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周一的任命

    更新时间:2017-05-02 16:40:50本章字数:3230字

    周一上午,行政部李经理来到司机班,宣布了王师傅调离到广州办事处的消息。

    “王师傅走了,谁是司机班的头啊?”大家都在吃惊惋惜的时候,侯师傅高声问。

    侯师傅老司机了,做了两年副班长,王师傅一走,自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替代升职人选。

    李经理说:“公司决定,由包兴担任司机班班长一职。”

    侯师傅脸一下子黑下去。

    这个消息比王师傅调走更让人意想不到。

    李经理说:“包兴科班出身,大学毕业,有想法,有干劲,希望大家以后配合他的管理,把司机班工作搞得更好。”

    一片沉寂。啪啪,王师傅带头鼓掌。

    李经理侧身说:“包兴讲两句吧。”

    包兴走过去,先拱一圈手说:“公司决定,领导厚爱,把我推上这个位置,我就当仁不让了。谦虚是一种美德,实干是另一种美德。王师傅前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保证带司机班再上一层楼,也一定为大伙争取更多的利益和尊重。”

    司机小高喊:“甭讲那么多了,请客吧。”

    包兴笑着说:“那是一定的,今晚我做东,集体欢送王师傅。”

    司机们一片响应,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包兴被任命为班长的时候,人力资源部的汪经理带了另一个年轻人,来到了市场调研部。

    汪经理先进总监室,关门和俞敏说了一阵话,然后两人一直走出来。俞敏让大伙暂停一下手头的活儿,介绍新来的年轻人:“这位是陈昆先生,空降到我们调研部,职位是特别调研员,办公室在第二办公室。陈先生虽然年轻,但是能力非凡,你们大家要多尊重他。”

    陈昆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从头到脚一身名牌,留着不多见的大背头,点着一条腿站着,接受大家零落的欢迎掌声,点点头免去了自我介绍。

    市场调研部的人,基本全是名校毕业,最低硕士学历,个个身怀绝学、恃才傲物。而这位陈昆,看年龄大学都没毕业,怎么就能进市场调研部呢?而且还一人一间独 立大办公室!

    俞敏说完回了房间,汪经理带着陈昆进第二办公室去了。

    有聪明的人给出答案:“肯定是高 官子弟,根本不用做什么的,挂个名领薪水就是了。”

    其他人想想,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儿。每家公司做大之后,都要考虑处理好与方方面面的关系,有一两个神通广大的官二代供着,能免去不少麻烦。

    只有周若普知道不完全是这么回事儿。

    因为周若普认识这个年轻人,而且还狠狠给过他一拳,这个年轻人就是曾昆。

    为什么改名叫陈昆呢?很显然,不想让人知晓或者猜出他与曾益众的关系。

    曾昆/陈昆就是下来镀金/锻炼或者打发日子的。

    这点周若普管不着,也没有资格管,让周若普郁闷的是:为什么曾昆偏偏来到市场调研部?这注定和他合演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啊。

    刚才汪经理带着曾昆一露面,周若普就缩到了格子间下方,躲过了陈昆的巡视,可是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周若普已经很尽力很努力了。完成总监俞敏交付的工作之外,周若普还精心经营着一个实名微博,特别认证了“顺世投资公司高级分析师”的头衔,每天坚持登录发文,而且不乏高质量有见地的长文,通过挑战业内几个大V,参与热门话题争论,微博很快聚集了一批人气。

    周若普又在淘宝花了一千大洋,买回了五万个粉丝,这样在一个月内,他就成为了网上投资界一颗活跃的小新星。

    周若普要迅速做出成绩,造出声势,拥有名望,引起公司高层的重视,从而得到曾益众的认可。

    可是,小霸王曾昆突然降临,让周若普感到十分头疼。

    上午会后,包兴到车库里挨个仔细察看了每一辆汽车,摸清了司机班的家底,上楼吃饭就晚了点。一出十六楼电梯,就有人冲他说:“包兴,你妹娜娜被人欺负了,还不快进去看看。”

    包兴快步往饭厅走,门口碰见娜娜红着眼圈出来,明显被人欺负了的样子。

    包兴站住问:“谁?怎么回事儿?”

    娜娜望包兴一眼,什么也没说,捂着脸绕过去跑走了。

    包兴气涌上来,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好色不要命的,敢在光天化日下公司堂食里调戏前台文员。

    包兴走进食堂,迎面一个人伸手拍向他的肩膀。

    包兴下意识躲开,一看是曾昆!

    包兴惊奇正要打招呼,曾昆先开口说:“我叫陈昆,新来的特别调研员。听说你是司机班班头?以后用车就找你了。”

    包兴反应很快,点头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曾昆大咧咧说:“本周一我就算正式任职上班了,楼上有我办公室,有空上来玩。”拍拍包兴肩膀走了。

    包兴一边想着到底怎么回事,一边进饭厅打饭。打了饭看见周若普躲在角落一根柱子后还没吃完,就端盘子坐了过来。

    “怎么躲在这儿吃饭?”包兴问。座位不远处的角落便是收集剩饭菜的大泔水桶。

    周若普说:“躲小霸王呢。你没看见曾昆吗?”

