脐的身腰一步三摇靠过来。

    包兴转头瞟一眼,皮肤太黑腿太粗,C型暴乳八成硅胶的,脸上假笑毫无诚意,刺鼻子香水俗不可耐,滚!有多远滚多远!

    短裙妹僵住脚步,包兴虽然一句话没说,她却感到自己被鄙视到蟑螂般大小。

    “乞性(粤语:神经病)!”短裙妹甩一下金色小坤包落荒而逃。买不买,看看奶;成不成,有笑容,板着臭脸凶什么凶,长着古长乐的身板就以为自己是刘德华啊,呸,祝你一辈子把不着妹子!

    看到这一幕,道边挂粗金链子的瘦仔笑了。一个小时前,作为这条街上小有名气的洗码仔,他向包兴推荐了最优一款无抵押、取现码的贷款方式,同样遭到了包兴简单粗暴无声的拒绝。

    妈的,这小子不是来玩的,也不是找乐的,八成来寻仇的,很可能就是一职业杀手。瘦仔这样想着,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拉开与包兴的距离。

    左携对讲机左别枪支的黑帽警察,二十分钟巡游一圈,格外盯了包兴几眼,但没有过来盘查证件。这里是Macao,特别行政区,全亚洲最大的赌城,这里出现什么人物,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奇怪,犯不着冒风险与闲人多费口舌。

    包兴对周围一切都没在意,只盯着金光闪耀的旋转大门,他的世界里只剩下捉老曹、还钱、废协议、绝交这一系列破事。

    情报到底准不准啊,三、四个小时过去了,老曹快秃的头毛都没看见一根。假如老曹没来澳门怎么办?来了澳门没进新葡京怎么办?进了新葡京把翻本的银子全赔光了又怎么办?……所有这些黑暗系问题,包兴都不敢深想,他的脑神经已经绷到了极处,如同超负荷的钨灯丝,再多加一伏特电压,就会砰地一声断掉。

    真主上帝阿弥陀佛,满天鬼神一起保佑吧,老曹一定就在澳门,一定就在对面这座金光闪闪的大楼里!

    一分钟,一分钟,又过去一分钟,包兴的心情如同逐渐降临的暮色,坠 落成越来越深的黑暗。

    包兴不甘心!赌场24小时营业,他就无间歇全天侯等待,不见老曹决不收兵!他无法想象空手回到深城将会怎样。

    仿佛强大的愿力起了作用,老曹,要命的老曹真的出现了!象一只没有辜负猎犬的敦厚兔子,微胖的老曹夹在四五个花枝招展大呼小叫的女宾中间,从旋转门里转了出来。

    包兴子弹一样飞出去,冲过马路一把揪住老曹的花格领口。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逮到了!你躲呀逃呀关机呀,这次看你还耍什么花招,还我钱来!!!

    包兴双手还没有使力,蓦然发现老曹脸色煞白,如同埋葬地下一百年的僵尸,冰凉而没有生气。

    完了完了!包兴心底一声惨叫,赢钱的人绝不会这副死相表情!欠钱就不说了,海啸还是如期而来,即将把自己和“三爻”卷飞到爪哇岛,反过来要赔别人两三百万啊,他何年何月才赔得清?如何面对铁哥们张明和冤家梁燕啊?包兴心脏速跳,双手无力地松驰下来。

    不行!死也要先灭掉老曹这个祸害!包兴双目怒睁,重新聚集手掌的力量。你自己做死,为什么还要将我拖进地狱?!

    “松……手!”老曹连声咳嗽,抖一抖左手拎着的黑皮包,翻着眼珠弱声道:“我 赢 了。”

    轻轻三个字,散发出莫大的魔力,包兴紧绷的手掌悬停在老曹软软多肉的脖子间。

    最后一刻,警报解除。

    重返人间,满血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