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上任第一把火

    更新时间:2017-05-02 16:41:03本章字数:3260字

    包兴刚下楼,行政部就来电话,要司机班给研发中心派一辆车子去科技馆。

    王师傅提前回家了,侯师傅接了电话,回头下令说:“小高,准备车子送研发中心的人去科技馆。”

    小高站起来开玩笑说:“侯师傅,要不要请示一下新上任的包班长啊?”

    侯师傅听了勃然作色,端起一缸子凉茶直泼到小高脸上,破口骂道:“当初谁给你领的桌子?谁给你派的新车?现在只认新班长、不认老师傅了,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小高先是惊愕,随后跳过来要打,被其他几个人紧紧抓住了。

    吵闹打骂之间,研发中心主任打来电话,说人已经到了楼下,怎么不见车子?

    侯师傅抓起电话吼道:“司机班人死光了!”

    就在这时,包兴从地下车库上来了。

    行政部李经理打包兴手机,问他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派车?能不能把司机班工作搞定?

    包兴听了说:“马上派车,我能搞定。”随即指派阿亮下去出车。

    包兴原本计划晚上作东请客,一来欢送王师傅,二来借此轻松场合和大家建立新的关系,尤其是对侯师傅。

    侯师傅在公司老资格,仅次于王师傅。王师傅调走班长一职没有落到他头上,而是给了小年轻包兴,侯师傅心里绝对不会舒坦,也不会服气。

    包兴预备好了,在酒桌上放低姿态向侯师傅敬酒,坦诚交流,虚心请教,您永远是我的师傅,恳请在日常工作中,配合支持我尽职尽责。

    包兴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到酒席开始,侯师傅就发飚掀桌子了。

    司机班的人全都瞪大着眼,看包兴如何处理,如果处理不公,或者摆不平侯师傅,那他这个班长就别想当舒坦了。

    包兴派走阿亮出车,问明发生什么了情况,然后让小高和侯师傅两个人都说说。

    小高很委屈:“我就多问了一句话,他就拿茶水泼人,还讲不讲理?”

    侯师傅大声不屑道:“泼你是轻的!我进顺世的时候,你还是门外一只蟑螂!”

    包兴猛地高声道:“吵什么!公司下达任务,司机班没有及时出车,这就是司机班工作一个严重失误!”

    大伙一下都不吱声了。

    包兴接着大声问:“公司成立司机班做什么?跟大伙发工资为什么?让我们坐在这里摆资格、吹牛皮、喝茶水、闹内哄?不能为公司提供服务,不能完成份内工作,首先就是不道德、可耻的!还好意思吵什么?”

    包括侯师傅,每个人都垂下了脑袋。

    整个屋子里,只有包兴既当过老板,又做过员工,没有人比他对劳资双方关系看得更通透。

    “公司‘司机手册’第三条第二款是什么?”包兴问。

    有人找出开翻“司机手册”,报上了答案:“班长外出或无法联系时,班组人员听从副班长指挥调度。”

    包兴望向小高问:“这一条忘了么?为什么不听副班长侯师傅调度?”

    小高小声嘟囔:“我只不过多开一句玩笑。”

    包兴厉声说:“做什么都不能耽误工作!开玩笑要分场合,不是谁都能开得起玩笑的!”

    小高不吭声了。

    包兴高声说:“小高不能立即执行副班长指派的任务,开不当玩笑,在此我口头给予严重批评。小高你有意见吗?”

    “没意见。”小高闷闷地说。

    好几人心里为小高鸣不平,眼睛瞟向侯师傅。

    侯师傅点了根烟,仰头望着屋顶,一副他人自寻活该的样子。

    包兴调过头又问:“‘司机手册’第二条第二款是什么?”

    有人马上念出来:“讲求团队合作,同事友爱,互相帮助。严禁拉帮结伙、内耗内斗。”

    包兴转身向侯师傅,加重语气说:“侯师傅,你是司机班的老人,应该牢记手册,以身作则,后生小高跟你开玩笑,即使不当,你用茶水泼人更是不妥。更严重的是,你电话中恶意顶撞兄弟部门用车请求,拒不执行上级指派任务,严重损害了司机班的团队形象。”

    侯师傅拿烟的手抖了下,没有想到包兴竟然当面与他翻脸算帐,但是包兴讲得有理有据、事实确凿,正面说又说不出去,气急败坏将未吸完的半枝烟狠狠丢到地上,凶狠狠地问:“嗬,给我扣帽子了?我就这样了,你怎么办吧?”

    包兴说:“按公司规章制度办!警告、检讨、扣发奖金。”

    侯师傅一步蹿到包兴面前,脸对脸叫道:“就凭你,一个没满实习期的小毛崽子?!”

    包兴没有后退半步,眼睛对着眼睛说:“我是以司机班班长身份跟你说话,回到你的位置上去!”

    侯师傅额头青筋暴跳,眼里冒出火光,与包兴对视几秒钟,先将目光移开了,转身边骂边向外走:“我等着!有胆你就做,别怕出门遭雷劈!”