    “门口碰上了,他说来公司上班了。”包兴说。

    “算我倒霉,和我一个部门,不过人家可是独 立一间大办公室。”周若普悻悻说。

    包兴开玩笑:“真羡慕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周若普苦着脸说:“上次结下的梁子还没解呢。帮我想想办法,怎么化敌为友?”

    “让他也打你一拳呗。”包兴边吃边说。

    “真那样倒好了,我宁愿让他打我三拳了事。这就是一个混事魔王!你刚才没看见。”周若普说。

    “刚才他怎么了?”包兴问。

    周若普说:“曾昆,不对,在公司里要叫陈昆,到窗口打了一份饭,端着闻了闻,你猜怎么着?”

    “说难吃呗。”包兴吃得津津有味。

    “人家直接把饭食倒了!还不是倒进泔水涌里,而是直接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两个字:猪食!”周若普讲得绘声绘香。

    包兴感慨心想,真是龙有九子,个个不同,曾茜这么文静,怎么会有这么个混帐弟弟。

    周若普接着说:“窗里的大师傅一看有人这么作,全急了!有一个脾气火暴的,拎了大饭勺要冲出来揍人。”

    “是该揍。”

    “刚好人才资源部的老汪在,过去先把大师傅劝住,又让人把地面拖了。对陈昆呢,轻飘飘说了几句,让陈昆以后不要再来食堂吃饭。这下陈昆一下出名了,公司里连扫地的都知道,公司里来了一个混世魔王官二代。”

    “官二代?”

    “大家都传说陈昆可能是高 官陈XX的公子,下来挂闲职镀金的,呵呵。”

    包兴想,不知这事曾益众知不知道,曾昆这么胡闹妄为,太有损他爹声誉了。

    “你慢慢吃,我走了。”周若普端空盘子站起来。

    “哎,听人说刚才有人欺负前台娜娜,是哪个混蛋?”包兴问。

    周若普说:“还能有谁?顺世公司除了你们司机班,和后勤做清洁的,全是有学历有素质的人。现在呢,你们的队伍又多了一位形象代言人——陈昆先生。也只有他,敢公开调戏民女。”

    陈/曾昆?这个包兴没有想到,拿着筷子愣住了。

    下午,曾昆打电话到司机班,点名找包兴。

    “给我调部车,上档次有面子的,我马上用。”曾昆开口就下命令。

    “去哪里?时间多久?什么事由?”包兴按规矩问。他不知道特别调研员是什么级别的官,公司以前从来没有这个职位。

    “靠,我用车还要什么事由,就是出去转转!”曾昆不耐烦说。

    “你那辆法拉利呢,公司的车都没你那辆车拉风。”包兴尽量不想让曾昆与司机班发生关系。

    “借朋友玩了。别废话,马上调车,我一会儿就下去,你把车开到大门口。”曾昆砰地挂了电话。

    包兴打电话请示顶头上司——行政部李经理:新来的特别调研员陈昆马上要用车,没有前例,不合规矩、不尊手续,怎么办?

    李经理想了想说:“你先调给他一辆车,此为特例。今后怎么办,我请示一下告诉你。”

    连李经理都要向上请示,显然他也很挠头。

    包兴对办公室里的人说了一声,亲自下到车库,开了辆丰田霸道驶到了大厦门口。

    曾昆已经站在路边,看见包兴从车上下来,嘴一歪说:“这破车,我怎么能开得出去?”

    包兴说:“车库里最好的一辆了,皮实,小碰小撞都不怕。”

    曾昆很不满意的接过钥匙。

    “要不要配个司机?”包兴问。

    曾昆站住问:“你有时间么,让你开。”

    包兴摇头:“我不行,你可以打报告申请配专用司机,除我之外。”

    曾昆拉开车门:“其他人我都看不上呢,不是老头就是傻 X。”

    曾昆上车戴上太阳镜正要启动,包兴敲敲车玻璃。

    曾昆摇下车窗问:“什么事儿?”

    包兴扶着车顶说:“前台于娜是我妹,以后请你尊重她。”

    “你妹?”曾昆手指将太阳镜顶到额头,打量包兴说:“你小子该不会看上她了吧?如果你要我让给你。”

    包兴认真地说:“她跟我亲妹一样,以后不要对她开无聊的玩笑。”

    曾昆松手,太阳镜滑落下来,哈哈一阵狂笑,什么也没说,猛踩油门轰一声走了。

    包兴很心疼车。现在公司里的每一辆车,在他眼里都象饲养的马驹一样亲近。

    包兴上楼回到司机班休息室,没想到刚出去才一会儿,屋里就出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