    啪地一声,侯师傅摔门出去了。

    屋子里安静地可怕。

    有人提醒包兴:“侯师傅来深城二十年,老深城人了,地方上有势力呢。”

    另一人说:“是啊,听说侯师傅和公司章总是老乡。”

    包兴打断议论说:“他回到家里做爷爷,走在街上当霸王,都与我无关。但只要进入这个房间,就要服从我的命令!我不论资格,不管背景,司机班交我管,就别挑战我的底线!”

    屋里剩下的五、六人个个肃然无声,都没有想到昨天还一脸顽皮笑容的小伙包兴,转眼就变成了不怒自威、有板有眼、有条有理的包班长。

    小张给包兴泡了杯茶水端过来:“班长,您消消气,侯师傅跋扈惯了,是该整整了。”

    “是啊,班长,我们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干。”

    小高也说:“你这么处理,我完全拥护。”

    包兴接过水喝了一大口,缓缓语气说:“工作之余,大家都是兄弟。我哪儿做的不妥,你们直接说,实在觉得受了委屈,下来骂两句打两拳我都受着。但是工作时间段,要绝对服从命令把活儿做好!”

    “没说的,班长。”

    “放心吧,头儿。”

    “司机班事儿做好了,我保准大家福利跟着一起上。司机班成了先进集体,我第一个找四大金刚讨奖金去!”包兴看着士气被鼓起来,下令说:“下午每人将自己车辆好好检修保养,咱自己内部先比试比试,看谁的车子照顾的最靓!晚上到东湖酒店,欢送王师傅,大家放开了喝!”

    “好咧!下去了。”

    “头儿,等着为我们争奖金吧。”

    人们都下车库了,包兴扶着桌子坐下,这才发现后背冒出了一层热汗。原本想酒桌上拉近关系说清道理,事情突发逼人,只能先兵而后礼了。如果不能得到侯师傅的扶助,就要坚决将他的挑衅镇 压下去!杀掉这个最卖老资格的气焰而立威!

    至于传说中的侯师傅的背景和靠山,包兴真的不在乎。让我干我就放开了干,如果上面不信任横加干涉,大不了爷走人!三爻公司都倒了,还在乎司机班班长这个大官儿么。

    快下班时候,包兴让小张给司机班每位同事都发一条邀请短信,告知晚上聚餐的时间地点。

    小张说:“头儿,这事儿白天大伙都知道了,还有必再要发短信么?”

    小冯胳膊肘一撞小张说:“头儿让你发就发,哪那么多废话。”

    小张赶紧低头写短信去了。

    包兴想给侯师傅一个机会。如果侯师傅晚上到场,大家还有和解的可能,没果收到短信再不去,那就呵呵了。

    下班出门的时候,周若普望见包兴,凑过来酸溜溜地说:“听说你升职了,祝贺祝贺。”

    包兴说:“绿豆升豆芽,针尖大的官儿。哎,我看了你的微博,最近很火啊。”

    周若普推推眼镜,矜持地问:“你个司机还看微博?”

    包兴认真说:“甭说我们司机班,楼里扫地的阿姨都知道了咱公司出了个大V名人,见面就问我哪个人叫周若普呢。”

    周若普虽然不信,心里却很受用,忽然又叹一口气:“包兴,这个月就是大老板的生日了,合约下一步怎么进行,你心里有没有数?”

    包兴这一段还真忘了合约的事儿,和曾茜关系取得进展这才是世界第一大事。听周若普提起,心里也咯噔一下,大老板曾益众绝对是珠峰级别的大关口,在他和曾茜关系进展的途中。怎么通过,真是个大问题。

    周若普靠近包兴悄悄说:“小道消息:大老板身体有恙,好象还比较严重。”

    包兴一惊问:“听谁说的?”曾茜对他说过,曾益众前不久生病住院,不过很快就出院了。

    周若普低声说:“这你别管。传言说顺世年前就筹备着一个大行动,要与某巨头公司展开血拚,关键时刻大老板躺倒了,中上层军心浮动啊。”

    这事包兴头一次听说,不知怎么有股热血滚动的感觉。

    周若普离开身,说:“跟你讲这些都白搭。我的意思是,我们俩要经常交流情报,免得稀里糊涂一起被出局。”

    包兴望望周若普,这人还能信任吗?

    走到公交站台,周若普说:“另外帮我想想办法,怎么对付陈昆这混小子,这类角色我头一次遇到。”

    周若普的车先到了,摆摆手上车了。

    包兴手机响了,拿起来听到曾昆下命令:“包兴,你马上来蛇口一趟,找你有点事儿。”

    包兴心一紧,问:“车子事儿还是你的事儿?”

    “都有。你快来吧,就是上次你办派对的地儿。”曾昆说。

    包兴看看表,离晚上聚会还有一个多小时,赶紧跑还来得及,于是招手拦了一辆车。

    曾昆这小子,怎么去了蛇口别墅了,又能有什么事呢?